去笔趣 www.qubiquge.com

楚辞《楚辞楚辞的小说》最新章节阅读_(楚辞楚辞的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绿皮火车没油了写的《极品县太爷》,主角是楚辞。主要讲述了:穿越成小县令,楚辞做梦都想酒池肉林,结果穷的差点饿死,于是传授了先进的商业模式,然而整个县城的画风突变,进城要扫马登记,满大街带货的网红,还有天天上新茶的青楼…… 楚辞:“陛下,您别听那帮刁民的,新茶就是新到的茶!” 朕怎么听说急头白脸的喝一顿茶要五千两?” 楚辞:“陛下,那是外国茶,异域风情,摇摆至上!”…

《主角楚辞的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大夏,江南县。

县外十里山路上,一辆红木马车行驶,五匹高大的红鬃烈马拉车,尽显富贵!

“陛下,我们就此回京?”赶车的男人问道。

车门帘子掀开,露出一张刚毅的脸庞,雄浑的声音传来。

“去江南县,朕要看看天子脚下,百姓生活是何等模样?”

此人便是大夏帝王,白明哲,虽看着略显书生气,却是大夏首位御驾亲征的帝王!

大夏疆域辽阔,历代诸王野心勃勃,却被这位帝王亲自荡平,结束了多年的战乱。

不过连年的征战,导致全国上下苦不堪言,所以在战争结束后,白明哲微服私访调查大夏的民生。

“陛下,我看没这个必要了吧?”侍从屈博一边驾车,一边小声说道。

“何故?”白明哲皱眉问道。

“陛下有所不知,这江南县是出了名的乞丐县。”

“前些年闹旱灾,当地县令竟带着男女老少去其他县要饭,丢尽了颜面。”

“朝中上下以此为辱……”

听完屈博的解释,白明哲龙颜大怒:“荒唐!堂堂县令都被逼的要饭,这是朝廷的耻辱,是朕的耻辱,关百姓什么事?”

“这才是真正需要帮助的地方,朝堂上净是些酒囊饭袋!”

“朕今天还就要去江南县看看,看看天子脚下,百姓是如何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

“等朕回到朝堂,就用这江南县,掀开他们的遮羞布!”

驾车的屈博惊出一身冷汗,心中更是默默祈祷。

等这位爷回去,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人,因为江南县的问题遭殃……

“你少磨蹭,天黑之前到不了江南县,朕砍你的脑袋。”白明哲冷哼一声缩回车棚内。

屈博欲哭无泪,这第一把火竟烧到自己头上,果真是伴君如伴虎。

崎岖泥泞的破路上,屈博小心翼翼的驾着车,一个不留神,车轮掉进一个两尺深的大坑。

车前五匹红鬃烈马发出一声嘶鸣,然后同时用力,硬生生又将马车拽了出来。

但这可苦了车棚内的白明哲,刚才就摔了个猝不及防,现在又被震得飞起,差点一头撞破车棚飞出去。

“狗奴才,你真当朕不会砍你?”白明哲勃然大怒,一把撩开帘子。

此时,屈博已经绝望的跪在地上等着领罚,然而当白明哲的目光看清前方的道路后,表情变得怪异起来。

屈博也顺着他的目光小心翼翼的望去。

主仆两人看着前方,黑漆漆的路面在阳光下折射出光芒。

那道路表面像无数沙砾粘在一起,既平整又防滑,不只是用何种材料制成。

这么平整的道路,别说京城了,就是在皇宫里,石板铺就的路也没这么平整啊!

这还不算完,道路两边种植着树木,远远望去风景优美。

树上还挂着各种牌子。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保护公路为荣,破坏公路可耻!”

“大美江南欢迎您!”

……

江南县,衙门后的府邸中。

“老爷,这是最近的账目,丝绸入账一万两,其他各项杂物入账共计四千五百两,新一批的订单我已经让下面的作坊加快生产了。”

楚辞闻言满意地点点头:“所有利润都投入基建中,基建工程一定要做好。”

奋斗这么多年,终于是咸鱼翻身,可以享受太平日子了。

遥想当年刚刚穿越到这里,那真是一把辛酸泪。

人家穿越不是皇上就是王爷,最次都得是个贵族吧?

结果自己穿越,身份倒挺牛逼的是个县令,可正处于战争时期,再加上闹旱灾,衙门里的兵丁都饿死一半,他这个县令不但没有扬威作福的机会,还得收拾烂摊子!

没办法,为了活下去,他这个县令不得不亲自带头出去要饭,这才勉强渡过灾年……

再之后,为了让大家都能吃饱饭,楚辞又是当爹也是当妈。

一边下地干活,一边传授纺织技术,组织挖矿,修筑道路,开设多种产业链……

日子好起来后又开始搞基建,搞研究,这才将这个乞丐县一把屎一把尿的喂大。

仅用几年,江南县便从一片荒芜变成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整片县城,山清水秀,柳暗花明,百姓们其乐融融,安居乐业。

为了能安稳过上好日子,楚辞又没少给上头送礼,让江南县的存在感不断降低,只有这样才能躺平享受。

时至今日,所有辛苦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了。

“老爷,探子来报,外面来了一辆马车,五匹红鬃烈马拉车,很可能是个大肥羊!马上就到县城了。”手下进门喊道。

楚辞一个激灵坐起来:“五马拉车?这么大的排场,确定不是上面巡查?”

自从研究出火药后,就是打仗他都不怕,唯独怕的就是上面来巡查。

江南县里的情况一旦暴露,舒服日子也就到头了,所以绝对不能被发现!

“确定!老爷,我敢用菊花保证,马车上还有商号的标志呢!”手下肯定道。

“那就好!”楚辞顿时放心了。

“老子教过你多少回,咱们现在不是土匪,别张口闭口就是肥羊!”

“那都是县里的贵人,懂不懂?要叫贵人!”

楚辞开始数落手下一通教训。

“让兄弟们先试探一下,看看这位贵人有多贵!”

手下连连点头,临出门前嘴里念叨着:“感谢老爷,感谢大自然的馈赠!”

……

“这到哪了?”白明哲咽了口唾沫问道。

他可是饱读诗书的人,此情此景,完全就是书中讲的世外桃源,大夏境内竟然还有这种好地方?

身为一国之君,他竟然完全不知道。

“陛下,这就是江南县。”屈博小心翼翼的说道。

“放屁!你跟着朕走遍南北,何时见过此等道路建设,这要是乞丐县,京城又算什么?”白明哲没好气的骂道。

屈博顿时露出快哭的表情:“陛下,臣没走错,这地方就是江南县!”

白明哲板着脸拿过地图一对比,发现这里还真就是江南县……

“这就古怪了,赶紧进城,朕倒要看看是怎么回事。”白明哲又是震惊又是好奇。

屈博一听逃过一劫,赶紧驾车,宽阔平整的大道上,马车跑得飞快,很快就来到一座城池之下。

是的,那高大的城墙一眼望去,分明是一座城池,哪里是乞丐县!

2.

“到了吗?”白明哲心中好奇,车一停下立马就钻了出来。

当他看到面前高大的城墙后,同样也是愣神了片刻。

要不是身为皇帝,住在京城,他差点以为这里才是京城呢!

还不等主仆两人反应过来,负责把守城门的两个士兵上前。

“来人止步,下车配合扫马登记。”

“什么是扫马登记?”白明哲不明所以的问道。

“一看你们就是外地的,本县县令规定,凡出入县城者,必须配合检查,防止走私和贼匪流窜。”一个士兵说道。

闻言,白明哲露出欣慰的笑容:“遵纪守法,如此甚好,甚好!”

历朝历代私盐屡禁不止,贼匪流窜同样是一大祸端,没想到江南县令竟然如此重视这些事。

但他却没注意到士兵眼中露出的鄙夷之色。

守个毛线法,县令大人说了,县里生产的玩意都是好东西,可不能让这些外人给带出去。

不然谁会管这么多!

白明哲带着屈博前去登记,看到无比详细的登记表,心中更是欣慰。

若天下官员皆如此,百姓何愁不能安居乐业?

两人出行前便准备好了假身份信息,登记好后交给守城士兵。

“两个小哥,城门上那两个圆形物体是什么?”白明哲好奇的指着城墙上问道。

“哦,那是我们县的红衣大……喇叭,对,就是个大喇叭,喊话用的。”士兵抹了头上的冷汗说道。

差点说漏嘴,要是被县令大人知道,非得胖揍他一顿!

喊话用的喇叭?

白明哲虽然奇怪但也没有多问。

“两位,你们是外地的进城,需要缴纳费高速费二两,同时还需要五十两的保证金。”

“放心,保证金等你们离开的时候如数奉还,我们县令作保的。”

听完士兵的话,白明哲倒没什么反应,屈博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进个城需要五十二两银子?你们知道五十两什么概念吗?!

普通的五口之家,五年都用不了这么多钱!

“保证金就罢了,你说的高速费什么意思?”屈博黑着脸问道。

“县外那条漆黑的大道看到了吗?”士兵问道。

“看到了啊。”屈博下意识的点头。

“那你走了吗?”

“废话!不走路我怎么来的?”

“那你特么还问?不知道修路要花钱的。”

沃日!屈博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走的时候也人说需要花钱啊!

而且就那么一条道,不走的话还能来的了这里吗?

“少废话,给钱!”这时白明哲大手一挥说道。

区区五十几两他才不在乎,他现在对城内好奇到了极点。

先入为主,听说江南县是个乞丐县,本以为此处会混乱不堪,百姓苦不堪言。

但这一路所见,以及江南县令的遵纪守法,让他对城内期待万分。

屈博心不甘情不愿的交了银子,拉着马车往城内走。

他一边走一边愤愤不平道:“陛下,这江南县令必须严惩!”

“为什么这么说?”

“黑,太黑了,黑的睁眼看不见天!”

屈博咬着后槽牙算账:“来一趟江南县过路费就二两,一年能收多少两银子啊?”

“还有保证金,您知道是保证什么吗?县内环境和建筑。”

“若是不小心破坏建筑和乱扔垃圾都会被扣银子的。”

“夸张!县内人多混乱,就算不小心弄坏些什么,他们又如何知道是咱们?”白明哲毫不在意道。

“陛下,您真以为他们登记是为了查走私和贼匪流窜的吗?您看看吧,连马他们都没放过!”屈博差点没委屈哭了。

白明哲掀起帘子一看,当场傻眼了!

只见马屁股上大大的写了个‘二’,原来这就是他们说的扫马!

连马都做了登记,这要在县内做了什么事,八成是跑不了的。

“陛下,这等奸诈之徒绝不能轻易放过!”屈博怒道。

白明哲黑着脸:“不急,我们先进城再说。”

他从内心还是对江南县以及其县令抱以宽容的态度。

两人乘坐马车进城后,却发现里面的风景完全超出预料。

两人走遍南北所过之处,既便是富饶之地,街头依旧有着无数流离失所的难民。

若是环境差一点,两人刚进城就会被一堆乞丐围上求施舍。

可这江南县城内不光没有乞丐,甚至连个流落街头的人都看不到。

过往百姓个个脸色红润,精气神饱满。

街道上小贩摆摊兵丁巡逻,互不干涉,一切都显得那么井井有条。

远处田间内稻谷颗粒饱满,劳作的百姓都是成群结队其乐融融,每一处都透着安居乐业的气息。

“甚好甚好!此处县令定是个奇才!”看到这里白明哲不禁露出喜色。

屈博在一旁小声提醒道:“陛下,别忘了黑咱们钱的事儿。”

白明哲此时心情大好,摆摆手道:“无妨,能将一个贫困县打造成如此情景,功大于过。”

屈博撇撇嘴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一个戴着红袖章的老头将两人拦住:“二位,可需要停马场的服务?”

“什么是停马场?”白明哲问道。

“顾名思义,就是存放马车的地方,还有专人帮忙照顾马匹,就是需要点钱。”老头笑眯眯的说道。

又来了,又来了!

屈博扭头说道:“老爷,这肯定又是坑钱的,咱们不停!”

白明哲也是沉默了,虽然他不差钱,可也不是这么花的不是?

“哼!说我坑钱是吧?那你们进去吧,待会儿才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坑。”老头脸一板,转身要走。

“等等,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白明哲开口问道。

老头露出一抹冷笑:“外来的吧?我们县里有规定,随地大小便不论人畜,收取五钱清洁费!”

他刚说完,一个戴着红袖章的老太太又走过来。

“你又是干嘛的?”屈博头皮发麻的问道。

老太太嘿嘿一笑道:“受县令大人委派,管理县内街道环境。”

黑!真特么黑!一环扣一环啊!

屈博真差点喷血了,谁能管得了畜生大小便?还在这里盯着,不是就等着罚钱吗?

白明哲也是满脸漆黑,但偏偏又挑不出什么理。

你说他们是抢劫的吧?人家明码标价!

说他们不是吧?可土匪也没这么可恨啊!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读完这本书,我终于找到了回答人生问题的关键,但还是不知道问题是什么。

    书友84
  2. 小说具有较强的生命力,关注人类情感的纷繁复杂,并用充实的语言表达出来,给读者带来了不同寻常的体验。

    书友83
  3. 这本小说不仅情节引人入胜,更让人对人类历史和当今社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思考。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佳作。

    书友82
  4. 真实的情感出现在小说里,让人感觉到作者非常用心。

    书友81
  5. 这本小说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故事主线也十分引人入胜。你会陷入故事中,很难抽身出来。

    书友8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