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笔趣 www.qubiquge.com

张沐辰这个名字怎么样陈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张沐辰这个名字怎么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八爪鱼写的《替嫁当天,被禁欲大佬宠到失控》,主角是陈苒。主要讲述了:【马甲+双强+爽文】 六岁那年,陈苒亲眼见母亲惨死雪中,陈家人无人帮忙。 多年后,她为了给母亲复仇,查明真相,重回陈家。 陈家人人都看不上这个大小姐,甚至还想让陈苒去给妹妹替嫁! “她什么都不懂,怎么能治好凌老太爷?”有人说。 “她要是懂医学知识,我立刻把陈家家产传给她。”有人说, 凌老太爷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陈苒就是治好我病的人!你们都说什么屁话呢!” 众人哑口无声。 陈苒也叹了口气,本来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们相处,但是换来的是疏远,摊牌了,我的马甲比你们的身份还多!…

《张沐辰这个名字怎么样》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海城,玫瑰庄园。

园内寂静无声,三楼左侧的一间房内幽暗阴森。

一身黑色劲装的女子双手举着香,对着面前的骨灰盒面容肃穆的拜了拜后,这才将香插在香烛中。

“想好了?”慕颜看向黑衣女子,脸上带着几分迟疑。

陈苒清冷的眸闪过一丝冷意,“我精心布署了这些年,就是为了这一天,陈家欠我母亲的帐也是该还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人,母亲也不会惨死!

她永远记得那天,母亲被血肉模糊的扔在雪地上,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陈家上下没有一个人制止,任由那人将母亲凌虐至死。

仅有六岁的她,当时连给母亲火化的钱都没有!

“如今的陈家已经被陈德忠掌握,伯父三年前遭设计陷害被赶出了董事局……”慕颜顿了顿,继续往下说道:“前不久还被你那继妹气得进了医院。”

“我先去趟医院。”提起父亲,陈苒眸光微微一暗,随即话锋一转,“陈氏这几年合作的项目可有调查清楚。”

“陈氏最近看上了城郊的一块地,而那块地已经归景氏财团。”慕颜边将资料递给陈苒边说,“凌老太爷当年和陈家老太爷定下过口头婚约,若两家生的是一男一女便结为夫妻。”

陈苒翻了遍手中的资料,“陈家并不想履行和凌家的婚约,传言凌家那位大少爷不仅相貌奇丑,性情阴晴不定且还长年瘫痪,以陈家人的性子是不会舍得牺牲陈雪。”

“你的意思是,打算代替陈雪嫁去凌家?”

慕颜并不赞成她的做法,想要报复陈家的方法很多,没必要赔上自己。

“别忘了,那样东西还在凌家。”陈苒敛眸,眸子里划过一道冷意,“而那样东西,本就是归我母亲所有,我也想知道,母亲死因的背后有没有凌家的手笔。”

“既然决定了,那就小心一些,凌家身为百年世家,背后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慕颜知道陈苒决定的事,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更改的。

“嗯。”

陈苒淡淡的点了点头,便开车离开湘城。

夜色中,一辆红色跑车如闪电般在公路上疾驰而过。

刚下高速公路。

拐弯之际,就见一辆超跑迎面而来,后面还跟着几辆车。

眼看着超跑就要撞向陈苒,却被她一个倒车华丽丽的避开了。

轰——

刺耳的轰鸣声响起。

陈苒微微蹙了蹙眉心,抬眸看向不远处。

只见,四五辆车将黑色超跑围堵了起来,数十名黑衣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你跑不掉了!我要是你,就乖乖的跟我们走。”为首的黑衣人面色狞笑。

眼看那些人步步逼近,肩膀重伤的凌斯年打开车门,冷峻苍白面容带着森冷的寒意,“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大言不惭!我倒想看看,一会你还笑不笑得出来。”黑衣人冷笑。

老板说了,只要给这人留口气就行。

想到这,黑衣人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朝着凌斯年攻击。

一人难挡众拳。

猛地。

一道寒芒从眼前闪过,眼看着对方的匕首就要割破凌斯年的喉咙,被一个不明之物打落在地。

紧接着。

数名黑衣人齐齐地惨叫一声。

“什么人?滚出来。”为首的黑衣人脸色大变,怒吼道。

陈苒漫不经心的扫了黑衣人一眼,清冷的声音听不出丝毫情绪,“你们堵着我的车了。”

眼前突然出现的女子,身手竟然还如此诡异,黑衣人的面色凝重。

本以为今日会死在这里的凌斯年,也对突然出现的陈苒感到惊诧,毕竟这些人的身手也都是数一数二的杀手,却被一个小姑娘一招打得措手不及。

“你是什么人?”黑衣人阴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陈苒,“你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

陈苒的话,黑衣人明显不信,冷冷道:“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你们。”

“杀!”

话落,那些杀手便同时对陈苒出手。

“小心!”

凌斯年不想连累这个小姑娘,起身想要冲上去,就见眼前闪过一道残影。

咔嚓!

接二连三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没一会,那些黑衣人都倒在了地上。

让凌斯年难以置信的是,这些杀手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姑娘,到底是谁?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黑衣人心中大骇,看向她的目光带着几分惊恐之色。

他们的身手虽不是国际上顶尖,却也是不差的,此刻他们连眼前这个女孩如何出手都没有看清楚。

陈苒连个眼神都没给,转身走向自己的车,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多谢姑娘出手相助,不知可否……”

凌斯年话还没说完,就被陈苒冷声打断,“不用,不需要!”

说完,便开车扬长而去。

2.

榕城,陈家。

陈家人一早正吃着早餐时,就见佣人走了过来,“老爷,大小姐回来了。”

佣人口中的大小姐,正是陈刚发妻白欣所生的女儿,陈苒!

“小苒,小苒回来了?”

一听这话,陈刚面露喜色的赶紧吩咐管家,“快,还不快去给大小姐备碗筷,还有她爱吃的水晶玲珑包和肠粉。”

说完,便起身冲向门外。

“妈,你看看爸爸?爸爸什么时候对我这么笑过?”陈雪脸色一沉,握着刀叉的手指紧了紧。

都这么多年了,她也没见父亲对自己和颜悦色过。

明明都是父亲的女儿,凭什么陈苒就可以得到父爱,而她得到的却是父亲的冷漠。

“别担心,妈先去看看。”

赵莹华看了眼门外,安抚性的拍了拍女儿的手,便起身也跟了上去。

刚到门口。

只见,陈刚满脸慈爱的拉着陈苒的手,满脸愧疚,“小苒吃早饭了没?爸爸让人准备了你最爱吃的水晶玲珑包和肠粉。”

“这次回来不会再离开了吧?”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陈刚的眼中带着几分忐忑。

“我……”

陈苒正要开口,却见赵莹华柔婉的声音打断,“小苒你可算是回来了,自从你离家后,你爸爸就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是啊,外面世道那么乱,姐姐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又这么多年,可别再任性了。”陈雪也跟着说道。

话里话外听起来是关心,可细听之下,却是另有所指。

“都给我闭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告诉你们,收起你们那些小心思,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欺负她,就给我滚出陈家。”陈刚冷着脸呵斥道。

“我们夫妻多年,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没想到陈苒刚一回来,陈刚就警告自己,赵莹华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我虽是小苒的继母,却会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

“夫妻?如果我没记错,爸爸至今都没有和你领过结婚证,配偶仍是我妈白欣。”陈苒冷笑。

闻言,赵莹华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即使想反驳也无从开口。

这件事也是她心底的一根刺。

那个女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他的男人还忘了她!

“不管有没有这张结婚证,她都是我陈家的儿媳妇,你父亲的妻子!”

就在这时,陈老夫人在佣人的搀扶下,从楼上走了下来。

“你一回来就挑拨离间,闹得家里鸡飞狗跳,果然和你那个妈一样,都是搅家精。”陈老夫人阴鸷浑浊的双眸紧盯着陈苒,毫不掩饰心底的厌恶,“既然回来了,和凌家的婚约就由你替雪嫁去凌家。”

“我不同意,凌家定的人就是雪儿。”陈刚脸色一变,没想到母亲是打这个算盘。

“凌家那位大少爷是什么情况,想必你也听说过,雪儿要是嫁过去,岂不是害了她。”陈老夫人不悦,看向陈苒的目光多了几分不满。

“怕害了雪儿,就让小苒嫁过去?”陈刚难以置信的看着老夫人,“这婚约既然是雪儿的,那就是她嫁过去。”

“爸爸,不是我不想嫁,而是凌老太爷定的是凌家大小姐,姐姐如今回来了,那大小姐自然是她……”陈雪垂眸,掩去眼中一闪而过的阴毒。

“没错。”陈老夫人点了点头,“凌家的怒火,可不是我们陈家可以承担的。”

“不行,我绝不会同意!”陈刚因气愤而面色涨红,立场坚定。

“别忘了,公司如今是谁说了算。”陈老夫人冷笑一声,阴冷的眸子如毒蛇一般落在陈苒的身上,“想要回来,就必须答应替雪儿嫁去凌家,否则……我陈家便没你这个孙女。”

陈苒抬眸,对上陈老夫人阴鸷的视线,眸光清冷无波。

静默半响。

“好!”

就在陈老夫人以为她会拒绝时,就听陈苒淡淡开口。

此次回来,本就是冲着这个婚约。

而她,也可以趁此机会夺回母亲的东西。

“不过……”陈苒顿了顿,看了一眼陈雪,随后又将目光转向陈老夫人,“我母亲当年留下的股份,必须转到我的名下。”

陈老夫人的面色一沉,想也不想直接回绝,“我早就答应雪儿,当作是送给她十八岁的生日礼物。”

“妈,那是苒儿妈妈留给她的,你怎么能送给别人?”一听这话,陈刚顿时就怒了。

“什么别人?雪儿也是你的女儿。”提到那个女人,陈老太夫人就一肚子不高兴。

“爸爸,你怎么能这么说?”陈雪小脸煞白,纤白的手指紧攥着衣裙,心生怨念:“我知道爸爸一向偏疼姐姐,可我也是你的女儿,哪怕你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也不能这么说我。”

“更何况,不是我不想嫁,而凌家定的是大小姐!毕竟,姐姐才是……”

“什么时候看到股份,我什么时候履行婚约。”陈苒懒得再废话,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小苒,你去哪?爸爸和你一起走。”

一看女儿走了,陈刚哪里还有平日里的波澜不惊,连忙追了出去。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1. 故事场景变换多姿,宛如一抹缤纷的鲜花。

    书友200
  2. 小说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卷,令人陶醉。

    书友199
  3. 这是一本可以让你从中学到很多东西的小说,非常值得一读。

    书友198
  4. 我想睡觉,但是又想看完这本书,我果断选择看完。

    书友197
  5. 作者笔下的景致宛若画卷,为读者提供了美的享受。

    书友19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