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笔趣 www.qubiquge.com

藏起马甲离婚后总裁他急疯了初棠傅砚辞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藏起马甲离婚后总裁他急疯了》精彩小说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藏起马甲离婚后,总裁他急疯了》,主角是初棠傅砚辞,主要讲述了:云初棠原本只想以温柔贤妻的身份跟傅砚辞相濡以沫,可换来的却是他一纸离婚协议。 不装了,摊牌了! 顶尖黑客是她、神医圣手是她、 福布斯排行第一的首富是她、 知名设计师是她…… 甚至连傅砚辞真正心念难忘的白月光还是她! 傅砚辞追悔莫及,“老婆,什么时候复婚?” 云初棠红唇微勾,“追我的人排到了F国,傅总,请排队,”…

《藏起马甲离婚后总裁他急疯了》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傅砚辞回来了。

初棠的眸中燃起希冀的小火苗,等得太久,双腿坐的都有些发麻了,她还以为今晚等不到他回来。

不等初棠欣喜的开口,傅砚辞面无表情的把一份离婚协议扔到了桌上,凉薄的声线中带着一丝命令的意味,“签字离婚。”

结婚五年,她从不奢望傅砚辞会为她庆祝生日,但不曾料想他会在这天,给她送上一份如此特殊的大礼——一份离婚协议。

“是因为明珠回来了吗?”初棠遏制着心头涌上来的酸涩开口问道。

傅砚辞幽暗深邃的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宋明珠早在十几个小时前,就给她发来了挑衅意味十足的短信。

“初棠,谢谢你帮我照顾了砚辞哥哥五年,现在我回来了,往后就不用麻烦你了。”

宋明珠是傅砚辞的前女友。

五年前,傅砚辞意外失明,宋明珠不告而别出国,而初棠心甘情愿的留在他身边做了任劳任怨的护工。

傅家人见初棠贤惠温顺,也担心往后的日子,没人能照顾脾气愈发古怪暴躁的傅砚辞。

干脆就让初棠嫁给了傅砚辞。

结婚两年后,傅砚辞的眼睛被奇迹的治好,他的生活不再依赖初棠,对初棠也愈发的冷漠。

白月光的一朝回国,傅砚辞更是干脆利落的提出了离婚。

初棠清楚傅砚辞口中的公司忙没空陪她庆生,是因为他今天去接机了,然后花了一整天的时间陪在宋明珠身边。

“一定要离吗?”

初棠的指尖发颤,她有那么一股冲动,想说自己甚至可以容忍宋明珠的存在,只要……

只要他不离婚。

傅砚辞皱起眉头,那张冷峻完美的脸上浮现出不耐烦,视线冰冷的落在了初棠的脸上,她本就生得极美,此时此刻她脸色苍白,眼眶微微有些发红,眸里是的泪花闪着细碎的光,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脆弱又凄美。

莫名的,傅砚辞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儿,但他还是态度坚决的表示,“你应该清楚,我心中傅太太的人选,从来就不是你。”

初棠自嘲的笑了笑,在他眼里,她大抵不过就是个任劳任怨,可随时抛弃的保姆吧!

傅砚辞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接通电话,神色似乎都变得柔和了些,“好,我马上过来。”

他冷冷的扫了初棠一眼,似乎已经耗尽了耐心,不想再跟她拉扯,无情的告知道,“离婚协议你好好看看,觉得有不满意的地方,可以联系我的律师,还有这栋别墅,以后是你的了。”

说完,傅砚辞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他走得那样着急匆忙,挺拔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初棠的眼里,她知道,他这是要去找他的白月光了。

“啪嗒——”

眼泪一滴一滴的打在了离婚协议上,初棠一直克制着流泪的冲动,但眼泪还是不自觉的夺眶而出。

泪水泅湿了协议上的字迹,她鼓起勇气拿起协议翻开一看,傅砚辞除了给她这栋价值上亿的别墅外,还承诺给她五千万的补偿。

一年一千万。

钱方面,傅砚辞一向大方。

初棠拿起笔,在给予条款上划了两条横线,示意作废,随后,咬牙在协议上利落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力透纸背。

就这样为她跟傅砚辞的婚姻,画上了仓促的句号。

留不住的人,那就放他自由吧。

五年情爱,终究错付!

傅砚辞,我们结束了,我也不要再爱你了!

她上楼,开始收拾行李。

住了五年的地方,她却也只收拾出了一小行李箱,自己的东西。

初棠拨通了那个五年未打过的电话,语调清冷,“我离婚了,来接我。”

一个小时后,别墅后门的停下一辆玛莎拉蒂,身后还跟着数辆劳斯莱斯保驾护航。

头发花白的云管家从车上上来,有些激动,“五年之期已到,欢迎大小姐回家!”

云初棠眉目悯动,“云管家,我不在的这五年,云家还好吗?”

“老爷子想念大小姐你想念的紧。”云管家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说道。

当初云父就不同意云初棠嫁给傅砚辞,父女俩一度闹僵,五年从未联系!云管家哽咽感叹,“大小姐,你想通了就好,唉,当初的你,执拗起来,就是挖野菜,王宝钏也得排在你名后。”

云初棠的嘴角抽了抽,云管家什么时候这么时髦了?

她收拾好心情,坐上车子,最后再看了一眼她作为全职主妇住了五年的别墅,云初棠自嘲的笑了笑,从前是她作茧自缚,才会因傅砚辞困于方寸天地。

从今往后,每一步皆是海阔天空。

翌日。

傅砚辞回别墅来拿离婚协议,除了那份被摆放在茶几上离婚协议以外,这栋别墅像是被抹去了初棠所有的痕迹,她什么也没要,什么也没留。

莫名的,傅砚辞的心变得跟这栋别墅一般,空荡荡。

“联系她,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傅总,夫人的号码是空号……”身侧的牧特助说道,

傅砚辞眉心一拧,“查查她去哪儿了。”

孤儿院出身,无父无母的初棠,又能去哪儿?傅砚辞自己都没发觉,此时此刻他在担心初棠的安危。

“是!”牧野立刻着手安排人进行调查。

傅砚辞翻开离婚协议,上头签下了初棠清秀有力的字迹,他似乎能从她的笔迹之中看出一丝决然的意味。

傅砚辞眯起深邃的眼眸,手不自觉的攥紧了协议,餐桌上还摆放着她的生日蛋糕,冷冷清清的端放着。

他扫一眼四周,脑海里莫名涌进初棠穿着围裙忙碌做饭的身影,他提过请保姆,初棠却说作为妻子,想亲力亲为的为他料理好家里一切。

所以他治好眼睛后的三年来,无论多晚回家,都有一盏灯为他而留,恍惚间,他好像又看到初棠安静温顺的站在门边,欢迎他回家,脸上笑意潋滟。

“傅总,T神宣布回归了。”牧野收到业界内部消息后立刻告诉了傅砚辞。

傅砚辞被牧野的声音拉回现实。

神秘黑客大佬T神在五年前宣布隐退,从此彻底销声匿迹。

此次回归,她抛出了一次提供技术帮助的机会,风声一经传出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不惜奉上千万美金都想得到T神的帮助。

而傅氏内部计算机系统最近遭遇了某些黑客组织的恶意攻击,为了防止公司机密泄露,傅砚辞一直希望能够寻得技术大神来加固傅氏的防火墙,T神无疑是最佳选择。

傅砚辞正色吩咐牧野道,“拿出诚意,立刻联系。”

……

帝都。

行驶了一夜的玛莎拉蒂缓缓停驻在一座占地千亩的庄园门口,云初棠下车,门口早就站好排队等候的佣人们齐刷刷鞠躬问候,“欢迎大小姐回家!”

云初棠淡淡颔首,走进庄园,云明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见到女儿归来,心里激动,面上却赌气,“你还知道回来!”

云初棠退却一身锐气,化身贴心小棉袄,乖巧的跟父亲认错,“爸,我错了。”

云明城瞬间心软,起身抱住女儿,“乖女儿,回来就好。”

随即他又冷哼一声,“傅砚辞那个没眼光的臭小子!他会后悔的!”

云初棠勾了勾嘴角,她就知道父亲嘴硬心软,还是心疼她被离婚了的,她表明决心道,“爸,没事的,我已经放下他了。”

陪了父亲一会儿,云管家来报,萧羽来了。

帝都四大企业萧氏的总裁,也是她好友之一。

萧羽捧着一束粉玫瑰走进院子,送给她。

“谢了。”

云初棠接过,两人坐到院子里的座椅上聊天。

萧羽眉稍一挑,似笑非笑的问她,“如果你的前任找你帮忙,你帮吗?”

云初棠眸色微凉的睨他一眼,红唇轻启毫不犹豫,“不帮。”

萧羽嗤笑出声,像是在喃喃自语,“好,好。”

“怎么了?”云初棠反而有些好奇了起来。

“傅氏出价十亿请你帮忙攻克技术难关。”

十亿不少,但傅砚辞的钱,她从前没花一分,如今也不想赚一分。

云初棠喝了口咖啡,手机屏幕上跳跃出十几条傅砚辞将于三日后跟宋家小姐宋明珠于爱尔兰阿黛尔古堡完成婚礼的爆炸新闻。

五年前,她跟傅砚辞没办婚礼,一起领了个证就算礼成,外界几乎无人知晓,甚至傅砚辞挑选的结婚戒指,都不合她的尺寸。

如今宋明珠不过回国一天,他就迫不及待的要跟她举行婚礼,并昭告天下。

果然是真爱!

云初棠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般,刺痛阵阵,深入骨髓。

狗男人,玩得好一手无缝衔接!

哪怕多等一个月,云初棠都不会觉得五年的真心喂了狗。

一分钟后,云初棠调整好情绪吩咐萧羽道。

“提供技术帮助的机会,三天后放到落云斋拍卖,价高者得,除了傅砚辞。”

“ok,”萧羽打了个响指,“我来安排。”

A市高定珠宝店中。

“砚辞,你说要推迟婚礼?”宋明珠脸上幸福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也没心情挑选结婚对戒了。

“嗯。”傅砚辞脸色没什么表情,不冷不热的说道。

“为什么呢?”

难道是初棠还在不要脸的纠缠砚辞?除此之外,宋明珠想不出还有什么事,能比他们的婚礼重要。

宋明珠眸色一暗,指甲掐进手心。

“公司有事。”

T神宣布三日后在帝都落云斋拍卖自己的提供技术帮助的机会,机不可失,他必须赶过去。

宋明珠觉得傅砚辞莫名的有些敷衍,并且快要压抑不住心中的郁闷,但又不想在傅砚辞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只好装作温顺乖巧的模样,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

“嗯。”傅砚辞淡淡回应,“继续挑吧。”

宋明珠的注意力转移到挑选戒指上。

傅砚辞看起来对挑选对戒的事情,似乎不太感兴趣。

他忽然回忆起当初,自己让人随便在珠宝店里买了戒指就当是结婚对戒送给了初棠,那时他的眼睛看不见,耳朵很敏锐,他清楚听到初棠在收到戒指那一刻,声音里透出的打发自内心的喜悦。

“只要是砚辞你挑的,我都喜欢。”

他愣了愣,不知为何,初棠离开后,他反而愈发频繁的想起她。

回到别墅。

“傅总,找不到夫人的下落……”

牧野调查了一圈,发现初棠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没留下一点踪迹。

傅砚辞脸色一黑,“要你有什么用?她从前住的孤儿院去看过了吗?”

牧野有些尴尬,“都找过了,夫人没回去。”

傅砚辞正烦闷,笔记本页面闪动,提示他收到了一封新邮件。

是申请参拍后落云斋的回复邮件。

“落云斋新规:傅砚辞与狗不得入内。”

……

三天后。

帝都落云斋。

名流云集熙熙攘攘。

门口的一块告示牌更是惹人注目。

“傅砚辞与狗不得入内……A市的傅总这是怎么得罪了T神了?”

“谁知道?不过也就T神敢这么干了。”

一辆劳斯莱斯停驻在落云斋门口,傅砚辞从车上下了来,看到门口的告示牌脸色一黑。

他穿过人流,走到入口处,被保镖拦下。

“傅总,抱歉,你不能进去。”

傅砚辞脸色阴沉,“我不是来参拍的。”

“那你是?”

“我要见T神。”

傅砚辞不明白,他跟T神从未见过面,T神为何要针对自己?

“这……那你有预约吗?”

傅砚辞黑着脸摇摇头,他根本没有办法联系上这位神秘的黑客大佬,无奈之下,才想出来落云斋碰碰运气。

牧野问道,“现在预约可以吗?”

保镖沉吟了会儿,“稍等。”

此时,人群一阵躁动,众人的注意力已经从傅砚辞的身上转移到了一辆限量款的阿波罗超跑身上。

“云家大小姐来了!”

云家大小姐?

傅砚辞眉心一拧,不是五年前就失踪,下落不明了吗?甚至有人猜测云家大小姐是不是已经不在人世了。

现在却又突然出现了。

超跑车门向上打开,一道靓丽的身影进入众人的视线范围。

栗色长卷发,茶色墨镜遮住精致小脸的上半部分,展露出纤巧的下巴与魅惑的红唇,一身香奈儿西装,五厘米的高跟鞋更衬得她双腿又长又直。

傅砚辞只看了云家大小姐的侧影,灵犀一瞬间,他竟然觉得云小姐的身影跟初棠很是相似。

不,不可能。

初棠不爱打扮,常年一身素净,更是不爱高跟爱平底,而初棠身上带有的香气,不是女人爱用的香水,反而是种淡雅的药草香。

……

走进落云斋后台,云初棠摘下墨镜,“门口的告示牌,你让人摆的?”

萧羽笑了笑,“对,满意吗?还是说你于心不忍了?”

云初棠面色清冷,“没有。”

“话说,你前夫现在就在门口,”萧羽摇晃了下手里的手机,“他要求约见T神。”

“不见。”云初棠回答的干脆利落。

以往她守在A市的别墅里,像块望夫石一般的期盼着傅砚辞回家,多见他一面。

如今也是风水轮流转,轮到傅砚辞想见她却见不着。

“傅总,抱歉,T神说了,不见你。”门口的保镖回复。

这是一点机会都不给了。

傅砚辞的脸色快黑成墨了,他也是头一回被一赶再赶。

再留怕是要颜面扫地。

手机铃声响起,傅嫣打来电话。

“哥,快来医院,奶奶住院了!”

A市市中心医院。

傅砚辞一下飞机,急促赶到。

傅老太太脸色略显苍白的躺在病床上,“跪下!”

傅砚辞愣了愣,“奶奶?”

“你这个不孝子孙,搞一出先斩后奏?谁允许你跟初棠离婚,迎娶宋明珠的?”

如果不是各大媒体报道,他们还被傅砚辞蒙在鼓里。

“因为我爱的人是明珠,我们俩情投意合。”傅砚辞毫不犹豫的回答。

傅老太太被气得捂住了心口,“情投意合?情投意合她当初怎么就抛下你出国,不管不问了?你眼睛看不见的那两年里,都是初棠在尽心尽力的照顾你,你眼睛好了,就不要人家了?”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昧良心的孙子!”

“我不管,我这辈子就只认初棠这么一个孙媳妇,至于宋明珠,她别妄想踏进我们傅家半步,还有你,立刻去把初棠给我找回来,否则,我就跟你断绝关系!”

傅老太太越说越激动,越生气,本就旧疾发作,眼下心绞痛得更厉害了。

傅砚辞沉着面色僵持不下,傅嫣干脆把堂哥拉到了病房门外。

“哥,你就少跟奶奶顶嘴吧,唉……要是嫂子还在好了。”

傅嫣捶了傅砚辞一拳,“你怎么不声不响的就把嫂子赶走了呢?别说奶奶骂你,我也想骂你!”

初棠在傅家的五年,上孝顺长辈,下爱护小辈。

傅老太太的顽疾心绞痛更是五年来从未发作过。

除了傅砚辞,傅家上下没有人不喜欢初棠。

“她是自己走的。”傅砚辞皱起眉头。

还走得不声不响,不留一点痕迹。

走得相当洒脱!仿佛毫不留恋。

“那还不是你要跟人家离婚吗?”

“你快想办法把嫂子找回来啊!嫂子能让奶奶不疼不难受。”

傅嫣吐槽。

傅砚辞满脸黑线,倒也不是他不想找,是他找不到!

“她怎么就能让奶奶不疼?”傅砚辞疑惑。

“嫂子会给奶奶食补按摩啊,反正效果好的很,哥,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傅嫣一脸惊讶。

结婚五年,是块石头也被捂热了。

可傅砚辞对初棠一无所知毫不关心。

也难怪嫂子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心寒透了,能不走吗?

尽管傅砚辞是她堂哥,傅嫣也要骂一句:渣男!

她还会这些?

傅砚辞以为初棠最擅长的就是洗衣做饭,打扫家务。

贤惠但无趣。

傅嫣问道,“哥,你真打算娶宋明珠?你疯了吧?奶奶就是被她刺激得进医院的。”

当然,傅砚辞也功不可没。

傅砚辞一愣,“你说的是真的?”

傅嫣气坏了,“我还能骗你吗?不信你去问问你的心上人!”

……

商场。

宋明珠刚刷完傅砚辞的卡买下了一个爱马仕的包包。

拍照发朋友圈炫耀了一番:砚辞给买的。

她转身准备离开爱马仕,就看到傅砚辞走来进来,宋明珠喜笑颜开,傅砚辞还说公司忙没空陪她逛街呢,现在又来了,真是口嫌体正直。

“砚辞~”

傅砚辞冷着脸,直接质问,“你去见奶奶了?”

宋明珠被傅砚辞眼底的冷意冻得瑟缩,她抿了抿唇,“嗯。”

“砚辞,我知道奶奶不喜欢我,但以后我嫁给你了,也是要孝敬她老人家的,我是想通过我的努力,让奶奶对我改观。”

事实完全相反。

当初也是傅老太太死活不同意她嫁给傅砚辞,才导致谈婚论嫁的进程一拖再拖,拖到傅砚辞出事。

她恨死那个老太婆了,最好能把她气死。

傅砚辞颦起眉头,“不要擅作主张。”

宋明珠哑然,僵硬的装乖巧道,“好。”

“那砚辞,我们的新婚期,你决定好了吗?”

宋明珠都快急死了,一天不把傅砚辞套牢,她很没安全感。

傅砚辞还没思索好,就接到了牧野的电话。

“傅总,落云斋的拍卖结果出来了……”

“竞得者是谢氏。”

傅砚辞的眸色一沉。

经过调查,有组织有预谋黑客攻击傅氏计算机系统的幕后主使正是谢氏,一直以来,傅氏跟帝都的谢氏井水不犯河水,不明不白的突然攻击傅氏不说。

现在还拿下了T神的提供技术支持的机会。

傅氏危已。

……

“二哥,你这是搞的哪一出?”

谢氏总裁办公室中,云初棠一脸无奈的看着谢逸。

二哥需要她的帮助,直接给她发个微信就好,何必跑到落云斋,花个五亿拍下?

“云妹,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啊。”谢逸的桃花眼笑得眯起。

“什么惊喜?”

“你看,”谢逸把笔记本转向云初棠,“这是我联合你的另外五位哥哥,给你定制的复仇计划!”

复仇?

她哪儿有仇家?

云初棠一脸懵,她瞥一眼笔记本。

原来是攻破傅氏计算机系统,让傅氏泄秘破产倒闭的计划。

“哥哥们知道你这几年傅家受了不少委屈,我们会帮你讨回公道的!”谢逸说着,眼里泛起了心疼的泪花。

云初棠的眼角有些抽抽。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