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寥寥数日 > 麻木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昨夜的夜晚很安静,就像是玻璃杯里无人触碰的白开水,平淡无奇到让人难以入睡。于是我打开了没喝完的荷花酒,酱香型白酒的烈焰沿着味蕾滑向食道,最终溶于胃酸的浑浊。人借着酒劲最终睡去,恍惚间似乎看到了我小时候。

  同样是假期即将来领,这时的爷爷奶奶已经回到了四川广汉的家里,只留下我去补偿一个儿子的意义。我记的很清楚幼儿园的毕业典礼我没去,那张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的毕业证我也不在乎。因为母亲早早的帮我请好了假,我可以少上两天学去花土沟看我的爸爸。这个好几年只有过年时才能回来的男人,这个男人的意义对于一个幼儿园刚刚结业的孩子来说,很难超过一盘回锅肉。

  过去的时候母亲和同行的人一起包的车,那是一辆坐了八人的七座的商务车,多出来被挤成肉饼的就是我。母亲是残疾人,她那几年的工资除了我们两个必要的开销,也拿不出多少钱来。虽然我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穷人家的孩子,也没有早当家。但最起码的还是懂得,我很快就原谅了母亲想要把我压扁好几个小时的行为。

  枯燥切苦不堪的车程使我完全没有去观看沿途风景的兴趣。待车停下来的那一刻,我的父亲见到了一个极其不配合他表达父爱的混蛋小子。这并不能怪我,那时的我只想睡觉,哪怕说你要带我去吃汉堡也阻止不了我睡觉的欲望。我了达到睡觉的目的,我一句话都没理他,于是和我爸第一次正式意义上的会晤,并没给彼此留下好印象。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我爸所在的那个简陋的水泥院子里,有一条长得比我还大的大狼狗。说起那狼狗,可以说是极其听话。跟我爸一个院子的男人去给它喂东西,从来没听它叫过,只是长着一张满是口水的血盆大口喘着粗气。给啥吃啥从不挑食,甚至你给它喂骨头喂肉时,它反而会前肢爬在地上身体一动不动的摇尾巴。

  在四处都是隔壁的野外,收音机的节目只有两三个,不到三天我就在没了兴趣。好在还有那条大狼狗,我对它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而它对我也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我最喜欢抓它长长的狗嘴,它也不生气,反而怕我被吓到一样四仰八叉的躺倒。我生命中第一次近距离接近狗这个生物,狗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所以到现在很多地方禁止养狗,甚至严厉打击搞的我很是不解。狗是人教出来的,狗的行为可以说几乎取决于它的主人,本应该先处置狗主人,却很少连人一起处罚,未免太人以为是了些。这种一杆子打枣,不分好坏的人还不在少数,好在大多数都人是清醒的并不会这样偏激。

  好了,再说就危险了,归正传吧。

  我每天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泡在了狗窝里,而不是在父母跟前玩耍。我们俩常常用它那条麻绳链子拔河,比赛的结果往往是我摔得狗吃屎,它在一旁咧着嘴兴奋的喘气。它可能没太把自己当狗子,或许二黄只觉得在枯燥的看门狗生里拥有了一个绝佳的玩伴。

  这样的玩伴终究是短暂的,母亲的假期很快就结束了,而我也要回到那个毫无乐趣的校园。相对于校园,我更喜欢与二黄每天待在一起,因为当我不小心弄疼它时它会大度的走开,而不是跑去找大人告状。当我陈恳的用鸡腿道歉时,也会大方的接受,然后和好如初。

  孩子的世界那么大,大到除了二黄的狗窝以外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大到连父亲的样貌都没有在短短的相处中记牢,大到连小学的操场都会走迷路。我从来不是一个聪慧的孩子,好在我依旧还是不错的成长起来了,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

  小学三年级很多人都已经是少先队员,做为班级的吊车尾的我毫无悬念的还是平民。记得当时在学校有一个很烂的规矩,平民要无条件服从少先队员的监督,每一个少先队员都是一双眼睛,一道警戒线。烂规矩的后果就是所有的坏孩子在学校都是小心翼翼,不敢轻易做任何会招来惩罚的事情,哪怕在教室吃点泡泡糖也会被请家长。

  请家长的目的相对于教育孩子,更多的是警告家长,“学校不让孩子带零食,更不允许在学校吃。减少孩子攀比,减少对别的认真学习的孩子的影响。如果你家孩子再这样,我们只能全退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我们老师也管不了。还有你们家长,每次叫你们过来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求爷爷告奶奶,真是上梁不正下梁……”

  诸如此类的话语,我和我母亲听了一遍又一遍,母亲什么感受我可以猜到,但我体会不到,是的这是实话,这本书里都只会是实话。母亲的感受很痛苦,我知道,也会心痛,但更多的时候是麻木。是的啊,每次对于一个正在行成心智的孩子灌输大量向上述那样的老师教导,在心里崩塌面前我选择了麻木,至少这样还能偶尔感受下我心心念念的童年乐趣。

  不是孩子无情,不是成年人的推卸,麻木是事实,造成这样必然结果的原因也是事实。没有什么好说的,这就是最简单道理。

  小学的我大体是快乐的,总体是麻木的,偶尔是悲伤的。林林总总加起来有太多的故事,有很多我已经记不清楚了。这或许就是人类最大的财富,善于遗忘,无论好的还是坏的。

  写到这里我的絮叨就要结束了,没什么好说的,或许写一下初中被按在小便池里欺负,再或者写一下高中时为了不被欺负时做出来的恶心事?或许很有看点,但是啊,朋友们,寥寥此生实在太短了,最是让人映象深刻的便是童年,没有什么可以与之比较,哪怕是死亡的那天,最先想起的也绝对是儿时楼下的角落里,那只吐网的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