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38 章 第八章、旧闻(3)

第 138 章 第八章、旧闻(3)

  ll梅兰眨巴着大眼睛,“更高级的玩法就是……人要是有钱到一定程度了,就想要有权了!”

  钱得来蹙着眉头,“童家……”

  “可是在三界,有权利的并不仅仅只是人界政府,还包括妖族的十长老议会,以及神界的苍天神庙。”还有阴阳道鬼王,但是目前还“不成气候”的初阎君梅兰是绝对不会提阴阳道的。

  “有人吃饱了撑的,想搞一搞政治投机谁能拦得住啊!”梅兰闲闲的说。

  她的态度看起来是云淡风轻,但钱得来也算跟她朝夕相处很长时间的人了,对于这货笑嘻嘻的憋坏水得模样再熟悉不过。

  ——她想借玫瑰湾凶宅的事情找童家人的麻烦,钱得来想,可她却依然不完全信赖自己、也不完全信赖人界政府对她的承诺。

  梅兰随手打开阳台的玻璃拉门,“咦?”她叫了一声钱得来,“你看这里还有几双拖鞋。”

  钱得来伸头看过去,四双拖鞋以四十五度角倾斜晾晒在阳台,应该是主人刷过以后没来得及收回去。四双拖鞋都是女款,大蝴蝶结、兔子头还有粉嘟嘟的长毛,和整个房子的装修风格一脉相承,都是主人家少女心公主梦的延续。

  钱得来蹙眉,那种怪异感更强烈了。

  “你觉不觉得奇怪?”钱得来犹豫着说,“童明轩金屋藏娇养着周孝敏,可这个房子里怎么一点童明轩的痕迹都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童明轩的东西应该早就被收走了,我是想说……”

  “——整个房子里全是女性特色的物品,没有一丁点男性风格。”梅兰补充道。

  “对!”钱得来一拍大腿,然后后知后觉的眯了眯眼睛,“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梅兰解释:“对于童明轩这个人,我知道的跟你知道的一样多,毕竟他虽然是童家的长子嫡孙,存在感却远没有他那个能干的老婆强烈。”

  “……女装癖。”梅兰轻轻的说,然后笑了笑,“你别看我就在人间只待了十二年,好歹当初为了伪装我也是自修了四年的警察学院课程,对于犯罪心理学的词汇不算陌生。”

  钱得来不信,既然童家跟苍天神庙有关联,那就绝对逃不出梅兰“掘坟”一般的摸底彻查。梅兰这货一定会把童家祖宗十八代外加妯娌连襟、七大姑八大姨全给你摸得清清楚楚,你就是抽根烟她都得查出来你抽烟的频率和常买的品牌是什么!

  童家这么大一棵树戳在这里,梅兰这货说她不了解,傻子都不信!更何况钱得来可不是傻子。

  但钱某人没直接去戳穿她。

  “童明轩有女装癖,那么一切行为都可以解释了。他的xing取向没问题,只是喜欢穿女装和女性风格饰物。大概率案发当天是他和周孝敏摊牌,周孝敏受到刺激当场自杀,童明轩知道自己的癖好不能暴露,于是找来了童太太汪雨宁为他遮掩。”

  “这样的话,童氏夫妻有罪吗?”梅兰问。

  钱得来遗憾的摇摇头,“具体要由检察院决定是否起诉以及起诉的罪名。但依照我的经验来看,我们无法证明周孝敏的自杀和童明轩是否有因果关系,况且他一没有公开侮辱捏造事实,二又没跟受害人有肢体接触,最后的结果大概率不会是刑事处罚。”

  梅兰的表情说不上是否失望,她点了点头,对虚空说:“你看,自杀也没用,白死了吧!”

  钱得来顺着她的视线抬头望去,阳台的落地窗外是一片绚烂的夕阳余晖,死者周孝敏的残魂早就被梅兰送到阴阳道转世投胎。

  似乎……这个案子也只能到此为止。

  “说起来童太太居然肯为童先生作这样的伪证,在他包养女大学生翻车之后。这两夫妻,确实与众不同。至于死者周孝敏,因为抑郁症和意外流产自杀,她才二十三岁,太可惜了!”梅兰兀自低头沉吟,“对了,她怎么会突然流产的?”

  “……”

  ******

  “我核查过死者的尸检报告,死者确实是意外流产,这没什么可争议的。”秦月明说,“这个案子不是已经结案了,你们怎么还在查,难不成有什么问题?”

  “啊,没什么。”钱得来解释,“因为我买了案发的凶宅,觉得还是确认好死者的死因比较好。”

  钱得来再三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法医秦月明聊聊天。他把梅兰安置在二侦他自己的办公室,手把手教梅兰玩扫雷,看着小姑娘一边运筹帷幄掐指运算,一边对着最简单的单机游戏上头,钱得来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多么厉害的上古阴谋家也逃不过互联网时代小游戏,多么沉痛的领悟!

  但从秦月明这里,似乎也没得到什么突破性的线索,似乎除了童明轩先生的特殊癖好,这桩自杀案件没什么特别之处。

  但钱得来觉得,梅兰连黎吴慰那边都顾不得了,一心一意钻在这个案子里,一定有她的理由——或者说,钱得来能够感受得到,梅兰一心想要抓住童家人把柄的那种迫切心理。

  “凶宅啊……”秦月明想了想,“那确实还挺适合你的。对了,新居在哪里?”

  “玫瑰湾。”钱得来说。

  “……”秦月明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下,钱得来见微知著,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你知道那个小区有什么问题吗?”

  “没。”秦月明扯了扯嘴角,“不错的地方,高档小区。”

  她心事重重的垂下头,把翻出来的文件收好。这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看到手机屏幕亮起的来电显示,秦月明的第一反应不是接电话,而是匆匆的看了一眼钱得来。

  钱得来挺有眼色,他朝秦法医点了一下头,“我先走了,秦医生您先忙!”

  他离开秦月明的办公室,听到身后秦月明压低的声音隐隐含着愤怒,“不要在我上班时间给我打电话,我已经在凑钱了!”

  “……”秦月明最近缺钱吗,钱得来暗暗地想。

  然而刚刚回到办公室,路过消防楼梯,就发现楚胖子猫在楼梯间也在凑钱,“我这车才买半年,跟新的一样,八折大酬宾啊!就这价儿您打着灯笼也找不着……什么,半价?!您这是抢劫您知道吗……”

  钱得来打开楼梯的铁门,“干嘛呢你?”

  楚胖子一回神儿,眼疾手快挂了电话,“钱队长,你不是去新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楚怀悯一般不叫钱得来的官衔,只要叫官衔一定是心虚了。而且根据钱某人多年丰富的审讯经验来看,楚怀悯同志两眼发虚、额头冒汗、神色慌张,不是作奸就是犯科——总而之,这是没干啥好事!

  钱得来抱着手臂靠着门,“怎么回事,你那车不是你老婆吗?这是干什么了就要把新娶进门的老婆卖了,赌博了?”

  “哪有!”楚怀悯干笑着应承着钱得来,“我就是最近缺钱,反正我也打算减肥,把车卖了刚好督促我步行上下班,有助于我保持良好的体型。”

  “你那体型卖车没用,得截肢!”钱得来嘲讽他,“赶紧说,怎么回事儿!”

  “没事儿!”楚怀悯还要负隅顽抗。

  钱得来说:“只要查一下你账户的流水就知道你干什么好事儿了,你是自己老实交代,还是让我费功夫去查一查?”

  楚怀悯扭捏了半天,才压低了声音说:“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

  “行。”钱得来微笑着答应他,“你知道我这人嘴巴最严了!”

  ……

  “所以秦月明的弟弟欠了赌债!”梅兰说。

  “确切的说,为了赌博,她弟弟通过合法的渠道借贷,利滚利现在是八十万人民币。糟糕就糟糕在这里,赌博虽然违法,但借贷不违法。所以报警对于解决问题的意义不大,该还的钱一毛钱都不能少。所以秦月明不敢报警,报警之后这件事闹大了,她弟弟也会因此留下案底。”

  事实胜于雄辩,秘密这东西从说出口那一刻起,无论你如何强调“不要告诉别人”,都阻挡不了秘密被口口相传的命运。毕竟,第一个把秘密宣之于口的那个人,是你自己。

  当秦月明知道楚怀悯居然把自己的隐私“出卖”给了钱得来,表情确实是又悲愤又羞耻的。

  ——毕竟作为一个把精英感贯彻到骨子里的人,秦月明一向是骄傲的。对她而,原生家庭的不堪即使无法摆脱,也不愿意成为他人的谈资。

  能让楚怀悯知道这个内情,最早还要推算到八二八案时,楚怀悯奉命去调查真理社的财务副总监何项迎。在h市臭名昭著的地下赌场,假扮赌客的楚怀悯遇到了去赌场把亲弟弟抓回家的秦月明。

  好在那一次,秦月明够机灵,楚怀悯也够老道,两个人都帮助对方顺利了渡过了彼时的危机。

  也因此,当秦月明的弟弟再一次捅了篓子,把亲姐姐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秦医生再一次想起了那个“热心的抠脚大汉”楚怀悯同志。

  “秦医生,你看人多力量大,我们钱哥那是鬼主意最多的人了。你想想八十万,就是把咱俩论斤卖了也凑不齐那么多钱,你真打算让赌场的人闹上门啊!”楚怀悯小心翼翼的跟秦月明赔不是、讲道理。

  秦月明作为高知群体,h市公安局首席法医,这些道理她比谁都明白,但她要面子。

  钱得来说:“秦医生,这件事跟玫瑰湾有关系吗?”

  秦月明点了点头,“那个地下赌场就在玫瑰湾。但是上个礼拜突然就搬走了……这个地下赌场的风格一贯如此,也不知道我家的那个混蛋是怎么又找到的!”

  “……又?”钱得来突然就抓住了重点。

  ……

  钱得来对梅兰说:“楚怀悯这痴情汉子,要帮秦月明凑钱还债,听说秦月明那废物点心弟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哦。”梅兰答应了一声,对于二侦人员的感情纠葛明显没有钱得来那么热情。

  钱得来看梅兰没继续往下问,于是自己不尴不尬的把话题继续往下引,“我问了一下秦月明的弟弟在哪里赌博,这世道怎么还有赌场这种地方,得赶紧举报给片区派出所还人民群众一片净土才好。然后……你猜赌场在哪里?”

  “在哪里?”梅兰随口问,“现在是互联网时代,都网络赌博了,还有人专门开赌场等着警察吗?”

  “有啊。听说秦月明弟弟常去的赌场就在玫瑰湾,你说巧不巧?”钱得来笑意盈盈的看着梅兰。

  “……”梅兰回头和钱得来大眼瞪小眼,然后“嘿嘿嘿”干笑,“你说真是的,为什么这年头还有人开赌场,还不是为了收集信息。为什么要收集信息呢,肯定是为了打击那些犯罪势力,还人民群众一片净土是不是?哈哈哈……”

  钱得来伸爪子揉了揉梅兰柔软的发顶心,“我比较在意为什么赌场老板要把赌场开在玫瑰湾……虽然玫瑰湾确实是高档小区,环境好有钱人多,但是刻意开在那里不是随便选址的吧!你说她有什么目的呢?”

  梅兰继续苦着脸“嘿嘿嘿”。

  钱得来的手指头卷着梅兰的发尾玩,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桃花眼看着梅兰嗤笑了一声,“该不会这位赌场老板早就盯上了童家,也查出童明轩在玫瑰湾金屋藏娇,所以干脆在那里开了个赌场。真实目的就是为了监视童明轩……”

  梅兰自暴自弃的揉了揉太阳穴,“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幕后老板的?”

  钱得来得意的笑了笑,梅兰仿佛看到钱得来的尾巴都翘起来了。

  “八二八案蒋伯仁死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h市地下钱庄的幕后老板。你随后虽然立刻关停了地下钱庄和地下赌场,但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这桩生意。秦月明的弟弟很确定玫瑰湾的赌场就是当初何向迎经常光顾的赌场,我就知道幕后老板是你了。你说说你也不换一个套路,用地下赌场和钱庄收集信息,这么熟悉的套路搁谁不怀疑你!”

  “我下次会换一个套路的。”梅兰干巴巴的说。

  钱得来一把扔开梅兰的头发,“你该换的套路可不止这一个!”

  “每次都是这个手段,用一个案子引我上钩,让我自己去查真相,最后借助我、借助第二刑侦支队的力量去打击你的对手。八二八案你的目标是蒋家和真理社,姚家村你的目标是妖族长老山鬼长荣,十·二五案你成功彻底铲除了真理社在人界最后的势力。”

  “——玫瑰湾凶宅是你设的一个局,故技重施想要利用第二刑侦支队帮你做事。这不过这一次人算不如天算,你没想到秦月明那个废物点心弟弟居然会找到这个赌场。如果不是他让你漏了底,这一次你打算要怎么做?你的目标是童家……还有谁?”

  梅兰听了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点评:“你总结得挺到位!”

  钱得来运气,如果这货是楚怀悯,钱得来早一脚踹过去了。

  但是她是梅兰,阴阳道鬼王、千年邪神,也是那个初见傻白甜的小姑娘,受尽一切屈辱、欺凌、欺骗,在最后一刻还不忘把他送走远离纷争的……那个被灭族被分尸的小姑娘。

  “说吧!”钱得来柔声说,“这一次不是你自己,第二刑侦支队会跟你站在一起。”

  “说什么?”梅兰懊恼的搓着手。

  “你盯上童家到底想干什么?你的目标是苍天神庙吗?你跟苍天神庙到底有什么过往?你当初为什么在嗜杀诸天三十六神之后过了千年才被苍天神庙封印?还有……你在审讯室跟黎吴慰说了什么,你凭什么说服韩遇倒戈你?”

  “你到底想要什么?”钱得来急切的盯着梅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