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45 章 第十五章、利用(4)

第 145 章 第十五章、利用(4)

  ll钱得来只觉得匪夷所思,“保护莫离?”

  童明轩在ipad上打字:他们看到视频就知道他当时也在,会对他下手

  让汪雨宁的案子迅速发酵引发全民关注,公安局自然也只能立刻控制莫离的行动,关注度越高引发的讨论越多苍天神庙就越不敢在这个风口浪尖对莫离下手。童明轩自有他的智慧,虽然不显。

  既然我太太愿意相信他,那我就必须得让他活着

  钱得来忽然觉得这三个人的关系和相处方式实在是有意思,如果写成小说大概会被读者骂天雷滚滚撒狗血。然而事实上就是有这种人,行为逻辑出乎常人意料之外,但在他们看来却是情理之中。

  莫离、汪雨宁七年前的纠葛钱得来是有所耳闻的,那件事最无辜的是莫离,为此付出沉重代价的也是莫离。也许是因为情感滤镜,钱得来可不同情死的那三个富二代,把两个什么错都没有的年轻男女往死路上逼,害得莫离家破人亡可比实打实的杀人犯还可恶。但他也不同情汪雨宁,毕竟丫虽然是受害者其情可悯,转手宰了那三个玩意儿,却万万不该把这口黑锅扣在莫离身上。

  钱得来以为汪雨宁能对莫离如此冷血算计,对他肯定是没有什么感情的,同样童明轩也不该是如今这个反应。所以钱队长第一反应是不信,第二反应是琢磨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梅兰,然后一下就想通了。

  再然后,钱得来对童明轩生硬的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笑容。

  童明轩不明所以的看着钱得来。

  “汪雨宁说钥匙有两把,另一把在你的手上,钥匙呢?”

  童明轩抬起头,硬生生扯出一丝僵硬的笑:不是已经被你们拿到了吗

  钱得来甭圈了,然后立刻顿悟:“那只癞□□是你们……”他匆匆忙忙转身去找昨晚的值班医生,要回那只被他们捉走做实验的异化蟾蜍。

  童明轩看着钱得来离去的背影,抽出那张被他藏起来的老照片,用眷恋的目光看着照片上的人。然后翻开照片的背面,则是童氏夫妻带着女儿的全家福照片。

  童明轩的嘴角慢慢溢出鲜血,他不想再一个人了,就如同当年他母亲死后,家族里争权夺利,父亲软弱可欺,九岁的他成为家族争抢算计的对象,在所有贪婪和算计中孤身一人,在童家的金屋里孑孑独行,失去依靠和指望,在无尽的彷徨中无措……

  他知道他跟他父亲一样软弱无能,偏偏投胎到这样一个富可敌国的家族里,又都娶了漂亮聪慧能干的老婆,完全依附老婆行事。如果当年不是童明轩的母亲决定和苍天神庙合作,他们家这艘大船或许早就在金融风暴里沉没。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现在,他们夫妻办砸了苍天神庙的差事,被人界政府拿住了把柄……为了保住整个童家和通行汽车公司,保护他们才只有六岁的女儿,也就只有他们两口子去死了。

  等到钱得来返回的时候,童明轩的主治医生和几个小护士突然冲进童明轩的病房,拖出童明轩的病床奔向急诊室。钱得来下意识询问护士情况,被护士拦在急诊室门口:“病人有□□中毒的症状,我们要立刻抢救。”

  钱得来一愣,按理说童明轩这种嫌疑人,到了警方手里全身都会被搜查个遍,就连他们吃饭都不给筷子,放眼望去凡事能让他们接触到的东西一水儿的无杀伤性,压根儿就不可能有自杀自残的机会。所以,童明轩到底是从哪里搞到的毒物自杀的?

  最后,医院的急诊室也没能够从死神手里把童明轩拉回来。

  因为这事儿不但负责看守的一侦被集体记了过,就连钱得来都被陈副局长叫去骂了一顿。

  这一次钱某人无可辩驳,还得真诚的感谢陈副局没趁机也给钱得来记过处分。

  老胡喝了一口大茶缸里泡得浓浓的热茶,说:“医院那边也解释不清楚童明轩的毒药是从哪里来的,嫌疑人不是你就是一侦。除非这期间还有别人接触过童明轩……不过你不必担心,现在把你从童明轩那里拿来的钥匙交给我,我会上交部里,剩下的事就是公安部派人去调查了。”

  钱得来蹙眉,“不行,我……”

  “嘭”的一声,老胡把大茶缸往办公桌上重重的一撂,“我的话你是一句都听不进去了是不是?”

  钱得来正要说话,忽然想起什么,先转身去把老胡的办公室门关严实了,再返回来解释:“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但是案子已经查到这个地步了,就算我想撇清也来不及了。还不如安下心把一切查清楚,没准儿老胡你退休前还能立一大功,光宗耀祖指日可待呀!”

  “还立功?!我怕你没命立功!”老胡气得想要动手揍钱得来,一看他一身正装警服,到底没好意思伸爪子,“我问你,是不是她撺掇得你?”

  钱得来眨眨眼睛装傻:“谁,您说谁?”

  老胡是看着钱得来长大的,是他师傅死后的第二个父亲,还能不知道钱得来那点儿猫腻,气得指着他骂:“早晚你让她卖了还替她数钱!”

  钱得来却厚着脸皮说,“过阵子您过六十岁大寿,我带她去给您过生日!”

  “——滚出去!”

  钱得来灰头土脸的滚了。

  梅兰窝在钱得来办公室里专心致志的玩游戏,夕阳的光辉洒在她茸茸的侧脸上,女孩美好得就像一颗水蜜桃。钱得来伸手揉了揉梅兰柔软的发顶心,心里立刻被填得满满当当的。

  “挨骂了?”梅兰算出最后一颗雷标记后完成游戏,十分兴奋,但还知道考虑钱得来现在的心情,情绪十分的内敛。

  钱得来说:“谁也没想到童明轩居然还能搞到自杀的毒药。”

  梅兰疑惑的看着他。

  “毒药抹在他的全家福照片背后,用透明胶带封住了。他哀求搜身的刑警不要把照片拿走,那个小警察没什么经验,看童明轩一个大老爷们哭得那么可怜就没好意思收走,谁知道照片夹层里居然有毒药。而且痕检和法医那边也确认了,照片背后找到了童明轩的唾液成分和指纹,从痕迹角度来说确实不是被强迫服毒的。而且当时我刚刚离开病房也就几分钟,也不可能有外人进入。”

  钱得来补充说:“一侦流年不利,刚出了范恒那事儿,然后就是童明轩这事儿,算起来都跟咱们二侦有关系。”

  梅兰不走心的点了点头,随口说:“你也不用不好意思,等这个案子结案以后肯定是要给你们算功劳的,两相抵充了,没准儿一侦最后还能捞个集体功呢!”

  钱得来心头一动,试探她:“你不问童明轩死前有没有交代什么嘛?”

  “哦……”梅兰抬起眼皮,睁着清亮的大眼睛看着钱得来,顺着他的话问:“童明轩死前交代什么了?”

  钱得来盯着她的脸,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他和汪雨宁一人一把钥匙,用钥匙打开他们的保险箱取出这些年他们为苍天神庙办事的证据。我想汪雨宁出事以后他也不想活了,本来是想在家自杀,没想到会遇上霍曦去找他救了他一命。现在他人在公安局苍天神庙那边也知道了,早晚会拿他的亲人威胁他闭嘴。童明轩刚开始没想明白,想明白以后才着急见我交代情况。童家不干净,只有这么做我们才不会继续追查童家那些年的破事儿。现在公安部已经拿到了这些证据,不知道上面有什么打算,但很可能会找苍天神庙算账!”

  “至于莫离,他最近几天大概就能回来上班了。毕竟公安部已经拿到了童氏夫妇藏起来的证据,苍天神庙再灭他的口也没什么必要了。”

  梅兰嘴角轻微的翘了翘,但很快恢复如常,“人界真的打算跟神界因为这点小事就撕破脸嘛?”

  “并不是小事。”钱得来说,“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这些年很多邪教祭祀事件、经济犯罪事件都跟苍天神庙有关联……我们的政府虽然支持信仰自由,对于神界的神君在人间发展信徒香火祭祀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扰乱社会秩序欲壑难填就绝不会再继续放任了。”

  “看来苍天神庙的昊天帝君这次有麻烦了。”梅兰轻飘飘的评论,语气听着有点幸灾乐祸。

  钱得来问她:“说起来,我记得当年在阴阳道你虽然屡次拒绝郑昊合作的要求,他还算计过你……但他应该跟昆仑那些神君关系并不好,为什么后来他会以这个理由来封印你?”

  梅兰垂下眼,开始研究自己的指甲,似乎并不想多谈:“他觉得我神格不好,而且昆仑一系的神祇再不好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上古神祇,他执掌苍天神庙觉得不处罚我说不过去,就把我封印起来了。”

  梅兰的叙述十分的干瘪,钱得来觉得她肯定对自己有所隐瞒——什么叫神格不好,郑昊应该很清楚当年梅兰被分尸灭族的那种痛苦,他利用梅兰身边的鲛人香香激化她和昆仑的矛盾,不也是为了让梅兰彻底投向他的阵营和昆仑分庭抗礼;而且就算要让梅兰为弑杀昆仑神君这件事负责,也不应该是一千多年之后才想起来动手,这里面肯定有别的内幕,但显然梅兰并不愿意说。

  钱得来觉得很无奈,他喜欢梅兰,想跟她像普通的恋人一样长长久久的在一起,敞开心扉不分彼此。但梅兰就在他面前,明明触手可及,两个人之间却像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无法真正融入到对方的内心世界。

  钱得来抬屁股要走人,梅兰有点慌:“你要去哪?”

  钱得来听她的语气又心软了,用生硬的语气说:“去买点鲜肉,回去喂你的蛇。”

  然后忽然觉得好像想起来哪里不对劲了,钱某人质问梅某人:“对了,你的那条红眼睛的久安呢,怎么只有黄眼睛的长治在你身边?”

  梅兰眨巴眨巴大眼睛,挠头发装傻:“他啊,大概是迷路了,到现在还没找到家吧!”

  钱得来:“……”我信你个大头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