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49 章 第十九章、暗涌(4)

第 149 章 第十九章、暗涌(4)

  ll吴慰自打上次单独见了梅兰以后态度明显软化,也愿意跟挤牙膏一样交代一些事情了。

  尽管钱得来知道他和梅兰之间肯定有秘密,但奈何吴慰不说梅兰装傻,这件事也就稀里糊涂的揭过去了。

  吴慰现在的态度好,连老胡都认为吴慰应该把他知道的都交代清楚了,h市公安局的专项调查组的证据材料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下一步提交检察院就可以对裴岫、吴慰等人发起诉讼,公安部也会进一步提高对于韩遇等在逃人员的追缉力度。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以至于对于吴慰同志的看管也不像原来那样严格。

  而今已经是初冬秋末了,寒潮悄然而至,看守所的作息时间规律而且健康,但不便于在押人员户外活动。看守所便组织了一场室内羽毛球比赛来丰富在押人员的生活,吴慰的身体素质在一群被酒色财气掏空了的在押人员之中算是个中翘楚,再加上楚怀悯同志曾经暗中叮嘱狱警照看他,这厮便被拉着上了场,美其名曰表现好对于争取宽大处理有助力。

  这种画大饼的鬼话,资深刑侦人员吴慰同志信不信不知道,但他确实不负众望,一路打到了决赛。然而就在决赛赛点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吴慰同志太紧张了突然就崴了脚脖子,对面一路被吴慰压着打的对手莫名就得了个冠军。

  吴慰大概是太悲愤了,头一歪只想彻底不省人事。

  看守所的医生看了吴慰的脚伤,摇头:“骨折了,需要去医院处理。”

  所长不疑有他,打了报告做了请示送吴慰去定点医院救治,然后这货在医院敲晕了医生逃之夭夭不见踪影。

  钱得来听了,判断:“他在医院里有内应。”

  电话对面楚怀悯说:“现在别说医院了,连当天看守所里所有跟吴慰那龟孙子接触过的人全部都被控制起来了,在押嫌疑犯逃跑这么大的事儿肯定有一串的人被撸。可吴慰的内应到底是谁,能有这么大本事,让这小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跑了?”

  钱得来:“……”

  钱得来那破手机漏音漏得厉害,梅兰坐在旁边听了对话,突然问:“钱得来,上次你说你见过霍曦,他后来去哪里了?”

  钱副队长转过头直愣愣的看着梅兰,忽然想到了什么——霍曦神君?对啊,上次见他还是童明轩开天然气闹自杀那次,后来钱得来防着霍曦给他录了口供就把他打发走了。他一位苍天神庙的神君,好不容易来一次人界,总归不是只有童明轩一个目标吧?

  *****

  都市内一处高档的私人诊所里,白大褂的医生刚刚给一个年轻的男人处理完脚上的骨折,对着等候在门口的男人点了点头,然后走出诊疗室把独处的空间留给两个人。

  霍曦走进诊疗室,拉开一个椅子,对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男人说:“黎警官果然是神之后裔,与当年西王母殿下的心性十分的相似——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这一招儿虽然听着简单,但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拿捏得当,少一分不骨折就没办法去医院,多一分影响了脚踝的灵活性就得不偿失。”

  吴慰躺在雪白的床单上,一条手臂挡住眼睛,“你见过西王母?”

  霍曦说:“见过,当时我刚刚修成人形,跟在昊天帝君身边做小随侍,曾经数次觐见过殿下。”

  其实霍曦对这位曾经昆仑的第一神君印象并不好,那时候郑昊受西王母一派打压,虽然打压的程度和力度远远不及阴阳道的初阎君,但郑昊的日子也很是不好过了几千年。而且郑昊一派和守旧的西王母一派政见不和,连带被郑昊一手带大的霍曦也很是瞧不上西王母那一派守旧势力排斥异己、唯吾独尊的行事风格。后来诸神黄昏之后,郑昊联合初阎君发动政变,将西王母一派神祇推下神坛。所以算起来,其实西王母的儿子黎吴慰和他们算是仇敌。

  因此,霍曦并不知道为何昊天帝君还要千方百计的把黎吴慰带走。

  “只是见过几次,你知道什么?!”吴慰说,“她是全天下最好的母亲。”

  霍曦:“……”

  西王母确实是个好母亲。

  当年她以昆仑第一神君的身份却恋慕上一个凡人男子,偷偷生下一个儿子。然后周武伐商,强势的逼迫所有神君退出人界,从此以后往来三界只能通过阴阳道。生而为神,谁不是跳出三界束缚,超脱六道轮回,可漫天神祇没有一个能抵抗得了周武一个凡人。柿子只能挑软的捏,为了能够时常和丈夫儿子相聚,西王母拿周武王没办法,就把主意打到了地位卑微的阴阳道身上,奈何那时候的初阎君油盐不进,明明是个傻白甜却恪守天道法则,把阴阳道守得严严实实,不签字不记录谁都别想把阴阳道当自己家后院走。以西王母至尊地位尚且无法动摇她的心念,所以才有后来的灭族之祸。

  霍曦身为苍天神庙的执法神君,其实打心眼里是认可当年初阎君对于阴阳道的态度的,但他又不屑初阎君在灭族以后的所作所为。当年初阎君和郑昊联手在楚国云梦泽联手发动政变斩杀昆仑三十六位神祇之前,霍曦还是个垂髫小儿,就敢当面讥讽初阎君是个软骨头小人。霍曦还记得那时初阎君面带和煦的微笑,好像不曾听懂他的嘲讽一般。如今再想起往事,初阎君哪里是听不懂,分明是心性隐忍。

  后来初阎君蛰伏四百年才抓住机会反戈一击,而性格最是骄傲专横的西王母殿下在得知大势已去的时候,并没有像当初初阎君一样选择从头再来,而是自戕。

  她不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却选了一条没有归途的路。如今联系前尘后事,不难猜测,这位神君大人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她不死,以初阎君的性子怕就不是诅咒她的祖孙后代,而是会把三界翻过来把她儿子找出来虐杀;她不死,昆仑的势力会在两方交锋之中消耗殆尽。

  西王母殿下的死是为了保全黎吴慰,保全昆仑的势力。

  吴慰放下手臂,他的眼皮有些微微的红,冷笑了一声:“我知道你们那位帝君为什么想见我,带我去见他吧!”

  说想见面很容易,但实施起来就有些费劲了。

  三界分处于不同的宇宙空间,唯一的联系点是阴阳道,前些年阴阳道处于无序状态,那些奢比尸的鬼魂除了嚎哭也不干别的,担当的就是恐怖氛围组的职能,三界在阴阳道往来畅通无阻,也没人想起来要清理一下阴阳道的千年怨魂。

  但自打初阎君回归以后,大概是撕破了脸也懒得继续装,阴阳道在不知不觉中开始越发的难搞了,数万奢比尸厉鬼在阴阳道作祟,罡风如同凌迟的刀,霍曦这种神君尚且不能保证渡过阴阳道全身而退,更别说吴慰这副神之血脉的凡人之躯了。

  霍曦倒是有些理解当初昊天帝君视初阎君为眼中钉的心情了,这货的招数确实又多又损。

  最后霍曦想到了一个办法带吴慰去神界。

  “要从妖族绕路?”吴慰诧异。

  “只有这个办法了。”霍曦说,“初阎君防范苍天神庙防范得厉害,如果要借道阴阳道去神界多半会被她发现,那是她的地盘,你跟我都走不成。妖族的长老狐蓝城跟初阎君有交易,阴阳道对妖族要宽松一些,而且等你的脚好得差不多时,刚好是每季鬼市大开,人鬼混杂,方便咱们混过去。”

  吴慰躺在床上枕着手臂,打着石膏的脚被高高吊起来,闻想到了韩遇在真理社被挤兑的惨样儿,于是趁机嘲讽:“被一个封印了上千年的邪神挤兑成这样,昊天帝君手段了得啊!”

  霍曦争辩:“若不是她拉拢了妖界和人界,何至于如此!而且这都是暂时的,昊天帝君能封印她一次,就能封印她第二次!”

  吴慰知道现在是苍天神庙有求于他,一改之前在楚怀悯面前胆小怕事的样子,不怀好意的问:“你们昊天帝君当初不是和初阎君一起对付我母亲,他们两个后来怎么就掐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