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24 章 第二十四章、杀机(2)

第 24 章 第二十四章、杀机(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鱼贯进入包间,一个个阴沉着脸,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谁家开了高档餐厅,也不乐意看客人点了一堆水煮菜,是货真价实的清水煮菜——水煮白菜,水煮豆芽,水煮干豆腐皮,外加一盘蓑衣黄瓜……十分的清新鲜嫩。

  连钱得来都龇牙咧嘴的看着挑事儿的梅兰。

  她还好意思解释:“大鱼大肉的吃多了腻人,这多好,营养健康、清新爽口,十分有益于身心都承受着巨大压力的都市男女。”

  这货还设置语陷阱,“怎么……韩校长,您有意见?”

  “我没意见。”对方好像也没法子说别的。

  顺带连钱得来的嘴巴也给堵上了。

  钱得来接过话头,切入正题:“韩校长说今日是叙旧,我倒奇怪了,咱们今天这是第一次见面吧?”

  韩遇看了一眼旁边屁股钉死在板凳上的实习生,笑着摇头,“本来我们老板是要过来的,不过临时有些变故,就取消了约会。”

  “说起来真是奇怪,我们明明打的是钱队的手机,怎么后来是梅小姐接的电话。”

  梅兰忙解释:“当时钱哥的电话响个没完,我怕有案子就擅自接了。”

  韩遇笑意深深。

  钱得来切入正题:“不知道韩校长认识冯健这个人吗?”

  韩遇状似想了想,“我手下的经理跟我汇报两位警察的问话了。坦白说,我确实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这次邀请两位警官就餐,也是想跟二位澄清一下,□□的事情绝对是无稽之谈,我甚至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可笑的传闻。”

  钱得来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又问:“那蒋图承蒋先生呢?”

  韩遇了然的笑了笑,“他是我的客户。”

  钱得来说:“不仅仅是客户吧,据我所知,蒋先生对您的公司也有投资——他还是你的股东。”

  韩遇说:“蒋先生是商人,我也是商人,我们之间有合作再正常不过。”

  钱得来笑笑,“没错。那你对蒋图承的独子蒋伯仁怎么看呢?我可是听说蒋伯仁一向对你所谓的‘心理咨询’不太感兴趣。”

  韩遇听了就笑了,他摘下银丝眼镜,从口袋里掏出软布擦了擦镜片。钱得来一直盯着他,没放过每一个微表情。

  “钱警官,蒋伯仁的死讯我听说了。我在本市的公安系统有些人脉,知道他死的……不那么能见得了光。我只是个普通人,别说我和蒋少爷没有过节,就算有,也没那个本事把他弄成那样儿。”

  钱得来话说得意味深长:“您真的没本事把人弄死嘛?”

  韩遇又看了一眼梅兰。

  钱得来突然说:“梅兰你的菜还没点好吗?你去帮我要壶茶水,我渴了。”

  梅兰憋着嘴巴,看看钱得来再看看韩遇,眼神儿定在玻璃圆桌上那盏还没有冷却的热茶上,不情不愿的挪动屁股走出去,出门的时候还挺有眼色的把门带上。

  韩遇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木盒子,放在桌上,“钱队和我确实是第一次见,但是我们的幕后老板跟您是旧相识,他特地托我把这个带给您,说您一见就知道了。”他顺手转动餐桌的玻璃转盘,精美的木盒摇到钱得来面前。

  钱得来见状没动,“公务人员不收礼。”

  “不,这是物归原主,您看看就知道了。”

  钱得来纳闷,打开木盒,看见里面放着一把乌黑古朴的匕首。这只匕首十分的小巧,刀面上缠绕着黑色的符咒花纹。钱得来认出这些花纹和自己的护腕、双节棍如出一辙。

  钱得来的护腕和双节棍是许多年前糟老头还在世的时候,从古墓中盗出一把上古宝剑,师傅说这种古物辟邪最好。但是宝剑不方便随时放在身上,就找了个铁匠融了做成了护腕和双节棍,就连上面的黑色符纹都是师傅自己查的典籍找人刻上去的。打造这套宝贝当时前前后后花了几年的时间,全是师傅一手设计监造,可谓独家制造。

  后来制造完护腕和双节棍之后,还剩下一小块铁,糟老头干脆叫铁匠又打了一个匕首。由于剩余的铁不多了,所以打造出来的匕首比寻常匕首还要小一圈,看着就跟个水果刀似的。

  那时候糟老头还说他先留着用,等钱得来娶媳妇的时候交给媳妇儿,正好跟钱得来凑成一对。

  当时钱得来嗤之以鼻,说头一次听说聘礼送匕首的,也不怕吓跑新媳妇。

  韩遇察观色,瞄到饭桌下面钱得来的手微微的痉挛,笑意更深。

  “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的?”师傅死后,这个匕首就找不到了,大概率是遗失在南宋古墓中。

  “自然是了解了钱队长的生平之后,好不容易才得到的。钱队长放心,您师傅的离去跟真理社毫无关系。”

  韩遇又说:“钱队长两袖清风,绝不会被世俗金钱收买。不过听说钱队长和您的师傅父子情深,他却不明不白的死了,您不想查清楚他的死因嘛?更进一步说,您……难道不想他起死回生嘛?”

  钱得来许久没有说话,但再久韩遇也很有耐心。这个屋子用法器隔离,除非他解除封印,否则这期间谁也进不来更听不见屋里面说的话。

  “怎么,你有路子?”钱得来说,语气轻得仿佛浮在半空中的羽毛。

  “阴阳道沟通阴阳,死者可以生,生者亦可以死。巧得很,我老板就是阴阳道主人。”

  钱得来嗤笑,“所以你们这是承认了,真理社供奉的就是南宋末年被封印的奢比尸初阎君。”

  韩遇没有正面作答,只说:“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的老板跟您是旧识,或许你根本不记得这段过往。但对您……老板有交代,我们真理社上下断不可伤害,只要您愿意跟我们合作!不仅是复活令师,甚至还可以助您在仕途上更进一步,也可以帮您获得蒋家的产业——金钱、权力、亲情,无论您想要什么,真理社都可以给您。”

  “那怎么复活蒋伯仁还要来夺舍我?”钱得来从钱包里把之前从鬼仕女那里得到的舍身咒甩到韩遇面前。

  韩遇面有尴尬:“之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那时我们并不知道您是我家老板的旧识,二是我们还缺失一件重要的法器,只能用最传统的夺舍这种办法。”

  “……”

  韩遇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张塑封的素描纸交给钱得来,素描纸上手绘了一对耳环,仔细看会发现那对耳环的造型是一对青色衔尾蛇。钱得来立刻会想起那次梦中见到“女初阎君”,她就带着一对显眼的衔尾蛇耳环。

  钱得来聪明得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这是我老板丢失的法器,只要找到它,就可以沟通阴阳,您自然就能弥补曾经的遗憾。”韩遇说。

  “条件呢?”钱得来问。

  韩遇笑意深深的说:“我老板说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您不需要做任何事,只要保持中立就好了。他不会叫您为难,会给您一个交代。”

  钱得来确定在他二十八年的人生中确确实实没有跟初阎君亦或是真理社打过任何交道,他没出过车祸没撞过头也没有任何失忆的可能性,但是这一个两个非说跟他有旧交情。哪里来的交情?总不至于是前生今世吧!

  “还有呢?有话直说,一会儿我的实习生回来就不好说话了!”钱得来说。

  韩遇道:“钱队是爽快人,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您查到了12年前十堰山火灾案是吧?”

  钱得来明知故问:“那场火灾也是你们真理社的手笔?”

  韩遇淡淡笑道:“您或许不信,那场火灾的真相远比您想象更复杂。如果我没猜错,您现在或许认为那场火灾是蒋图承主导,为的是祭祀初阎君是不是?”

  钱得来一挑眉。

  韩遇察观色笑意更深,“您似乎误会了一件事,真理社是供奉初阎君的地方,但并不是邪。教,真理社是为苍天神庙而存在!”

  苍天神庙,千年前封印初阎君的神界柱石,主持三界法则的地方。

  钱得来的眉毛都快要打结了,这是犯罪分子和法院达成了一致?

  “你等会儿,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真理社、苍天神庙?你们什么时候有了一腿?”

  韩遇笑着抿了一口服务员沏的茶,意味深长:“钱警官当了这么多年警察,应该见多了黑白两道的事情,自然应该知道一个道理:□□的事情就是白道的事情,黑的是白的,白的也是黑的。”

  “怪不得!”钱得来说。

  怪不得真理社这种组织可以存在多年,怪不得狐蓝城说妖界没人敢惹真理社——钱得来是绝对相信韩遇没有跟他撒谎,这种谎没有意义。他们或许不会在明面上打着苍天神庙的名头行事,但从某种意义上而,真理社、初阎君一定跟苍天神庙、抑或是苍天神庙的某个神祇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那你的意思是……十二年前十堰山火灾不是为了祭祀初阎君,而是为了苍天神庙里哪个神祇。我倒想知道,真理社的靠山到底是哪位大神?”钱得来笑得有些像与人同流合污的老流氓,半分不泄漏自己愤怒的情绪。

  韩遇依然不肯正面回答,“初阎君是土德,而火祭自然是为了某个火德的神祇。”

  钱得来表示愿闻其详。

  但韩遇不肯多说了,他只说:“今日也算投石问路,我与钱队长可谓坦诚以待,希望钱队长也能对我推心置腹。”

  钱得来觉得很奇怪,人际交往忌讳交浅深,暂且不论韩遇口中自己和初阎君本人那虚无缥缈的交情。没记错自己是第一次见韩遇,他是哪里来的信心就一定能说服自己和真理社同流合污呢?

  ——就凭他爆料苍天神庙也跟真理社有一腿?他钱得来可是被吓大的!

  钱得来思忖了一番突然脸色变了,藏在桌布下的手指颤了颤,他佯装无事,说:“韩校长够爷们,只要你们能帮我复活我师傅,一切都好说。哦水喝多了,我先去上个厕所。”

  他起身就要走。

  韩遇在他背后凉飕飕的说:“钱队长该不会上个厕所就一去不回了吧?”

  钱得来着急走是因为他终于想明白为什么韩遇有胆量跟他“坦诚以待”了。

  因为这货今天根本就是来杀他的——韩遇当然不怕对钱得来泄漏真理社的实力,一为威慑;二是就算钱得来不吃他那一套,大不了就地灭口。

  知道秘密的人,离死亡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