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26 章 第二十六章、杀机(4)

第 26 章 第二十六章、杀机(4)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钱得来一个人躲在办公室抽烟。

  他其实并没有抽烟喝酒等不良爱好,大概是因为钱都花去孔雀开屏了,被迫养成了比较健康的习惯。

  老胡挺着啤酒肚,端着大茶缸一进门就立刻被浓浓的烟味呛着了,咳嗽得昏天黑地。

  钱得来立刻掐了烟,开窗散去烟味,“您怎么来了?”

  “怕你想不开点着办公楼。”老胡盯上钱得来那张花了天价的羊皮椅子,坐上去舒适的吁了一口气。

  “哪里,这是正常流程,我又不是不懂。”内容是清醒的,语气是委屈的。

  “这个真理社,我知道的比你要多一点。”

  钱得来一愣,然后转身管严了门。

  老胡的开场白不是八二八案、不是蒋家遗嘱,而是真理社。其实他们都很清楚,这个时候出手对付钱得来的人为的是什么。

  能够一出手就给第二刑侦副队长钱得来戴上嫌疑人的帽子,势必有蒋家人的参与。被受害人家属想方设法的迫害,唯一的解释是钱得来已经动了他们的利益蛋糕。

  “直接跑去跟人家真理社的韩遇正面刚上——你应该庆幸,他们只是让你停职,而不是直接要你的小命。”老胡说。

  钱得来心说那你是不知道他们一门心思的要夺舍我给蒋伯仁重生。

  老胡说:“是不是心里在骂我——老胡这个王八蛋,明明知道真理社怎么回事,却一直装傻充愣?”

  钱得来立刻否认三连:“不是、没有、咋可能!”

  老胡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热气腾腾的茶,徐徐开口——

  真理社的存在,至少已经一百多年。

  而初阎君这位神君,虽然《蛮荒实录》记载只有只片语,只说它是上一代的阴阳道主人,因屠戮诸神而遭到天道清算。但实际上,在数千年前的上古神祇中,它的地位极低。

  它的重要性,在于它掌管着阴阳道。

  整个世界是一个由数个空间叠加的重叠宇宙,共享时间、空间以及物质。人类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世界是显性世界。而与现实世界相对应的,则是人类五感无法直接感知的隐性世界。你在你的世界,我在我的世界,泾渭分明、互不干预。

  但重叠宇宙并不是简单的分为两个世界,实际上更为复杂的是,在无限重叠的宇宙空间中,不仅包括单纯的显性世界、隐性世界,还有诸多半显半隐的世界。

  在重叠宇宙中,多重世界的连接点是一种目前人类无法用科学探知的能量空间,也就是阴阳道。

  诸神黄昏之后,凡人的力量空前高涨,而与之相对的是上古神祇势微。

  以虚化能量体存在的鬼和以实体存在的人,以及兼具两者特点的神、妖和怪,以阴阳道为界限,分别生存于不同的世界里。

  “于是,初阎君这位原本地位低下的神祇因为阴阳道而变得举足轻重——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钱得来说:“那么……初阎君被封印,实际上是因为阴阳道的管理权,屠戮诸神只是借口?”

  老胡喝了一口茶水,“屠戮诸神是真的。但是谁又说得清千年以前初阎君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天生性情暴虐,还是另有原因!”

  但初阎君被封印后,阴阳道混乱。神鬼妖魔不再固守分界生存的规矩,进而以真理社的存在为代表,形成了一个人鬼勾结的犯罪网络。

  在这个庞大的犯罪网络中,人类可以借助非自然力量去达到自己不能为人所知的目的,而妖魔鬼怪也可以借助人的力量获得自己想要的精气、能量。盘根错节的关系以及以此形成的巨大利益链条吸引了大量的商人、学者、高级白领,甚至已经将触角伸向了公权力范畴。

  以此为基点,真理社建立的组织一面大量吸收社会精英人士为非作歹,一面却又受到金钱和权利的保护,甚至有高官在为他们背书。

  老胡从三层锁的保险箱里翻出一沓文件,他淡淡的说:“这是这些年我搜集的真理社的犯罪行为。真理社并不是不想动,而是不能动、不敢动。”

  钱得来想要说什么,老胡打断了他,“你说十堰山火灾你怀疑二号,那你想过没有,二号是怎么从一个消防支队队长变成了省公安厅二号呢?”

  “……”

  “就靠一个邪。教的支持,可能么?”

  老胡放下茶缸,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起、波澜不惊的表情,“你没从过军当过兵,你知道战场上最可怕的是什么吗?”

  “……”

  “——不是你的敌人多么的强大,而是你明知你的敌人非常强大,却不知道他是谁,更可怕的是他还站在你的背后!”

  钱得来动了动嘴唇,半晌,道:“您是在劝我放弃?”

  老胡抬了抬眼皮,“你会听我的劝?”

  钱得来没说话。

  “当初你想把十堰山火灾案和八二八案合并调查时,我就料定你一定会遭到真理社的打击报复,可我还是同意了,不单单是因为你性子倔,更重要的是不让你吃一堑怎么长一智!”

  钱得来愣了愣,然后把那天和韩遇见面的事情说了,自然重点提了苍天神庙的事情。

  这回轮到老胡愣了。

  许久,老胡老僧入定一样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神界、人界——钱得来,你做好同时与神魔两界为敌的准备了吗?”

  钱得来笑着说:“确实挺吓人,但是想起来就刺激!”

  老胡摇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可是我从来不欣赏那些蛮干的匹夫。”

  这话钱得来倒是听懂了,但是怎么才算是不蛮干倒是值得商榷。

  老胡恨铁不成钢,肥厚的手掌“啪啪”拍钱得来的脑袋,“你个榆木疙瘩!你不会先断掉它的羽翼,温水煮青蛙的搞。上来就跟人家对上了,小心灭你的口连尸都没得收!”

  钱得来被老胡打出去的时候,问了个问题:初阎君到底是男还是女?

  这个问题过于简单——一般调查表第一项是姓名,第二项就是性别,但如此简单的事情却成了真理社最神秘、最让人费解的存在。

  老胡惊讶的张了半天嘴巴,最后左右思虑半晌,才不确定的说:“初阎君不是男的嘛?”

  “……”

  钱得来回办公室又抽了一个小时的烟,抽得满屋烟雾缭绕,差点让清洁工陈姐以为失了火,他心里大概有了个章程。

  然后乖乖收拾东西回家停职。

  ——钱副队长日理万机一朝卸下重担,穿着纯棉家居服窝在沙发里,喝着快乐肥宅水,大口嚼着薯片,然后视而不见几个人无比担忧的眼神。

  莫离贤惠的在厨房整理吃火锅的菜品,梅兰给他打下手,然后一会看一眼客厅的钱副队长。楚怀悯和小吴在跟钱得来交代冯建的供词。

  倒是难得的一场聚会。

  第二刑侦队基于八枚徽章建立,八枚来自于伏羲八卦盘的徽章同气连枝、休戚与共。我们的一生会经历许多人,但能够交付后背的,只有其他七个伙伴。

  钱得来被停职在家,但是所有人都不相信他是杀害蒋伯仁的凶手。

  于是当天下班,有的人说自己病了,有的人说家里孩子病了,有的人说家里的猫病了,还有的人说隔壁邻居病了。

  老胡连眼神儿都欠奉,挥挥手让他们赶紧滚蛋。

  然后探病团就出现在病号钱得来家,围观钱某人穿着纯棉家居服窝在沙发里,喝着快乐肥宅水,大口嚼着薯片。

  钱得来的家……嗯……比想象中要朴素许多。

  原本以为一身名牌的花蝴蝶钱副队长起码是个豪门贵公子级别的。然而他家位于本城的老旧小区,防盗门还是上个世纪才有的铁栅栏,推开门……是满满的怀旧氛围——

  七十年代的革制沙发,八十年代的英伦格地板革,还有九十年代的冰箱电视机。

  梅兰扫了一眼,大概猜出钱得来这个人的消费观大概有些问题。

  其实副省级建制单位的副处级领导的工资待遇并不算低,尤其作为刑侦队负责人钱得来还有一笔额外补助,满足体面的生活是完全足够的。

  但钱得来这个人吧……按照陈副局长的话说就是耽于享乐,对外在的虚荣有一种病态的、超出其正常收入的追求。

  一身裁剪精良品牌高端的手工西装,一双精致柔软但不耐操的羊皮男鞋,一只奢华版签字笔都可以花掉他整月的薪水。

  可他还是买下那件能让他喝西北风的西装,耐看不耐用的小羊皮鞋,完全可以用两块五的晨光中性笔代替的水晶珐琅彩签字笔。

  因此连取名字都寓意“钱财多多”的钱得来也只能一个月又一个月的喝着西北风,哪有钱置办家具。

  电视里放着二十年春晚小品集锦,旁边楚胖子和吴慰争论到底是赵本山好笑还是赵丽蓉好笑,双赵若是争锋到底谁能技高一筹——虽然这俩人现在都无法再上春晚了。

  厨房里莫离和梅兰规制菜蔬,梅兰给莫离打下手,突然若有所觉,头偏向窗外,看见夕阳下一只硕大的乌鸦扑打着黑色的翅膀,飞落在正对窗口的电线杆上。那只乌鸦好像一个窥探的人,歪着头一直看着这边。

  “怎么了?”莫离问停下动作的梅兰。

  “哦,没事。看见只乌鸦,走神了。”

  莫离见怪不怪:“也不知怎的,最近市里乌鸦特别多。”他想了想,瞥了一眼客厅喝快乐肥宅水的钱得来,然后说,“俗话说,天降不详鸦先知,或许真要有大事发生了。”

  梅兰听出些端倪,便天真无邪的笑道:“莫哥,你觉得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呢?”

  莫离不答反问:“你真的是在回响法阵里晕过去了吗?”

  梅兰也看了一眼客厅的钱得来,说:“钱哥不是已经说了。”

  “可我觉得你没有晕过去,否则你绝不可能全须全尾的从摩崖幻境走出来。”

  “莫哥,你未免想的太多。将来你就会发现,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信任的人……之一。”梅兰依旧天真乖巧的笑笑,然后端着洗好的水果走进客厅,又看了一眼窗外窥伺的乌鸦。

  梅兰把水果放在茶几上,说:“厨房没有酱油了,我去下楼去买瓶酱油。”然后转头就走。

  小吴诧异:“我们不是吃火锅吗,还需要酱油?”

  “也许需要吧……”楚胖子琢磨。

  钱得来忙挪动一下午都没有动过的屁股,“我陪你去。”

  “不要,不要。你们在家等着我!”梅兰拿了个苹果放在钱得来手里,钱得来握住苹果,看见她俏皮的小模样,忍不住笑了。

  楚胖子、小吴相互使眼色,“我总觉得闻到了奸情的味道。”

  “你不是一个人。”

  钱得来:“……”我只是关心一下年轻下属,这些人的思想过于肮脏龌龊。

  梅兰信步走下楼梯,楼下小卖部阿姨扭动着肥硕的屁股,在整理柜台准备关门回家吃饭。她环视四周,径直走到了小区前的巷子里。

  钱得来家地处老旧小区,小区外是一处亟待改建的棚户区。棚户区与老旧小区形成一段长长的巷子,周遭堆积着杂物,平时年轻女孩绝不敢在夜晚一个人走这条巷子。

  钱得来的几任前女友本来看他光鲜帅气,还是个级别不低的刑警,喜滋滋以为钓上了金龟婿,第一次跟钱得来回家各个幻灭,差点以为碰上了骗子。再加上钱得来这个人消费习惯有问题,他这个人是长得帅,但是好看的皮囊不能过日子,于是大家风花雪月一阵子无一不是分手告终。

  所以钱得来的某一任前女友曾评价他只适合领出去炫耀,实在是中看不中用。

  除非哪天哪个姑娘眼神儿不太好才能看上他。

  当然,这是题外话。

  眼神不太好的梅兰走到巷子里,望着层层叠叠的乌鸦眼神晦暗不明。

  天色昏黄,尘霾漫天。

  一只又一只乌鸦抖落着乌黑油亮的翅膀落在她面前,须臾之间,窄窄的巷子落了不下近千只硕大的乌鸦,密密匝匝的如同墨汁般将她围住。

  悠扬的埙声响起,鸦群闻声鼓起了翅膀。

  梅兰抚了抚头上贴的止血纱布,淡淡的:“上次都不是我的对手,这次怎么还来送死?”

  埙声停下,有人在层层乌鸦后面说:“总得再试一试才甘心!”

  音调突然高昂,无数乌鸦腾空飞起,喙子如同钢刀一样铺天盖地的灭顶而来。

  梅兰手腕一转,多了一把黑色符纹密布的短刀,短刀没有开刃。如果钱得来在的话,就会发现梅兰刀上的符文跟他的双节棍、护腕也是一样的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