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31 章 第三十一章、咒怨(2)

第 31 章 第三十一章、咒怨(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听说你最近被停职了?”蒋老夫人说。

  钱得来收起职业假笑,“是您做的吧,您拿出的那份所谓的遗嘱把嫌疑人的帽子扣到我头上,所以我停职还得谢谢您。好几年了,带薪年假一次都没休过,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能放过。”

  “是,但那份遗嘱也是真的,并且经过了公证。”老太太道,“不管你信不信,这么做是为了保你的命。你的手伸得太长、管得太宽了,只有让你从这件事里彻底抽身出去,你才有可能保命!”

  钱得来有些迟疑,才说:“蒋老夫人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之前想夺舍我的人是你们蒋家,如今想要保我的也是蒋家,我还真是受宠若惊……或者蒋老夫人想说夺舍我是蒋图承的主意,跟您没关系”

  老太太闭上眼睛,悠悠道:“落子无悔,本也没什么好说的。你放心,不会再有人想要夺舍你。至于救你,也并没有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思——你也不会帮蒋家,蒋家自然也不会再强求。”

  钱得来觉得话说到这份儿上真就没什么必要再说了,抬腿要走,蒋老夫人突然说:“不要再插手真理社的事了,九条命都不够你丢的,我们蒋家第三代就剩你一根独苗了……”

  钱得来侧目——每个人都劝他不要动真理社,仿佛那是嗜人猛兽夺命洪流,可是为什么他就是一点都不怕,反而跃跃欲试。死吗?人都会死,但是选择怎么死却是自己的事,他倒是宁肯痛快淋漓的死,也绝不苟且庸碌的活。越是难啃的骨头,反而越让人有点兴奋呢——等等,他是不是有当变。态的潜质……

  可惜蒋图承的那个情人钱瑶居然没有来送葬,真是错过一出好戏。不过想想蒋伯仁按血缘关系算还是自己的表弟。算了,死者为大,就让他安静体面的走吧。

  钱得来说:“老夫人别说得这么凄惨!我听说最近蒋先生给您添了一对儿孙子孙女。”

  “外面的女人生的孩子,我是不会承认的。”蒋老夫人说。

  “那个女人实在是不简单,能在我那儿媳眼皮子底下生下孩子还能瞒了整整十年。”老夫人的眼神逐渐阴鸷,“……她出现得时机太巧了,我想想实在背后发毛。”

  钱得来说:“所以您怀疑她?”

  “我是怀疑她,可你不是查了她没问题?”蒋老夫人说。

  钱得来乍一听十分惊讶,转头了然笑了——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话说他妈那个恋爱脑怎么就没遗传到蒋老夫人的半点儿精明呢!

  蒋老夫人察观色,见钱得来满脸不屑。突然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当年我宁愿把你妈赶出家门,也不肯让她生下你?”

  钱得来一愣,没想到蒋老夫人会主动说起这段往事。

  “因为我那个生理学上的父亲,您看不上呗!”

  蒋老夫人摇摇头,“他是个骗子,一心想要钓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从此可以心安理得的吃软饭。只要我同意你妈生下你,你和你妈这辈子就无法摆脱那个男人了,他就会像血蛭一样,一辈子贴着你们一直到吸干你们身上的最后一滴血。”

  “可你没想到的是……我妈宁愿死都不肯打掉我。”钱得来冷笑,“您到底是怕我妈被那个男人粘上,还是怕蒋家被那个男人粘上,只有您自己心里清楚。就算再理智的人都有七情六欲,做不到冷血心肠,也不可能算无遗策。但是蒋老夫人,您少年丧夫,中年丧子丧女,到了老年丧孙,您算计来算计去的,最后还不是孤家寡人!您就对自己那种极端的利己主义没有一点后悔吗?”

  “……”口舌伶俐的蒋老夫人半晌说不出话。

  她咬了咬牙,终于说:“我老了,活不了多久了。至于你舅舅,我知道你最恨的就是他,他得癌症了,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是刚强果断、好胜心切的蒋老夫人第一次展现她的无力和懦弱,但钱得来一点没有觉得解气,只是觉得可笑和沉重。

  “这件事关乎股东的利益,现在是高度机密,希望你不要外传。”蒋老夫人说。

  蒋图承生病的消息还是上一次内部协查会议上陈副局长告诉他的。

  当时钱得来只顾着愤怒,确实没有好好琢磨过这件事。

  一直以来,他都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他以为凶手是为了让蒋图承感受下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才对蒋伯仁下手……但如果事实并非如此,或者并不仅仅如此呢?

  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杀他报仇确实没什么意思,还不如杀掉蒋家的有生力量,更能直击要害。

  钱得来打发掉梅兰,让她老实回家养伤,就直接打电话给办公室宅男老陈,叫他去查蒋图承的就诊记录——然而蒋图承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公立医院查不到他的就诊信息,那么就是私人医院了。而老陈查到差不多三年前,蒋图承入股了一家私人医院,这家医院当然也不肯向老陈透露任何信息,不过这也够了。

  钱得来查不出蒋图承生病的任何线索——这本身,就是最大的线索。

  没几个人能知道蒋图承活不久了,那么这个调查的范围就大大的缩窄了。

  这边莫离带着第二刑侦支队的一众鬼师兄奋战了整整一天一夜,他那在特种军队训练出来昼夜不息的旺盛精力充分运用到挑灯夜战之中。十二年来物是人非,六十几个受害学生,外加两个带队老师,以及死在度假村唯一一个工作人员,他们的家属如今遍布全国各地。十二年来有的劳燕分飞,有的彻底离开这个伤心地,有的早早病亡。符合钱得来犯罪侧写的嫌疑人,如今梳理下来也有八十多人。

  这就是当初钱得来不愿意搞人海战术的原因,工程量大回报率低,准确度还很难保证。但对于刑侦而,有的时候勤能补拙,即使是大海捞针,有线索就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钱得来拿到名单只简单的看了一眼——这里面一定有一个人,能够接触到蒋家的核心人物,知道蒋图承得绝症的消息。他转手把名单发给老陈:“这份名单里的人全部都要和案发现场遗留的毛发做dna对比,但是不要打草惊蛇。最好找个像样的借口,比如单位集体验血啊、打疫苗啊,具体的找派出所的兄弟帮忙想想。”

  两天后,老陈拿到了dna比对结果,用邮箱传给了钱得来。

  在不惊动嫌疑人的基础上,这个工作堪称教科书一般的高效。

  被停职在家的“劳模钱”依然还要组织开视频会,讨论老陈的dna的比对结果。

  “李凤娇,今年四十四岁。不到三十岁就守了寡,只有一个独子。李凤娇母子在十三年前离开t市来到h市打工,儿子也在东方红小学入学,然后死在了十二年前的十堰山火灾中。于主任那边经过dna对比,确定遗留在八二八案死者蒋伯仁身上的毛发是属于李凤娇的。”

  “李凤娇在火灾之后的两年之中从来没有放弃过上访,□□办有她二十几次的上访记录。但同时医院的诊疗记录证明李凤娇在儿子死后就有严重的精神问题,何况她又拿不出十堰山火灾是人为的证据,因此她的上访之路并不顺利。但奇怪的是,十年前她再也不闹着上访申冤了,而是安心开始做起了家政保姆。”

  投影仪放出嫌疑人的近照,嫌疑人李凤娇年逾不惑,脸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但皮肤白皙,身材纤瘦,能看得出年轻时大概是个美人。

  钱得来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而且应该就是最近。到底在哪里呢,他得好好想想。

  梅兰看了钱得来一眼。

  老陈最后说:“哦对了,她的口碑不错,家政公司还用她拍过宣传海报,不过一般客户都叫她彪婆。”

  “dna对上了,有充足的杀人动机,看来这个李凤娇是凶手的可能性非常大。”梅兰总结。

  “还有一件事,恐怕得强调下——李凤娇的原籍是t市f镇上姚村人。”莫离突然插话说。

  t市f镇上姚村、下姚村,李凤娇、刘旭仁,还有蒋图承的情妇钱瑶,都是t市f镇上姚村和下姚村人,真是老乡聚会——

  “彪婆……”钱得来喃喃,“请她来队里喝茶,顺便可以去申请搜查令查查她家!”

  ******

  昆仑之巅恶魔眼湖。

  天高云淡,崇山峻岭中恶魔眼湖的湖水层层呈现渐进式的变色,由里到外赤橙黄绿蓝,仿佛是一只怨毒的眼睛镶嵌在山洼,连空气中都隐隐浮动着硫磺的气息。

  于经理看着韩遇惨不忍睹的尸体有些发愣。

  于经理虽然也是妖,但并没有像别的妖那样歧视凡人,和韩遇之间的关系还很不错,否则也不可能愿意屈居韩遇之下那么久。他倒是没有种。族歧视的观念,反而十分欣赏韩校长的办事能力以及杀伐决断的性子。

  但他也知道,韩遇违抗殿下的命令,私自去找钱得来的麻烦肯定已经触碰了殿下的逆鳞,只怕就算他不死,殿下也绝饶不了他。

  如今正值殿下闭关修炼的关键时期,突破摩崖幻术最后一层的生死之际,连公安机关已经开始关注12年前十堰山火灾这件事殿下尚且无暇处理,更不要说在殿下眼中,聪明能干的韩校长不过是用来养妖的血饲料了。

  “我也没有什么法子。”于经理说,“共事一场,我只能把你的尸体投到恶魔眼。你是神之后裔,这里是阴阳道的入口。劝你赶紧转世投胎不要留恋凡尘恩怨了,殿下虽然到现在都没办法代替那位控制阴阳道,但是收拾你还是富裕的。”

  他想了想,终于说出自己的疑惑:“你这些年苦心修炼,按理说修为也差不到哪里去,怎么会死得这么惨,到底是遇上谁了?”

  显然并没有人能回答他。

  于经理叹了口气,奋力把韩遇残存的尸身扔到湖心。

  韩遇散碎的尸体在湖心浮浮沉沉,恶魔眼湖燃起若隐若现的鬼火,托起一片朦朦胧胧的海市蜃楼——

  有红衣女子,乌发云鬓,额心点缀着一点孔雀蓝宝石,手持短刀在朦胧中踏着满地的鲜血一步步走过来。

  于经理虽然清楚这不过是恶魔眼投射在韩校长前生后世的走马灯,但还是下意识的被红衣女子满脸的杀气惊得后退了一步。

  他看见在走马灯中,一具古人的尸体悬挂在房梁之上,麻绳缠颈,双目鼓出,显见是自缢而死。

  女子怒极冷笑:“尔灭吾全族,使吾身受分尸之痛,以为自戕便一了百?这世上哪有这般好事!尔身死魂灭,但尚有亲族在世。吾以阴阳道鬼王之名发下诅咒:尔子孙后世必将世代女为娼、男为奴,时运不济、颠沛流离,却能长命百岁,霉运绵长!”

  最极致的怨恨不是夺取你的性命,而是你死了我连你的子孙后代都不放过。最恶毒的诅咒也不是咒你霉运缠身,而是祝你长命百岁,万年负愧。

  于经理终于知道走马灯里的红衣女子是谁了,自家殿下最忌惮的那个人,自12年前从封印中脱困后就杳无音信的那位邪神,阴阳道真正的王——名副其实的鬼王初阎君。在她面前,自家殿下仿佛就是个套牌出售的赝品。

  火光映红了整座雪山,于经理在漫天的咒怨之中战战兢兢的看着韩遇四分五裂的尸体在恶魔眼湖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复原,不过须臾之间,就已经恢复如初。

  韩遇已死,但阴阳道不收——

  他的尸体被恶魔之眼吐出来,漂浮在湖边。于经理蹲下来试探他的鼻息,韩遇的呼吸十分的孱弱,但周身萦绕着一股咒怨之气。

  谁能预料到,千年前最恶毒的诅咒却在千年之后救了韩遇一命,按照那位的诅咒,确实不会让韩遇这个先神后裔轻轻松松的死掉,他还有一辈子的霉运没经历呢!

  来不及多想,韩遇终究是□□凡胎,随时有可能被阴阳道入口的煞气灼伤。于经理咬咬牙,把自己的内丹取出来一半喂给韩遇吃了。

  ——老子欣赏你才救你,你可别辜负老子的苦心!还有,内丹是借你的,你以后可得还!!

  话又说回来,那位邪神明明已经脱困了,为什么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还记得12年前发现封印那位的古墓已经人去楼空时,真理社以及三界诸神着实忐忑了一阵子。依那位的性子,当初先是被自家殿下背叛,又被封印了千年,杀回来血洗苍天神庙和真理社才是惯常操作。但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意料之中的报复,一转眼12年过去了,这件事也就慢慢抛到脑后了。真理社家大业大,苍天神庙长老是他们的后台,跟妖界的关系处得铁磁,人界官场也有很多人是真理社的簇拥……这么想,现在确实是真理社发展得最好的阶段,所以殿下才会放心去闭关修炼——但如果,那位邪神就是在等这一天呢?等真理社最张扬得意无法无天的时候,等他们的警惕心最轻的时候,等她找到一个一出手就一定能够以最小代价弄死真理社的机会?

  于经理背后的冷汗涔涔的淌下来,风一吹,就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