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35 章 第三十五章、垮台(1)

第 35 章 第三十五章、垮台(1)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梅兰,你怎么回事?”第一个打破沉默的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楚胖子。

  莫离微微挑了挑嘴角,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讽刺笑容。

  不过是一错神,在谧园行凶的女人就不见了。

  钱得来左看看右看看,即使不用几个人多解释,也明白大概发生了什么。他只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上车回支队。”

  梅兰像除夕夜偷灯油被人赃并获的小耗子,战战兢兢的爬上车,准备接受全支队正义警察的盘问。她斜眼看到车窗外,那只肥胖的大猫如同前线打了胜仗的将军,威武卓绝的叼着它的战利品招摇过市,可怜那只被就地正法的耗子,这会儿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气儿。

  梅兰顿时对那只可怜的耗子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前一秒她天真的以为她是那只一切尽在掌控中的猫,后一秒她才发现自己悲催的是那只被算计了的耗子。

  “梅兰是公安部下沉到基层锻炼的同志。”开车回支队的时候,钱得来说。

  莫离、楚怀悯、吴畏、裴小峰:“……”四脸震惊。

  梅兰:“……”我觉得我又可以了!

  “不对啊!”楚怀悯说,“既然是公安部来挂职锻炼,为什么档案里没写之前的履历。”

  “……”就你话多。

  “啊……我……”

  “莫非是卧底?!”莫离说。

  钱得来挑了挑嘴角,“还是梅兰自己说吧!”

  抓破脑袋的梅兰只好说:“其实我不是有意瞒着大家的,但是我身上有保密任务,下沉到第二刑侦支队也是为了查案。今天闹成这样不说也不行了,我虽然想隐瞒身份,但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好不容易找到的证人和证据就这么被怪物给毁了。所以就算明知道我一定会暴露身份,我也必须出手帮忙,刚刚我就是用掉了我离开部里时我领导交给我的保命符咒,虽然是最后一张了,但好在事成了!我的身份不能说出去的,大家一定要为我保密啊!你们也都知道,像我这种隐瞒真实身份查案的,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

  楚怀悯和小吴顿时被梅·全世界都欠我一个影后奖杯·兰这种舍身取义、无私奉献的大无畏精神感动,拍拍梅兰单薄的小肩膀表示:理解理解,都是革命阵线上的好同志,深入的我们不会问的,为了社会的安宁、人民的幸福,大家都不容易啊!

  “……”正在开车的钱得来,忽然闻到了一股冲天的茶味儿。

  莫离可没楚怀悯和小吴那么容易轻信,他摩挲了一会儿下巴,然后问:“钱队知道?”

  “啊,知道。”钱得来说。

  想了想,他又补充:“之前梅兰被真理社困在他们的地下神坛的事儿还记得吧,那时候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去问老胡了,老胡也证实梅兰确实是公安部的人。”

  莫离点点头,然后拍拍梅兰的肩膀,“如果是公安部的高人,那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对不住,之前觉得你有点……与众不同,感觉不是还没毕业的警校生,确实怀疑了你一阵子,现在我跟你正式道歉!之前的事,别介意!”

  梅兰:“嘿嘿、嘿嘿……”

  钱得来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了一眼梅兰的表情,收敛了笑容,专心开车。“啊,拿到证据了应该庆祝一下,待会儿去我家我请大家喝极品绿茶怎么样?”

  梅兰:“……”

  开到第二刑侦支队的小院里,钱得来不方便下车,等几个人押着何象迎回到办公楼,梅兰磕磕巴巴的想跟钱得来解释点什么。钱得来揉揉梅兰的发顶心,“以后做事儿留点儿神吧,别再让人算计了!”

  梅兰:“……”

  先是假意袭击第二刑侦支队一行人,逼梅兰出手。同时引诱钱得来也去现场,略想一想都是有人要试探梅兰的身份。

  钱得来心想,英俊潇洒绝顶聪明如我,是那么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嘛!哼哼哼!

  ****

  何象迎的口供加上那份账目基本上钉死了真理社勾结官商勾结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事实。

  不过半个月的时间,h市公安局和h市检察院反贪局就迅速成立了专案调查组,按照账目上的记录,经侦追根溯源,找到了数个官员受贿的证据。同时重启已经结案的十堰山火灾案,虽然已经过去了整整12年,许多证据已经被湮没,但这一次的重新调查获得了高层领导的高度支持,又有本可依,很快就调取了当年的消防档案,双规了已经身处高位的公安厅2号。

  然而,真理社那天袭击何象迎不成,当天警方迅速包围真理社的时候,发现真理社已经提前做好了撤退。公司里的账目、学员档案已经全部被清洗干净,除了一些基层工作人员,高层主管也全部失踪了。而那些基层人员全都睁着懵懂的眼睛,一问三不知。

  仍然没有洗清犯罪嫌疑、停职在家的钱得来接听了莫离的汇报电话,脸色不太好看。

  “我原来就觉得有点奇怪,总觉得这一次太顺利了。果然啊,脚底抹了油,跑得比兔子都快!”

  “真理社的校址已经被查封了,以后他们不可能再像过去一样明目张胆的搞□□组织了,而且昨天市局已经向上打了申请,马上就要下发通缉令了,那帮家伙跑不了。不过蒋图承昨晚住进了加护病房,人怕是快要不行了。”莫离说,“癌症晚期,再加上蒋伯仁的死,光达集团被调查,几道猛火强攻,昨天早上刚被拘留,晚上人就送进了医院。医院那边大夫说也就是这几天了,现在反贪局那边都挺闹心,蒋图承参与了真理社一系列官商权钱交易,他是重要的人证,现在弥留之际,你说审还是不审……对了,你打算去看看蒋图承吗?”

  钱得来捏紧了电话,“关我什么事,我妈弥留的时候也没见他们谁来看一眼!”

  ***

  “啪”的一声,韩遇被抡了一个大耳光,白皙的半张脸迅速的红肿起来。

  “废物!我不过是暂时闭关修炼了一段时间,居然给我惹出了这么大祸,我要你们有什么用……咳咳!”阴鸷的少年气急败坏,但盛怒之下也无济于事,反而牵动了因为突然中断修炼而受了内伤的肺腑。

  于经理心疼的看了一眼被自己用半颗内丹救回来的韩校长,心里不大服气——当初韩校长几次去龙窟找殿下汇报,还一力主张杀了钱得来阻止警方继续调查真理社。明明是殿下自己不当回事儿,还舍不得杀钱得来,如今却把黑锅全都扣在韩校长身上。若不是韩校长反应快,提前做了撤退的部署,这会儿的损失不可估量。

  韩遇自己的态度却十分的谦卑,“都是我的问题,没有预料到何象迎那小子居然偷偷在记录那些账目,还跟公安局的同流合污。当时您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我不得不赶紧去杀何象迎,没想到还不是钱得来的对手。殿下,我早就说过,钱得来不能留!”

  “你少打他的主意,钱得来不能杀!”少年一脚踹过去,重力之下,韩遇被踹了一个跟头。

  于经理忍不了了,说:“殿下,您也不能怪韩校长。您老是不肯做掉钱得来,可他根本就跟我们不是一路人,您为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少年说。

  韩遇捂着痛处□□,却暗暗的观察少年的神色——钱得来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底细,为什么堂堂真理社主人却始终不肯向一个□□凡胎下手?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保障香火的供应。”少年说。

  对于神族而,除非像初阎君这种与天地灵根同生的上古神祇,对于通过修炼飞升的神仙而,香火祭祀是其神力的重要来源。随着现代社会不断对唯物主义的宣传,神灵崇拜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许多神仙因为失去信徒的香火崇拜而隐退。所以说,与其说是凡人想要通过神灵崇拜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和野心,不如说是神仙需要凡人的信奉才能够在三界立足。这就是真理社存在的根基,帮那些不便直接出面的神仙发展信徒、获得祭祀,如果真理社被人界政府打击到无法立足,也无法为九天神君提供祭祀香火,那么他们自然也不会再有存在的必要。

  竹山君并不是正儿八经的鬼王初阎君,他从拥有灵识的那天开始,就一直寄生在初阎君的身体上。他只知道那个人是自己的姐姐,在母系氏族的背景下,女为尊男为卑,即使他能够出生也不可能成为鬼王,然而他不但没能出生,在母胎中他的身体就被那个霸道的姐姐吃掉了,只有一缕残魂被生了出来。母亲怜悯他,就把这一缕残魂养在姐姐身上。

  与姐姐共生的漫长岁月里,竹山君不止一次产生过一个想法,如果他是鬼王、是奢比尸一族的族长,他会如何摆弄自己手中的权利,如何在上古神界翻云覆雨。

  他看着奢比尸一族在初阎君手上被灭族,他和初阎君一道被分尸在不周山上,尸块散碎在山顶,食腐的秃鹫鸟在周围盘旋,那种四分五裂的疼痛至今难忘;他看着初阎君四百年来做低伏小,转眼间嗜杀诸神;也是他不再甘心做一个寄生兽,想要取而代之。既然她可以做鬼王初阎君,那么一母同胞又寄生在同一具身体上的他为什么不能做初阎君。

  姐姐是个十足的大尾巴狼,表面上好说话,实际上骨头硬着呢,三界诸神需要的是一个驯服的鬼王去管理阴阳道,姐姐不是一个好选择。

  而他竹山君,是三界诸神心目中最佳的阴阳道管理者。

  只可惜,当初他算计了姐姐,却没能如愿接管阴阳道。十万奢比尸族人的残魂盘踞在阴阳道,他们只认被初代阎君选定的人为鬼王,而恰巧,竹山君没能被初阎君选定。这一次之所以冒险闭关修炼摩崖幻术,也是因为他想通过修炼幻术来获得阴阳道的认可,可惜居然全被这些酒囊饭袋给毁了。真理社在他闭关期间被警察抓到了把柄,而他的修炼也被迫中断了。

  “怕是、怕是……不太妙。”于经理战战兢兢的说,“就不说那些零散的小信徒了,好几个大信徒知道咱们的事情败露了,巴不得赶紧跟咱们划清界限。”

  竹山君暴怒,一手掐住于经理的脖子,掐得于经理满脸涨红、眼球突出,额角冒出了青筋。

  韩遇见状赶紧说:“信徒们定然还是信奉初阎君,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自然不能被人知道他们的信仰。如今正是风口,当然得低调行事。殿下,卑职以为,此时公安局正要拿我们做典型给他们升官提职做政绩,我们不该硬碰硬,毕竟人类社会还是法制政府说了算。我们还保存着实力,应该暂时转入地下,以待来日东山再起!”

  竹山君只是要发一发邪火,并不是真的要杀于经理,听了韩遇的话顺着台阶也就下了,松开于经理还感喟一句:“三十来年的布局,就这么完了!”

  被掐得眼冒金星的于经理一直在咳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心里只觉得憋屈——没有苍天神庙和这些人辅佐你,你算个球!怪不得一千年了都没拿下阴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