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41 章 第四十一章、谶语(1)

第 41 章 第四十一章、谶语(1)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刘旭仁和李凤娇双双认罪后,第二刑侦支队将八二八案全部证据移交检察院处理,很快进入了不公开审理的刑事诉讼阶段。

  另一边蒋老夫人宝刀未老,及时和蒋图承进行切割,坐镇公司稳定军心。司法机关虽然调取了光达集团的账目进行会计审计,将公司上下查了个底儿透,但由于无法证明光达集团参与了蒋图承的犯罪行为,所以最后只查封了几个产业。光达集团的股价在股市跌停,蒋老夫人就立刻低价处理了几个边缘产业回笼资金安抚人心,几番操作使得蒋家虽然伤筋动骨,但还留有一丝生机。

  蒋老夫人以八十岁的高龄,一边运筹帷幄,另一边不忘修复和钱得来的祖孙情。

  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几十年的老人精连拉拢人心都是温水煮青蛙,时不时以公司的名义给第二刑侦支队送爱心,打得旗号都是感谢第二刑侦支队破案为蒋家洗雪冤屈,但明眼人都知道因为八二八案蒋家元气大伤,怎么可能感谢刑侦支队,不过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钱得来对此只表示,警民一家同心协力。蒋家的东西既然是送来表示感谢的,爱心照收不误,不过我跟蒋家可没一毛钱关系,你们看东西也不是送给我的。

  后来还是陈副局长看不下去了,出面制止了,否则蒋家送着送着就能给第二刑侦支队送个大金砖。

  结案后钱得来终于践行了他的诺,领着第二刑侦支队的全体人员去露天烧烤摊吃小龙虾喝啤酒。

  但九月下旬h市夜晚的温度已经不那么的友好,最新鲜的小龙虾也已经退出了夜宵的舞台。那一天钱得来出门也没好好看黄历,以至于在风雨潇潇的秋夜,寒风夹着半黄半绿的落叶,一行八个人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吃完了这顿庆功宴,若是这时候bgm再来一段悲伤的二胡曲,连卖烤串的老板都能哇的一声哭出来。

  第二天,钱得来约梅兰早起去庙里吃斋菜。

  对于钱得来的封建迷信,梅兰同志表示敬谢不敏,她无肉不欢,这会子吃斋念佛怕也拯救不了她五脏六腑的杀生罪过,于是坚决拒绝。

  钱得来说:“吃斋只是一方面,你来h市还没逛过寺庙吧,那边山上看日出风景绝美!”

  梅兰立刻定好了第二天早上四点半的闹钟。

  第二天梅兰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山脚向上眺望山顶一錯飞檐画棟的小庙。

  钱得来一本正经的说:“早上空气多好,爬爬山可以锻炼身体。”

  “……”梅兰同志显然不想锻炼身体。

  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早起爬山去拜佛的人很多,连带很多小摊贩乌压压挤在山道的两侧,花灯点缀其间,叫卖香烛纸钱的、烤素食的、还有在庙门口摆摊子给人算命的。

  一个剃光头穿袈裟的小沙弥招揽着算命生意。

  梅兰低声问:“我记得算命的都是天师啊,什么时候佛门也开始算命了?”

  钱得来回答:“这叫融会贯通、多头发展,都是混神仙界的,分什么道家、佛家的!”

  “……”

  这一愣神儿的功夫,小沙弥就在茫茫人海中一把揪住梅兰,“小姐姐,我看你面泛桃花,红鸾星动,不如算个姻缘?”

  “……”

  “……”

  这位大师您眼光真好!

  “算一卦呗!”钱得来说。

  梅兰抱着好玩的心情,说:“不算姻缘了,算个前程吧,看看我什么时候升官发财啊!”

  小沙弥把签筒递给梅兰,梅兰倒是像模像样的抱着签筒晃了晃,摇出一支竹签,上面写着“人生碌碌,竞短论长”。

  钱得来笑道:“看字面意思,似乎是个好签,算前程应该不错。”

  小沙弥尚且天真直率,听了赶紧说:“不是啊,这是下下签。所谓‘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世事皆有缘法,若是执念太深、逆天而行,便是机关算尽终成空,反倒为他人作嫁衣裳!”

  梅兰脸色骤变,转而唇角噙了一丝讥讽——逆天而行?她可不就是看天不顺眼已经很久了!

  梅·大尾巴狼·兰收起脸上的表情,堆起满脸的天真无辜对钱得啦说:“本来就是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了!”她放下二十块解签费,继续爬山。

  钱得来拿着那只竹签,思忖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什么。

  沿途吃了几家小摊的素食,人就已经半饱了。

  要去后山看日出,势必要经过小庙的大雄宝殿。这座庙宇不算大,却满满的供着佛祖、菩萨、十八罗汉,漫天神佛,照顾得十分周全。

  钱得来一个刑侦队长,在庙门口随手照顾一个大妈的生意,买了一把香火挨个虔诚膜拜。

  梅兰连拜都不拜,在一群向佛祖祈求平安、运势的信徒中间十分的显眼。她倒真是来逛的,走马观花一样,对于居高俯瞰众生的神灵面容平静,既没有顶礼膜拜,也没有不屑一顾,看样子是个无神论者。

  “你不信神?”钱得来问。

  “信神有什么好的。”梅兰说,“你看刘旭仁,为了向害死他老婆的邪。教复仇,连自己从小照顾到大的蒋伯仁都杀了。我给你讲个小故事——”

  钱得来听岔了:“什么小姑娘?”

  梅兰翻了个白眼,“从前有个小姑娘,想要向上天祈求能嫁给好夫婿,于是她就去拜神。

  但是在神殿,她看见一个跟神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跪在神像面前。

  于是她就问你是谁呀为什么跟神长得一样?

  神说我就是神啊!

  小姑娘就说:神明啊神明,你在干什么呢?

  神就跟她说:众生平等,皆有烦恼——求人不如求己,与其祈求他人恩赐福泽,不如自强不息——所以我在拜自己!”

  钱得来笑了,点头:“求人不如求己,说得好!”

  钱得来带梅兰去后山的山峰上,这里云蒸霞蔚、碧空染丽,一株百年的杨树生在崖边。一线光芒从山间云海中泄出来,东方一轮圆橙橙的日头将大半天空染成缤纷的暖色,山峦镀上了金边,连梅兰的半张脸也晃成了嫩金色。

  “真美啊!”梅兰感喟。

  太阳逐渐爬升,天色大亮。钱得来终于说:“有一件事我想问你。”

  “嗯。”梅兰答应了一声。

  钱得来话到嘴边,却又好像有些迟疑,直到天光大亮,才终于说:“殿下,您是初阎君吗?”

  “……”

  梅兰侧着头看他。

  “您是初阎君吗?”钱得来再次问。

  梅兰说:“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你也见过了,上次在陵园,那个男的才是初阎君。”

  “初阎君是两个人吧?!”钱得来说,“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比如说真理舍的商标是双蛇衔尾,蛇又是奢比尸沟通阴阳的重要使者,所以双蛇象征的就是奢比尸一族地位最尊崇的两个人;再比如说,梦里的女初阎君还有陵园的男初阎君,他们都自称是初阎君;还有诱惑蒋伯仁去泉山陵园的女人、伪装成12年前死难者的名字叫chuyan……这些都能说明初阎君是两个人,而且还是一男一女、立场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梅兰反驳:“就算初阎君是两个人,这也不能说明我就是其中一个初阎君。我是公安部下沉到地方进行调查的特别调查员,你家老胡也能为我作证!”

  钱得来说:“你确实比较周全,知道提前做了个足以说服所有人的假身份,甚至连老胡都能为你证明,也因此我暂时相信了你。但你最大的漏洞是操之过急了,你不该偷偷换掉我给楚胖子的纸条——是你换的吧!那天给锦囊妙计是我临时起意,除了你们几个人没人知道纸条的事情,用排除法看,你是几个人中嫌疑最大的。因为只有你,一直致力于调查真理社。按理说,你既然能拿出公安部的身份,大可以大大方方的把何象迎的把柄拿出来,犯不着偷偷换纸条这么麻烦。所以答案只有一个,你拿到何象迎把柄这个过程绝对不能被人知道。”

  “能够拿到何象迎把柄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真理社内部。另外一个,是何象迎经常光顾的h市地下赌场。”钱得来说。

  “巧的是,换纸条的人给楚怀悯的证据里,还真是既有他挪用真理社公款的账务,也有他频繁光顾地下赌场的记录。为了让楚胖子那家伙一出手就能钉死何象迎,你把证据准备得真是太充分了。所以,你应该是在这两个地方都安插了钉子吧?”

  梅兰没吱声。

  “我仔细研究过你给楚怀悯的那份证据——那份赌博的证据实在太详细了,连何象迎的五年来哪天去赌场、赌了多少钱、赢了还是输了,都一一记录在案——就好像有人守在h市地下赌场,花了整整五年时间专门盯梢何象迎一个人——于是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找到我在妖界的线人去调查h市地下赌场的幕后老板——我的线人是个女装大佬,emmm你不会想认识他的——他打入地下赌场,靠招蜂引蝶的手段偷偷溜进了幕后老板的办公室。”

  钱得来还记得,他的线人千年老狐妖狐蓝城如同进大观园的刘姥姥、初次造访东方的马可波罗一样,跟他讲述幕后老板的办公室有多么的奢华和舒适。

  “虽然只有一次,虽然过程只有几分钟,但足够说明问题了——他告诉我,他在幕后老板的办公室闻到了你的味道。”钱得来说,“或者你也可以给我一个你曾经到过那间办公室,并且还一个不小心在办公室的绝大多数物品上留下了你味道……的理由?”

  “——你就是地下赌场的幕后老板!”

  “公安部卧底、一个二十二岁的警员,是不可能在h市建立一个盘根错节的地下赌场的!”钱得来说。

  “所以你就凭这些确定我是初阎君?”梅兰问。

  “本来还不太确定,但是看你现在的表情就确定了。”钱得来说。

  “……”

  “你不知道我被人怀疑是杀害蒋伯仁的凶手时有多生气,差一点就跟陈老头儿打起来了。你这么平静这么细致的听我分析,不是你还能是谁啊!”

  “……”

  “所以我早就跟你说过,多学一点审讯学的知识。”

  梅兰: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

  钱得来说:“你能告诉我,你跟真理社、还有那个初阎君是什么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