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52 章 第十章、狰狞(1)

第 52 章 第十章、狰狞(1)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梅兰一把摁住钱得来,嘴巴张了张,做了个口型:我们不怕,一个是老不死,一个是鬼王。

  哦,把这茬儿给忘了——钱得来觉得有些丢人,这里只有他是正常人。

  几个人顺着登山绳滑下去,这个洞口目测十来米深的样子,洞口底部,还有一个一人宽的楼梯向下延伸。

  梅兰感觉头顶骤然一黑,手里一头固定在祠堂柱子上的登山绳突然从头上掉了下来,砸了梅兰一脑门。梅兰把头上的绳子扒拉下来,诧异的抬头一看,就看见头顶上有一个人搬着一块厚重的石板把洞口严严实实的盖上了。

  “你们看!”梅兰指着上面。

  “糟了!”

  裴小峰一跃直上,双手双脚靠四肢的支撑力从光滑的石壁爬上去,一只手腾出来用力推了推头顶那块石板。石板非常的沉重,严丝合缝般将洞口堵了个严实。以裴小峰的身手,若是在平地单手搬动个百十斤的大石块儿都没什么问题,但他身体悬空,全靠双脚撑着石壁,根本没有发力点,用尽全力最多只能掀开一条小缝。但洞口的人似乎还不放心,又往石板上摞了什么重物,这下裴小峰连缝儿都掀不开了。

  裴小峰顺着石壁滑了下来,朝钱得来摇了摇头。

  直播间里虽然看得不是非常清楚,但也意识到有人故意堵住了洞口,纷纷在直播间里猜测那个人的意图,似乎这次也没人想着要报警了,总觉得这三个人遇难成祥,这点风波完全不是事儿。

  其实直播间里的观众完全多想了,如果是正常人的话,这种情况完全没办法,除非这里面有鬼神。

  梅·鬼神·兰拍了拍身上的灰,打算给上面那个人点颜色看看。

  钱得来摁住她,无声的摇了摇头——顺他的意,看看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你猜上面那个人是谁——梅兰眨眨眼。

  已经猜到了,所以想看看他到底要干嘛——钱得来挑挑眉。

  裴小峰:我觉得他们两个人当着我的面眉来眼去!

  后路被堵死,三个人只好顺着楼梯向下走,渐渐墙上出现了些斑驳的壁画,钱得来十分内行的开始研究这些壁画的内容。壁画的主角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蒙古将军,壁画的内容大概是这个将军的生平。这个将军似乎出生于黄金家族,是成吉思汗的子孙,壁画中的将军在蒙古灭南宋中立下汗马功劳,甚至于将军本人还参加了崖山战役。

  相传崖山一役南宋战败,丞相陆秀夫抱着只有几岁的小皇帝跳海自尽,十万军民沉海殉国,南宋就此灭国。

  这段千年前可歌可泣的风雨往事至今仍然浮着一层淡淡的血腥味儿,无数人的生命画上句号,家国毁于一旦,却变成了将军冢墓道壁画上的千秋功绩。

  没错,显而易见,在内行钱得来看来,这里是一座宋末元初时期的将军冢。但可疑的是,这座古墓为什么会建在上姚村祠堂的下面。

  将军冢的规模不大,几个人走了十来分钟就找到了墓门,钱得来蹲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墓门没有开过的痕迹。本着死者为大的想法,钱得来没有动墓门,转过头要去陪葬的耳室去看看。

  但他只走了两步就突然顿住了脚步,梅兰和裴小峰不明所以。

  “什么人?出来!”钱得来突然喝问了一声。

  里面没有动静。

  裴小峰和钱得来对视了一眼,突然闪进耳室。里面顿时传来几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裴小峰淡定的站在原地看他们抱头闭眼睛尖叫,喉咙都快喊破了。

  等他们几个终于喊得声嘶力竭,终于停下来看着面无表情的三个人,“是你们?”

  刚才那一幕我截屏了,哈哈哈哈

  陈晨,你也有今天,被吓到了吧

  千年老妖精翻车记,看以后陈晨还怎么好意思说自己胆儿大

  然后就发现自己的直播间也易主了

  今天是怜惜陈主播的一天,哈哈哈

  “嗯,是我们。”钱得来回答。

  眼前是惹人怜惜的陈晨,他表弟霍曦,那对情侣马丽和程度,但是不见本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三个少女。

  于是钱得来问:“你们没看见周雪娇三个?”

  陈晨耿直摇头,但是钱得来的眼角瞥到马丽的神色有些慌张。他的手电筒照向马丽和程度,“你俩也没看见?”

  “没有,没有”马丽和程度也连连摇头。

  钱得来便问:“你们四个怎么会在这里?”

  陈晨解释了一下,原来彪精来后,几个人在惊吓下跑散了。陈晨和霍曦一起找不到回到营地的路,半山腰温度很低,野外根本无法休息。于是兄弟俩就商量干脆去上姚村,找一个空房子先将就一宿等天亮再说。

  谁知道到上姚村刚好遇上马丽和程度,四个人结伴找地方睡觉。但上姚村家家户户做着纸扎和棺材的生意,夜晚、荒村、纸扎、棺材这几个恐怖元素一聚堆儿,第一个忍不了的就是马丽。马丽宁肯在野外蹲一宿也不肯在这种房子里睡觉,更何况大家都知道,这个村子几十年前发瘟疫死了大半的人,谁知道房子里到底干净不干净。

  陈晨虽然嘴上嫌弃马丽事儿多,但是心里对睡这种房子还是有点儿打鼓的,有个姑娘先闹着不住,他借着台阶儿也就下了。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村长家,上姚村的村长家是村里最豪华的建筑。四方大院子,两扇红漆大门,推开门就见到一面雕花精致的影壁,大家觉得这个地方总不至于还有纸扎和棺材了,于是商量晚上就在这里面等天亮。

  谁知道绕过影壁走进正堂,借着月色就看见一个身穿大红喜服的女人端端正正的坐在堂屋的上座,面目发青,死不瞑目的看着他们。他们一踏入堂屋,就看见那个红衣女人耳鼻嘴角鼻孔齐刷刷的淌下乌色的血,正是一副七窍流血的模样。

  几个人彻底被吓成了失心疯,疯了似的从村长家逃出来,一口气跑出上姚村逃命。等跑累了再定睛一看,居然不知不觉跑到了上姚村乱葬岗,举目望去,四野全是星罗密布的坟堆,这下彻底吓晕了。

  再醒过来,睁眼就是这座将军冢。

  霍曦争辩,“我不是被吓晕的,我是被人打晕的。”他指着自己的后脑勺,钱得来替他检查了一下,确实有被重物击打过后的肿包,还破了皮流了血。

  难为陈晨这会儿还能逻辑清晰:“我们几个刚醒过来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也是被吓破了胆儿,所以听见动静就躲在这个耳室里,你们喊了几声我们也不敢答应,怕招来别的什么……脏东西。”

  早在陈晨讲到在村长家看到大红喜服女人的时候,梅兰就眼疾手快的关了直播,这个直播是不能继续了,要不然非得闹出点什么社会新闻。突然断掉的直播让直播间里的观众以为是信号问题,毕竟这里是深山,而且现在还置身地下十几米深的古墓,信号本来就断断续续,直播间满屏的雪花,信号突然断了简直顺理成章。

  钱得来听了考虑要更深一层,他问:“你们看清那个穿喜服的女人是谁了吗?”

  马丽的手突然反射性的痉挛了一下,心虚般垂下眼。

  霍曦犹豫道:“恍惚……好像、长得有点像孟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