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62 章 第二十一章、故人(3)

第 62 章 第二十一章、故人(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程度的神情十分的古怪,或者说,那个妩媚中带点妖娆和清纯的神情,不该属于一个男人,更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暗红色的新娘嫁衣穿在他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身上,有一种诡异的维和感。而他搭在长荣肩膀上的那只手枯槁如同风干的树皮,指甲又长又尖,像一只烤干了血肉的大鸡爪子。

  程度又唤了一声:“长荣长老……”呢喃的语气仿佛是在呼唤经久未归家的情郎。

  长荣头皮发麻,转身挥开了鸡爪子一样的手,“畜生,居然把注意打到我的身上来了,也不怕灰飞烟灭?”

  就是现在——

  一只手突然从背后袭击,直取他的妖丹。

  山鬼长荣的喉头溢上腥甜,他的脖子咯吱咯吱的转过去,却看到了一张他完全没有防范和怀疑的脸。

  梅兰终于对他挑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

  “你、你是……”

  “你不是一直想弄死我,去找你的主子邀功吗?”梅兰说,“刚才钱副队长都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就差报我的大名了,你还是反应这么慢,你说你蠢不蠢?”

  “初阎君……”

  “果然三岁看到老——几千年前你就是这么蠢,几千年后依然如此。”梅兰极尽嘲讽。

  山鬼长荣不解,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精心培养的妖奴会跟冲出封印才不过12年的邪神联手——甚至明知道他掌握着她们的生杀大权,还要冒险与一个两手空空的邪神联手。

  长荣看了一眼站在旁边,尽管面无表情却从眼里泄出大仇得报快感的妖奴,问梅兰:“你怎么做到的?”

  梅兰说:“所以我才说你蠢。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听说过没?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们丧心病狂,以玩弄他人的命运为乐,自以为强权在手,他人只能奉如圭臬。这些女鬼百年前被你们残忍杀害,百年来又被你们驱使如同狗彘,你就没想过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吗?”

  长荣似乎想明白了些事情,“所以你……”

  “所以你以为,就凭你们几个,也能把我打成重伤吗?”梅兰笑着说。

  她的脸在半明半暗的墓道里,明明是极其清秀无害的五官,却让山鬼长荣第一次感到如斯恐怖。

  一天前的夜晚,雾霭沉沉,七槐山上——

  梅兰出窍的灵魂化成裴文静的模样,抽出那柄黑色符纹的钢刀奋力斩断钢筋似的树枝,金属碰撞的火星满天飞。

  只有竹山冷冷盯着梅兰手里的钢刀,露出一丝冷笑,他知道那柄钢刀的来历但却从没告诉过任何人。

  绝大多数认识初阎君梅兰的人不认识小警察钱得来,认识钱得来的人又没见过初阎君本人,所以他们不知道这两个八杆子都打不到的人所用的防身武器,上面的辟邪符纹如出一辙。

  但即使有个别人注意到了其中的相似,大概也会觉得是巧合——毕竟,梅兰千年前就开始用这把钢刀了,而钱得来一介凡人,所用的武器不过十几年。而从时间线上来说,两位的辈份差了几千年数十代,完全没有有交集的机会。也或许有好事者查阅典籍之后会得出一个结论:这种符纹并不是谁专用的,两者同款真的只是恰巧。

  所以,除了竹山以外,没人知道梅兰和钱得来真正的关系。

  甚至连钱得来自己都不知道——竹山恶意的想,如果现在弄不死他那个无懈可击的姐姐,也许这件事在未来某一天会成为他拿捏她的把柄。

  梅兰单膝跪在地上喘着粗气,鬼树的树枝乱舞,以她现在只有一半的修为来说,跟近神的亡灵树能打成平手已经十分吃力了。

  那个劈梅兰的武神也站在竹山君的身旁看热闹,“自投罗网,自取其辱!”

  竹山君没吱声,以他跟姐姐打交道的经验来说,总觉得她没那么好对付。当然这句话他特别想提醒一个月之前的自己,面对姐姐的时候一定不要因为任何暂时的上风而有所懈怠,因为那货有一项绝技——无论身处什么样的逆境,她总能百折不挠的找到翻盘的法子。

  梅兰反手又扔出几个滚地雷,武神戚风闪开,那几个滚地雷在槐树的树根处炸开,但这些树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梅兰皱眉,竹山就知道她是在找这些树的弱点,但现实似乎让人失望——无论是树根还是树桠,亡灵树都如同柔韧的精钢一样,简直无懈可击。

  而且树枝如同编织的密密匝匝的罗网一样,逼退一股,另一股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就逼了上去,除非有千手观音的本事,否则早晚都会被亡灵树裹成一个茧子,然后再被吸食干净血肉和修为。

  果然,梅兰逐渐体力不支,树枝开始一层一层裹上去,逐渐看不到梅兰本尊。但茧子里的人还在负隅顽抗,没有一秒钟停歇。

  武神戚风判断:“接下来就是耗时间了。”

  梅兰裹在茧子里,并没有着急想办法破局,而是从容不怕的说:“我乃上古邪神初阎君,我可以帮你们脱出永恒之境,让你们能够重归轮回。”

  一语既出,在一片完全漆黑的虚空中,突然出现七个红衣的女鬼。

  这几个女鬼披头散发,肉皮已经完全干瘪,睁着一双双空洞的黑窟窿望着梅兰。

  树茧是天然的结界,在这个结界中,外面的人无法察觉到里面的动静,是个谈判密谋的好地方——只不过,需要冒着生命的危险。

  “自身难保,还想要拉拢我们,可笑!”

  梅兰却毫不慌张,一针见血的说:“可你们不是出现了吗,若是不动心大可以不理会的!”

  “……”

  “今晚我来此,根本就不是来杀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的,我是专程来帮助你们的——我独身前来,有足够的诚意,以我现在的修为或许不是你们的对手,你们大可以杀了我。但除了我,没人能救得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