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70 章 第二十九章、血祭(4)

第 70 章 第二十九章、血祭(4)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梅兰继续说:“我非常感谢直播间的各位观众能够在中秋佳节来陪我一起探险上姚村。

  但我也不得不提前先跟大家说声对不起。

  上姚村地处深山老林里,如今这里是根本没有人居住的。由于信号问题,可能在整个直播过程中都会有卡网的情况,因此影响大家身临其境的感受恐怖神秘的氛围,我很抱歉。”梅兰一边说,一边对着屏幕像模像样的鞠了个躬。

  “想必在上一个直播时段各位观众已经对上姚村有了一定的了解了,我就简单回顾一下上姚村的故事——上姚村在几十年前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鼠疫而荒废,至今整个村子还生活着许多体型硕大的老鼠……哦,还有一些叫丧的乌鸦。”

  “上姚村在荒废之前,全村人大部分都是做殡葬生意的,因此到现在这座荒废的村子里还有当年遗留的棺材铺、纸扎铺、寿衣店还有阴阳先生坐馆的铺子。我们今天就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给大家展示一下新中国解放初期,偏远地区的山村里,极具恐怖氛围的殡葬行业究竟是什么样的!”

  直播间里的观众刷着各种各样的礼物,观看人数还在不断继续攀升。

  就连霍曦都纳闷了,“她还真是搞得像模像样的,就跟真直播似的。”

  裴文静关心的点不一样,“我□□爷爷根本没出镜啊!”

  钱得来没说话,蹙着眉头,一直在思索梅兰的目的——深山老林里直播信号无法保证已经是所有人都公认的事情了,梅兰在之前进入古墓之中的时候为了遮掩古墓里发生的非正常死亡案件,假装信号不好还中断了直播,直播间的观众都没有一个去质疑,为什么梅兰现在反倒重点提了信号不好的事情,简直就像是——在为了什么做铺垫,她想干嘛?

  成群结队的老鼠在阡陌交通的羊肠小路上横冲直撞,乌鸦盘旋在村庄的上空,天罗地网的布局从理论上来说就算是飞灰土沫都逃不出掌控。

  剩下的只是秒针滴答滴答踱步的时间,梅兰在直播间的镜头里丝毫不见慌张,好像完全意识不到紧迫性,反而饶有兴趣的向观众介绍本次直播的顺序:“我们第一站就是我现在身后的纸扎铺子,这里还保留着店家当年留下的一些纸扎作品……”

  蓝色马褂的小纸人,只有电视机那么大小的精致纸洋房,还有红色的、黄色的、白色的纸灯笼,昏惨惨的摆在镜头前面。

  ——“叫妖奴重点去查那些纸扎铺子。”戚风说。

  直播间的画面一直闪烁着波浪,突然网络卡住了,画面定格在梅兰提着灯笼的一瞬间。

  老鼠撞开了房门,举目望去,满满的纸扎小人拥堵在房间里,中间一条长桌、一架椅子,就是不见刚才还在这个背景里直播的人。

  那些老鼠觉得空气里隐约有一股味道很难闻,有点像桐油。它们的鼻子嗅了片刻,终于找到古怪气味的来源——那些纸扎都被浸了一层油。

  流动的风中有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嘶嘶”响动,那些跟着山鬼长荣已经修炼了百年、半妖化的大老鼠出于一种野兽对危险的本能突然炸了毛。

  “咣当”一声,敞开的大门突然关死了,一股灼烧的味道随着一缕扶摇而上的轻烟瞬间蔓延开来。

  ——“火!”

  站在不远处山岗上注视着村庄动态的几个人突然看到村庄里一处最不起眼的房屋飘出一股股浓郁的黑烟,那些被关死在房屋里的耗子瞬间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甚至等不到主人赶过去营救。

  山鬼长荣咬牙切齿,碎碎念要把梅兰剥皮抽筋。

  对于被拔掉了爪牙的下属,武神戚风惯来没什么好脸色,“无能者才喜欢诅咒。”

  一句话噎得长荣一点脾气都没了。

  火势依旧在蔓延,韩遇想得却是——再这么烧下去,逮到初阎君就难了。

  而直播镜头里雪花闪烁了一会儿,再次变得清晰的时候,一只手从敞开的棺材里伸出来,那只手骨肉匀婷、手窝细腻,啪的一把按住棺材口。当然这个画面如果换成一只瘦骨嶙峋的爪子效果更好。

  手伸出来的时候我还以为切错频道了

  心慌了一下

  不是早就说别人直播虾仁,这位主播直播猪心

  她也不能是故意的吧,又不能控制什么时候信号好,什么时候信号差!

  兰博基尼送给妹子,先说好你再吓唬我,轮胎都不送了。

  这次直播的背景换成了棺材铺子,背景里有已经做好了尚没有描漆的棺材,闪着寒光的斧头、锯子。

  地下的古墓里,霍曦和抱着手机的裴文静头挨头专注的看直播,不得不说梅兰渲染氛围的直播能力还不错,就连裴文静都看入迷了——上头效果堪比日本经典恐怖片。

  钱得来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去翻包——果然,那件东西不见了。

  “怎么了?”霍曦和裴文静抬起头问。

  “我知道她是怎么做的了!”钱得来说。

  裴文静和霍曦都等着他答疑解惑。

  “她拿走了我用拍立得收藏女鬼的照片,你们现在看到的‘梅兰’根本就不是她,是那几个女鬼假扮的。”钱得来说,“她是想利用这几个女鬼完成她在上姚村废墟里的瞬间转移,把山鬼和他的同伙玩得团团转!”

  “——第一个镜头她在纸扎铺子里,吸引长荣的同伙找上门,然后在其到来之前借助信号不好网络卡顿这个借口,把直播暂停。再把镜头转移到第二个棺材铺子里。留在原地的女鬼等山鬼长荣的同伙一进入纸扎铺子,早就预备好的陷阱会将其一网打尽。”

  霍曦点点头,“我懂了,以此类推。在第二个棺材铺子里如法炮制,不断的消耗掉对方的有生力量。”

  ——“她是在分而治之,逐个击破!原来她想先弄死山鬼在七槐山的所有同伙!”

  这种手段连裴文静都听傻了,“她可真聪明啊!”

  梅兰确实聪明,但这么做是完全没必要拐走裴小峰的,也就是说她还有后招。钱得来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心思这么深,怕是给她卖了还要帮她数钱,那些守在古墓里千年的女鬼不就是个好例子!

  “但是……”霍曦说,“就算对方再笨,几次之后也该反应过来不对了,这时候就不会白白的去消耗自己的力量了。”

  ****

  几处不相连的铺子接连燃起火焰,老鼠和乌鸦的妖奴一批批死在寻找初阎君的各种铺子里。渐渐火势越发汹涌,上姚村的建筑多用木头做房梁,茅草做房顶,很快大火愈烧愈旺,一发不可收拾。

  “有些不对劲。”韩遇提醒,“初阎君不是被拔去了一半修为如今的肉身无法瞬移吗,她是怎么做到在几间不相连的铺子之间来回移动的?”

  “而且死掉的妖奴越来越多,她的鬼影子一次都抓不到,一转眼就换地方,她是不是故意的?”

  “她是故意的。”武神戚风说,“这次你们是不是把在七槐山布局的妖奴全都叫来了?”

  山鬼长荣嗫嚅:“因为初阎君确实不好对付,所以……”

  “哼!”戚风冷笑一声,“让剩下的妖奴找到她就通知我,我亲自去会会这位上古邪神。”

  *******

  “你们看!”裴文静指着直播镜头叫他们过去。

  ……

  我怎么觉得主播背景里好像有烟呢

  烟?深山老林废弃荒村哪里来的烟!

  直播间里的观众还在讨论,镜头前的梅兰却好像被烟熏到了,不住的捂嘴咳嗽。

  背景里的烟雾越来越浓郁,烟雾中隐隐出现橙色的零星火光,直播间里的观众先一步炸开了——

  妹子,着火了!快跑!!

  到底哪来的火呀,妹子直播期间规规矩矩,连蜡烛都没用!

  “看来是中秋节有人偷偷上山烧纸钱祭祀引发了大火,我这里信号不好,请直播间的观众拨打t市f镇的森林火警电话,请他们连夜上山灭火!”

  梅兰捂着嘴巴,还不忘抱着直播的手机从寿衣店跑出去。直播镜头里,远近的房屋冒出一股股的浓烟,橙红色的火焰把原本漆黑幽暗的荒村映照得一片光亮。

  梅兰盯着眼前的人,微微挑了挑嘴角,露出一个近似于挑衅的微笑。

  武神戚风拎着一把刀站在她面前。

  梅兰不疾不徐的对直播间里的观众说:“各位观众,很抱歉我们今天的直播只能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也许不是个适合做直播的人,每次刚刚直播到兴头上,就会有各种突发事件,所以这是我最后一次直播。好了,我要下山逃命去了,拜拜!”

  梅兰关掉直播间的镜头,无视那些挽留她、刷大火箭的粉丝,对眼前的武神说:“怎么办呢,我直播间里的粉丝已经报警了,森林火警很快会出警灭火,让他们看到咱们在这里火拼不太好吧?”

  *****

  韩遇站在山岗上俯瞰燃着熊熊烈火的上姚村,忽然觉得不对头——他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人,一个是已经被挖去妖丹的山鬼长荣,一个是重伤未愈的竹山君。他们手里还剩下为数不多的妖奴,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偏偏这个时候战力最强的武神戚风去狙击初阎君了。

  如果……

  韩遇只犹豫了片刻,就对着竹山君毕恭毕敬的说:“殿下,我觉得有些不妥,我去看下武神那边的情况。”

  竹山君没多想,挥了挥手让韩遇自便。

  然后韩遇脚底抹了油就溜了。

  ****

  这边竹山君和山鬼两个废柴隔岸观火,那边武神戚风对梅兰说:“束手就擒吧!以你现在的修为,火警上山之前我就能拿下你。”

  “梅兰”说:“您想拿下谁就去找谁,小女子不过身如飘萍,受人掣肘,神君大人请见谅啊!”

  戚风的脸色腾的就变了。

  只见“梅兰”一身破旧的红衣,伸出兰花指隔空点了点他,那张脸已经变成了女鬼孟菲,再一晃神,一架被烧得破碎的房梁突然塌了,隔断了武神戚风和女鬼孟菲。

  戚风不是傻子,只在原地愣了片刻,就明白一切的前因后果了。他转头看向来时所在的那个小小山岗——初阎君的目的……是调虎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