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81 章 第四十一章、祸起(3)

第 81 章 第四十一章、祸起(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梅兰似乎刚刚才从恍惚中惊醒,“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对阴阳道下手了?”

  钱得来叹了口气,“你心里其实一直都清楚,诸神黄昏势不可挡,再加上无数新神的飞升,阴阳道这个沟通三界的地方就会变得无比扎眼。但即使没有今天这一出,他们也会想别的办法来找你的麻烦。可我唯一觉得遗憾的,不是你杀了一个侮辱你的正神,而是你太容易被人拿捏住把柄,也太容易被人影响到情绪。同一件事,别人可以拿捏你一次,自然也可以拿捏你第二次、第三次。你须知道,一个爱憎鲜明的人是一个好人,却无法成为一个好的王者。”

  梅兰垂下眼,而微微颤抖的睫毛暴露了内心的活动。

  “人和神是一样的吗?”梅兰低头问,就像个无助的小女孩,和刚才阴骘、残忍的神祇判若两人。

  “除了寿命和修为,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那为什么……要让我来经受这一切呢?”梅兰抬头问他,那双又大又圆的漂亮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你跟我讲过,在未来的世界里,女孩子可以无忧无虑不必背负家族荣辱,也不必强迫自己成为一个无坚不摧的强者。如果有人伤害她,就可以诉诸警察,可是什么是警察,这个世界根本没有这种角色。”

  “我甚至常常会想,为什么是我呢?如果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神女,就不会有这些烦恼了吧!我一点都不喜欢修习幻术,不喜欢背负别人的期待,不喜欢去应付那些对阴阳道虎视眈眈的诸神……更不喜欢……像今天那样,被一个随便的三四五威胁,却要好声好气的赔罪赔小心,我真的很累。”

  “……”

  “钱得来,你从来没跟我说过我的结局,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钱得来第一次被人质问到哑口无,有一种黑暗小心思被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的感觉——“你……”

  “……我的结局不太好吧!”梅兰平静的说。

  “自打第一次你见到我,却毫无陌生感,给我讲过去未来却绝口不提我的事情——我就猜,我未来的处境大概并不好吧!”

  微风带来海水的潮湿和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梅兰站在沙滩上,手上、身上沾满了夔龙的鲜血。她远眺海天一色,仿佛预知了风雨欲来。

  “可是我不在乎!”梅兰执拗的说。

  钱得来突然下定了决心:“奢比尸会被灭族。”

  “……什么?!”

  “你会被苍天神庙封印。”

  “……”

  “竹山君……你弟弟会出卖你。”

  钱得来一口气把他所知道的尽量挑重点简洁明了的告诉她,怕下一秒就会失去开口说话的勇气。

  “钱得来,你知道泄露天机是触犯天道法则的吗?”梅兰问他。

  钱得来却一瞬间豁然开朗,曾经纠结的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他低声笑了,冲淡了时间所带给人的疲惫和伤痛,“你都要被灭族了你还关心我会不会被天道法则惩罚?”

  梅兰:“……”

  “我曾经……很怀疑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钱得来笑着说,“你太聪明、太狡猾又太会伪装。你笑的时候可能在算计人,不笑的时候也可能在算计人。我认识你之前觉得全天下的人都没我天才,认识你之后甘拜下风,被你玩得一愣一愣的……你知道你给我带来多大的心理阴影吗?”

  梅兰指着自己的鼻尖:“……我?”

  钱得来笑着把她拥在怀里,“我不知道你偶尔流露出对我的好感到底是真的对我有好感,还是只是为了方便利用我……你看你将来多厉害,完全把我玩弄于股掌之中。”

  梅兰两只小手圈住钱得来的腰,抬头反驳:“胡说,我明明秉性纯良,十次被你哄了九次……”

  “对。”钱得来一边笑一边紧紧地抱着她,“我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让我穿越到千年以前来认识你。现在我明白了……”

  梅兰白净漂亮的小脸上是大大的问号。

  钱得来没给她答疑解惑。

  ——那是因为如果两个人相知相许,势必在情感、经历和世界观上并驾齐驱,就像中学时语文课本里的选修朦胧诗《致橡树》。两个强者的爱情必定各自独立,彼此平等,相互依赖又相互扶持。而不是其中一个以其优势完全压倒另外一个。

  千年以后的初阎君梅兰带着千年间的阅历和智谋碾压彼时只有二十八岁的凡人钱得来;千年之前的钱得来则带着前生今世的的未卜先知,教会彼时甚至没出过几次门的初阎君梅兰许多道理。冥冥之中的因缘际会,把两个不可能相遇的人联系在了一起。

  “我说的你信吗?”钱得来问她。

  梅兰紧紧的抿着嘴,垂在胯间的手指却微微的痉挛。

  “你不会骗我的,我信你。”梅兰说。

  “但你说是我故意算计你通过亡灵树穿越到千年之前的阴阳道,可我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好处啊!万一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呢,我岂不是白费力气了。”

  这一句直接问住了钱得来。

  是啊,万一钱得来什么都不告诉梅兰,岂不是毫无意义,那么千年之后的初阎君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大概只有几千年以后的你才知道了!”钱得来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我就说,你把我玩得团团转!”

  “谢谢你。”梅兰突然说,“谢谢你出现。”

  钱得来沉默了一下,捧着梅兰的小脸蛋,心脏活泼得要命。他抿了抿紧张干燥的嘴唇,轻轻的在梅兰额前吻了吻。

  额头上的湿润让梅兰觉得有点痒痒,然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钱得来见她笑了,稍微缓解了一点紧张,然后一边唾弃自己好歹也是个奔三的男人了,居然亲个脑门都紧张得要命,一边对梅兰说:“我忽然觉得既然天道让我来到这里,在你没有经历一切之前找到你,就一定不会是毫无用意的。”

  钱得来说:“小梅兰,这一次是开卷作业。”

  “如果能够提前预知结局,那么是不是就可以改变一切,你想不想试试?”

  “……这一次,我们一起……去改变过去。”

  “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你教我的!”梅兰说。

  云岫姑姑得知梅兰的所作所为之后,意料之外的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只是那一天送去给她的饭食一点都没动的又送回了厨房。

  香香有些忐忑,不知道怎么才好。梅兰安慰了她几句,然后就跟没事儿人一样。阴阳道一如往昔,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三天后,青鸟送来了信函,命几百年没踏足过昆仑的初阎君去面见诸神。

  人人皆知此去凶险。

  云岫姑姑把信函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问梅兰:“小殿下,您有什么打算?”

  “我会去。”梅兰说,“不去的话更给了昆仑制裁我的理由。”

  “您杀的可是正神,无论是有什么理由,昆仑在这件事上都不可能善罢甘休!更何况您早就得罪了昆仑!”云岫姑姑有些着急。

  “我知道。”梅兰淡定的说,“所以这次我不光是要去陈情,还要去领罪。此事与阴阳道奢比尸全族无关,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你要自己抗下这件事?”

  “这本来也是我冲动之下干的事,跟奢比尸全族本来就没有关系!”梅兰说,“我自请领罪,他们也不可能杀了我,大概率会把压在哪个山头压上个几百年。”

  更何况,按照神界的地位划分,鬼王的地位本就高于夔龙,更不可能让位尊者为位卑者偿命。

  “你杀夔龙的时候就想好了?”云岫姑姑问。

  “怎么可能?”梅兰说,“我要是有那个急中生智的本事,会做得更加不露痕迹。我当时是被气急了!”

  “姑姑,我离开以后,阴阳道就托付给你了。我料到可能还会有人来找阴阳道的麻烦,我不在你们更难应付。自我离开后,阴阳道紧闭门户。我会用我的一半修为加固结界,若是有什么事不知道如何裁决,你们就去问钱得来。”

  “他?一个凡人?!”云岫姑姑惊讶,“这个人根本查不出任何来历,把他留在阴阳道已经是逾矩了,你为什么会如此信任他?”

  “不知道。”梅兰坦白,“但我总觉得他是个值得托付的人,我相信他。”

  云岫姑姑看着梅兰,这位久经风雨的女性是一手把鬼王初阎君带大的族中祭司,也算是老于世故,她敏感的察觉到属于男女之间的那种微妙——

  “……为什么会选择他?”

  “额……”听懂了云岫姑姑弦外之音的梅兰一瞬间有一种中学小女生被班主任逮到早恋的慌张。

  “我以为你会跟少君郑昊……”当云岫姑姑不得不接受自家养了上千年的好白菜居然落到了一头猪的嘴边上,心情很是有些不平衡。

  “阿嚏”打了个喷嚏的钱得来正在任劳任怨的给梅兰烤鱼吃,自诩风流倜傥帅得没边儿的钱得来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居然有个“丈母娘”觉得他就是一头猪。

  梅兰也惊讶了,“你怎么会以为我跟郑昊有关系,我们最多只是比其他神祇之间关系好上那么一点点,连交心都谈不上。”

  她又补充,“再说了,人家现在也不是少君了。”

  云岫姑姑心情不大美丽,还在碎碎念:“一个凡人……”

  最后,抱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种民间朴素的情怀,云岫姑姑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好,殿下相信的人也是老身相信的人。”

  第二天梅兰收拾好包囊,和钱得来一块儿去找云岫姑姑告别。云岫姑姑见了钱得来第一眼就白了他一眼,搞得钱得来有些莫名。

  昆仑上的神殿上,梅兰认错十分坦诚,一字不差的背诵着昨晚上和钱得来一起连夜商量出来的稿子。

  先是重点表达了自己的悔过之情,然后明确表示愿意自请流放、贬低神格,最后还暗搓搓的表示虽然自己是有道理的,但是万万不该一不留神把夔龙君给弄死了。

  背完了悔过书,昆仑神殿上的众多神仙有一瞬默了默——主要是梅兰认错态度太好了,人家甚至提前把怎么罚自己都想好了,比神界历来惩治犯错的神仙还要严苛那么一丢丢。

  让准备了一肚子话收拾初阎君的各路神仙有些转不过弯儿来,更觉得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鬼王果然还是那个怂蛋包鬼王,这个夔龙君也是的,欺负就欺负呗,别把老实人逼急了呀,你看打不过就算了连命都没了!

  西王母有话要说:“虽说鬼王悔过之意明显,但夔龙君怎么说也是上古时期至今为数不多的神祇之一,若是此事草草揭过,怕是让众神寒心。”

  梅兰对此早有准备,西王母话音刚落,梅兰就哭着说:“我也知道自己铸成大错,百死莫赎,所以我早就把夔龙君的魂魄收好了,放在阴阳道养上几百年转世轮回,他日夔龙君重新修炼飞升成仙也是指日可待!”

  西王母:“……”

  好嘛,人家早就做好准备了!

  郑昊站出来说:“既然鬼王知罪认罪悔罪了,此事就按照鬼王自己的提议处理可好,免去鬼王的神职,流放海外百年。”

  另外一个神祇这时候接话,“可若是免去初阎君的鬼王神职,阴阳道谁来管理啊?”

  郑昊想了想,提议:“初阎君不是还有一个弟弟,不如……”

  “不行!”梅兰断然拒绝,然后一瞬间在场所有神祇都惊讶的看着她,这货又开始飙戏了,“呜呜……我弟弟从小性情暴虐,眼里容不得砂子,我生怕若是阴阳道由他来掌握,到时候会做出更加追悔莫及的事情来!”

  郑昊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梅兰,低头自嘲的笑了一下,不再说话。

  最后梅兰自己说阴阳道事务会暂时交给族中的大祭司云岫姑姑来处理,算是把流放以后阴阳道的事情也安排好了。

  一直把阴阳道护在怀里不让他人沾染的初阎君滚蛋了,阴阳道的主事人如今不过只是个祭祀,显然比初阎君更好拿捏——此事圆满处理也算皆大欢喜。

  梅兰因为认罪态度良好,所以破天荒没被关到小黑屋里面壁,反而给她洒扫出一间比几百年前初次涉足昆仑还要好上许多的寝殿出来。甚至也没叫人来把守看管。

  梅兰抹了一把一脑门的汗水,“以后有机会去人界看戏,我一定要给那些戏子包一个大大的红封——真是太不容易了!”

  钱得来心说,那你是不知道一回生二回熟,你以后的演技更加炉火纯青!

  转头就发现郑昊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梅兰一瞬心虚,然后打着哈哈问:“帝君怎么在这里,放心吧,我一心悔过绝对不跑!”

  “我听见了!”郑昊说。

  梅兰愣了十几秒,然后装傻坚决不认,“您说什么,听见什么了?风太大了,你耳朵闪着了吧!”

  郑昊瞥了一眼钱得来,说:“那个男人不是你的阴阳蛇久安,他是谁?”

  “……”钱得来站在男人的角度敏锐的察觉到了郑昊情绪中的反常。

  梅兰有一丝被戳破的恼火,一句“关你屁事”在唇边打了个转儿,然后卑微的吐出一句:“您一定是误会了!”

  郑昊大长腿两步走到梅兰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为什么不信任我,不愿意和我合作?”

  梅兰:“……”

  郑昊轻蔑的看了一眼钱得来,“你宁愿信任一个来历不明的凡人男子,却不愿意信任和你相识上千年的老友,这是什么道理?”

  “……夔龙是怎么知道我的出身的?”梅兰语调突然从狗腿装怂无缝转化为清冷凉薄。

  “你怀疑我?”郑昊怒目而视。

  “知道我底细的,整个三界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知道我底细,同时又知道只有这件事才能把我激怒的,古往今来最多不超过三个人!”

  难得,郑昊那张小黑脸现在一半红一半白。

  梅兰冷笑了一声,“郑昊,你想做天君吗?”

  郑昊:“……”

  “承认自己的野心并不难。你从小就想做天君,主宰一切、裁判一切,你一直都想建立一种绝对的公理凌驾于诸神之上。诸神各怀心思、各自为政,你早就看不顺眼了。只有你当了天君才能统辖一切,我愿意支持你,但是郑昊……你的梦想,不该以牺牲我为代价!”梅兰冷冷地说。

  “如果你和我站在同一条路上,我们原本可以强强联合。”郑昊没有否认梅兰的质问,“可你为什么要三番四次拒绝我的合作请求呢?”

  “因为你们不是同路人。”钱得来突然说。

  郑昊微微眯了眯眼,打量起这个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男人。

  “郑昊,过去的事一笔勾销。”梅兰引开他的注意力,“无论是我们的情谊,还是你算计我的事——全都一笔勾销,我不会找你报复,但从此我们形同陌路。”

  “形同陌路?”郑昊突然神经质的笑了两声,“我们几千年的情谊,你被整个神界排挤只有我愿意与你结交,最后只换了一个‘形同陌路’?好得狠啊!”

  梅兰站在钱得来身前,冷漠的看着他。

  郑昊不是个喜欢纠缠的人,话已至此不必多说,他转头就走了。

  第二天,梅兰就被送去了海外孤悬的一处荒岛。

  阴阳道的人不允许去陪伴鬼王,理由是鬼王初阎君是去流放的,不是去度假的,仆人就不必带了。

  这确实是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梅兰也没借口拒绝,刚刚脱单的的少女只好挥泪跟男朋友说再见,开启了没有通信设备只能遥相思念的异地恋模式。然后默默蹲在墙角诅咒主事人找不着对象。

  偏巧做这个决定的人就是帝君郑昊。

  梅兰:呵……

  钱得来最初和梅兰计划得很好,如果有人想要算计阴阳道的话,与其迎难而上、玉石俱焚,不如避其锋芒。所以对于被流放这件事,梅兰和钱得来毫无心理压力,不过几百年,总比奢比尸一族全灭,梅兰被封印千年好得多。

  恋爱中的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钱得来见不到梅兰,就划着一艘小船,到海外的荒岛,这里把守着两个身高超过十米的巨人,钱得来带了几缸自酿的黄酒请他们喝,也不提别的非分的请求,就是好酒好菜请客。

  看守的巨人最初还提防钱得来提防得十分紧,后来天界诸神不再关心老实巴交蹲监狱的鬼王,他们的警惕心也就放下了,偶尔还帮忙鸿雁传个书,磕cp磕得十分开心。

  如此过去一年,钱得来除了会关注阴阳道的事情,绝大多数时间就受灾荒岛之外,等着梅兰有朝一日“刑满释放”。

  但他们忽略掉了一个最关键的点,就是诸神真正的目标并不是初阎君本人,而是阴阳道的管辖权。除非梅兰舍得放弃千年来聚居的家园,将阴阳道的管辖权拱手让人,带着奢比尸全族另觅住处,否则此事并不能了结,最多只是推迟放缓了事态的发展。

  压死骆驼的,只需要最后一根稻草。

  夔龙死后,树倒猢狲散,他的侍从各自自求生路。那个间接导致夔龙被杀的独眼侍从因为人品太差被其他人唾弃排挤,流落到人界,很是潦倒落魄了一段时间,甚至沦落到当街行乞。

  有一天,西王母化成了个凡人女子的模样下凡去看望自己的儿子。说起来这也是一桩秘闻,西王母本就是个美丽刚强的女神,曾与一个凡人男子相爱,还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孩。

  但人神结合,本来就触犯了天道法则,所以西王母就把这件事隐瞒了下来,只不过舐犊情深,隔三差五才会秘密的从天界前往人界看望自己的孩子。一旦三界通行的通道只剩下阴阳道,而初阎君又一意孤行,所有往来三界的神仙都必须登记通报的话,她的秘密很快就会被其他神祇所察觉。

  但就算阴阳道的管理者如今换成了奢比尸族的祭司,西王母依然不放心——私人秘密这件事,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心里比较好。

  有什么办法可以一劳永逸,彻底掌握住自由通行三界的权柄呢?

  这就叫做打瞌睡送来了枕头,西王母抱着儿子和凡人丈夫在人界逛庙会的时候,偏巧就远远看到了那个落魄的前任夔龙侍从。

  她一直都觉得奇怪——自打几百年前在昆仑得罪了众多神祇之后,鬼王初阎君就表现出极端的胆小怕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生怕惹祸上身。而且从后续的操作来看,初阎君其实对杀夔龙是有后悔的,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致使她会不管不顾也要杀了夔龙?

  西王母记住了那个乞丐,当天晚上就入梦拷问他,然后得到了一个大八卦。

  隔了几日,神界三十六位大神,大军压境阴阳道,要奢比尸一族交出女娲、伏羲二位创世神的尸骸。

  云岫姑姑万万没有想到这么隐秘的一件事居然会被诸神得知,更没有想到的是,西王母居然从初阎君的身世直接联想到上古创世神女娲伏羲死后,尸身的秘密失踪。她以此召集神界的诸神,告知厉害得失。虽然通篇冠冕堂皇,半点儿都没体现那三个字,但在场的人无一不知道,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阴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