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00 章 第十五章、捉奸

第 100 章 第十五章、捉奸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别说,查了一下才发现刘华吸毒还真的被许周摁到过,刘华还被处以十五天的拘留。

  那是一个多月以前,刘华在朋友家聚众吸毒被群众举报,巧得很那天刚好是许周带队去抓人。但这也似乎是明面上能够查出的两人唯一的交集,钱得来注意到当时的案卷上许周的亲笔字迹,写得是“聚众吸食摇头丸”。

  钱得来忽然想到了什么,叫莫离去找许国昌问清楚,刘华到底吸的是什么毒品。等到莫离从许国昌那里拿到了刘华家的钥匙,从他家里搜出一瓶白色的药瓶后,都不用去找技侦主任于浩淼验成分,钱得来都能认出来这瓶药和张潇潇自杀用的药是一样的——一种从未在市面上出现的、目前在我国毒品名录上尚属于空白的一种新型毒品。

  陈迦叶、张潇潇、刘华都吸食了同一种新型毒品,而刘华的同性男友许国昌交代这种毒品来源于八二八案后已经被依法取缔的邪教组织真理社。

  更有意思的是——缉毒支队队长许周并不是直到陈迦叶坠楼案才发现这种新型毒品,而是最晚在一个多月以前,亲自逮到刘华聚众吸毒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种新型毒品的存在。但他隐瞒了这一点,还在案卷上用与其类似的摇头丸混淆视听。

  他想干什么?

  钱得来说:“看来我们不光要查案子,还要查查我们这位缉毒队长到底还瞒着我们干了多少事!”

  小梅兰晃悠着两条小短腿坐在沙发上,电视里往日吸引人的动画片已经完全提不起她的任何兴趣。

  自打那天韩遇出门以后,每天还有钟点工阿姨准时上门给她打扫卫生、做饭、熬参汤喝。但两天了,韩遇再也没有回过这个住所,甚至也没打电话交代一声。梅兰大概率能猜到是为什么——钱得来大概率是找过来了。

  小梅兰既然已经跟韩遇达成了协议,能够让他突然消失的理由,要么是他死了,要么是他不敢回来了。

  大概是钱瑶找钱得来帮忙追查自己的行踪了,但不知怎么的还是被韩遇察觉到了。

  太可惜了,钟点工阿姨说韩遇只付了一个月的工钱。也就是说下个月开始,就没有参汤喝了。

  梅兰在想韩遇临出门前对她说的话——第二刑侦支队的内鬼参与到了最近关注度极高的女明星陈迦叶坠楼案。

  也就是说,钱得来也在办那件案子。

  梅兰以为那桩案子只是个普通的刑事案件,起码以她的本事,完全没有看出这桩事有一丁点儿和妖魔鬼怪沾边儿的迹象。

  但钱得来既然参与其中,那么那个案子就绝对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梅兰有兴趣了。

  她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指针已经指向了上午十点钟。

  小梅兰从那个琳琅满目的衣橱里找出一件海军领的长袖棕白相间格子衫,下搭一条及膝的棕色百褶短裙,套了一双长筒袜和小皮鞋。她翘起脚打开防盗门。站在金色鸟架子上的乌鸦“嘎”的叫了一声,小梅兰斜了它一眼,那只乌鸦瑟瑟的抖着羽毛,把头缩在前胸的绒毛里。

  “连你也想管我了,真是胆子肥了!”小梅兰嗔了一句,就出门了。

  h市的中心干道人流密集,蒋家酒店是本市的地标建筑,找起来很容易。

  小梅兰朝着那个市中心那个高大漂亮的建筑一路走过去。她的个头儿矮矮的,只到成年人的腰部,很多人如果不低头几乎发现不了这个小小的姑娘。但也不时有路人看到她,窃窃私语:“这是谁家的孩子找不到妈妈了吗?”

  再一转头,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已经不见了。

  小梅兰走到蒋家酒店大厦的楼下,她仰着脖子费力的眺望大厦的顶层——那个叫陈迦叶的女明星,就是从那里掉下来的。

  她环视了一圈蒋家酒店的周围环境,一楼只有几个柱子其余都是玻璃墙。大门紧闭,只有一个侧门开着——案发以后,警方虽然只是封锁了陈迦叶出事的二十一楼天台和必经的二十楼,并没有对其他楼层提出要求。但蒋家还是很谨慎的暂停了住宿业务,只是开放了一楼的餐厅,但由于命案的发生,连餐饮业也收到了很大的打击。

  所以在蒋家酒店一楼的环形玻璃墙餐厅就餐的人寥寥无几,钱得来和裴文静是其中的一对。

  钱得来这个人对于这种精装美食唯一的见地大概就是这玩意儿一盘这么少怕是不够吃吧!

  而窗外盯着他的小梅兰想的是:这顿饭起码是钱得来半个月工资,上次请我吃的没这么贵!

  尚且不知道危机四伏的钱得来饮了一口白葡萄酒,问裴文静:“吃的怎么样,合口味吗?”其实钱得来想委婉的表达吃饱了咱们就撤吧,趁早先去干点正经事。

  但是他天生一双桃花眼,只要不瞪眼睛唬人的时候看谁都深情款款,所以落在玻璃墙外的小梅兰眼里,那就是钱得来一身名牌西装,打扮得英俊帅气,而女汉子裴文静今天也罕见的穿上了蕾丝花边的黄裙子,娇羞得跟朵迎春花似的——这俩货什么时候背着我搞到一起的?!

  裴文静掐着嗓子柔声细语的说:“再……再坐一会吧,你跟我说说你们警队啊!”

  钱得来揉了揉眉心,他知道裴文静是误会了,正组织措辞准备在不伤害这姑娘自尊心的同时把自己的想法表达清楚的时候,忽然觉得脖子后面阴风阵阵——谁把空调的温度调的这么低了?!

  他揉了揉命运的后脖颈,正准备叫服务员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

  忽然觉得眼角有一个矮墩墩的影子飞速的从眼前滑过,然后扑通一声抱紧了他的大腿——

  “爸爸,你是不要我和妈妈了吗?”那个漂亮的小女孩抬起泪眼汪汪的小脸蛋儿,然后愤怒的指着坐在对面目瞪口呆的裴文静,“这个坏阿姨是你找的小三吗?”

  钱得来:“……”

  裴文静:“???”

  围观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