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02 章 第十七章、主仆(1)

第 102 章 第十七章、主仆(1)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裴文静不大高兴,如果没有梅兰的突然出现,本来她还打算陪钱得来去天台看现场的,这就大大延长了两人独处的时间,不过现在全泡汤了。

  梅兰也有意见,“霍曦,他怎么来了?”

  钱得来跟他说了昨天晚上在宴会厅和霍曦偶遇的事情,小梅兰闻冷笑了两声,“苍天神庙倒是一心想做三届的主宰!不过神族这些年很满意山鬼的作为,也没有培养其他的替代者。妖族长老换人,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什么其他好人选,这次怕是去笼络狐蓝城去了!”

  钱得来迅速从这一句话中提炼出好几个信息点,他本来想问:你怎么知道霍曦是去笼络狐蓝城了?然后又想问:你是怎么知道狐蓝城是会是长老的继任者?

  最后脱口而出:“是你跟我们公安部推举的狐蓝城?!原来狐蓝城是你的人!!”

  梅兰慌张的抱住裴文静的大腿,“漂亮姐姐,我想吃冰淇淋!”

  裴文静:“……”

  钱得来拎着小梅兰命运的后脖颈,“你这次就是叫裴文静漂亮姑奶奶都没用!你先把你的事交代清楚,除了狐蓝城你在第二刑侦支队安插了多少眼线?”

  与天地灵根共生的阴阳道鬼王初阎君,曾经令三界闻风丧胆的千年邪神,苦心孤诣凭一己之力干翻昆仑一系神仙的上古神祇……此时屈辱的向一个年方二十八岁的人界凡人赌咒发誓,自己就在第二刑侦支队安插了一个狐蓝城,如果再有内鬼那肯定跟她没关系!

  智商不高的裴文静都听出来了,“你的意思是二侦还有内鬼?!”

  钱得来打发裴文静去门口守着,关好了门,才问小梅兰:“看来你也发觉了,这就是你留在韩遇身边的理由,支队的内鬼跟韩遇有关?

  小梅兰委屈的一摊手,“可惜我啥也没查出来!”

  钱得来却得瑟的不要不要的,嘴角的笑容勉强才能压下去,他伸手揉了揉梅兰柔软的发顶心,“我一个大男人,哪里需要女人为我冒险!”

  “可你不觉得很恐怖吗?”小梅兰说,“第二刑侦支队有编制的人员每一个都被老胡摸清了所有底细,编外人员虽然来源复杂,但很多时候并不能完全接触到二侦的机密。一个跟真理社韩遇直接联系,却连韩遇也摸不清底细的内鬼,‘他’的身份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他’会对二侦的人做什么?简直防不胜防!”

  钱得来看着她,忽然想起在千年以前桃花源一样的阴阳道里,那个无忧无虑的单纯小姑娘。一个人无论是九天之上的神祇,还是芸芸众生的凡夫俗子,都免不了去关心或者是渴望着被关心,终究还是因为我们渴望着那种纯真轻松无需计较的群体生活。

  “我们很快就会把‘他’找出来的!”钱得来安慰小梅兰。

  “你有线索了?”

  “二侦内鬼现在确实没什么头绪,但公安局的内鬼现在却有些头绪了!”钱得来说。

  小梅兰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是要被渗透成筛子了,以后叫政审的人长点心吧!”

  钱得来:“……”

  跟霍曦吃晚饭的时候霍曦一门心思的看裴文静的热闹,他也不知道听谁说裴文静被被小三了,乐得不行,特地说出来看裴文静暴躁,就跟中彩票似的。

  钱得来心事重重,只问了一句霍曦打算在人界待多久。

  对此霍曦说:“也就一个多月,晚秋正是好时候,天气也凉爽。我来人界一次不容易,不玩够了怎么行!”

  这话又是托辞,在场除了傻白甜裴文静,说的人知道听的人不信,听的人也知道说的人知道他不信,但是彼此惺惺作态还得把戏唱下去。

  霍曦问:“最近钱队长在忙什么案子,女明星陈迦叶的案子听说你在负责?”

  钱得来微微蹙眉,“怎么上神也会关心这种人界的小案子?”

  “也不是小案子了。”霍曦说,“就算神仙也要有娱乐活动的。坦白说,我是陈迦叶的粉丝,听说她出事了好几天都没睡好,非常关心她案子的进展。”

  钱得来摇摇头,“可惜现在确实没什么进展,等破案了我们第一时间发公告,您肯定能在微博上刷出来!”

  霍曦皮笑肉不笑。

  钱得来脸皮厚如城墙。

  裴文静埋头跟盘子里那块神户牛肉作斗争。

  霍曦突然说:“说起来七槐山那次完了之后,我们的人想把鬼王的遗骸捡回去安葬,但叫河神搜遍了整条河都没看到鬼王的尸体。”

  裴文静觉得今天吃饭的风水不太好,容易消化不良。

  钱得来施施然说:“找到之后记得帮我们挫骨扬灰!”

  霍曦扬眉,“这么说鬼王的尸骸不是被你们捡走了?”

  裴文静突然把银质的刀叉拍在桌上,金属撞击骨瓷的声音很大,连服务员都侧目而视。

  “你有病吗?那种人害了我太祖爷爷,难道我们还有心思给她收尸?!你絮絮叨叨问这些想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跟姑奶奶我玩这套弯弯绕绕的,姑奶奶不爱伺候!”

  钱得来真想捂住裴文静的嘴巴,霍曦态度好那也不能忘了他毕竟是神界苍天神庙在册的大神,十个裴文静捆一起都不够霍曦收拾的。

  谁知道裴文静真动了火,霍曦反而结巴了,“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就是问问……”

  “那现在问完了,我们说我们不知道,这个答案满意吗?”

  “满意满意……”霍曦点头如捣蒜。

  “……”钱得来震惊了:这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

  霍曦本来还想问点什么,但小眼神儿偷瞄裴文静绷紧了的脸色,讪讪的什么都不敢问了。

  一顿鸿门宴自此吃得相安无事。

  钱某人摸着下巴,淫荡的笑了。

  回家的时候,小梅兰正抱着一桶冰淇淋在看动画片。

  钱得来换掉西装,从她手上抢走冰淇淋,“少吃这东西,小心闹肚子!”

  小梅兰抱怨,“我要喝参汤!我晚上还没吃饭呢!”

  钱得来震惊:“不是给你叫了外卖?”

  “我不吃外卖,我是小孩子正在长身体,那玩意儿地沟油放得多!”

  钱得来揉了揉眉心,“梅兰同志咱们讲讲道理,现在哪里还有地沟油,你这么说市监局的同志不会原谅你的!”

  “我要喝参汤,乌鸡炖的……”梅兰身体变小了,不知是不是心理年龄跟着身体一块变小了,撒起娇来大有一种“我不管我就要,你不给我我就哭给你看”的熊孩子风范。

  “连韩遇那厮都知道给我炖参汤喝!”致命一击来了。

  钱得来被她闹得心烦意乱,连声答应:“好好好,但现在晚上八点多了,参汤没有。给你做个面片儿汤,你少喝点免得积食肚子疼行不?”

  小梅兰扁着嘴巴,似乎不太满意,但还是勉为其难的接受:“那也行。”

  钱得来家倒是有两大包装袋的方便面,但今日不同往昔,这货连外卖都不吃,更别说方便面。所以钱得来只好自己和面,但手艺到底生疏,最后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把整个厨房弄得到处都是白花花的面粉,一碗尚能入眼的面片儿汤终于做好了。

  “给你打了个荷包蛋,尝尝吧!”

  小梅兰矜持的喝了一口汤,咂巴了下嘴巴,“还行,稍微有点咸,下次少放点盐就好了!”

  钱得来:下次???

  吃完了一碗面片儿汤,小梅兰还往厨房瞄,钱得来挡住她的视线,“不能再吃了,你现在是小孩子,吃多了消化不了!”

  小梅兰撇撇嘴,搬了个小板凳去洗漱了。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梅兰只穿了一个小裤衩和一个小背心就自觉的往钱得来被窝里钻。

  “你干什么!”钱某人吓得就差以死明志以保贞节了。

  “我没地方睡,只能委屈跟你挤挤了!”梅兰说。

  钱得来觉得脑仁疼,“你睡床,我去睡沙发!但是你这身儿是怎么回事?”

  梅兰看看自己的背心裤衩,“没办法啊,韩遇给我买了不少衣服,但是都放在他家。我不想回去取了!”她挠头想了想,“钱得来你不是吧,我一个小孩子你还跟我讲男女大防?”

  “小孩子也有性别,会愿意跟小女孩睡一个被窝的男人都是变态!你先穿我的t恤当睡衣,明天我就带你去买衣服!”

  梅兰偏头想了想,答应了一声。

  第二天一早钱得来就跟支队请假,带梅兰去买衣服。他长了个心眼儿,带梅兰避开了上次韩遇买童装的商场,去了另一家档次差不多的商场。

  “自己挑吧,喜欢什么就买什么!”

  梅兰琢磨了一下钱得来的工资,十分贴心的拿了一条红色镶白色绒毛滚边儿的小旗袍,“就这件了!”

  钱得来还能不明白她想什么,转身从衣架上挑了一件儿童风衣,一件儿童羊毛外套,还有几条裙子和皮鞋、短靴交给服务员,“带我……嗯,去试试。”

  梅兰扯着他的袖子拽了拽,低声说:“你的工资都不够你孔雀开屏的!”

  钱得来磨了磨后槽牙,“那我以后就不开屏了,要是连你我都养不起,我还上班赚钱有什么意思——去试衣服吧!”

  “谢谢……爸爸!”梅兰笑了。

  女服务员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女儿和爸爸啊!这年头都是妈妈带孩子,愿意花时间打扮女儿的男人真是太少了!

  “你能不能别叫我爸爸,这个称呼……有点恶心!”钱得来咬牙切齿的说。

  梅兰大惑不解,“可韩遇一直想让我叫他爸爸,不是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吗?”

  “情人就是情人,女儿就是女儿——这种话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胡说出来的。你记住,咱俩的关系这辈子就只有一种,‘爸爸’这种叫法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梅兰似乎又学到了一个没什么用的知识,点了点头。

  这时候钱得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弯了弯嘴角,“那你想好了吗,咱俩是什么关系?”

  梅兰挠头想;他要给我花钱,还给我做饭,要养着我……

  “——是主人和仆人的关系吧!”

  钱得来:“……”感觉没有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