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03 章 第十八章、主仆(2)

第 103 章 第十八章、主仆(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养梅兰最大的好处是钱得来终于开始认真的规划每个月的工资收入。

  他以前都是前半个月风流倜傥,后半个月勒紧裤腰。现在工资刚拿到手,他就要计算:小姑娘得吃新鲜的蔬菜水果,正在长身体肉蛋奶也得跟上;再一琢磨,天气越发的凉了,老破小小区的供暖不好,还得买个电热取暖器备着;还有换季的衣服,现在童装怎么那么贵……哦,面料得最好的,女孩子还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这钱不能省;这货居然还吃人参,托老同学从长白山带点野山参过来……谁来熬汤?算了,下载个app研究下怎么做吧!

  顺便说,每天外卖、方便面、速食度日的钱得来现在终于练就了一手家常菜的手艺,毕竟家里的小主子不吃外卖嫌用料不好乱七八糟的佐料多,他就得去超市采购了一车锅碗瓢盆,回来自己亲自下厨。

  你别说,才几天的功夫,别说小梅兰被钱得来养的水灵娇嫩,钱得来自己的气色也比以前好了——此为后话,暂且不表。

  不过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是……钱得来再也没闲钱去孔雀开屏了。

  第二刑侦支队神经最粗的楚怀悯都感觉出最近钱得来穿衣打扮比以前低调了,起码没看到只有杂志上才会出现的蓝血、红血换季新款男装出现在钱某人的身上了。

  “旧衣服有旧衣服的好处,起码环保节约。”钱某人如是安慰自己。

  儿科医生叫了钱得来一声:“家长进来吧!”

  这又是桩囧事,到现在这俩货还没商量好对外的身份关系是什么。

  钱得来是坚决不同意梅兰叫自己“爸爸”,梅兰也不同意钱得来说自己是“哥哥”,理由是他一个奔三男人让自己一个千年邪神叫“哥哥”太不要脸。最后没办法,俩人各退一步,梅兰和钱得来的关系终于暂时定性成了“叔侄”。

  但还是哪里怪怪的,尤其是小梅兰娇声嫩气的叫“钱叔叔”的时候,钱某人总觉得自己像法治频道里诱拐幼女的“怪蜀黎”。

  算了,权宜之计,钱得来不信梅兰这幅身子骨还能再长个十年八载的……嗯,应该不会吧!

  医生拿着全身体检报告,对钱得来说:“当家长是怎么搞的,孩子严重贫血、营养不良。看你这身打扮也不是缺钱的主儿,怎么把孩子弄成这样。孩子挑食严重也不能惯着她,得让她多补充营养,少吃垃圾食品,肉蛋奶果蔬一样都不能少!”

  钱得来看了一眼满脸无辜、乖巧坐在旁边小板凳上的小梅兰,心说:她那不是挑食,她是嘴巴刁。做出来的菜不好看不吃,油盐重了不吃,荤素搭配不均衡不吃,不好吃那就更不吃了……可就算这么刁的嘴巴,还不是每天三餐比成年人都能吃,饭后还得再来一碗熬了三四个钟头的人参炖鸡汤。

  吃来吃去居然还吃出个营养不良,钱某人觉得自己太冤枉了。

  但他扫了一眼体检报告,嘴上还得说:“大夫您说得是,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这孩子,可不许挑食了!”

  中年女医生看他认错态度好,推了推眼镜,又嘱咐了几句就放他带孩子走了。

  回家的车上,钱得来把体检报告递给梅兰看,“还不错,你的身体快速发育成长,所以才会表现出营养不良,回去每顿你可以多吃半碗饭了。还有……你身高超过一米二了,以后再也享受不到免票的待遇了。”

  坐在车后排,被牢牢的固定在儿童座椅上的小梅兰诧异:“身高低于一米二免票?”

  “这么通用的知识你居然不知道?!”钱得来说,“你冲出封印12年就忙着算计人了?”

  “总共就12年,我还得摸清楚各方的底细,掌握现代社会的生活技能……我已经很了不起了,哪里有时间去调查身高对消费的影响!”

  “h市有一家主题乐圈在全国都很出名,你都没去过?”钱得来问。

  “没空啊……”

  钱得来一边开车一边说:“等这个案子结案以后,我带你来好好玩一天。”

  小梅兰无声的点了点头,然后遗憾的说:“可惜那时候我还是享受不到免票的待遇。”

  钱得来笑了,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

  “啊?”

  “你还得多久才能彻底长大?”

  梅兰想了想,“上一次我恢复成小孩子的身体还是被封印的时候……你也看到了,你进古墓的时候我已经在墓里待了一千多年了,长到了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

  “什么!?”钱得来情绪一激动就把错把油门踩成了刹车,直接闯了红灯,这个路口还刚好有拍照。

  但是钱得来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你一千多年才长到了十二三岁的身体!?”那我岂不是要一直守活寡!

  小梅兰透过车里的内视镜平静的看着钱得来,噗嗤笑了,“逗你的!哪会那么慢——那时候我封印在古墓巴掌大的地方,每天饿肚子,连阳光都见不到,当然就长得慢了。现在好吃好喝的养着,我估摸着也就一两个月就长大成人了。”

  钱得来听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小梅兰又问:“钱得来,陈迦叶死了几天了?”

  “十月二十五那天出的事,到现在已经五天了。”他叹了口气,“隔了两天张潇潇也出事了,上面勒令我们一周破案,现在算起来也就剩四天了。”

  小梅兰嘟囔:“那也就是说,距离陈迦叶的回魂夜还剩下两天。”她顺嘴问,“你了解这个陈迦叶吗,她意志力强吗?”

  梅兰的意有所指钱得来听懂了,早在蒋伯仁死亡的八二八案中,钱得来就曾经想要尝试在死者回魂夜获取案发现场的情况,但蒋伯仁人死如灯灭再加上那时他的魂魄被梅兰拘禁了,所以计划没成。现在轮到陈迦叶,完全可以在她回魂当天夜里,通过残存在她脑海里的死前走马灯去观察死亡现场的情况,拿到重要线索。

  所以钱得来没多想,脱口而出:“陈迦叶这人意志力很顽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等他意识到自己说什么的时候,好像已经晚了。

  “你跟死者陈迦叶是旧识?”小梅兰说,“学校?!还是同学吗?”

  钱得来支支吾吾。

  “光是同学大大方方的说就好了,你这个样子……该不会是初恋情人吧!”一语中的。

  钱得来觉得脑后的阴风凉飕飕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陈迦叶的案子不涉及到超自然情况,但却还是让二侦参与了,原来是为了给初恋情人洗雪冤屈!”小梅兰闲闲的说,但是个人都能听出来她嘴里的阴阳怪气。

  “不是,你别误会。我参与不是因为我想参与,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嘛,这件事跟蒋家有一点关系,完全是许周拜托我,现在二侦手头又没有什么着急的案子,我们才参与调查的……”

  小梅兰冷笑了一声,嘴巴都能挂油瓶了,“信你才有鬼,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居然还舍弃了大豪宅和参汤特地跑回来帮你办前女友的案子……”

  钱得来当然知道这姑娘是吃飞醋了。果然不管是活了多少年、遇上了多少事、身体年龄和心理年龄多大,只要一想到暧昧对象的前任,任谁内心都不会太平静……

  等等……

  钱得来突然无声的贼笑了一下,故意慢悠悠的说:“梅兰,你是不是喜欢我才吃这个飞醋啊?”

  小梅兰:“……”

  她不说话钱得来可就不干了,继续追问:“咱们俩总得有点关系你才有立场说这些话吧,咱俩什么关系啊?”

  “主仆关系啊!”梅兰顺嘴就接上一句,“身为上古神祇,作为你的主人我还够格吧,关心一下你的前任有问题吗?”

  “你……”钱得来本来还想再说几句,但透过车内内视镜看到后排坐在儿童安全椅上的小梅兰,现在看着虽然比之前大一点,但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整个人都红彤彤的,就像是从沸水里捞出来的虾子。

  千年的老铁树突然开了花,还是容老铁树自己先缓一缓吧!

  钱得来似乎也意识到一个关键:也许梅兰并不是情商低,只是在她漫长的生命里,从未有、也并未期待有那么一个人,与她有另一种关系,这种关系不是血缘的亲情关系、日夜陪伴的友谊关系、相互算计的政敌关系、相互利用的同盟关系……而是一种对于她而全新的、令人会忐忑,会脸红,会心头小鹿乱撞,会时时刻刻想念的恋人关系。

  哪怕是千年邪神,也会有令其完全手足无措的陌生领域。

  她过去的经历太过坎坷和血腥,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风花雪月,或者哪怕刚有一点点苗头就被变幻无常的上古斗争搅合得戛然而止。

  钱得来握紧了手里的方向盘——没关系,她于□□笨拙胆怯,那他就等一等她。

  “好吧,小主子。您有什么建议,好歹一条、不对是两条人命,总得把案子破了吧!”

  梅兰想了想,“等两天,我替你去陈迦叶案发现场看看那个女明星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强大!”

  这个时候钱得来的电话铃响了,他带上蓝牙耳机,接通了电话。

  是第一刑侦支队的范恒队长,“钱得来,我查到了一件事,你听了不要太惊讶——我怀疑许周是潜伏在公安局的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