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04 章 第十九章、风雷(1)

第 104 章 第十九章、风雷(1)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钱得来透过车内后视镜和后排的小梅兰对视了一眼。

  那边范恒很敏锐:“你身边有人?”

  “没有,我在开车。”钱得来解释,又说,“你怎么会觉得许周有问题?”

  范恒说:“这件事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这样……你来一趟我办公室,我跟你说。”

  “好,等我四十分钟。”钱得来说完撂了电话,对梅兰说:“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去警局找范恒。”

  小梅兰嗤笑了一声:“距离立下的军令状还剩下四天,案子没进展,倒是先内斗起来了。等你们搞清楚谁是内鬼,还有功夫查案了吗?”

  “我的想法跟你不一样。”钱得来提高了车速,“等咱们找出谁是内鬼,案子自然就破了。”

  范恒在自己的办公室等钱得来,“怎么这么久?”

  钱得来说:“先回家取了点东西,你说吧,你怎么会觉得许周有问题?”

  范恒管严了门,然后回头递给他一个u盘,“你看下里面的视频。”

  又是u盘,钱得来一度怀疑范恒拿到的u盘和莫离给他的记录许周购买不记名电话卡的u盘是同一个。但插进电脑后,才发现这是一段夜店的监控视频,左上角的时间显示这是十月二十七日当晚,时间跨度超过一个小时,从深夜十二点二十到凌晨一点四十分——

  正是张潇潇死亡前买醉的片段。

  而一个多小时后的凌晨三点钟左右,张潇潇在房门反锁的家里,过量服用毒品死亡。

  视频显示张潇潇墨绿色的头发,打扮性感摩登,还画着大浓妆,与她平时清纯的打扮大相径庭。再加上夜店的灯光光怪陆离,男男女女嬉笑玩闹,根本没有人注意角落里肤白貌美的时尚女郎就是荧幕形象堪称玉女的张潇潇。

  如果不是范恒提醒钱得来这个人就是张潇潇的话,就连经受过专业训练的钱得来也没认出来,但带着答案找问题显然就不难了。视频里的女郎即使精心变装以后仍遮掩不住的身高体型、下意识的小动作还有五官的轮廓,这些都证明这个人就是张潇潇。

  她的卡座前放了三四个空啤酒瓶,但她的酒量似乎很好,起码从视频中看不出有醉酒的迹象。

  现在是十二点二十,距离张潇潇给钱得来打电话还有二十二分钟。

  监控视频显示张潇潇接了个电话,拍摄的距离太远,中间经常有客人路过挡住镜头,看不清张潇潇的嘴形,无法辨别她跟电话对面都说了什么。

  范恒在旁边解释:“我们跟她的助理确认过,张潇潇当天下午被你们二侦约谈完就被经纪人送回家了。但她的助理惦记着第二天的行程,打电话跟她确认却被张潇潇拒绝了,她通过背景音确定张潇潇不在家,但张潇潇并没有告诉她她在哪里。”

  钱得来问:“她的助理告诉张潇潇经纪人胡敏了吗?”

  “没说。她助理解释说张潇潇化妆打扮很厉害,她经常自己一个人出去玩,从来没被认出来过。经纪人胡敏也知道,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张潇潇助理觉得这是老板的私事,所以就嘱咐她早点回家,别的什么也没说。”

  钱得来蹙眉,“那就怪了!”

  “你也发现了!”范恒说,“张潇潇当晚喝了不少酒,就算她酒量好,也不可能千杯不醉吧。她拒绝了助理,那就说明她有安全回家的方法。要么是叫出租车,要么就是约了其他人。”

  视频里,张潇潇玩了一会儿手机,就拿起手机和挎包起身不知道去什么地方。

  范恒切换了另一个监控视频,这是女厕门口的视频,视频显示张潇潇去了洗手间,在里面待了十分钟左右才出来。

  钱得来注意到监控的时间,十二点四十五分。在这十分钟之间,张潇潇在厕所给他打了那个电话,那个表示愿意向第二刑侦支队供述陈迦叶死亡当晚二十楼情况的电话,那个很可能最终要了她命的电话……

  尽管张潇潇的死亡现场堪称密室,但钱得来是绝对不相信一个几个小时之前还打电话向他表示要交代问题的女明星会在几个小时后畏罪自杀,这不符合情理。

  显然范恒也不相信,所以他着重调查了张潇潇死前的行动轨迹,并且通过张潇潇助理的口供,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调查张潇潇可能光顾的全市的所有夜店,终于找到了张潇潇的足迹。

  钱得来注意到张潇潇进厕所打电话以后,先后有几个女人也进了厕所,这几个人或许听到了张潇潇打电话的声音,也或许什么都没注意到。

  等到张潇潇从厕所出来以后,视频显示她又回到了卡座,又喝了一会儿酒。范恒示意钱得来这一段可以点八倍速了,这期间人流以倍速来来往往,服务员上了几次酒和果盘。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一个穿皮外套戴鸭舌帽的男人突然出现在视频里。

  “这个人……”

  “是许周。”范恒说。

  视频里的男人摘下鸭舌帽,在镜头前露出自己的脸,确实是许周。

  钱得来挑了一下眉,似乎一下子想明白了什么。

  张潇潇见到了许周似乎心情不大好,直接把杯子里的啤酒泼了许周一脸。视频显示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许周匆忙用袖口擦干净脸上的酒渍,半拉半劝把张潇潇拉出了夜店。

  视频内容到此结束。

  钱得来背靠着椅背,这段视频确实不足以说明许周和张潇潇之死有什么直接联系,但起码可以锤死在张潇潇死前许周见过她,但许周却隐瞒了这一点。

  ——这就值得说道了。

  范恒说:“钱队长,虽然你没有明说我也没有明说,但通过这几天的调查,尤其是张潇潇前脚给你打电话后脚就‘自杀’——我们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公安机关内部不干净。我不愿意相信许周就是那个吃里扒外的内鬼,但现在他做事藏头露尾,隐瞒的事情太多,我不得不有最坏的猜测。”

  钱得来轻声问:“可你为什么会信任我,也许我才是那个内鬼呢?”

  空气在一瞬间凝滞。

  连漂浮在半空中的尘埃都仿佛愣住了。

  但一念之间,十几秒之后,范恒说:“也许我错了吧,但我觉得你不是。”

  他苦笑了一声,“十·二五案我们三个支队联合办案,我发现许周可疑,肯定要提醒你一声,免得出什么纰漏。”

  这话说得钱得来有些羞愧,事实上他也发现了许周的不对劲,但却隐瞒了下来没打算告诉任何人。

  钱得来摸了摸鼻子,觉得许周真是有意思啊——本案的三个关键人物:陈迦叶卧底警察身份是许周告知的;张潇潇死前曾跟许周见过面;刘华失踪前曾接到一通不记名的电话,恰好半小时之前许周也买了一张不记名电话卡……

  这世上不是没有巧合,但如果所有的巧合都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怕就不是巧合了。

  看来他们联合调查组下一个要重点调查的人物——就是缉毒支队队长许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