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07 章 第二十二章、沉雪(1)

第 107 章 第二十二章、沉雪(1)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钱得来问:“何以见得?”

  “我不了解许周,但我了解真理社的韩遇。”小梅兰说。

  “只要稍微查一查,不费力气就能就知道陈迦叶父母殉职的时间是二十年前的十月二十二日,所以陈迦叶发现许周跟韩遇见面的日子应该也早不了几天。那时候因为八二八案韩遇成了通缉犯,再加上他先后绑架了我和竹山君,他既要躲第二刑侦支队又要躲苍天神庙和真理社的另一个副手贪狼——总而之,如果我是他会低调些消停一阵子。”

  “而且最重要的是,既然许周是内鬼,那么陈迦叶的身份必然会暴露无疑。许周的本事我不知道,但韩遇绝不可能会让一个已经暴露身份的卧底警察发现自己和内鬼见面。再说了,韩遇有一只妖化的乌鸦,虽然比不上我的阴阳蛇,但是也还凑合。韩遇如果真有什么事要跟许周联系,为什么不让他的乌鸦去传信,有什么必要在风口浪尖见面?”

  “除非……他是故意的!故意让已经暴露身份的陈迦叶发现许周的可疑,进而分化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

  梅兰说:“谭亮说陈迦叶醉酒的时候表示自己要单干,要对上线隐瞒行动——那么可不可以这么理解:陈迦叶对太阳花药业的裴岫产生了怀疑,她盯上了裴家在蒋家酒店的包房,认为那里藏了什么。然而蒋家酒店包房既然专门提供给那些资本家作为一个处理私事的秘密场所,虽然管理上存在些漏洞,但……”

  说到这里,梅兰突然顿住了,整个人陷入了迷茫和沉思。

  “怎么了?”钱得来问,“你想到了什么!”

  “不对啊,逻辑不通!”梅兰解开儿童安全椅,在行驶过程中,从后排爬到了前排副驾驶。

  钱得来吓得赶紧把车停靠在路边,“你疯了?”

  “不要拘泥于小事。”梅兰挥挥小手,一副你好不懂事的模样。

  果然引来了一个漂亮的女交警,“怎么回事?这里不允许停车……孩子怎么跑到副驾驶了,做父母的怎么回事,孩子不懂事你当爸爸的也不懂事?”

  钱得来:“……”

  最后还是被开了罚单。

  钱得来看着梅兰恨得咬牙切齿,“你这一周的冰淇淋都没了!”

  谁知道这么“严厉”的惩罚都没引起小梅兰的波动,她摆了摆手,低头思量:“有什么理由能让陈迦叶必须要抢到‘白茉莉’奖主持人的位置?”

  “或者说,抢到颁奖典礼主持人有什么好处?”

  “好处……?”钱得来随口说,“大概就是可以名正顺的出现在蒋家酒店颁奖会场……”

  梅兰瞠大了双眼和同样震惊到断句的钱得来对视——对了,陈迦叶是流量花,没有作品入围奖项,以她的咖位又不会被邀请为颁奖嘉宾,单纯走红毯的话在开场前去十九楼直播现场到处晃也会让人觉得奇怪——只有女主持可以有足够的理由去十九楼提前熟悉场地、和工作人员沟通,然后顺理成章的偷偷从十九楼上二十楼。

  但这里又有一个bug,蒋家酒店内部实际上管理并不严格,连许国昌那货都能偷偷上二十楼栽赃嫁祸,陈迦叶不会比许国昌差。但为什么要费这样大的周折?

  除非……陈迦叶是必须在颁奖典礼的那天、那时进入二十楼,换个时间都不行。

  ——“‘白茉莉’颁奖典礼的那天晚上,蒋家酒店二十楼有秘密交易。”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谁会想到当夜星光云集的蒋家酒店会有人在做毒品交易呢!

  钱得来说:“陈迦叶甚至不能提前去安装窃听器,因为蒋家酒店二十楼有反侦听干扰装置。”

  “呵,蒋家……”钱得来嘲讽的笑了一声。

  梅兰说:“我倒不觉得这次蒋家就一定跟这件事有关联,虽然看起来确实挺可疑的。”

  “不需要你安慰我……”

  “我没安慰你。”梅兰说,“这种情况地点是第三方才安全,如果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出事了反而一拖俩。”

  钱得来:“……”

  他伸手温柔的摸了摸梅兰的发顶心,“走吧,聪明的小家伙,我们去找许周!”

  “等等……”梅兰制止了钱得来的动作,“你刚才跟我说冰淇淋怎么了?”

  “啊,我说……等会回家我再去超市给你多买点冰淇淋!”

  “……”

  *****

  “所以你们觉得陈迦叶就是这么死的?”被停职在家的许周听了钱得来的叙述,喃喃道,“她因为怀疑我,才背着我独自去调查裴岫,然后出了事……”

  “确切的说,到目前为止,裴岫只是有嫌疑,而我们完全没有任何证据。”钱得来提醒他,然后说,“许队长,现在你觉得我可以被信任吗?”

  钱得来没有直接问他隐瞒了什么,也没有打感情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阐述完了对于陈迦叶之死的分析,直接问他自己是否可以被信任。

  许周有些羞愧,但不得不承认钱得来一针见血——许周确实隐瞒了很多重要案情,不是因为他是内鬼,而是因为他也注意到公安机关内部存在着内鬼。许周甚至觉得陈迦叶之死就是内鬼的手笔,但他没想到的是……对方轻而易举的就瓦解了他和陈迦叶多年战友的信任,以此来设局引陈迦叶上钩,让她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背负污名而死。

  “内鬼这种人的存在,最大的危害不是他藏于暗处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中。而是内鬼的存在会让我们开始彼此猜忌,不再信任并肩作战的战友,进而让对方有机会分而化之、各个击破——暗藏的不信任比明面上的危险更可怕。”

  许周的双手拄着脸,用力的搓了再搓,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所以你才没提刘华失踪的事……”

  “我真是可笑。”许周说,“我从来没想到是我间接让陈迦叶……”

  钱得来拍了拍许周的肩膀安慰:“这不怪你,我们的对手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许周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事情要从去年冬天开始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