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09 章 第二十四章、沉雪(3)

第 109 章 第二十四章、沉雪(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钱得来问:“你跟张潇潇是怎么回事?”

  许周说:“张潇潇误会陈迦叶了,陈迦叶不是想威胁她,而是想要通过张潇潇摸清楚贩毒网络的底细。实际上张潇潇死的那天,我是去那家夜店与线人见面,碰见张潇潇实属巧合。我很奇怪,既然那家夜店的底子早就被洗干净了,为什么张潇潇还会乔装打扮出现在那里,到底是巧合,还是这家夜店依旧是换汤不换药、继续给艺人提供新型毒品?所以我就假装没认出她是女明星,上前去搭讪。谁知道张潇潇却一眼就认出了我……”

  十月二十七日晚上夜店里群魔乱舞,男男女女扭着腰肢在重金属音乐里狂欢,dj的暖场喊麦震耳欲聋的背景音里,连说话都要扯着嗓子才能让彼此听见。

  许周进夜店的时候观察了一圈,他注意到这家夜店的大厅、舞池还有通往后门及洗手间总共有三个摄像头。而西北角的卡座刚好是处于三个摄像头的盲区,即使拍到也最多是半张脸,还需要几个视频才能拼凑出来。

  于是许周阔步走向那个黄金卡座,却发现自己的线人带着一顶鸭舌帽就坐在那里,比他还提前一步发现这个位置。

  许周的线人是一个存在于真理社,知道很多内情,却又至今未被人发现的暗桩。今天见面的时间和地点都是对方定的,就是为了能够保护自己的身份不被泄露。两个人交换了信息以后,线人就混进舞池人群了。而许周一转眼,看到不远处有一个摩登女郎独自坐在卡座那里喝酒,以他的眼力立刻觉得那个女人很眼熟。

  那个在荧幕上一向以清纯乖巧形象示人的女明星张潇潇,当晚穿着一件低胸的白色吊带,下身黑色工装裤,脚踩同色系漆皮厚底鞋。一头粉红色的公主切过肩假发,配合夸张的眼妆和亮晶晶的唇彩,只怕是她的铁杆粉丝站在她面前都未必认得出。

  多年缉毒警察的眼力和早就对其资料烂熟于心的职业敏感度,让许周只犹疑了片刻就认出这个女人是张潇潇。

  于是许周上前去搭讪,“这位美女一个人吗,不如一起聊聊?”

  谁知道张潇潇回的第一句话就是:“警察叔叔,你是来抓坏蛋的吗?”

  许周微微怔了一下,想到了刚刚离开或者混在那些摇摆身体的男男女女还没有离开的线人,然后装傻:“我看着像个警察吗?”

  张潇潇摇晃手里的酒杯,“你不是看着像,你就是——今天白天我还看见你穿着一身警服……好帅的!”

  那天白天许周和范恒确实是去第二刑侦支队了解过侦查进展,当时张潇潇正在被约谈,保不齐就是刚好被她看到了。

  张潇潇面前的吧台上东倒西歪几个啤酒瓶,许周怕她再说出点什么引起别人的注意,只好说:“小姐你醉了,我送你回家。”他半强迫的把张潇潇拉出夜店,还替她付了账单,但张潇潇除了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几乎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夜店的服务生见惯了陌生男女玩嗨了就要找个地方换下半场的操作,也没拦着他们两个。

  许周把张潇潇推上了车,对她没什么好态度:“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张潇潇揉着粉红色的长头发,嘟囔:“警察叔叔,我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她神神秘秘的凑近许周,嘻嘻的笑,“你是来抓毒贩子的!”

  她的气息搔得许周的耳朵发痒,许周条件反射一把推开她,张潇潇跌坐在后车座的椅子上,忽然哈哈笑了起来。许周觉得这女人不太正常,怀疑她是不是磕了药,正打算开车送她去尿检,张潇潇突然说:“送我回家吧,明天我会给你个惊喜!”

  张潇潇突然又正经了起来,许周闹不懂她想干什么,但到底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孤男寡女不方便。他还是决定把她送回家,有事儿明天白天再说。

  谁料到,张潇潇果然说到做到,第二天果然给了全网一个“惊喜”,只不过是有“惊”无“喜”!

  回忆到这里,许周叹了口气,“我是亲眼看着她进的小区楼下的单元门,那时候她还好端端的,第二天听说她在家‘自杀’的消息我也很震惊,从秦月明那里听说死亡时间的时候我就猜测我可能是她遇害之前最后一个见过她的人。”

  “……因为内鬼的关系,再加上陈迦叶刚刚没了,我很担心这是针对我的一个局……更何况,那天晚上我是去见线人的,一旦我承认那天晚上在夜店见过张潇潇,就得说明我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那幕后的内鬼很容易就能猜到谁是我的线人。”

  “我抱着侥幸的心理,觉得张潇潇那天乔装了,也许不会被人发现我跟她见过面。我原计划是找出内鬼之后再说明情况,但没想到内鬼的事还没头绪,我自己反而先一步变成了嫌疑人。”

  许周自嘲的笑了笑,“所以多谢你了钱得来,至少到现在你还愿意相信我。”

  钱得来说:“我只相信证据和逻辑推理。”

  想了想,他又说:“有一件事我觉得很奇怪。按照你说的,张潇潇似乎知道你是缉毒警察,她是怎么知道的?”

  “……”许周也愣了一下——是啊,张潇潇是怎么知道的。她跟刘华不一样,刘华迫切的想脱离毒品圈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他又不是名人,只要隐瞒好了没人能知道他的过去。而张潇潇之所以拒绝陈迦叶的好意,甚至怀疑对方是在威胁自己,不就是因为作为一个流量花,她很难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戒毒,因此绝不可能愿意接受警队的招安,去提供毒品网络的线索。所以,张潇潇不但不知道陈迦叶的真实身份,更没有见过缉毒队长许周。

  就算她在第二刑侦支队接受问询的时候见过穿警服的许周,那她也不可能根据警服就能猜到对方是缉毒警吧!?

  钱得来思量了许久,突然想到了一个最合理的可能——

  “张潇潇那天去‘ange-beat’,是去买毒品的。她知道你是警察,所以以为你是去抓人的。但没想到歪打正着,你真是缉毒警察!”

  但这里又出现一个问题,根据当晚张潇潇给钱得来打电话的时间,对比范恒从“ange-beat”拿到的监控视频,当时张潇潇应该就是在这家夜店的厕所里。那么这个张潇潇的脑子是进了多少水,她明知道这家夜店有毒品交易,还敢在这里给警察打电话交代问题。

  等等,当时张潇潇给他打电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明早九点钟,你来我家,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你。但是别忘了你们的承诺,不要让人知道是我说的。”

  那时许国昌以为陈迦叶之死和他的男友刘华有关,为了维护刘华,许国昌故意把张潇潇丢失的钻石耳夹放在了蒋家酒店二十楼栽赃她。钱得来借机胁迫张潇潇说出实情,为了摆脱自己身上的嫌疑,张潇潇当晚给钱得来打电话约时间见面,但也特意强调千万不要被人知道。

  那也就是说,张潇潇那天虽然喝了酒,但意识清醒,她还知道要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

  所以她会这么做,说明她并不知道陈迦叶的死跟毒品网络有关系。

  陈迦叶遇害当晚,张潇潇到底在二十楼看到了什么?

  且许周把她送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谁能不着痕迹的进入张潇潇的家里将其杀害呢?

  但如果是张潇潇回家以后,根本就没人进去过她的家门呢!

  如果有人提前在张潇潇的毒品里做了手脚呢?

  钱得来有了一个猜测,但还需要佐证,于是他问:“刘华也是被你藏起来的?”

  许周跟不上钱得来这种常年玩心眼儿的脑回路,他还停留在“张潇潇是怎么识破他是缉毒警”这件事上,钱得来已经跳跃到“刘华人在哪”了。

  他真的不笨,许周在心里倔强的为自己申辩,奈何钱某人脑子太快!

  ——算了,许周悲哀的想,等钱得来琢磨明白了,自己听答案就好了!

  于是还没抓到重点的许周絮絮叨叨满怀怨念的说:“对。刘华的情况很特殊,他虽然吸毒但很后悔,想要摆脱那个圈子,但他也很清楚自己知道很多圈内人吸毒的隐情,那些人绝对不可能会放心一个脱离圈子的人存在。所以陈迦叶说服他配合我们的行动,打掉这个贩毒吸毒一体的圈子……而且我也答应刘华,事后会秘密送他去戒毒。”

  许周接着说:“你们从许国昌的口中得知刘华的存在以后,我就料到内鬼会向他下手,所以提前一步让他转移,现在他很安全。”

  原来刘华相当于被发展成了线人,他又没有任何对敌斗争经验,怪不得那段时间刘华常常夜半噩梦——他那纯粹是吓的,真是不容易。

  钱得来问:“你能帮我拿到一瓶刘华的毒品,对比一下和张潇潇的有什么不同吗?”

  许周:“???都是一样的吧!张潇潇死前吸食的毒品和陈迦叶血液里的毒品,还有刘华吸食的毒品早就证明是一种了。”

  “不,我是想知道含量和浓度的区别。张潇潇死前那一瓶有没有可能比她之前服用的含量要高,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却服用了和往常一样的剂量……”

  许周愣了一下。

  钱得来继续解释:“这毕竟是一种没有在市面上流行的新型毒品……所以我猜想,可供分析的试样这么少,于浩淼和秦月明有没有可能根本无暇注意到张潇潇那一瓶毒品跟以往的相比含量明显要更高呢?”

  许周:“……”

  不得不说,许周这个人还是很鸡贼的。钱得来想破头也没想到许周居然把刘华藏在了戒毒所。

  ——藏匿一片叶子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这片叶子藏在树林里。

  当第二刑侦支队天上地下的找刘华,他们万万没想到许周给刘华做了个假身份,让他留在戒毒所戒毒。但想想这样做简直太合理了,一来刘华本来就要戒毒;二来将来有一天东窗事发的时候,许周完全可以撇开关系;三来这期间如果许周想见刘华,就可以利用工作便利来这里找刘华;当然最重要的是——许周非常的熟悉h市戒毒所,他和所长在服役期间是一起扛过枪还相互救过命的交情,他相信戒毒所是个绝对安全的所在。

  刘华的气色不是特别好,显然初期戒断毒品对他的影响不小。但他本来吸食的时间就不长,又愿意与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说再见,想必很快就能戒掉毒瘾。

  钱得来问刘华要了一瓶他的新型毒品,这种东西被他藏在私人健身房办公室的花盆里,钱得来表示他会去挖出来的。

  刘华的其他供述和许周分享的资料差不多,但钱得来最关心的还是十月二十五日陈迦叶死亡当天,刘华鬼鬼祟祟的在蒋家酒店消防楼梯间和陈迦叶见面到底说了什么。

  刘华犹豫了一下,还偷偷瞄了许周好几眼,终于说:“陈迦叶让我确认贪狼那天的行程。”

  贪狼……那个名字叫郎覃的人物……隐藏在真理社毒品犯罪背后的黑手。

  由于八二八案真理社提前销毁了所有有价值的资料,所以钱得来对真理社的认识非常的少,他只知道真理社那个法定代表人韩遇。

  刘华吭吭哧哧的说:“我……发现贪狼那天晚上也去了蒋家酒店,而那天晚上陈迦叶肯定要在蒋家酒店参加白茉莉奖,所以我猜那天陈迦叶要针对贪狼有什么行动……但那天晚上我……许国昌也跟着陈迦叶,我怕许国昌会被她拖累,所以去警告她。”

  所以许国昌的证词才说那天白天刘华和陈迦叶在蒋家酒店的消防楼梯有过冲突,但事后两人却双双选择了缄默。

  也正是因为这种冲突,再加上陈迦叶对许周的怀疑,禁止他将这件事告知许周,所以直到今天许周才知道这两个人背着自己干了什么。

  好了,现在可以确定陈迦叶的死跟这个贪狼有关了。

  可贪狼到底是个什么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