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10 章 第二十五章、沉雪(4)

第 110 章 第二十五章、沉雪(4)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贪狼啊,他跟韩遇是死对头,还是我弟弟竹山君的左膀右臂。”小梅兰说。

  钱得来从刘华的私人健身房把他藏起来的药品挖出来,再交给于浩淼去化验对比含量,等到回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多了。本以为家里的小主子不好哄了,谁知道钥匙打开房门,小主子扬着一张灿然的小脸,张开手臂求抱抱。钱得来单手托着梅兰的臀部把她抱起来,觉得她今晚上殷勤得有点不大正常。

  上一次他因为办案回家晚了,没给小主子做晚饭,就给她订了份外卖,谁知道回家小主子立刻化身为咆哮小狮子,最后还是钱某人挽着袖子去厨房叮叮当当做了份扬州炒饭,炖了个玉米排骨汤才哄好的。

  那时候钱得来还抱怨:“你说你那么喜欢苍蝇馆子,为什么不吃外卖呢?”

  当时小梅兰振振有词的说:“外卖是没有灵魂的食物,不好吃!而且那种承传了几代人的手艺都不送外卖的。我现在又不能自己去吃,会被当成走失儿童的,再说我也怕遇上苍天神庙的人……等一阵子,等我长大了我就不用你给我做了!”

  呵,这货吃的还是非物质遗产……不对,她自己都是非物质遗产,放博物馆里都能当镇馆之宝。

  但钱得来腹诽归腹诽,从此以后晚上加班也得踩着点回家给主子做好了饭,再回第二刑侦支队的小楼里挑灯夜战。

  今天钱得来忙得晕了头,回家发现比小主子固定吃完饭的时间晚了足足一个小时,本来已经打算好要做小伏低熄灭主子的怒火了。万万没想到啊,主子今天心情好得有点近似于……谄媚。

  他想了想,“还没吃东西,饿了吧!”

  谁知道小梅兰圈着他的脖子撒娇:“钱得来,我们今天出去吃吧,我知道第七大道有一家干炒牛河做得很地道!”

  钱得来皱着眉,“你不是说在你完全长大之前尽量少出门,免得撞上苍天神庙的霍曦……”

  小梅兰干笑了两声:“哪里有那么巧,就出去吃这一次,刚好就撞上了。”

  钱得来觉得不对头,此事有诈!

  他抱着梅兰转悠到厨房门口,小梅兰抱着他的脖子,“钱得来我肚子疼!”

  “什么?你今天是不是吃冰淇淋吃多了!”钱得来刚要给她揉肚子,就发现小梅兰那双圆溜溜的眼珠子到处乱转。

  “……”于是他抱着梅兰什么都不说直接冲进了厨房——

  钱得来那间只有不足六平米的小厨房仿佛是碎尸杀人,然后焚尸灭迹的案发现场——

  被剁碎的肉块散落一地,白瓷砖上还有烟熏火燎的痕迹,油锅里有某种无法辨别原形的不明物质散发着烧焦的气味儿,墙角还有一堆打碎的瓷盘——作为唯一被规制的东西显得身份特立独行。

  钱得来觉得拳头硬了。

  他本来想把梅兰放下,然后发现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于是用脚勾过来一个板凳,把小梅兰放在板凳上站好,指着厨房里的案发现场,说:“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吗?”

  小梅兰的圆溜溜的漂亮眼睛溜了一眼惨不忍睹的厨房,急中生智——她站在板凳上剁了剁脚,“你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也不回家给我做饭吃。我就想着你在外面工作也很辛苦了,就准备下厨给你做顿好吃的补一补,谁知道会弄成这样。你不夸夸我就算了,你还凶我!”

  她越说越委屈,自己先入了戏,晶莹的泪珠颗颗从眼里滚出来,“我可是鬼王啊,给你做饭吃你还凶我,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了,我要理离家出走!”

  ——这倒打一耙的功力,不穿越到古代当罗织罪名的酷吏都白瞎这指鹿为马的演技了!

  打不得骂不得,现在说也说不得了!钱得来脑子里那根时不时就要欢快跳动的神经现在已经开始蹦迪了。

  最后不得不妥协:“好了,我叫个家政阿姨收拾一下,你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小梅兰的眼泪一秒暂停,然后小手小心翼翼的搂着钱得来的脖子,把柔嫩的小脸蛋儿埋在钱得来的肩头,小小声:“钱得来你真好。”

  她还知道要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钱得来无语望着天花板——完了,他这是彻底栽到阴阳道鬼王手里了!

  最后还是去吃的干炒牛河。

  一道广式家常小菜,老板亲自上手爆炒,牛肉滑嫩、河粉有嚼劲、蒜苗青翠,除了餐盘缺了个口子不太美观,这一道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太好吃了!”小梅兰夹了一筷子送到嘴里,眯着眼睛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

  钱得来不禁有点吃味,“是我做的好吃还是老板做的好吃?”

  “你又没给我做过干炒牛河!”

  “下次给你做,你告诉我谁做得更好吃!”

  “……”每次都吵着不想当厨子,可是明明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啊!

  吃过了晚饭,钱得来拉着梅兰小小的手在回家路上的街心小花园散步消食,于是问了关于贪狼的事情。

  听了梅兰的话,钱得来说:“他似乎参与了真理社的贩毒网络,以心理咨询师的身份……还跟陈迦叶的死有关系。”

  梅兰并没有表现出惊奇:“邪教组织,只要能够控制人心,什么手段用不出来!”

  钱得来惊讶:“所以你知道他们干的这种事?”

  “知道一点。据说是为了让信徒对神灵更加忠诚的手段……真是笑掉大牙了,真心的信仰怎么会跟药物控制有关联?”小梅兰碎碎念吐槽,“实质上,不过是真理社敛财的又一种手段……不过现在竹山君都被韩遇绑架了,他们真理社的运行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而且我住在韩遇那里的时候觉得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心谨慎,所以我猜应该有人代替竹山君接手了真理社的运行。”

  钱得来问:“你觉得是谁接手了真理社?”

  “苍天神庙吧!”梅兰说,“你说你之前见过霍曦和h市的童家人在一起,他来人界干什么,难不成他们苍天神庙已经不屑在背后搞事情,换成台前了吗?”

  钱得来翕动了两下嘴唇,但他最终还是没好意思说:老胡不愿意他掺合太多三界的事情,怕自己英年早逝死了没人埋。

  梅兰看了钱得来一眼,垂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低头看了一眼梅兰的发顶心,伸手揉了揉,梅兰突然仰头对他说:“钱得来,我走累了,你抱我吧!”

  钱得来知道,聪明如她,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到自己、以及老胡那点微妙的心思。但如果她现在跟她提点什么要求,钱得来根本无法拒绝。所以她什么都不说,主动岔开话题,钱得来反而觉得过意不去。

  他蹲下身,让梅兰趴在他的背上,然后把她背起来。

  “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只想着自己?”钱得来问。

  梅兰装傻:“你在说什么?”

  钱得来自顾自说:“坦白说,如果不是八二八案把我卷进了真理社和你的一系列政治斗争,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会愿意跟匪徒斗智斗勇,愿意在枪林弹雨里抓捕犯罪分子,也愿意和莫测的鬼神斗法,但绝不愿意和任何政治问题挂钩……不仅老胡是这样想的,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一切都没有重来的机会,我还是参与了八二八案,最重要的是遇到了你。我也看到了在上古时代,当神权大于人权时,过度膨胀的权利可以让人转眼灭族分尸——人界不会允许有这种权利的存在!”

  钱得来继续说:“从我爷爷那辈开始,这片土地上每个最普通的人类都在为着人人平等、人人富足安康的生活而努力着,我们可不愿意回到上古时代神高于一切的日子,但凡你稍微了解一下现在社会的主流思想,就会知道我们相信人定胜天而不是神定一切!”

  “所以,我想对你说……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我都知道……我亲眼看到了,我不会抛弃你让你再一次独自去面对那些血腥的事,我不会让你面对那些屠杀压迫无能为力。这一次换成了我的主场,我们会让那些想要再一次摆布他人性命的所谓神祇为他们的犯罪行为付出代价!不管前途如何,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哪怕我只是个最微不足道的凡人男子。而且这一次,我们一定会赢。相信我,我陪着你一起赢!”

  钱得来捏了捏梅兰圈着他脖子的小手,吃了小豆腐的男人无声的笑得荡漾,却渐渐觉得自己的脖颈有些湿润。

  “嗯……”梅兰小声的答应了一声。

  在街头昏黄路灯的照映下,钱得来背着身高不过六七岁孩童的初阎君,仿佛背负起了全世界。

  ***********

  满月高悬夜半空,高楼大厦勾勒出摩登城市的轮廓。

  乌鸦展开翅膀,飞旋着落在了阳台的护栏上。

  韩遇坐在距离阳台护栏最近的位置,斜眼看到灵宠卷着风云翩然而至,他的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梅兰遗留下的那只古旧的陶埙,不知道在想什么。

  武神戚风喝了一口韩遇煮好的茶,大致询问了贪狼最近的事态发展。

  贪狼说:“人界公安那些人成立了一个专案组,现在正在调查那个案子,还夸下了海口,说是要一周之内破案——可我觉得他们没那个能耐,所有的知情人要么是跟我们在一条船上,要么就被我们灭口了。”

  戚风淡淡的说:“虽说如此,亦不可掉以轻心,怪就怪那个女明星当时把事情闹得太大了。”

  贪狼愣了一下,虽然他只是一只修炼了百年的狼妖,但于揣摩人心、摸清楚领导喜好、眉眼高低这一方面堪称行家里手。他眉眼通透,只一句话就明白无数潜藏意思。于是他立刻说:“这事是我失手了,早点做掉那个女明星,事情会好办很多。”

  戚风点了点头,“算了,那个叫陈迦叶的女明星是个狠角色!”

  大概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戚风的做派和某个人及其相似,一贯的虚张声势、端着老干部一样的架势。

  他又问韩遇:“还是没有你们家殿下的消息吗?”

  韩遇回话:“卑职不才,以为初阎君梅兰死后,很快就能找到竹山君殿下的踪迹,没想到殿下至今杳无音信。”

  贪狼看了对面的韩遇一眼,讥讽的勾了勾唇。

  戚风低声说:“此事本也不怪你。我也没想到在七槐山上,梅兰居然用了调虎离山计对山鬼和竹山两个下手。虽然她被钱得来一剑捅死了,但竹山君还是下落不明,想来前途未卜啊!……真理社作为我们在人界最重要的一枚棋子,担负着重要的使命,不可一直如此群龙无首。”

  贪狼说:“我以为戚风大人这段日子在真理社做了不少实事,之前韩校长处理光达集团的案子处理不当,差点让整个真理社被人界彻底扫平,竹山君又失踪了,要不是您来主持大局,真理社哪有喘息的余地!”

  戚风谦虚的摆了摆手,“哪里哪里,还是整个真理社同舟共济,才有如今的局面。但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我还要回苍天神庙为君上办事……真理社等不起竹山君了,我心里面觉得二位都是可塑之才,我会在那个女明星的案子结束以后选择一位接手真理社,以后我们共同为君上做事,为神族的未来奉献终生!”

  韩遇始终面带得体的微笑,不发表任何意见,倒是贪狼看他的眼神不怀好意。

  *********

  第二天技侦主任于浩淼给钱得来带来一个并不太好的消息——钱得来昨天从刘华健身房花盆里挖出来的新型毒品,和张潇潇死后在她床头发现的那瓶毒品的含量是一样的。也就是说,钱得来猜错了!

  钱某人立刻就像被人一针戳破的氢气球——整个人都蔫了。

  然而于主任拖着长声:“不过呢……你要是有点儿表示,我兴许还能给你提供点什么重要线索!”

  钱得来挑起一边的眉毛,狠狠的批评了一些公职人员的不正之风,最后让于主任自己选地方,于浩淼一狠心选了一家高端日料店。

  钱得来用手机查了一下这家店的人均消费,想了想,把梅兰从家里接了来。

  在日料店的包间里,两个男人盘着腿,小梅兰正襟踞坐着。于浩淼第一次见这个小女孩,笑着问钱得来:“这是谁家的小姑娘,挺漂亮啊,跟我儿子挺配!要不提前定个娃娃亲?”

  正在点菜的钱得来放弃了本来已经选好的顶级刺身,换成了便宜的那一款,然后用眼白翻了一眼于浩淼,“这是我家童养媳。”

  于浩淼以为他开玩笑,哈哈笑了两声,然后看了一眼菜单,震惊:“不是,你也太抠了钱得来,这都什么呀!”

  然后抠门的钱得来摸了摸梅兰的头发,温声说:“想吃什么自己点!”

  于是梅兰从善如流的把第一页最贵的几道招牌菜刷刷画上了勾,看得于主任一愣一愣的。

  还不知道为什么得罪了钱某人的于主任看着这家日料店的菜一道道端上来,直接被钱得来安排到了小梅兰面前——众所皆知,日料的特点是菜码小、海鲜多、摆盘精致但不够吃,所以小梅兰一口一个手握、寿司,到于浩淼那里就剩点渣渣了。

  于主任三十多奔四十的人,也不好意思跟个六七岁的孩子抢饭吃,越发的郁闷了。

  他只能抱怨;“钱得来,这孩子到底是谁啊?”

  “都说了,我小媳妇!”钱得来拿起干净的湿巾帮梅兰擦了擦嘴,还问她:“吃饱了没?”

  小梅兰点点头。

  “对了,你刚才说要跟谁定娃娃亲?”钱得来问。

  于浩淼耸耸肩,立刻否认:“没有,你家小媳妇谁敢惦记!”

  “很好。”钱得来叫来了服务员,又点了几道招牌菜。

  这时候于浩淼仔细琢磨小梅兰的眉眼五官,若有所思,絮叨:“你别说,你这小媳妇看着有点眼熟,尤其是这个神态!”

  钱得来抿嘴笑了笑,问:“于哥,到底是什么线索?咱们缉毒警察沉冤昭雪就等着你了!”

  于浩淼下意识看了一眼乖巧坐在旁边的小女孩。

  钱得来摆摆手,“没事,您说吧!”

  于是于浩淼就说:“我查过白色药丸里新型毒品化学含量,两瓶药都是一眼的,但是我手欠,又化验了一下两瓶药的药品,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从张潇潇死亡现场拿到的那瓶药丸,瓶子上没有张潇潇的指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