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19 章 第三十四章、试探(2)

第 119 章 第三十四章、试探(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梅兰躲在钱得来身后。

  莫离对钱得来说:“副队,给个说法!”

  钱得来只好如实把他最近一段时间的怀疑说了。

  莫离挑了挑眉,“所以你们笃定二侦内部有叛徒,还怀疑今晚攻击这个……小姑娘的人就是那个叛徒了?”

  “那就奇怪了!”他说,“你家这个小姑娘是从哪里来的,我可没听说你有这么一门亲戚,还能吸引叛徒的注意力?”

  钱得来觉得既然莫离不是那个内鬼,大可以把他们的怀疑告诉莫离。他刚要开口,就被梅兰掐了一把。

  钱得来立刻说:“说来话长,这孩子跟阴阳道的奢比尸一族确实有点关系。”

  莫离:“……?!”

  莫离深深的看了一眼躲在钱得来身边的小姑娘,临离开的时候对钱得来说:“既然这样,你万事小心。”

  莫离走后,钱得来问梅兰:“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他?我以为你既然能在他面前露出马脚,就是为了铺垫跟他谈这件事。”

  小梅兰捏着自己的指尖,嗫嚅:“本来是有这个打算的。但后来突然就反悔了……”

  不知怎的,梅兰突然就想起莫离的身世了——每个人的喜怒哀乐,是过往经历的镌刻。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拿到莫离这个人的资料的时候,也小小的为一个普通人类充满血腥的过往经历感到惊讶。

  莫离的原名并不叫莫离,生于西南边陲中国最贫困的地区,八九岁的时候父亲死了,母亲离家出走半生再无音信,他是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据说他从小就懂事,性格理智克制,还以当地理科第三名的成绩考上了帝都的大学,大学四年勤工俭学,后来还考上了研究生。

  如果一切自然发展,不久的将来,莫离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职场人士、逆袭的代表,然后把祖父母接到身边过上打工人996辛苦但收获丰富的人生。

  但人生就是没有如果。

  莫离是个帅哥,而且还是那种长相精致、宜男宜女的花美男帅哥。

  就在他读研一那一年,陷进了学校的一场桃色风波。

  他被学校有名的白富美校花看中,却因此得罪了学校的一帮太子党。

  一群人校园霸凌一个有权势的人,那是喜剧片的开头;

  一群人校园霸凌一个有才华有长相的寒门子弟,那是法治片的开头;

  而到了莫离这里,一群太子党霸凌一个有才华有长相的寒门子弟,则演绎成了惊悚悬疑剧。

  学校里的人只知道莫离被那群人故意关在学校的大体实验室整整一夜,第二天莫离疲惫的从学校里走回去,倒在宿舍门口发起了高烧,甚至没人敢送他去看校医。

  再后来,一些不堪入目的视频和照片被邮寄到了莫离老家。

  莫离的祖父当天被气得脑溢血,祖母觉得没脸见人,自缢死了。

  再后来,当晚参与霸凌莫离的三个太子党学生先后莫名其妙的失踪。直到最后一个失踪第二天清晨,一个清洁工在倒垃圾的时候从垃圾桶里翻出两个驴牌旅行包,里面是三套剥离血肉的人体骨骼。尸体的骨头被拆了下来,像筷子一样整整齐齐的码放着,最大程度的利用好了旅行包的空间,而皮肉器官却不翼而飞。

  此案轰动一时。

  凶手作案手段利落,以十年前的侦破技术而,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有利证据。

  但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凶手就是那个长相精致的贫寒少年——

  精通医学知识,擅长解剖学,性格沉稳,最重要的是他跟三个死者都有着泼天的仇恨。

  没人不怀疑他,但他恰恰能在三个死者失踪的时间段拿出三个堪称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这个案子闹的越是大,死者家属越不能用权势一手遮天,反而眼睁睁看着一个无权无势的贫寒少年逍遥法外。

  但他在学校也呆不下去了,因而被迫肆业。

  曾有人大着胆子问莫离,人到底是不是你杀的,莫离平静的回了一个让人感到后脊梁骨隐隐发凉的眼神。

  三年前,老胡找到了明明是高材生却在网吧当网管的莫离,邀请他加入第二刑侦支队。

  莫离把嘴里的烟头儿吐掉,“公检法居然会要我这样的人?”

  老胡说:“我们这里是第二刑侦支队,专司非正常刑事案件,探员身上血腥味儿重,能压得住鬼!恶鬼也怕恶人!”

  莫离:“……”

  他表示自己不感兴趣。

  然后老胡说:“我知道当年那个案子不是你做的,但你却任由所有人怀疑你甚至连研究生都读不下去。所以我猜你知道真凶是谁……你说我要是把这个思路告诉当年的死者家属,会发生什么?”

  莫离:“你威胁我?”

  老胡狡诈的笑了,“不不不,我只是想到一个思路而已。毕竟,那三个死者是真的死有余辜不是吗?从这一点来看,我们都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执法者,但从骨子里最认可正义,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最合适第二刑侦支队这个本来就处于灰色地带的执法者。”

  “我这里有个小家伙,很聪明、身手很好,不过他那个人性格很阳光,有些灰暗的事情他做不来,我看你就不错。”

  莫离:“……”

  莫离这个名字就是老胡给他取的,所有身份证件也是老胡给他办的。

  “从今天开始,过去那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已经死了。活下来的人叫莫离,过去一切都跟你再无瓜葛——在这里,你将和妖魔鬼怪打交道,甚至还可能为此牺牲生命,欢迎你来到第二刑侦支队!”

  “莫离他……并不是一个能够接受别人欺骗的人……如果全盘告诉他的话,大概不会被接受吧!”梅兰说,“尤其是对你,在他看来我会是个不安定的因素,随时可能对你不利。”

  钱得来不同意,“莫离不是那样的人。”

  梅兰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那是因为他把你当成坦诚以待的兄弟,却不会把我也当成兄弟。

  最后她只说:“慢慢说吧!”

  *****

  韩遇站在沧浪江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颗烟叼在嘴里,有一个人走到他身边伸手要了一颗烟抽。

  那个人拉开自己的袖子,小手臂一片红肿,是符咒留下的烫伤。

  韩遇说:“你不该这么沉不住气去找她的麻烦,我早提醒过你,即使重伤她也没那么好对付!”

  那个人冷笑一声,“如果当初不是你心软,早点弄死她,我也不需要去冒险了!”

  韩遇反驳:“我是为了解除诅咒!”

  “那你成功了吗?”那个人反唇相讥,“韩遇,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你我同为先神后裔,身上都留着受上古神祇诅咒的血脉,她若不死,我们的命运就不会改变!”

  韩遇面对着夜色中波涛滚滚的沧浪江沉默着。

  “按辈分算你应该叫我一声舅舅。你跟我为什么受了半辈子的苦,还不是拜这位所赐,难道你愿意永生永世连带子孙后代都是为奴为娼的命运?”

  韩遇依然没说话,但紧紧皱着的眉头似乎泄露了内心的纠结。

  那个人拍了拍韩遇的肩膀,“接下来我会有布局,你就做好配合,我要让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鬼王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而你……会成为下一任阴阳道鬼王。”

  韩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