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反派女神 > 第 128 章 第四十三章、诡诈(7)

第 128 章 第四十三章、诡诈(7)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梅兰小小的个子,稚嫩的脸庞,但眼神却仿佛是饱经世事、洞察先机的老人,她缓缓的又重复了一遍:“藏在你背后的上位者,真理社真正的幕后老大,他应该是我当年在昆仑的老熟人吧!”

  真理社这个邪教存在的意义在梅兰看来,就是一张没有捅破的窗户纸。

  从十二年前十堰山火灾献祭开始,不……或许更早,真理社披着心理咨询、解压课程的外皮,干的却是网罗权贵、收纳信徒、祭祀邪神的勾当。

  当年十堰山火灾用火德献祭,杀害了六十几个孩子。但无论是竹山君还是初阎君都是土德,策划这个献祭当然不可能是为了竹山君自己,三界也并非神届一家独大的时代。能够让他冒着被人界政府发现的危险,做这样一个丧尽天良同时又无比危险的事,显然背后那个被祭祀的大人物身份举足轻重。

  梅兰从冲出封印到第一次出现在第二刑侦支队钱得来身边,时间足足过去了十二年。明面上她没有任何动作,不单单是为了迷惑苍天神庙以及其他她得罪过的仇家,更重要的是她要知己知彼,在对方尚未察觉的时候挖出对手的一切老底和黑料,这是她的惯用手段。

  但武神戚风这位神君,不但她过去在九天之上没听过,后来反复调查三界也没听过。

  这位就好像是突然冒出来一样,但听其观其行,其地位却在竹山君之上。

  除了开天辟地时与天地灵根同生的上古神祇,凡是飞升成仙的,必定苦修百年,历经天雷大劫,绝不可能突然冒出来。

  所以梅兰认定,所谓的武神戚风,大概率其实是某个大人物捏造的分身。

  而对香火祭祀如此趋之若鹜、不择手段的人物,自然只能来自于神届。

  霍曦藏身在天台水箱的后面,身子半隐匿在漆黑的夜色之中,他听到梅兰意有所指的话,愣了一下。

  ——初阎君在千年前的南宋末年被封印,在此之前她要么窝在阴阳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要么被半软禁在昆仑山脉。她的老熟人只可能是在此之前飞升的诸神,包括寥寥可数的几位现存于世的上古神祇。而她在暗示,这个武神背后的人、也就是真理社这个恶贯满盈的邪教组织背后的领导者,是神届一位颇有地位的神君。

  简直是胡说八道——霍曦脑子里刚刚冒出那个念头,就立即否认了它——但又不得不承认,她的高明之处在于只启发听话者的联想,而不是直截了当的说某某怎样。这种潜移默化的诱导,会使得他人在不知不觉中被带入她事先设置好的逻辑陷阱,并对此得出的结论深信不疑。

  ——怪不得他下人界之前,帝君噌千叮咛万嘱咐初阎君为人阴险诡诈,万万别被她给诓了去。

  霍曦本着隔岸观火、吃瓜看戏的心态继续躲在暗处偷听,但他的视线不自觉地望向被捆成粽子悬在楼宇一角的裴文静,顺着裴文静身上的登山绳看过去,绳子的一头紧紧的握在韩遇手中。

  而韩遇刚刚挪动了一下脚步,刚好站在武神戚风背后的斜角四十五度……这个位置,不知道为什么,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霍曦的视线转向手握长刀的戚风,戚风紧紧的握着那柄刀,左右□□叉站立,实际上是个起手的准备式。而对面矮墩墩的梅兰却是个闲适的姿态,似乎忘了上天台是来交换人质而不是专程来斗嘴的。

  人质吴慰则耷着头,看不清表情,他的双手被手铐铐住,站在梅兰前面半步的位置。

  戚风冷冷地说:“想知道我们背后是谁,那殿下跟我们走一趟就是了!”

  他突然发难,一把抓住吴慰的胳膊,把他向后拽了一把,吴慰顺势朝韩遇那个方向踉跄了两步。戚风的长刀虎虎生威,朝梅兰的方向砍了过去。

  此时的梅兰连走远路都大喘气,哪里是他的对手,幸好人小灵活,打了个滚儿躲过了戚风的长刀。

  这丫头赶紧扯着嗓子喊了几句钱得来。

  钱得来在楼下听到动静带人向往上冲,但一堵无形透明的墙却隔绝了前路。钱得来祭出玄铁双节棍用尽全力砸了数十下,那堵墙也只是颤颤巍巍的晃了晃。

  梅兰连躲带闪避开戚风的几招追杀,余光瞥到韩遇站在不远处抱着手臂看戏,而钱得来还在楼梯口满头大汗的砸墙。

  她骂骂咧咧:“果然男人都靠不住,还是得靠自己!”

  梅兰几个闪身,直取站在不远处耷了头的吴慰。戚风似乎对黎吴慰特别的在意,立刻收了长刀去援救被铐住的吴慰。

  他先一步抓住吴慰的肩膀,将他从梅兰的攻击范围内向自己的方向扯过去。

  就在此时,利刃入肉的声音穿过耳膜,身体的疼痛反而要慢了一步。

  戚风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黎吴慰”,却见这个人抬起头,露出一双黄澄澄的眼睛。

  “你……不是……”

  “他是我的灵蛇,阴阳蛇长治。”梅兰挑起嘴角露出一个反派角色该有的得瑟笑容。

  但用匕首扎穿武神戚风铠甲的却并不是眼前这个人,而是背后那个一直等待戚风露出破绽的……韩遇。

  “你们……”武神戚风不是没有防范梅兰带来的这个所谓的“黎吴慰”,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真正向他下手的居然是韩遇。

  韩遇此时还做了一个遗憾的姿态,“抱歉,最后我衡量了一下,还是初阎君殿下出价比较高,她给的好处更实际一些。所以……我只能配合演了这出戏。”

  戚风感觉自己的五感被灌入了夜色浓浓的冷风,他挣扎着骂了一句:“三姓家奴……”

  韩遇眉梢一跳,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情绪,他把短匕首用力插了进去。

  但那把短匕首并不足以要命,反而是刀身上有一条凹槽,扎在不致命的位置,单纯只为了放血。也因此韩遇才需要观察那么久,按照他们的计划,是绝不能让戚风死掉的,但不致命的位置也意味着很有可能扎得不对又不能控制住他。

  戚风因为短时间大量失血而头晕目眩,他恍惚间看到钱得来敲碎了结界,带着大量的特警冲了上来。

  梅兰胜券在握,说:“这位神君我们不着急,回去你可以好好组织一下语,跟我们说说到底是哪一位神君建立真理社,在人界策划了这么多有意思的故事!”

  戚风突然汇聚仅剩的灵力,他仰天大笑了一声:“凭你个阴险小人也配?”

  他猛力挣脱几个人的桎梏,长治和韩遇被双双甩开,长治砸向后面迎上来的特警,韩遇则朝着楼檐摔了过去。

  在甩脱的同时,韩遇的手失力,登山绳从掌心滑出去。裴文静尖叫了一声,本就卡在楼宇边际的身体直接在重力作用下,向着百米高空坠楼。

  霍曦和梅兰分别眼看着那条维续裴文静小命儿的绳子快速的滑走,两个人都飞扑过去想要抓住那条绳子。但他们的距离太远,裴文静坠楼的速度太快。梅兰感到自己的指尖分明已经摸到了登山绳的粗粝的纹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条绳子向蛇一样快速抽走。

  “裴文静——”

  梅兰和霍曦连滚带爬朝着裴文静坠楼的那个方向过去,霍曦甚至已经打算好跳楼去追逐裴文静坠落的轨迹。刚一伸头,就看到二十楼有一个麻衣毡帽的少年,腰间捆着保险绳,一手握着窗框,一手拉住已经吓晕的裴文静。他抬头向上看了一眼,冷漠的和脸色煞白的梅兰、霍曦对视了一眼。

  显然,从得知裴文静被绑架开始,裴小峰就已经守在二十楼,找了多个角度,总算提前找到这个位置。一旦裴文静坠楼,裴小峰就能第一时间营救她。

  梅兰放下心,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嘟囔了一句:“果然,关键时刻男人是靠不住的,还是亲人靠谱。”

  霍曦看了梅兰一眼,梅兰还问他感想,“你说我说得对不?”

  那边,戚风甩脱韩遇和长治,特警闻风而动,眼见人质坠楼就再顾不得许多,直接对犯罪分子开枪。他们的子弹提前浸过二侦秘制的药水,专门对付牛鬼蛇神。枪声如雨,梅兰回过头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早就受重伤的戚风被打成了筛子,砰地一声倒地,瞬间变成了一张符纸。

  钱得来捡起那张黄色符纸,脸色变了变,然后扬起来给神君霍曦看,“大人,请您帮我鉴定一下,这张符纸上的仙灵之气是不是来自于神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