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车稳稳的停在了小区门口。

  丁容辰剑眉微蹙,手指摩挲着方向盘,目视前方,还是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苏秘也不好说什么,于是道了一声谢,便准备开门离开。只是刚一转头,便听见车门锁上的声音,于是不解的回头看向丁容辰。

  “是不是该解释一下昨晚的不告而别?”磁性的嗓音配上冰冷的语气,丁容辰悻悻开口。

  “一次酒后乱性而已。”苏秘顺嘴答道,随即便后悔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看到了,丁容辰握住方向盘的手突起了青筋。。。。。

  失了,失了。

  “好像不止一次。”

  额。。。。

  干茶烈火的画面瞬时浮现在脑海中,确实是不止一次,是一次又一次……苏秘白若凝脂的面颊上登时挂上了一层粉色。

  “这。。。”

  “我是说不告而别。”丁容辰这才转头看向苏秘,成功的看到苏秘更加不好意思的脸色,丁容辰的眼底划过一丝狡黠。

  “好!”苏秘只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

  “不可以有下一次了。”

  “不会不告而别了。”苏秘心想,丁容辰还是那么温柔体贴,看出了自己的羞赧。

  “我说的是一夜情。”

  体贴就是那浮云!

  苏秘的微信语音提醒恰逢此时响起,尽管屏幕上显示的是尤静的名字,但此时的苏秘还是很高兴她可以帮自己解围。于是,苏秘连忙拿着手机向丁容辰示意,让他开车门,她有语音通话要接。然而丁容辰给了她一个“要接就在车上接,别想走。”的眼神,便扭过头去。

  一来二去,尤静那边的语音因为时间原因自动挂断了,紧接着那边发来一连串语音信息,苏秘只得无奈将手机凑到耳边,打开语音听信息。

  “苏秘,怎么不接语音呢?”

  “我外甥看了你的照片很满意,明晚有时间吗?见个面啊?就在他家开的那个饭店呗。”

  结果,忘记调听筒模式的苏秘被震的耳边嗡嗡作响,苏秘捂着耳朵心中暗骂尤静的嗓门怎么这么大。完全没注意到,身边某人背脊僵直,脸色冷硬如冰。

  “相亲?家里是开饭店的?”丁容辰努力找回自己的理智,内心不断说服自己控制情绪,不要将手掐向身边人纤细的脖颈。

  苏秘刚想解释,忽然想到自己有什么义务跟他解释啊,丁容辰充其量就是个前男友,有什么好怕的,于是便摆出一副情场老手的姿态。

  “是,相亲,对方家境还不错,有两家面馆。”

  “两家面馆!?”丁容辰见她这幅无所谓的表情早已忘了理智为何物。“苏秘,我这三年的不打扰可不是为了让你找个开面馆的。”

  “我已经被赶出苏家了,我现在就是个小记者,开面馆怎么了,正好跟我门当户对。”

  被触及痛点的苏秘昂起下巴,不甘示弱。

  好,既然你要提起这三年那咱们就好好说说!

  “况且,您的不打扰?真的是不打扰还是你那边有事脱不开身?”

  丁容辰一窒,过去的她从不会这么和他说话,过去的她总是乖乖巧巧的听他话,可现在……

  她变了?丁容辰有些害怕。

  是不是三年的时间太长了。

  “我确实是有事,是我不对。”丁容辰语气温柔了下来,承认道,为今之计只能先稳住她,可不能再让她一走了之,更何况还有个蠢蠢欲动的阮玉要回来了。

  有事?!原来背着自己把别的女人领回家,和别的女人出国,连她父亲葬礼都没来参加,三年后突然出现,这一切的一切,在他嘴里就只有“有事”两个字这么简单。

  有事?不就是有人在侧多有不便嘛。“丁总自然是贵人事忙,我也不是闲人一个,还请丁总放行。”

  “苏秘,别闹了,咱们好好说说话,好不好。”丁容辰耐着性子,好好语的哄,好多年没哄过人的他显得有些笨拙。

  “闹?”原来在他看来自己是在无理取闹?登时小姐脾气就上来了。“我不想和你说话,我要下车!开门!”

  见丁容辰一动不动,苏秘不管不顾的性子上来了,作势脱掉高跟鞋,就要砸玻璃出去。

  丁容辰见状连忙抓住她的手,这女人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看着她气的涨红的小脸,又心下不忍。

  “好好好,下车下车,你别恼。”丁容辰说着解下安全带拿着苏秘的高跟鞋倾身为她穿上。

  过去一直被丁容辰这样伺候惯了的苏秘,此时见他这样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抱着胳膊看都不看他。只是这一幕若是被认识丁容辰的人看到,只怕要惊掉了下巴。

  s..book425812303771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星辰与甜蜜撞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