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苏秘今天起得很早,用破壁机磨了豆浆做了点油条,她一直很喜欢这种小吃,只是碍于胃病,不敢去路边的小店,所以只要她闲来无事就会自己做一些这类费时但好吃的早餐。

  苏秘将油条泡在甜甜的豆浆里,油条带着汁水吃起来软糯香甜。

  邢烟起床推开门就看到苏秘吃的美滋滋的眯着眼睛,简单的吃食都吃的一脸沉醉。

  看来是心情不错。

  “秘秘,吃完饭妈妈陪你出去逛逛啊?”邢烟坐到一旁,拿起一根油条像苏秘那样将它揪成小段,只是动作要优雅得体的多。

  “妈,我今天有约了,晚些回来。”

  “好,回来别太晚喔。豆浆很好喝,你做了这么多,是不是要带些走?”

  苏秘将脸埋的低些,“恩恩,带点路上喝。”

  即便苏秘低垂着头,还是被邢烟看到了她勾起的唇角,当下放心了许多。

  z市是个不大的四线城市,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但是难得的干净整洁。这里有条少数民族风俗街,是当地青年男女周末休闲的打卡圣地。

  苏秘抱着小暖杯,一身白色长裙,安安静静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像落入凡间的天使,美的不像话。

  渐渐的,开始有来此采风的摄影师对着她拍照。

  丁容辰赴约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看到她乖巧的在那里等自己,心中暖意升腾;看到有人拍照又有些无奈,真想把她藏起来。

  丁容辰快步走至跟前。

  “这里不好停车,等很久了吗?”

  苏秘闻声抬头,看到丁容辰逆着光,弯下腰,温柔的看着她,他额前细碎的头发随风飘动,面如冠玉、目若朗星。

  啧啧,瞧瞧这幅人畜无害的温柔表情,真英俊喔~

  苏秘清了清嗓子,“咳咳,没等多久,逛逛?”

  丁容辰一手扶起苏秘,一手自然的接过她手中的小暖杯和精巧的小挎包。

  苏秘背着手像是领导视察一般走在稍微靠前的位置,看着她小大人般的姿态,丁容辰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不禁失笑,自己对她始终都有着一股对孩子般的宠溺。

  苏秘抢先开口道:“你说要跟我解释喔?”

  一句话让丁容辰有些紧张起来,立即端正态度。

  “是。”

  苏秘打断他的话,“我昨天想了想,如果你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艾莎不会放任你来找我的,而且烟女士不是个能轻易替谁说好话的人,她昨天一反常态的劝我,想来你是见过她了。”

  丁容辰嘴角噙笑,这丫头长进了喔。

  “她们都原谅你了,想来之前的事应该是误会你了。既然是我误会你了,你就不用解释了。我怕你解释完了,我会因为误会你了而有负担,说白了我就是不想让自己心里过意不去。你知道我的,我最怕麻烦了,所以……”苏秘站定,目光灼灼的像是下定了决心般看着丁容辰道:“我原谅你了。”

  当苏秘买了三条裙子,喝了两杯奶茶,现下又来到甜品店点了份甜品,丁容辰还是有些接受无能。

  就这么原谅自己了?

  现在他有些搞不明白了,过去一直以为苏秘到底是没有心,现在想来,她会不会其实不是没有心,而是心太大?

  亦或是,她是不是她已经不在乎自己了,因为不在乎所以不计较?

  也不怪丁容辰多想,无论是多睿智的人在爱情面前都会疑神疑鬼,不自信的。更何况他们还分开了这么久。

  “我们一会去看电影好不好?”苏秘翻看着手机,头也没抬的询问丁容辰,“看什么电影好呢?”

  丁容辰拿出手机先定了两份爆米花和果汁,这是手机弹出一条消息:“哥,阮玉晚上到。”

  丁容辰收起手机,微笑着将甜品盘子推到苏秘跟前,摆好勺子。“都好,你定。”

  看完电影,两人一同回家向邢烟告别,邢烟虽表情还是淡淡的,但在看向丁容辰时眉眼中的笑意还是止不住,这孩子她很满意。

  开车回j市的路上,苏秘买了一大包爱吃的零食,在车上嘎嘎蹦蹦的吃着,碎屑掉的到处都是。看着丁容辰满脸无奈的表情,苏秘笑的没心没肺。

  艾莎发来微信,那一连串“问候”丁容辰的信息,让苏秘笑的更欢了。她唯恐天下不乱的读给丁容辰听,末了还不忘问他。“你又惹她了?”

  “没有。”丁容辰笑的人畜无害。

  才怪!

  苏秘也不揭穿。

  车窗外,阳光正好。

  s..book425812303772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星辰与甜蜜撞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