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一大早,红姐便召集部门成员开会,简单介绍了一下人事调动,苏秘被从财经部调到了民生部。苏秘在接到调令后便开始收拾东西,据说新的办公位都已经为她准备好了。从党组会到人力资源部门调度安排,公司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苏秘来到公司这么久第一次知道原来单位的这些老古董们做事能这么的雷厉风行。

  她本人听到这个消息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把小童气的直跳脚。

  “一定是尤静搞得鬼!我就知道你之前顶撞她后一定会有后续的。”小童义愤填膺。“真是搞不懂,刘总怎么就这么听她的,这样的烂人怎么还能得到器重呢。”

  小童越说越来劲,声音也越来越大,苏秘连忙捂住她的嘴,很是无奈,这样直脾气的小丫头,今后在这样的单位可怎么生存啊。

  “嘘,小点声,别被人听到。乖,我没事,真的。到哪都一样,想我了就去楼上找我喔。”苏秘说着还不忘摸摸小童的头,以示安抚。

  苏秘没准备在这干一辈子,所以被调到哪里她倒是没放在心上,只是今后要在尤静手底下办事,想来她多半不会给自己好过的。

  直到苏秘收拾好东西,小童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看的一旁的易阳心疼不已,刚要凑上前去哄哄她,结果被小童一个眼刀吓得缩了回去。

  苏秘包着包裹来到楼上时,尤静已经在门口等她了,用眼角扫了苏秘一眼,便扭着屁股趾高气昂的走在前面带路。

  一路上民生部的记者编辑们纷纷向尤静打招呼问好,在看到她身后跟着的苏秘后,表情都有些意味莫名。走了很久,尤静指着阴面角落的一张小办公桌道:“苏秘,那里就是你的工位了。”

  “好的,尤姐,谢谢带路。”

  “既然来了我们部门,那我也免不了要说说我们部门的规矩了,在我们部门工作,没有别的要求,就是要听话,听话就行。”尤静说着将一张纸递到苏秘的眼前,“这是这周的采访任务,作为一个老记者,稿件方面的要求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苏秘接过单子一扫,呦,这一周的工作还真“充实”。

  “知道,尤姐,我会按时交稿的。”

  “很好,那你先收拾东西,安顿好了就去联系采访吧。”

  苏秘放下东西,拿出小抹布开始擦桌子,脑中想着采访单上的内容。

  那几个有名的还好说,主要是其中有几个专题,采访对象需要自己找就比较麻烦,最让人头疼的就是当地民间手艺人。阮玉在就好了,他虽说也只在这个城市待了三年,但他路子广认识的人多,一定能帮自己查到。这时手机传来提示音,苏秘打开微信一看,正是阮玉发来的,“姐,我出差回来了,晚上接你下班好不好?”

  晚上下班前,丁容辰打电话告诉苏秘总部那边有事,要回去两天,后天回来,苏秘开开心心的与他告别,叮嘱他路上小心。丁容辰问她晚上有什么安排,苏秘一句“有约了。”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丁容辰拿着手机,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声,很是郁闷。

  苏秘虽说已经原谅他了,可是他们说没和好吧,这两天只要有时间就在一起待着,吃饭、看电影、逛街,做着情侣间做的事。可说他们和好了吧,又不像情侣间那样亲密,两个人一直都是发乎情止乎礼的,丁容辰也不敢妄动。

  更让他郁闷的是,每次接送苏秘上下班,苏秘都让他将车停的远远的,说是怕同事误会,不想让同事知道他的存在。丁容辰不是没有反抗过,一次他将车停在了苏秘单位门口,苏秘看到后,直接打个车就走了,害的他一路跟车到家,在门口还吃了闭门羹,好好语的哄了半天苏秘才开门。

  丁容辰也有些气,质问她自己是哪里拿不出手,还是给她丢人了?为什么不能让同事知道有他的存在?苏秘不慌不忙,反击对峙,“当年你不让我公开时,我可是百分百的相信你,而且一直配合你,也没像你这样闹情绪。”

  丁容辰刚要解释,苏秘直接打断他,“我现在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既然咱们都有理由,那就你瞒一回,我瞒一回,这样才公平。”丁容辰有种自作孽不可活的感觉,无奈只得悻悻答应。也终于理解的那句话,“真的不能跟女人讲道理,因为在女人眼中男的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占理。”

  s..book425812303772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星辰与甜蜜撞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