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苏秘很不舒服,特别不舒服,每月生理期的第一天都是她的受难日。她请了一天假,躺在床上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娃娃,死气沉沉。她用手把被子边角塞一塞,确保不漏出一丝冷空气。刚掖好被子,手机就响了,看着远处桌子上的手机,苏秘气的头突突跳着疼。不起来的话,响铃实在吵的闹人,起来的话,不仅之前努力掖好的被角会功亏一篑,行动也会牵扯着肚子更疼。

  好在在苏秘做思想斗争的时候电话不再响了,吃了去痛片的她在暖暖的被窝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再醒来时,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杯红糖姜茶。苏秘心中一喜,容辰来啦?

  “容二爷?”苏秘戏谑的叫着。

  “苏小姐,容总给您打电话您没接,他担心您,公司又有事脱不开身就派我来看望您。”周放端着一杯热一点的红糖姜茶从在屋走了过来。“苏小姐,喝点茶吗?肚子会好些。”说着将手中的姜茶放在床边,又将苏秘的手机递了过来。

  苏秘接过茶,浅浅喝了一口。“容辰告诉你的密码?”苏秘低垂着眼帘悠悠的喝茶,语气听不出喜怒。

  周放不知所以,从实答到“是的,苏小姐。”又想到袁浩曾经嘱咐过她,对待苏秘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因为就连容总都是提着十二分小心在伺候着。

  袁浩对苏秘的评价就是,嬉笑怒骂全凭心情,心情好时,撒娇卖萌,做小伏低都可以;心情不好时,从不念往日情分,打碎牙和血吞也要杠到底;任性的有些自私,清冷的有些冷血。

  想到这,周放怕苏秘误会,连忙补充道“容总,特意交代,如果苏小姐正在休息让我不能打扰,醒后务必照顾好您。”

  “照顾?这几年我什么时候用过他照顾?难为他还想着。”苏秘不太高兴,自己家的密码丁容辰就这么告诉了一个外人。周到如他,怎么会想不到这么做不妥,还是在他心里周放不是外人?就算是心腹,那也是个女的啊。这边苏秘吃着无端的飞醋,那边的周放闻顿觉不妙,完了。

  听了周放的汇报,丁容辰头疼的揉了揉额角。他不是没想到这么做是有些不妥,只是当时他走不开,又担心苏秘,不得已才让周放去看看。他也怕苏秘吃醋,可苏秘一人在家时向来是怎么舒服怎么来,睡觉更是喜欢裸睡,他也不能让个男的去吧,那他可不放心。

  这时苏秘所在小区的物业经理给丁容辰发来了一条信息“容总,刚刚苏小姐联系我们物业让我们帮忙找人换门换锁。”

  “随她。”回复完信息的丁容辰无奈苦笑,生理期的女人惹不起。

  s..book425812303773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星辰与甜蜜撞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