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阮玉出差回来直接将车子开到了苏秘家楼下,望着熟悉的窗户灯火明灭,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上楼,他真的怕开门的是丁容辰。

  “姐,我回来了,我好像晕机了,可难受了。”阮玉犹豫着给苏秘发了一条信息,可是却久久未等到回复,心一点点的凉下来。

  将车挑头刚开出不远,迎面看到一辆黑色的卡宴缓缓开近,阮玉眯眼一看,车内的人正式丁容辰。

  丁容辰也注意到了阮玉,相视一笑,意味莫名。

  想到最近南方的生意屡屡受阻,不用想都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丁容辰的手笔,不然他又怎么会一走几个月呢。

  阮玉一脚油门直接开过,汽车的嗡鸣宣泄着心中的不满。

  丁容辰浅笑,真是沉不住气。

  那么大一个烂摊子,几个月就解决了,这小子还算不错。

  丁容辰中午应酬的时候便接到闫旭的通知。

  “哥,阮玉回来了,不得不说这小子做生意还是有点天分的,虽然跟我是比不了的。”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闫旭那张大不惭、沾沾自喜的欠揍表情。

  彼时的丁容辰已经被前来接洽的几家小企业的小老板劝了几杯酒,正有些酒意上涌,只听见了闫旭的前两句,好在重点是听到了。

  应酬必有所求,所求必有坐上之礼,只是这坐上之礼还包括女人。

  丁容辰挂断电话回来时,自己座位两旁做着两个小姑娘,看年龄也就二十出头,并不是多么艳丽,但却美的落落大方,其中一个还与苏秘有着五分相似。能有苏秘五分相似已经算的上是美女了,看来两个女孩是经过筛选,精心培养的。

  丁容辰苦笑,这种事虽说实属正常,推托显得小家子气,看来饭后只能先休整休整了,不然苏秘的鼻子要是真的嗅出什么味道可就不好收场了。

  就这样,丁容辰中午应酬完在公司休息室睡了一觉,洗过澡换过衣服才出发,由于睡得太久,以至于这么晚才来找苏秘。丁容辰本来还因为一觉醒来发现苏秘根本就没找自己而郁闷,结果看到垂头丧气的阮玉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想来他是没见到苏秘,想到着丁容辰竟有些雀跃起来,锁上车,略带小跑的向电梯间跑去。

  一进门,苏秘也察觉到了丁容辰的好心情。

  “有什么好事吗?”苏秘将刚刚做好的鲍鱼捞饭端上桌子。

  居家的气息弥漫满屋,苏秘围着围裙,长发轻轻挽起,刘海处两缕发丝垂到两颊,就这样温温柔柔的问自己“有什么好事吗?”

  就像寻常人家丈夫下班回家妻子与他话家常一样,丁容辰只觉得心里熨帖的舒服至极,他走上前,轻轻的从苏秘的背后环住她,低头将脸埋在苏秘的颈窝,嗅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

  苏秘伸手摸着丁容辰的头,有些母爱泛滥,心里融出了一汪水,“奥哟,丁总这是在撒娇吗?”

  “秘秘,我想娶你。”

  苏秘不禁失笑,“容总,你这求婚是不是有也太草率了吧。”

  “娶你这个事我可是蓄谋已久了,从小就想。”

  s..book425812460696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星辰与甜蜜撞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