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在古墓值夜班 > 第四章 铜钱

第四章 铜钱

  从银行兑换好钱后,一路上,李晓明叽叽喳喳问个不停,谢重山都打混蒙混了过去。

  “老谢,不管啥情况,你这眼力可以啊,牛逼啊!”李晓明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老谢,有件事,我真还得请你帮忙。”

  谢重山也不客套说:“你说,是上刀山下火海,还是需要我卖身卖艺。”

  听到兄弟能开玩笑,看来是从婚礼的阴霾中走了出来,李晓明由衷的高兴说:“过几天我,我家老爷子要过大寿,我琢磨着送个古玩,他就喜欢这一口,没办法,你眼力劲儿这么好,又有这么好的运气,你帮我看看。”

  “这事你放心,咱们明天就去淘东西。”谢重山看看时间,“今天我得回去了,家里还一堆事。”

  “明白。”婚礼弄成这样,家里肯定不得安宁,李晓明这点还是明白的,“那我明天开车接你。”

  “行。”

  谢重山告别了李晓明,一到家门口,就见到了赵檬的父亲,赵铭。

  赵铭脸上全是歉意说:“小山,这件事有误会……”

  谢重山一摆手打断了赵铭:“赵叔,这件事你不用再说了,事情很明了,我也没有误会,你们也不用再来了。”

  “其他的我什么也不求,只希望咱们之间不再有来往,这样的事,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

  “赵叔,希望你也能理解,不见面,不来往,对大家都好。”

  他冷着脸说完就进了家门,一点情面也不留。

  都他么绿色大草原了,还说个毛线。

  谢重山刚到家里,又遇到了糟心事。

  院子里站满了人,七大姑八大姨,乌泱泱一片。

  谢重山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咋回事。

  他结婚的钱,是父母舍着脸从这群亲戚手里借来的。

  现在婚结不成了,礼钱自然也就没了,这帮亲戚只会考虑自己的钱什么时候能回来,哪里会体谅谢家。

  谢重山冷哼一声,不少亲戚转身看到了他。

  “小山来了,正好,这借钱之前说好的,婚礼一办完,大家伙的钱你们就会还,小山你说句敞亮话吧。”

  “是啊小山,虽然这婚没结成,我们也挺难过的,婚礼没办成,这事不能怨我们吧,你这不能让我们的钱打水漂吧。”

  “这话说的在理,我们也是好心帮忙,事不成,我们也没办法啊,再说,我们谁家不是有孩子要上学,老人要养着,我们也不容易,没办法。”

  ……

  谢重山的二叔,谢建军早就不耐烦了,一脚把脚边的小凳子踢开,指着满院子的人,大声喊着:“你们自己听听,说的都他么是人话吗?小山的婚都没结成,你们不帮着小山度过难关也就算了,还他么一个个的落井下石!”

  “都别忘了!当年你们哪个家里没有困难,是不是我哥又出钱又出力的帮忙!人心都是肉长的!”

  “良心,都摸摸自己的良心!”

  “他么的!都别说了,多少钱?我出!现在都过来报数!”

  谢建军气得脸色通红,骂骂咧咧,这样的亲戚,不要也罢!

  谢重山赶紧上前,扶住谢建军说:“二叔,您消消气,这件事我来办,怎么说也因为我自己的事,您别往心里去。”

  他又看看脸色铁青的父母说:“爸妈,您二老别担心,我已经筹到钱了,现在就还给他们。”

  谢重山从屋里拿出一个小本,上面清清楚楚记着每一笔借的钱。

  他搬个板凳坐下,把每一笔钱逐个的转账换回去。

  院子里没有人敢说话,每个人都在查看自己的手机,转账的提示铃声,一个接着一个。

  我他么手里有五千万!

  还能怕你们这点小钱?

  开玩笑!

  不是大嘴巴能说吗?那我就用钱,砸到你们一句话说不出来。

  谢重山转账的时候,有些小小遗憾,早知道这么快就来要账,自己应该取现金。

  现金直接砸脸上!

  “哎呀!小山,我们也不是那意思,你别误会,就是你小弟也等着用钱上学呢!”

  “是是是,这不是你表弟也要结婚了嘛,要花不少钱呢!你看这事闹的,都赶到一块了。”

  “谁说不是呢!我们也不是说非要现在就要钱,你说个时间,我们等等,也不是不可以嘛!”

  “都是亲戚,自己家人,我们也没有其他意思,可别多想啊!”

  一个个从皱巴巴的脸,瞬间转变成了喜笑颜开,钱到手了,才是亲戚。

  没钱,啥也不是。

  谢重山不想这群势利眼多语,转好钱,就把他们赶走了。

  是赶走,不是打发走。

  这种亲戚,有没有,无所谓,也不用给他们好脸色了。

  人一走,谢建军就急忙问:“小山,你咋还给我这么多钱?我不用,你现在是用钱的时候,我不用。”

  “二叔,我挣到钱了!您放心,以后,我一定让咱家的人都过上好日子!”

  谢重山对此有无比的信心,现在有了心血来潮这样的神技,过上好日子是最基本的!

  什么楼凯,张氏四兄弟,他通通看不上,不把他们踩在脚下,誓不为人!

  谢重山爆发出来的自信,感染了谢建军,他眼泪含着泪说:“小山长大了。”

  知子莫若父,谢建国反而担心地问:“儿子,你哪里来的钱?你刚毕业,可不敢干违法乱纪的事。”

  谢重山笑着说:“爸,您啊!就放心吧,您还不了解您儿子嘛,咱不干违法的事,都是干净钱!”

  谢建军见大哥家要进行闭门谈话,他识趣地走了。

  谢重山送走人后对父亲说:“爸,这两天您去打听一下杨大爷家的情况,看看咱们能不能帮上忙。”

  再怎么说,他能挣到钱,杨大爷是恩人,不能忘恩。

  周素莲拉着谢重山的手,依旧有些紧张地问:“儿子,你说实话,钱咋来的?”

  “这件事,您和我爸知道就行了,可不敢往外说,现人心隔肚皮,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谢重山严肃且郑重地说。

  “只要不是违法乱纪,来路正当,我和你爸啥也不会说。”只要儿子好好的,周素莲什么也不求。

  “说!”谢建国就不是那么好的脾气了,“要是违法的勾当,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谢重山清清嗓子说:“这不是从杨大爷手里收了一件佛珠嘛,我拿去卖了,人家古董专家一看,那不是佛珠,是朝珠!”

  “朝珠?”周素莲文化水平不高,哪里懂得这些,“那是啥?”

  “就是以前清朝当官的用的,专家一鉴定,级别还挺高,买了一百万!”谢重山不敢说出真实的价格,怕父母吓一跳。

  别说五千万了,一百万就把两位老实巴交的老人吓得不轻。

  谢建国赶紧坐下小声问:“这不算违法,投机倒把吧?”

  “不会,这是正当的交易,都有记录的,您放心吧爸,我以后一定好好干。”谢重山不想在这件事上再多说,“爸妈,我会好好干的,你们不用担心,以后一定给你们找个好儿媳妇儿!”

  谢家在经历一阵风波后,平稳了下来。

  第二天,李晓明就开车把谢重山接走了,二人再次来到了八角楼古玩街。

  谢重山四处打量着古玩街上的摊位,但没有观察到有价值的东西。

  李晓明在一旁笑嘻嘻地说:“老谢,我听说赵檬一家人昨天晚上杀到了楼家,闹得鸡犬不宁,楼家这次被圈里人快笑掉大牙了!”

  “罪有应得。”

  “就是,楼凯这孙子就是活该,对了,我听说了楼凯这孙子私下放话,要让你好看,你最近小心点,有事给我打电话啊。”李晓明担心楼凯狗急跳墙,对谢重山不利。

  “放心,我有分寸。”

  我不找他麻烦就不错了,他要是敢来,嘿嘿…谢重山现在一点也看不上楼凯这种不学无术的人渣。

  “主要是你工作的事,要不要我去找我爸打个招呼,你干警察的事,听说楼凯有活动。”

  “不用,我自有安排。”

  “有事你说话啊!别客气!楼凯这个鳖孙,要是让我逮到,有他好看的!”

  正在说话间,谢重山“咦”了一声。

  他看到有个摆古书籍的摊位,摊位上还有不少不值钱的古钱币。

  但是他扫了一眼摊位,心血来潮的感觉又来了,不过他装模作样地蹲下,随意看看。

  摊主是个白胡子老头,眯着眼睛看着年纪轻轻的谢重山,自认为自己的生意来了:“小伙子有眼光,我这都是好东西,别看人家都搞大件的,我这虽小,但是书是啥,这是传承,文字,书籍才是文化的真正传承。”

  “小伙子,我这里的,哪一件都是无价之宝啊!你好好看看。”

  “有缘分了,传承你带走,咱们老祖宗的东西,都是精华!”

  谢重山还没接话,李晓明先开口了,指着其中一本破旧的书:“我说老板,你这也太能扯了吧,《金瓶梅》也能算精华?您不会连自己卖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你这小伙子,咋这么古板呢?”老头立马吹胡子瞪眼,“我一把年纪了,能骗人?年纪轻轻的,咋比我还古板呢?这是文学!”

  “懂不懂?这是文学巨著!”

  “童叟无欺!我这可是流传下来的孤本!你看看这插图,绝对纯手工作画。”

  老头怒目圆睁地拿起古籍,狠狠指着书本嘟嘟个不停。

  李晓明被忽悠得懵了,他蹲下来小声问:“老谢,这真是孤本?要是真的话,那就赚大了!”

  谢重山摇摇头,笑着说:“老板,《金瓶梅》成书的时间大概是在明朝隆庆到万历年间,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

  “这段年间,多数用的纸张是皮纸,这种纸一般是用树皮作为原料,纸内有文理,所以又称为罗纹。”

  “罗纹纸,纸质细腻,不易渗水。”

  他一说完,摊主老头心中一惊,这是遇到行家了啊!他眼珠子一转,转而说:“怎么说,这也是一笔一划写上去的,绝对不是现代工艺品。”

  谢重山笑着说:“那这本书,老板怎么出价?”

  “这个数!”老头伸了一个手指头,狠心咬牙说着,就算遇到了行家,该吃的,还是要吃!

  “啥!一百块!你这破书,一看就是假的,狮子大开口啊!”李晓明蹦了起来,这价格太离谱了!都说了,是假的,还敢要这价格,他怎么能不气跳了。

  老头也气炸了:“一百块?您自己玩去吧!”

  李晓明不懂这里面的行情,谢重山朝他示意,自己说:“老板,我们看上的不是你这本书,而是这本。”

  他指着另外一本《三江草堂》。

  “小伙子识货啊!这可是写咱们凤凰,难得的老书,一口价,八百!”

  李晓明还要说话,谢重山拦着说:“你这本书,是印刷品,一眼假的东西,我是看中了书的内容,话不多说,一百块,能拿,我们就要了。”

  这些书都不值钱,是老板从乡下铲地皮按斤收来的,但他自己不能说,怎么也得整个跑腿钱,还是坚持说:“小伙子,你这砍价也太狠了,我这也是辛辛苦苦得来的,多少再添点。”

  “那这样,另外我再抓点你这里的铜钱,一块算了,二百块!”谢重山指着一个木盒子里长满铜锈的钱币,漫不经心地说。

  “这一盒都给你,就当开张了,图个吉利,总共算你五百!”

  五百块不亏,那些铜钱都不值钱,一块钱的东西,也是按斤收来的,老板算算也划算,这年头,挣一点是一点。

  “得了!”

  一手交钱,一手清货。

  谢重山刚收好古书,铜钱拿在手里,就听到旁边有人问:“这位先生,不知道您手里的铜钱能不能割爱?”

  声音甜美,但是听着怎么有些熟悉呢?

  谢重山转头一看,惊艳不已。

  不是夏知秋还能是谁!

  今天她身着清凉短裙,玉腿修长,白中带嫩,她这才注意到是谢重山,笑道:“原来是谢先生,您可以出个价格。”

  谢重山注意到夏知秋身边身材魁梧的汉子,有一种硝烟气息,一看就是保镖。

  他不想招惹是非,也不想和这样的人打交道,随口说着便要走:“不好意思,我们不卖。”

  李晓明被拉着要走。

  保镖一个错步就拦着了去路。

  夏知秋轻声喊道:“九哥。”

  谢重山脸色不悦:“怎么?强卖?”

  夏知秋快声说:“谢先生误会了,我是真心想要你手里的古钱币。”

  李晓明是也算个高干子弟,看古玩的眼光不行,但看人自然有一眼,他见夏知秋气质,加上保镖,便知来历不凡,拽拽谢重山的衣服说:“老谢。”

  谢重山一摆手,盯着叫九哥的保镖说:“那请你们让路。”

  “别给脸不要脸。”九哥音色高亢地说。

  “九哥,这里是凤凰。”夏知秋上前一步说,“不好意思,我是真心想要几枚古钱币,价格您出。”

  谢重山掂掂手里的铜钱,铜钱发出沉闷的声音:“这是我要送给长辈的礼物,不好意思了,您再到其他摊位看看吧。”

  “我只要其中一枚,一千块。”夏知秋真的怕眼前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谢重山走了,有些紧张地报出价格。

  这时候,周边看热闹的人聚集开来,不少人指指点点。

  “这些古钱币值不了几个钱,再说人家小姑娘只要一枚,你赚了好几翻了。”

  “是啊,可以了,见好就收,这也是人家姑娘喜欢,不然根本卖不上价钱。”

  “这些铜钱一看就是晚期的东西,世面上量大的很,这价格绝对可以。”

  可能是人都喜欢美的东西,人也不例外,一众人等都帮着美女说话。

  李晓明想了想,一枚能卖一千块,很划算了,这一捣手挣钱真快。

  他在意的是夏知秋的背景,所以挤眉弄眼得朝谢重山示意。

  谢重山看了看手中的铜钱,拿出其中一枚说:“这个可以吗?”

  “可以。”夏知秋欣喜若狂,“这一枚,我给你两千。”

  “一万,不还价。”

  什么情况?

  一枚一块钱的铜钱,谢重山竟然要价一万块!

  周围的人全都懵逼了!

  尤其是旁边的白胡子摊主,更是傻眼了!

  s..book517292495546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在古墓值夜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