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被怪物们团宠[末世] >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哭唧唧的食人藤跑到池羽身边,勾着池羽的手告状:“臭鸟欺负我,嘤嘤嘤。”

  池羽正艰难地给兔子脱皮。

  上一世池玉到池家以后,他想到讨好所有人的方法里就包括了做饭,为此想偷偷看厨师做饭自己学习。可每次一靠近就被粗鲁赶走,后来才听佣人们说,怕他在里面下毒。

  厨房成了军事重地,佣人们也不愿意和他一起吃饭,嘲笑他贱命一条还赖在池家不走。

  即使之前他还是池家少爷的时候,没有对佣人做过任何坏事,但本来平民的他被他们伺候那么久,竟然也成了佣人们想要欺负他的理由。

  别说肉了,留点菜帮子菜水给他就已经算是发慈悲。

  上一世他想法太固执啦。

  池羽想着过去的事情,偏头用干净的那只手去摸摸食人藤尖尖,安慰道:“乖哦,不难过。”

  食人藤得意地缠绕在池羽的手指头上,想用这样的方法气催眠鸟,却见到催眠鸟一点都不客气地趴在池羽的脑袋上。

  蓬松的白色毛球,得意地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冲食人藤笑。

  食人藤气不打一处来:“宝贝不要让它和你贴贴,赶它走赶它走!”

  池羽没料到食人藤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眉头微皱,一脸为难。

  其实池羽对催眠鸟怪有好感的,上一世濒死之际,催眠鸟给他唱歌送行、因为他的死还流泪了。当时他甚至想,死之前有怪物替他哭,也算是不枉此生。

  但食人藤为了保护他被削断了很多藤蔓,为了他都愿意和金系异能者战斗,抛却生死。

  两相比较,难以割舍。

  池羽:就很为难qaq。

  他拼命想着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现在的困境。

  咕噜——

  从池羽肚子里传来的叫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我,我饿了。”池羽垂眸盯着食人藤,给自己的语气里加了点可怜意味。

  食人藤蹭蹭池羽的手,瞬间直起藤蔓:“我先去给宝贝摘果子,等我!”

  它是贴心的小藤藤,就算催眠鸟不要脸要抢他宝贝,也抢不走。

  食人藤走了,催眠鸟继续趴在池羽脑袋上,询问池羽:“小朋友,要不要跟我去双头狮领地呀?去了的话会有很多好吃的哦。”

  催眠鸟这次说话的声音又变了,是那种听起来就伪善的怪叔叔。

  池羽委婉拒绝:“我不是小朋友哦。”

  催眠鸟没有放弃,继续换声音:“宝贝,我才是最爱你的,跟我走吧,我们去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生很多小宝宝。”

  这词听起来又像渣男?

  池羽低头继续割兔子的皮,认真回复催眠鸟:“……我们是不能生小宝宝的。”

  催眠鸟歪着脑袋,像是在思考怎么办。

  它安静下来,池羽也没有再搭话,默默地把兔子皮剥完,放在看起来比较干净的草丛上面,起身去找枯树枝和枯叶。

  森林里四季交替虽然不明显,但树底下还是有很多枯树叶。

  池羽捡了很多,但是因为周围都找不到枯树而发愁。

  催眠鸟一直趴在池羽头顶上,看池羽到处转,就问池羽:“亲爱的,你在找什么呢?”

  池羽:“枯树,想用枯树生火。”

  催眠鸟还请歪头:“钻木取火?”

  “嗯。”池羽肯定催眠鸟的想法。

  他想到以前看科普频道,里面说120年前丧尸王之所以会带领所有的怪物退居森林,不再和人类对抗,是因为丧尸王已经进化到了极致,很大可能性是已经回想起了作为人类时的事情,于是单方面用行动与人类达成和解。

  如果这分析是对的的话,那么森林里的怪物们现在表现出了能说话的状态,而且只是固守于森林,并不会主动去攻击人类,是不是这些怪物们在一代代的遗传以后,将以前以人类为食夺取的传承记在了脑子里?

  所以催眠鸟会讲相声,还会唱越剧,现在还说了些奇奇怪怪的话。

  这么一想,池羽的心情越发微妙。

  催眠鸟见池羽站在原地没动,好像是在思考什么严肃的事情,拍打翅膀飞起来。

  “宝贝你等我一会儿哦。”

  白色毛球速度很快地飞远了。

  池羽继续在周围寻找,没过一会儿就见到一截枯树干出现在半空中。

  催眠鸟用迷你的嫩黄色小脚抓着枯树干,悬停在他面前,一副被拖累得飞不动的样子上下晃荡。

  池羽怔了一下,接过枯树干笑着说:“谢谢你。”

  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呀?拥有人类智慧的怪物和人类今后如何相处,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

  池羽轻轻呼出一口气,把枯树干带回到放兔子肉的地方。

  枯树干上有个比较细的树枝,池羽把它削下来,按照书里说的那样把顶端弄尖锐一些,然后在枯树干上戳出个洞来,把树叶塞进去。

  然后,开始搓动。

  催眠鸟落在池羽肩膀上,用女孩子的声音喊节奏:“嘿呀,一二三,嘿呀,一二三。”

  喊了两句觉得不太对,催眠鸟换了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

  白色毛球翅膀拍打,好像在帮池羽使劲儿一样。

  池羽搓到手酸,才终于看见树叶冒起了烟。

  这代表他成功啦!

  催眠鸟:“宝贝真棒,宝贝真棒,好像还差一点什么……”

  催眠鸟使劲儿动小脑袋想,终于想到缺什么了。生起来的火,要能够烤熟兔子,还需要堆成火堆。它拍拍翅膀再次飞走,不一会儿就又叼着些枯木棍回来。

  树叶这时候快烧完了,幸好催眠鸟成功带回了枯树枝。

  池羽被烟火迷了眼睛,不断流眼泪。他抬手抹了下脸,冲催眠鸟笑:“谢谢你,要不是你,这火就灭了。”

  第一次尝试做的事情,总是有点丢三落四。

  树枝们堆在一起,火终于变大了很多。

  池羽琢磨着砍了两根小树,用刀艰难地修成y字形,敲进地面。又削了另外一根树枝,把兔子串起来就要烤。

  催眠鸟见了,赶忙制止:“达咩达咩,兔兔的内脏还没有处理哦。”

  池羽愣了一下,好像是这样的。

  他又拿刀割开粉毛兔的肚子,拧着眉头就要伸手进去。

  催眠鸟见状,有点舍不得让池羽做这种脏活。池羽的手本来多好看呀,现在沾了兔子的血,难看死了。

  “宝贝我回来啦,我给你带了好多果子!”食人藤的声音在这时候想起来。

  池羽偏头一看,一根身上串满了红果的藤蔓正笔直地朝这边挪动,像糖葫芦似的。因为第一次这样,食人藤前进的时候摇摇晃晃,好几次都差一点连藤带果子摔地上。

  他赶忙往前走了几步接住食人藤:“谢谢,谢谢。”

  但是手上比较脏,池羽找了个干净的草丛擦了擦手,把衣服提起来当衣服兜兜,从食人藤的尖刺上摘红果。

  全部摘完,已经有满满一兜了。

  食人藤得意洋洋:“宝贝快吃,蠢鸟就没办法给你找来这么多果子吃对不对?”

  池羽无奈的说:“嗯,不过……它也帮我忙了,这些树枝是它帮我找来的。”

  催眠鸟豆豆眼灵活地转了一圈儿,嘻嘻一笑:“我马上要帮宝贝给兔子去内脏了,这样宝贝才能吃得好。比起来还是我比你做的事情多哦,宝贝总有一天会和我私奔的。”

  私奔???

  食人藤整个藤都惊慌了。

  万一私奔到双头狮的地盘,那他不就见不到宝贝了吗?

  食人藤立刻把兔子卷起来:“我来我来,宝贝吃果子,我来去内脏!这个我擅长!”

  奸计得逞,催眠鸟扭动羽毛屁屁,都想当场跳一支舞来开心开心。

  然后它就听到,食人藤奶声奶气地对池羽说:“我帮宝贝做了两件事,宝贝待会儿要和我贴贴!想贴宝贝肚肚!”

  池羽想到食人藤一开始的告状,心软了些回复:“好。”

  食人藤兴奋地带着兔子躲在了大树后面。

  催眠鸟抬头瞧了瞧池羽纤细的腰身,嫩黄小爪子握紧。

  失算了!它也想贴贴肚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