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被怪物们团宠[末世]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池羽不记得那个木系异能者的名字,他凝视池玉,等着池玉回答。

  池玉扫了眼周围吃瓜不嫌事大的猩猩们,直看得大猩猩们鸦雀无声,才开口:“嗯,算是吧。”

  池羽立刻追问了一句:“我能知道是谁吗?”

  问完,池羽就后悔了。

  因为池玉用一种很深沉的眼神盯着他看,灰色瞳孔里好像藏着许许多多的情绪。池羽没办法分辨出更多,但能感觉到池玉是不开心了。

  “对不起哦,这是你个人的,我不该追问的。”池羽不好意思地避开池玉的视线,从旁边拿了颗蓝果吃。

  入口后蓝果爆开,一股无法言喻的苦酸味让池羽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他张开嘴迫切寻找着什么来缓解嘴里的苦酸味,一股甘甜的水却忽然进入嘴巴。

  池羽条件反射地喝了下去,嘴里的味道一下子被水甜甜的味道洗刷干净,他舔了舔嘴唇又惯性吞咽了两下,对池玉道谢:“谢谢你,这果子真的太酸了。”

  “嗯……嗯。”池玉一连应了两声,手掌握紧了又松开,继续说,“你觉得我应该靠近他还是远离他?”

  池羽没想到池玉居然还愿意和他分享心事,深思熟虑一番告诉池玉:“假如你已经决定远离,但是你又后悔了,又想靠近他,那就证明你内心深处还是想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是这样,那你……”

  池羽话还没说完呢,脑子里就响起了第二人格凶巴巴的声音:[你在和他说什么?]

  在和别人交谈的时候被第二人格凶还是头一次,池羽本来想说的话被凶得忘接了,呆呆地回复了句:“啊?”

  说完池羽才反应过来,他是发出了声音,而不是在和第二人格脑内交流。

  话说到一半突然“啊”,实在是过于奇怪。

  池羽尴尬得不得了,想了一会儿想要继续刚才的话语,就听见第二人格再次暴躁:[我跟你说了离水系异能者远一点,你怎么不记住?]

  第二人格说完这句话,池羽就发现他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你喜欢谁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第二人格声音冷漠,“以后请离我远一点。”

  池玉温温柔柔的气质立刻发生改变,他盯着面前的“池羽”,勾唇:“池羽的第二人格?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离他远一点?”

  “呵。”

  第二人格一声冷哼,池羽都不敢相信他的声音还能变成这样,第二人格是在和池玉比谁的声音听起来更冷吗?

  这样和池玉说话不太好。

  池羽有点着急,想要把身体的掌控权拿回来,却根本没办法,只能试着凶一点和第二人格沟通:[你别这么跟小玉说话,我们和他是朋友。]

  第二人格:[谁和他是朋友?]

  池羽:[我和他是,那你也是啊。]

  第二人格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不喜欢他。身体的所有权目前你和我一人一半,不要和他靠近。]

  池羽:[那我占的这一半喜欢他,我要和小玉做好朋友,我不拦着你讨厌他,你也不能拦着我喜欢他呀。]

  第二人格咬牙切齿:[小蠢货,你忘记我跟你说的,水系异能者会利用水来做坏事的事了?刚才你还喝他的水?]

  池羽:[池玉说了他不会用精神力附着在水上对我做那些事,我相信他。]

  第二人格再次沉默。

  其实池羽说得没错,池玉只用过精神力附着在水上触碰池羽胳膊,洗完手臂后每一次的见面,池玉都没有再用精神力附着在水上面对池羽。

  可就算是这样,就算池羽非常相信池玉,他也对池玉没有好感。

  第一次见到池玉时,是在池家的宴会上。那时候的池玉明显还不是顶阶异能者,而在大逃杀见面的时候,池玉却忽然散发出了顶阶异能者的气息。

  怎么可能会有人的精神力和异能在短短的五天之内突飞猛进?

  并且,池玉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秘密。

  想到这里,第二人格的心情越发不好。不如就像杀死白司一样,把池玉杀死,死人才是最保险的!

  因为起了杀意,第二人格控制池羽身体,陡然靠近池玉。具有“虚无”能力的异能,需要触碰到物体才能施展。

  池玉早有防备,后退一步,盯着“池羽”的眼睛:“小羽,难道你也想攻击我么?”

  说这话的时候,池玉的桃花眼里满是哀伤。水雾弥漫,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池羽惊讶又气愤:[你怎么可以还想杀死小玉?]

  第二人格没有回话,池羽更生气了。

  白司是对他不怀好意的变异猴子,而且听这些猩猩们说,白司平时也做了很多坏事,还抓了宫本武藏折磨宫本武藏。

  在池羽的认知里,这样无缘无故伤害其他生命的白司,是坏的。

  白司死了,他可以接受,但是池玉,池羽并不想杀死他。

  池羽也不知道这样的想法对白司是否公平,反正如果他的手沾染了池玉的鲜血,他会很难受。

  池羽慌乱的时候,第二人格默不作声地继续操控他的身体,攻击池玉。

  看到池玉狼狈躲闪不还手,而且眼神里满是哀伤,池羽坚定起来!

  第二人格想做的事情他不想做,那他一定要为此而努力,比如说把身体的控制权抢回来。

  池羽下定决心,用尽所有的意志力去控制自己伸向池玉的手臂,一次又一次,终于在池玉往屋外逃跑的时候,成功地将身体停了下来。

  可只是一瞬间,身体又被第二人格控制过去。

  池羽用尽全力地继续抢,好像脑子里有一根绳子,而他和黑雾占据两边在拔河一样。

  黑猩猩们都惊呆了。

  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人一会儿伸手,一会儿又把手收回来。脚也是伸出去了,又收回来。这样的状态太过诡异,惹得它们又忍不住讨论:“这是在跳大神吗?”

  “不知道诶,但是这个人类看起来好像不太快乐。”

  “脸都红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第二人格什么的,是在和第二人格抢夺身体的控制权吧?”

  “啊,精分好可怕。”

  池羽听到黑猩猩们的吐槽,着急了,在脑海里批评第二人格:[你再这样我会讨厌你的!]

  这话一说出口,那股和他对抗拉绳子的力量突然消失了。

  池羽扶着门,大口喘气:“我,我没有想要杀你,刚才是……是第二人格。”

  池玉见池羽恢复,走过来扶起池羽:“我知道。”

  池羽回到椅子上坐着休息,擦了下额头上渗出来的汗:“明明和我是同一个人,怎么我喜欢你,想和你做朋友,他不喜欢呢?”

  池玉眼睫毛轻颤,灰色瞳孔缩细了些:“小羽没想过要怎么让它消失吗?如果小羽不介意,我可以帮忙。”

  池羽睁大眼睛:“消失?帮我?”

  池玉:“我有这方面的经验……以前在f基地的时候,其实我也有有一个‘第二人格\&039;。”

  池羽:!!!

  还有这回事?

  池玉居然和他一样过?

  池玉看见面前少年双眼亮晶晶的崇拜的看着自己,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满足感。真好,被池羽全身心信赖的感觉,原来这样好。

  怪不得那些怪物们总喜欢用做了事情,来对着池羽撒娇卖乖,原来这样会这么快乐幸福。

  池玉笑了下,从旁边拿了木头雕刻的水杯,用水异能清洗干净了递给池羽:“我出生在f基地,f基地的大环境就是肉弱强食,如果不狠一点,根本活不下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另外一个声音。它掌控我的身体,帮我杀死了我的仇人。”

  “当我逐渐意识到,我掌控身体的时间越来越短,于是我开始一点点的将它吞噬,直到彻底掌控身体。不然的话,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可能就不是我,而是我的第二人格。”

  池羽边喝水边听池羽说,听到“吞噬”这个词语的时候,拧起眉头。

  他的第二人格说得是“融合”,池玉说的却是吞噬,到底谁说的是对的?

  池玉:“你的第二人格是不是也告诉你,你们是同一个人,其实应该融合在一起?到时候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共享身体。其实说到底,这只是为了让自己不会消失而说得谎言。”

  “既然它是独立人格,它怎么会想要消失呢?”

  池羽听到这里,心里却想着:好像真的是这样?

  第二人格的确告诉他,等他们融合之后,他作为主人格不会消失。好像特别大方,然而真的会是那样吗?

  换位思考一下,他会主动消失,让另外一个自己留下来么?

  “他说到时候我还是我,没有任何改变。”池羽喃喃自语,“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会不见,说想要我们重新变成一个人,难道真的是骗我的?”

  池玉听池羽这么说了,立刻顺着池羽的话:“对,第二人格花言巧语。现在他能和你抢控制权,未来就能直接夺取你的身体,反过来将你吞噬让你消失。”

  池羽:“不能两个都留下吗?”

  “不能。”池玉回答得斩钉截铁,手指间出现一缕纯净而透明的水,“用这水在我们之间建立精神链接,我帮你吞噬他,以后你不会再有这样的烦恼。”

  池羽握紧了水杯。

  只能吞噬吗?

  正是犹豫不决的时候,脑海里第二人格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真的宁愿相信一个外人,而不愿意相信一直和你在一起的我?]

  第二人格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低落。

  池羽怔了一下。

  他想到黑雾第一次出现的夜晚,觉没睡好身上酥麻。那时候第二人格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一直都试图钻进他的身体。

  那时候第二人格就想着要和他融合,所以催着他睡觉。

  后来他真的睡着了,第二人格帮他处理了想要杀他的参赛者。第二天他醒过来,忘记了发生什么。

  再然后是之前。

  第二人格告诉他要怎么用异能,并且向他展示过随时可以控制他身体的能力。

  [你现在可以直接像池玉说的那样,把我吞噬吗?]池羽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想过要吞噬我?]

  [你说呢?]第二人格声音似笑非笑,[其实你也可以试试看,按照这个池玉的说法做。精神链接之后是他帮助你吞噬了我,还是我吃掉你们两个,结果我拭目以待。]

  池羽不说话了。

  但第二人格却忽然话多了起来:[你快点和他链接,爷等着。]

  第二人格居然连自称都变了!

  [啧,小蠢蛋还介意我的自称?]

  然后又是熟悉的嘲讽。

  池羽抿抿唇,看着池玉:“我知道小玉是为我好,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和他相处得很好。”

  “而且他比我还了解我呢,我的异能都没有完全掌握好,是他教我用异能,如果他不出现,我可能永远都学不会,所以还是不这样了。”

  听池羽这么说,池玉收起水链。

  如果真像池羽说的那样,“第二人格”能让池羽掌握异能,这是一件好事。毕竟只有这次,池羽拥有了异能。

  大不了到时候强行将“第二人格”消灭。

  能够和池玉达成共识,池羽很开心。

  那边猩猩们又开始讨论:“哎呀,还以为能看到更加刺激的场面呢。”

  “就是就是,我还没见过什么链接什么吞噬第二人格。”

  池羽忍不住和猩猩们搭话:“那没让你们看到还真的对不起了哦。”

  他看着离得最近的猩猩,那只猩猩挠了挠头,立刻假装看别处,就是不和池羽对视。

  催眠鸟再次落在池羽膝盖上,提醒了一句:“雨停了。”

  雨确实停了。

  池羽走到窗口,一眼就看见撒着丫子往这边跑的双头狮。双头狮的两个脑袋都是吐着舌头的状态,四肢跑动的时候也是各有各的想法,左翻一下又翻一下,看起来开心得不得了。

  “宝贝,出去玩!宝贝,出去玩!”

  双头狮兴奋地在门口跳来又跳去。

  池羽:“好好好,我们出去玩,小玉,要一起来吗?”

  “不,猴子们要求我去拜见女王。”池玉拒绝。

  池羽点头:“那好吧,我们出去跑一圈就回……”

  池羽话没说完,双头狮已经按捺不住冲了出去。跑到猴子们的城墙前,要不是食人藤帮忙拉催眠鸟帮忙控制,双头狮很可能就直接把猴子们的城门撞翻了。

  小食人花拍拍小手,特别神气地说:“双头狮好笨蛋哦。”

  食人藤立刻纠正:“只能说双头狮笨,哪有笨蛋这个说法?”

  两个植物系怪物一言不合就开始追着打,你追我一段我追你一段,直接从还没完全打开的城门下面钻了过去。

  城门完全打开了,双头狮才能往外面走。

  池羽正准备让双头狮跑起来,身后传来大猩猩们的声音:“你们干什么?凭什么我们不能出去?”

  “就是,是你们女王要和我们求和,没有说要我们一定待在你们领地里被求和的道理吧?”

  猩猩们居然跟来了?

  池羽回头去看,就见到猩猩们一拳一个小猴子,就这么把阻拦的猴子士兵们赶走,从双头狮的身边冲出了大门。

  双头狮见猩猩们跑得那么快,也撒丫子跑了起来。

  猴子们的城墙外有很大一片树桩,树桩上面生出新的枝丫,在雨水的冲洗下成了嫩绿色,异常好看。

  “我想绕着猴子们的领地跑一圈,可以吗?”

  双头狮:“当然可以,宝贝坐好了,威猛狮子准备出发!”

  四肢驱动的高大怪物就这么跑动起来,溅起许多泥巴水。猩猩们跑出来以后哪里都没去,居然都跟在双头狮的后面。

  池羽觉得奇怪,扯着嗓子问:“你们怎么不走?”

  猩猩们也扯着嗓子回答:“我们在走啊。”

  池羽:“可是你们在跟着我们。”

  猩猩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们能走我们不能走啊?又没写你名字。”

  池羽被怼的没有话说了,干脆无视这些猩猩们。

  猴子们的领地跑了一半,池羽看到了一条河。

  他让双头狮跑到河边去,看见河边有座横跨在河面的彩虹桥,忍不住感慨道:“好漂亮!”

  河里还有鱼。

  末日后的鱼都有攻击性,不过味道仍然鲜美。

  池羽有点馋,从双头狮身上下来,走到河边:“是不是要用钓鱼的东西才能钓到鱼啊?”

  催眠鸟语气欢快地问:“宝贝想吃鱼吗?”

  小食人花举起小手冲向河里:“我来帮老婆抓鱼!”

  食人藤藤蔓飞舞:“宝贝等着吃就好了!”

  双头狮看看三只怪物,尾巴甩甩,走到河边转过身把尾巴放进去,没一会儿就有鱼咬住它的尾巴。

  双头狮动了动圆形的耳朵,嘿嘿一笑,尾巴一甩就拉上来一条银鱼:“宝贝我是第一个抓到鱼的哦。”

  池羽正着急小食人花跑到河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看见双头狮尾巴上吊着一条鱼朝他卖乖,一双眼睛圆圆的,有被可爱到。

  双头狮正等着池羽夸奖呢,就感觉脸颊被池羽亲了一口,刹那间开心到飞起,尾巴一甩,鱼又回到了河里。

  这举动惹得食人藤哈哈大笑:“哈哈哈,笨蛋狮子哈哈哈。”

  双头狮不服气,转身回去继续钓鱼。

  大家的动静让本来在水面上游来游去的鱼儿有了警惕心,这导致催眠鸟没有顺利地抓到鱼。

  鱼这种生物又不像其他有耳朵的怪物那样,用唱歌就能弄死。

  这让催眠鸟只能飞远一点,到别的地方去抓。

  怪物们都在忙碌,池羽也在仔细思考该怎么抓到鱼。然后就看见,那边猩猩们居然已经点燃了篝火并且摆好了架子。

  原来水里已经有猩猩在了,这只猩猩是个异能者,游泳的时候身上萦绕着细微电光,没一会儿就电晕了一大群鱼。

  雷系异能者的雷电对自己不会产生反应,但正在用尾巴钓鱼的双头狮却被电的颤抖了一下,浑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

  猩猩用的电能并不强,双头狮麻过以后朝着那边吼:“可恶的猩猩,居然敢电我!”

  猩猩们没有理会双头狮,像是在争分夺秒做什么大事一样。

  河面上飘起来的鱼被它们捞起来,金系异能的猩猩们给鱼开膛破肚,再在河里洗干净,穿在枯木棍上,架在篝火上面烤。

  鱼肉被烤熟的清香散发开来,特别诱人。

  池羽想着他没办法抓到变异鱼,不如也先把篝火燃起来,于是也打算去捡柴火。

  走着走着手被拉住。

  池羽低头看去,一只头上戴着花花,身上裹着兽皮的猩猩递给他一支蓝色的小花:“哥哥,送给你。”

  池羽:“谢谢。”

  小猩猩笑眯眯地,指了下篝火堆:“鱼很快就好啦,哥哥你等一会儿就能吃啦。”

  池羽:“那是你们的鱼,我们自己会烤的哦。”

  小猩猩歪着头:“可是爸爸妈妈叔叔阿姨都是为哥哥烤的鱼啊。”

  池羽听了忍不住笑:“你怎么知道是给我烤的?”

  小猩猩:“就是的哦,因为我们都喜欢哥哥你。”

  小猩猩话刚说完,就被另外一只大猩猩拉走,大猩猩嘴里还批评道:“小花乱说什么,我们什么时候说喜欢那个人类了?”

  小猩猩歪着头不太理解为什么爸爸要否认,但她还是扭头对池羽说:“哥哥快来啊,大刚叔叔烤的鱼最好吃啦。”

  池羽朝小猩猩挥手,转身还是想自己去找柴火。

  大猩猩们被关了这么久,抓到鱼给他吃不太合适。

  池羽没走两步,就有猩猩抱着一堆干木头跑过来,看到池羽以后愤怒地说:“看看你这个人类,多没用,想找柴火还走这么慢,这些勉为其难的给你好了。”

  一大捆柴火放在池羽脚边。

  池羽摇摇头:“不用不用,我自己去找。”

  大猩猩冷哼一声:“你找个锤锤,都被我们捡完了。”

  说完就把直接一捞,捞到河边才放下来:“等着,别到处乱动,万一被蛇咬了怎么办?”

  像是真的怕池羽自己跑去找柴火,还有猩猩过来挡着池羽。池羽动一下,那只猩猩也动一下,把他拦得严严实实。

  直到猩猩族群里的唯一三只小猩猩,一手拿着一枝穿着熟鱼的木棍跑过来,嘴里甜甜地喊:“哥哥,吃鱼啦哥哥,很好吃的。”

  “大刚叔叔的鱼最好吃啦。”

  “叔叔吃我这条!”

  面容和人类小孩很像的小家伙们仰头看池羽,每一双眼睛都又黑又亮,透着天然的亲近感。

  他们努力把鱼送到池羽嘴边,其中一只还说:“哥哥你快吃,我把这个送给小花花。”

  它扭头去寻找食人花。

  池羽问为什么。

  小家伙笑着说:“大皇子被小花花教训啦,真好,我也喜欢小花花。”

  这只大概是那只红毛猴子牵在手里的了。

  池羽接过小家伙手里的鱼:“好,那我和你一起等小花花上来。”

  小食人花是抱着一条很大的鱼跑上来的。

  小小一朵花力气还挺大,居然还能潜到水里去。可是看见池羽手里已经有熟的鱼可以吃,小食人花嘴巴撅起来,一脸不高兴。

  池羽赶忙安抚:“你把你抓到的鱼给猩猩们,就相当于我这条鱼是你抓的了。然后小猩猩还因为你打了那个红毛猴子,想给你送一条鱼。”

  “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小食人花歪着花花脑袋,仰头看一旁的小猩猩。

  “是那个没有十八厘米的家伙牵着的小猩猩?”

  小猩猩点头。

  小食人花:“好,那交换呀,我和老婆一起吃鱼。”

  河边很快就摆满了白色的鱼骨。

  这一顿野餐池羽吃得很开心,也直接就到了夜幕降临。

  晚上要来了,到了晚上就要睡觉。

  池羽想到了第二人格,开心的情绪瞬间降了一半。

  不过他没有说一定要把第二人格吞噬掉什么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怎么,小蠢货吃饱喝足才想到我?]

  池羽:[你,你是不是生气了?]

  第二人格:[你说呢?]

  池羽:[那,那我跟你道歉……主要是,害怕你把我吞噬也是很正常的呀。]

  第二人格又不说话了。

  池羽叹了一口气,招呼怪物们回去。

  催眠鸟看出池羽不太开心,蹭蹭池羽的脸蛋后说:“宝贝做什么决定我都是支持的。”

  厉害的池羽出现也就那么几次,它最喜欢的是现在的池羽。现在的池羽做什么决定,它催眠鸟都愿意第一个支持!

  小食人花听到催眠鸟这么说,爬到池羽另外的肩膀上:“我也支持老婆,老婆把第二人格吃掉吧,嗷呜一口。”

  食人藤不赞同小食人花:“你这根本就不是支持宝贝,你这是在左右宝贝的决定。”

  小食人花:“喜欢现在的老婆,那个老婆,啾!用石头打我,好痛哦。”

  双头狮歪着头,仰躺在地上,做出各种滑稽的翻白眼动作,想逗池羽开心。

  池羽把每个怪物都亲了一下:“谢谢你们。”

  伸头是一下,缩头也是一下,晚上他要睡觉,就会和第二人格的黑雾对上,这也没办法。

  也许有一个两全的办法呢?

  池羽伸了个懒腰,爬到双头狮身上,往回走。

  天逐渐黑下来,猩猩们还是跟在池羽身后。

  池羽更奇怪了:“你们不是想要自由吗?现在已经离开猴子们的领地了,怎么还跟着我?”

  猩猩们:“谁说我们跟着你了。”

  “只不过还是想回去看到女王处死白司而已。”

  “白司不死,我们自由个屁。”

  “但是白司到底在哪里啊?真奇怪。”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池羽已经重新站在猴子们的领地里。

  女王邀请他一起吃完饭,池羽告诉女王他已经吃过了,女王便没有再坚持,只是说:“那小羽去浴室洗个澡吧,晚上还是和我一个房间睡觉可以么?”

  池羽点头答应。

  猴子小兵带他来到女王的专属浴室,这里是用石头垫了底子的大浴池。里面的水冒着热气,是早就准备好的。

  这意味着可以泡澡,池羽开开心心的脱了衣服进去。

  小食人花不喜欢热水,坐在池子边晃了会儿脚丫,还是觉得不舒服:“老婆我出去玩!”

  小食人花跑了,食人藤也离池子远远的,催眠鸟也站在房檐上。

  他们都不喜欢热水。

  双头狮进不来这屋,已经到白司的房子里去睡觉了。

  池羽靠在池子边,头枕着放在浴池边的柔软枕头,没一会儿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看到了第二人格的黑雾。

  黑雾没有说话,就这么盯着他看。

  直看得池羽非常不好意思,主动开口:“你,你还在生气吗?”

  黑雾:“我生什么气?我一点都不生气。”

  池羽眨巴眼睛:“那你不生气的话,今晚我们还研究异能吗?”

  黑雾看着池羽那副想要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就觉得好笑,捏住池羽的下巴:“你们不是打算等你掌握异能以后,就把我给吞噬掉么?呵,卸磨杀驴,我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帮你掌握异能?”

  池羽:“没有卸磨杀驴啊,我说不吞噬你了的。真的,不要生气了。”

  黑雾不说话。

  池羽走到黑雾身边,把周围环境变得鸟语花香,小心翼翼:“而且我已经想好了,我掌握异能以后,你也可以不用消失,我们一起存在,这样是不是很完美?”

  黑雾:“所以你是在留我?”

  池羽感觉这样说有点不对劲儿,讨好地笑:“你本来就是我,我本来就是你。你这话,怎么说得好像你还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一样。”

  黑雾沉默。

  池羽继续想办法哄:“你看嘛,我们共存的话,我以后把你当朋友,你还是独立的存在,身体让你一半,也不用抢控制权。”

  “遇到事情直接商量,我觉得这样没问题呀。”

  再没有比这个更完美的方法了!

  池羽看着黑雾笑。

  黑雾盯着面前的少年,怎么看都觉得那笑容透着几分傻气。十八岁的年纪,经历了亲人嫌弃,又孤零零地死亡。

  幸运到不行才会重生,却还这么傻乎乎。

  “大概你被创造的时候,上帝忘了给你加聪明属性。”黑雾靠近池羽,盯着池羽那张毫无瑕疵的漂亮脸蛋。

  池羽:“你怎么还要说我笨?”

  他都想到那么好的解决方法了好吗?

  黑雾:“你真的不笨?”

  池羽摇头:“不笨。”

  黑雾轻笑了一下:“那好,我考考你,你怎么样才能让我开心。”

  这句话池羽瞬间就懂了。

  让他的第二人格开心的方法,不就是那个交融仪式吗?

  “可是你不是说,这样会加速你消失么?”池羽不太愿意,“我们说好了好共存,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让我学习异能?”

  黑雾轻笑:“你先前那么希望我们融合,现在真的反悔了?”

  池羽垂下眼眸,闷声说:“我换位思考了一下,其实我会不希望自己被融合掉。既然是第二人格,那其实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了,我创造出来又想让你回来,和杀了一个一直想要帮助自己的人没什么分别。”

  而这,刚好是违背他准则的做法。

  池羽的心声黑雾知道得一清二楚。

  “听起来是很聪明。”黑雾绕着池羽转了一圈,变成人形的状态,在池羽耳边吹了一口气,“那你再想一想,既然你的愿望是我不会消失,这个愿望,说不定也能实现呢?”

  池羽瑟缩了一下。

  在耳朵边吹气怎么比碰到还要酥麻?

  “你,你是说……我们还可以用原来的方法研究异能吗?”

  黑雾:“嗯,小聪明为了补偿我被外人伤害的脆弱心灵,是不是应该再主动一点?”

  池羽的脸立刻就红透了。

  他像上一次那样想着要和黑雾融合在一起,嘴里小声吐槽:“还要怎么主动……”

  他已经特别主动去缠着黑雾了好吗?难道还不够?

  那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够了。

  浴室里,催眠鸟看着睡着的池羽,纳闷地眨了眨黑豆眼睛。

  宝贝的全身上下都泡红了,这时候得把宝贝叫醒。

  催眠鸟想着,停在池羽的脸旁边,拿小鸟脸去蹭池羽:“快醒过来,宝贝,不能在水里睡觉哦。”

  左边蹭完,右边蹭蹭。

  池羽没醒。

  催眠鸟郁闷了。

  它擅长把人类弄晕,却不擅长把人类弄醒。宝贝睡得这么沉,池子里的水快冷了,又不舍得让宝贝痛,怎么办?

  那边,食人藤见到催眠鸟想叫池羽醒过来,跑过来质问:“宝贝睡得这么香,为什么要叫醒?”

  催眠鸟:“水都冷了,再睡下去会感冒。”

  食人藤:“哦也是,那我来帮忙吧,你叫宝贝,我来挠宝贝痒痒。”

  两只怪物分工合作。

  池羽没一会儿就感觉到脚底板和脖子痒到不行,直接从梦境中脱离。他茫然地看了会儿木头天花板,才想起来刚才在梦境里的事。

  ……还没结束呢,他就醒了,这样不会对第二人格造成什么影响吧?

  池羽打了个哈欠,接过食人藤递过来的兽皮擦身体。站起来以后才发现,这样被打断对他自己也有影响。

  池羽迅速坐进水池,脸瞬间通红。

  催眠鸟也发现了,非常贴心地说:“宝贝,我们可以出去的哦。”

  池羽很尴尬。

  催眠鸟和食人藤虽然是怪物,但有记忆在的原因,对这些事情也特别了解。但是这种体贴,他宁愿不要。

  但催眠鸟已经拽着说要帮忙的食人藤跑了。

  池子里没有人在。

  那……只能,小心地解决一下了。

  池羽红着脸,探出手。

  催眠鸟和食人藤等了有一会儿,才等到池羽出来。

  少年已经穿着干净的兔子套装了,只是脸上的绯色还没褪去。

  就这么走到女王的房间,池羽和女王说了两句话,就困到不行。

  本来还想和池羽聊天的女王,只好放池羽回到床上。

  这次,池羽的床上有了兽皮帐篷,像是个小蒙古包似的。

  池羽也没多余的心神去思考床铺的变化,钻进去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梦境里,黑雾的语气凶巴巴:“下回洗澡的时候不要睡觉。”

  池羽:“……我都解决了,你还凶。”

  他们是一个人呀,感觉也都是共通的。

  黑雾:……

  他又不能说他根本不和小笨蛋共通!就很憋屈。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2-04-0100:08:322022-04-0123:51: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l、好孩纸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贩卖战战6瓶;yi喵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