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这痛让池羽清醒不少,也让池羽落下泪水。

  薄邪见状,微微蹙眉,松开池羽盯着池羽落泪的脸看。

  怪不得池羽刚进直播间,那些观看直播的人类就兴奋得嗷嗷直叫唤,说什么这样的少年被食人藤虐杀画面一定会好看。

  眼尾和脸颊上的红,的确给池羽的整张脸造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脆弱感,会让观看者联想起染血破碎时的艳丽场景。

  薄邪端详池羽好半天,凑过去伸出舌头。

  从池羽眼角滴落的晶莹泪珠,滑到脸颊处就被红着眼睛的某位丧尸舔舐掉,他边舔边说:“小笨蛋的泪水,味道果然不错。”

  池羽还没听谁说过泪水的味道会好的,透过水雾不可思议地看着薄邪。

  薄邪还在舔他的脸,舌头特别尖。丹凤眼微敛,里面透着一种热切,看起来像是贪吃得不行。

  恢复理智的丧尸已经不属于人类范畴,舌头长得像蛇一样,仔细看甚至还能看到上面的倒刺。

  这让池羽打了个寒战。

  他不会要被薄邪啃了吃了吧?那种皮都不剥的,连骨带肉一起嚼吧嚼吧吃掉的那种。

  这温泉水是用来清蒸他的?

  “我,我们说好的是像你在我身体里那样,我们灵魂糅合在一起,不,不是这样子的……”池羽紧张地说,“你,你要是想把我吃到肚子里,我,我会用异能攻击你。”

  刚说完,池羽就见到薄邪唇角微微勾起一点点。

  弄得池羽越发紧张:“你……你到底要干嘛啊?”

  不管吃他,还是要跟他做那种结婚以后才能做的事,池羽都不愿意。

  注意到自己被薄邪放开了,池羽立刻起了逃跑的心思,泡在温泉水里的脚丫子往旁边小心挪动。

  刚挪了两下,膝盖就疼得不行。

  身体素质有所提高以后,池羽的力气是很大的。人的骨头也很硬,刚才属实是硬碰硬,结果池羽败了。

  可现在也顾不得膝盖上的痛,要趁着薄邪没有抱住他赶快跑。

  想着,池羽手撑在水池台子边用力,翻身快速爬到水池上面。

  他的衣服虽然不能穿了,但是薄邪的衣服还好好地。

  池羽捡起地上的西装外套,往身上随便一套,瞅准门的方向跑动。

  薄邪看池羽在他面前各种折腾,长长的舌头在薄唇上舔了一圈,身后的骨刺尾巴在水池里小幅度扭动。看池羽慌乱的模样太有趣了,就像以前捕食的时候,他总会看着猎物这么跑一会儿,然后在猎物放松时,给予猎物最极致的绝望。

  大门被池羽拉开了一点。

  池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再次被薄邪揽住了腰身。

  打开一点点的大门被迫关上,男人将他怼在门上,骨刺尾巴高高扬起。

  池羽:“我,你,你再回到我身体里来,我们像以前那样,你报答完我,我,我就走了。”

  薄邪垂眸:“出来以后,我就不能再回到你身体里了。”

  他说话的语气显得尤其失落:“说不定你走了以后,没有你用那个方法帮助我,我再发病,可能就直接死掉了……”

  池羽看不见薄邪的表情,只能从语气里听出薄邪在难过。然后,有冰凉的液体滴到他脖颈处,而那个位置是薄邪的脸。

  薄邪哭了吗?

  池羽觉得心里怪怪的。

  “我们会结婚。”薄邪在池羽后颈处蹭了蹭,确保异能凝聚出来的水是从眼角滑落,“我之前和你已经……有了灵魂之亲,我会负责的池羽,不要走好不好?”

  “婚礼我会补给你,我们还可以去基地拿结婚证。”

  “我需要你,池羽。”

  池羽拧着眉头:“可,可是这不是我需要的方式,你的回报我不需要啊。”

  他不太自在地将身体绷紧。

  薄邪身上还是什么都没穿,某个地方还是会触碰到他的大腿。

  池羽努力维持冷静:“你穿上衣服我们再商量。”

  薄邪感觉他快没耐心哄怀里的小朋友了,眼前白皙的后颈皮肤让他想狠狠叼住,将自己的气味全部注入。

  而这样强迫的后果只有一个,池羽不会开心。

  勉勉强强得到的感觉可比池羽主动积极要差多了。

  权衡利弊的丧尸王决定再努力一下。

  他闷哼一声,尾巴飞快给自己眼睛下面划刺出伤口又迅速治愈,做出流出血泪的状态。又咬破舌头让唇角流出血液,身体往后仰倒。

  “你,你走吧。”薄邪声音虚弱,砰的一声坐在地上,“我不喜欢强求,外面的丧尸有我的命令,也不会伤害他们的王后。”

  池羽小耳朵灵敏,听到动静,以为薄邪摔倒了,拢紧衣服一回头。

  然后吓了一跳。

  刚刚还好好的薄邪,眼角和唇角都有血迹,像是伤病发作。本来野兽似的竖瞳,这会儿也成了圆形,神色涣散。

  联想起薄邪说的和某个强大的怪物战斗,导致受伤灵魂飘散的说法,池羽一下子就联想起来,薄邪说不定又要死了。

  “咳。”薄邪在这时候垂下眼眸,往手心里吐出一大口血,然后摊开看了眼,露出个苦笑。

  池羽也看到了那一大片血迹。

  心里咯噔一声。

  上一世他得了污染病,后期也是这样时不时地咳血,直到死亡。他在花丛里把薄邪吻醒,现在又要离薄邪远去,让薄邪没有活下去的希望吗?

  池羽抿紧了唇,心里好像有蚂蚁在咬。

  薄邪好像说过会和他结婚,既然会结婚,那这种事……做,做做好像也不会有什么关系?在池家的时候,池淼就经常带各种女人和男人回家过夜,池淼大哥也会隔一段时间换一个女朋友回家。

  成年人做这件事,好像很正常。

  池羽抓紧了衣服。

  他也成年了,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没错……是吧?

  池羽犹豫的时候,薄邪抬头看了眼,像是才注意到池羽没走一样,苦涩的说:“你还没走?我……在变成丧尸时,也只比你大一岁,本来想找个工作,找到一个喜欢的人和他结婚……没想到现在找到,还是只能和喜欢的人说再见。”

  “也许这是我被病毒控制,吃掉那么多人的惩罚,我认了。”

  “池羽,再见。”

  这段表述是真的。

  薄邪目光悠远,配合自己的说法,回想起了做人类时候的事情。

  他那时候才刚明白自己可能更喜欢将目光落在同性身上,正苦恼以后该怎么办,就因为淋雨感染丧尸病毒,成了个有异能却没有意识的1级丧尸。

  池羽见薄邪明显进入死亡之前的回忆时刻,像是想起了做人时候的快乐生涯,心里微微疼了起来。

  他当初也想过,假如他从会走路开始异能就已经觉醒,或许会有一个和别人那样幸福美满的家庭。

  薄邪变成丧尸,后来清醒过来,一定也和他有类似的幻想吧?

  “咳。”薄邪再次咳嗽,这次又咳出了血来,里面还掺杂了些肉块,惨不忍睹。

  本来就是冷白皮的俊美男人,此时脆弱得像是下一秒就会死去。

  池羽蹲下身,眸子里透着对薄邪的可怜:“我,我不走了,那,那你一定要和我结婚的。”

  说完这话,池羽呼出了一口稍长一点的气。

  他只要下定决定,就会做到。

  虽说没有爱情就结婚有点可惜,但是也不是每个人就能那么幸运地和互相喜欢的人结婚。在上一世,他对雷煜也没有喜欢,不过婚约在身,周围的同龄人也都是这样早早定下结婚对象,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现在和薄邪结婚,也是一样的。

  池羽心里好受多了,伸手主动去搀扶薄邪:“我带你去洗一洗哦,你身上还有哪里痛吗?是不是只要做完你就不痛了?”

  薄邪面无表情地看着池羽。

  这傻乎乎的小东西薄情起来还真薄情,居然能把他和那个雷煜做对比。

  算了,反正都能吃到口,先吃再说。

  薄邪继续装作很脆弱的样子,搭着池羽的手让池羽把他拉起来,不忘又咳嗽两声。

  池羽想着这个人以后会是老公,贴心地拿手去轻拍薄邪背后,安抚薄邪情绪。

  薄邪的体温是真的低,但精神的地方也是真的精神,这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池羽想着还是想知道为什么,反正以后是夫夫,那……问,问一下也没关系吧?

  池羽睫毛颤抖了两下,脸颊处刚散去的红润又出现:“你,刚才为什么会这么奇怪的?”

  薄邪见池羽忍着害羞才问出口,有点想笑,咳嗽两声想好了答案才说:“那是我的自我防御,弄痛你了?”

  池羽:“有,有点。

  说着脸更红了。

  灵魂融合和身体融合不一样,真的能起到治疗作用吗?

  池羽不敢再看了,扶着薄邪进入温泉里,体贴蹲在池水边,用手捧着水去给薄邪洗脸。

  洗干净血液以后,薄邪那张脸再次恢复了那种阴冷的俊美。

  薄邪:“你下来洗,刚才是我没控制住,这次你好好泡澡。”

  池羽:“好,好的。”

  他选了离薄邪很远的地方重新入水。

  薄邪微微挑眉,并没有制止。

  池羽进到水里以后,开始用水认真地清洗身体。从猴族领地出来都有一个多月了,他再没有洗过热水澡。

  热水放松毛孔,真的很舒服。

  洗着洗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水温好像又升高了点。

  池羽的皮肤逐渐泛红。

  “咳咳。”水池那边,薄邪又咳嗽起来,“咳咳咳咳。”

  一声比一声嘶哑,听起来薄邪好像特别难受。

  池羽纠结地看过去。

  他本来想着泡完澡再去帮薄邪,现在看来薄邪好像等不及就要咳死了。

  害羞什么的……反正都是要克服的。

  池羽握了握拳,朝着薄邪走过去。

  薄邪见状,借着低头咳嗽的机会笑。那笑容配上他狭长丹凤眼,透着得逞的狡猾。

  等池羽离他特别近的时候,他假装体力不支,倒在池羽身上。

  薄邪假装想要起来:“抱歉。”

  池羽拉住薄邪,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准备好了,但,但是我也没有过,我不会,你,你会吗?”

  薄邪靠在池羽肩膀上,声音变得虚弱:“我也只有理论知识,我没什么力气,我教你,你来可以吗?”

  池羽想了想:“可以的,那你教我吧。”

  薄邪:“先要润滑张。”

  他挣扎般地靠在水池边,红色眼眸凝视池羽。

  池羽被看得不好意思,垂下眼眸,耳边就听见薄邪说:“那边有沐浴用品,我变成丧尸前看到的片子里,有人就用那边的东西做的。”

  池羽只能走到水池那边。

  看见那边果然摆放着架子,上面除了沐浴露洗发水身体乳以外,还额外有一瓶润滑身体的润滑液。

  池羽拿起瓶子,见使用说明上写着可用于做亲密的事,拿着润滑液走回来。

  他脸红红的,看得薄邪眯起眼睛。

  就听见池羽小声说了句:“那,那你好像要趴到台子上去,这样方便我帮你涂这个。”

  说着,池羽晃了晃小瓶子。

  薄邪:“你,给我涂?”

  什么鬼,这小笨蛋混乱到读不出来心声的小脑袋瓜到底是怎么运转的,竟然觉得他薄邪是下面的的?

  绝对不可能!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4-0600:11:54~2022-04-0621:29: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北街街口20瓶;yi喵、苏回苒、阿九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