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想归想,现在也不能再回去这么做。

  薄邪老老实实地回复池羽:“池玉比较远,我带你飞过去。”

  池羽犹豫了下,又怕池玉也在被丧尸们欺负,朝着薄邪伸手:“好,谢谢。”

  薄邪:“不用和我道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宝贝。”

  天空星星闪烁,很漂亮。

  池羽觉得,假如他不是这种心烦的状态,被薄邪这么抱着在夜空中飞行,会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飞了有一会儿,薄邪停了下来。

  催眠鸟给池羽报告:“宝贝,这里竟然是警察局诶。”

  丧尸的国度,竟然还有警察局这种建筑物!只是所有的地方都和薄邪说的一样,并没有点灯。

  薄邪的到来让警察局的丧尸们都出来迎接,走在最前面的是个扎着高马尾的黑发女丧尸。这名女丧尸低头见礼:“王,王后。”

  池羽听到这称呼,小小声的哼了一声。

  女丧尸听到,含笑看着池羽:“王后,您请,别担心,您的朋友在监牢好好的呢。”

  女丧尸态度尊敬,池羽也不好意思给人家冷脸,黑漆漆地估摸着位置对女丧尸说:“你好,你可以叫我池羽,不用喊我王后的。”

  女丧尸看了眼薄邪,见薄邪没有任何要阻止她和池羽交谈的意思,笑了下:“池羽王后,我是安露,您这边请。”

  说着就有丧尸警察拿着手电筒过来,安露接在手里,给池羽照路:“王应该说过了吧?我们丧尸都不喜欢光明的地方,所以整个国度都没有安装照明灯,但是因为您的到来,已经在准备全面普及了,所以您先将就着。”

  池羽听着这话,忍不住看了旁边满脸淡漠的薄邪一眼。

  这一眼一下子就被薄邪注意到,俊美男人秒秒钟切换表情,在手电筒的照耀下眸色温柔。

  池羽又收回视线,心想:就算你对我笑我也不会对你笑的。

  有手电筒的光线,导航小鸟下岗了,在池羽面前飞来飞去。

  池羽直接伸手把催眠鸟抱进怀里,轻轻抚摸催眠鸟脑袋。催眠鸟无比享受,小眼睛盯着薄邪瞧。

  它知道它的宝贝被丧尸王带走一夜,两人肯定做了什么。

  也知道绝对是丧尸王花了点手段哄,所以宝贝才愿意染上丧尸王的气息。但是,早在末日前,人类就有合则来,不合则分的相处原则,丧尸王要是让宝贝不满意,拼了这条小鸟命,它也会让两人分手。

  薄邪在池羽的身体里时,就知道催眠鸟这只鸟为了争宠搞过很多小动作。

  现在居然还敢用这种挑衅的眼神看着他?

  薄邪走快两步,想和池羽靠近一点。

  催眠鸟立刻说:“宝贝,你看看食人藤怎么了,怎么半天不说话?”

  池羽停下来,从下面伸手进衣服,摸了摸食人藤。食人藤发出舒服的哼唧声,用刚长出来的藤蔓勾着池羽的手指头,闷声说:“宝贝,我很好哦,和宝贝贴贴好开心,嘿嘿嘿。”

  那语气和之前相遇的时候一样,池羽放下心,不过还是心痛。

  食人藤的藤蔓嫩了很多,先前缠绕在他手上都很粗壮有力,现在特别柔弱。还是他的错,不该和薄邪一起就把怪物朋友忘记。

  池羽还是怨自己多一点。

  所以要和薄邪保持距离!

  这么想着,池羽瞥了眼,发现薄邪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了他,赶快加快步子离薄邪远一点。

  催眠鸟反着站在池羽肩膀上,小鸟眼睛眯着对薄邪笑。

  薄邪盯着白色的小胖鸟,有心想要威胁,又怕小胖鸟变本加厉的破坏他和池羽亲近,一时间竟然有点束手无策。

  催眠鸟看见薄邪神色几次变化,跳转过去拿小鸟屁股对着薄邪,扭动两下表示鄙夷。

  池羽不知道催眠鸟和薄邪短短的3分钟不到就交锋了一次,前面安露已经停下脚步。

  手电筒照入监牢里,很多丧尸都在叫骂:“老姿不就是把老婆的脑袋拧下来了吗?后来又安回去了她又没事,这算是你妈家暴。放老子出去!”

  “恋你妈童呢,都是200多岁的丧尸了,你见过200岁的孩子吗?她就是成为丧尸以后没长大,我们互相喜欢,怎么不能谈恋爱了?”

  还有些更难听的脏话,池羽听得皱起眉头。

  薄邪直接在丧尸频道里吼了一声:“闭嘴!”

  安露也听到了这声怒吼,悄悄看了眼身后的薄邪,笑眯眯地对池羽说:“这些家伙们嘴巴贱,我也是每天被吵得不行,但是我也只比他们厉害那么一点点,他们又活久了,不爱听我的。还是王厉害,王压迫他们安静,他们说安静就安静了。”

  池羽听明白安露是在说,这些突然闭嘴缩到角落里的丧尸们,是因为薄邪而命令而安静的。

  他扭头又看了薄邪一眼,还是没说话。

  薄邪却注意到,池羽的眼神暖了很多。

  安静下来之后,最里面的监牢里传来动静。

  那是有人在撞击监牢大门的声音,一下又一下。

  手电筒照过去,池羽才发现那是异能化的宫本武藏。铁塔一样的汉子不知疲惫的撞击监牢,可不道监牢是什么材质做的,愣是纹丝不动。

  比较起来,坐在后面木床上的池玉就显得特别安静了。

  池羽加快步伐靠近过去,喊着池玉的名字:“小玉,我来接你了。”

  池玉看见池羽,站起身:“小羽,你没事。”

  池羽:“嗯,我没事,你也没事。”

  两人隔着监牢的杆子互相对视,目光里都是对对方的担心。宫本武藏眼巴巴瞅着池羽,希望池羽能给他点关注:“少主,我很担心你。”

  知道宫本武藏是真的担心自己,池羽这次没有故意不和宫本武藏讲话,扭头回复:“谢谢,我也担心你。”

  宫本武藏立刻安安静静,没再说话。

  池羽对薄邪说:“能把他们放出来吗?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比较过分的事情。”

  薄邪:“放,当然放。”

  安露听了,拿出钥匙来将监牢大门打开,边开边说:“其实关起来也是为他们好,不然总有些不怕死的丧尸们,会大着胆子尝尝人类味道的。”

  池羽倒是相信这句话。

  那个徐越不就把食人藤抓去研究了吗?这还是在薄邪这个丧尸王下达了命令的情况下。

  既然池玉和宫本武藏在这里会危险,池羽问薄邪:“能请那天那个人物模型来把他们送回末日森林吗?”

  薄邪立刻回复:“当然可以。”

  这两人本来就是他为了勾引池羽过来而设置的,不直接还回去是怕池羽没见着人,不相信他。现在池羽见到了,两人没什么用了,送回去正好,也省的这个池玉在池羽面前晃。

  薄邪正在下命令,就听见池玉说:“小羽,我还不想回去。”

  这句话让池羽非常错愕:“啊?可是你在这里会很危险,不是每个丧尸都像薄邪和安露这么讲道理的。”

  安露听见池羽夸她,笑得眉眼弯弯。

  这个小人类真的很可爱,放在末日前绝对是那种被大姐姐们围着宠的小奶狗,她一看就有好感。

  安露忍不住又想,那个池羽说的不讲道理的丧尸会是谁?难道是徐越?

  她这么想的时候,池玉也问了相同的问题:“你被哪个丧尸欺负了?”

  池羽摇摇头:“不是我被欺负,是食人藤被那个徐越欺负,砍掉了枝条说是要做研究。明天我就会替食人藤报仇,正好,小玉不想回去,正好看我把那个徐越教训一顿。”

  这回答让周围发出了“噗嗤”“噗嗤”的笑声,那些刚才还被薄邪震慑的丧尸们,一听周围也有丧尸笑,一个个大着胆子继续开口:“王后,劝您还是别和徐越打,徐越那家伙给自己安了不少的能力,恐怕只有王能教训到他了。”

  “他的迅速愈合能力,也就比王差那么一点点吧。”

  “王也是的,咱们王后这么香……不是,这么好看,就该多保护保护,怎么就让王后和徐越对上了呢?”

  池羽听出来这些丧尸都觉得他打不过徐越,并不想争辩。争辩又有什么用?这些丧尸被关在这里又看不见他和徐越打架。

  “我们出去。”池羽拉着池玉的手,往外面走。

  宫本武藏赶快跟上。

  三个人类在过道里走动,那些丧尸们纷纷贴着栏杆看。对池羽他们不敢有任何不轨的想法,但对池玉和宫本武藏,他们是敢的。

  此时就是口水横流,哧溜哧溜想要尝一尝的状态。

  池羽也听到了这些声音,拉着池玉走得更快了。

  薄邪盯着两人相握的手,眼神阴翳。

  在池羽身体里看不见,现在出了池羽的身体,他才发现这个池玉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如同池羽和他的本源力量一样,池玉身上的灵魂力量,竟然隐约和他打败的那个怪物相似。

  也是。

  能和他战斗得不相上下的怪物,和他一样在别人的身体里重生也不稀奇。

  前面,被池羽拉着跑的池玉,回头也看向薄邪。

  池玉也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能看到丧尸王提前这么长时间存活。池羽的觉醒,像蝴蝶效应,似乎让事情走向了未知的方向。

  跑出监牢来到警察局大厅,池羽才发现大厅里摆放了很多手电筒。

  灯光照亮整个屋子,也让池羽看到了满大厅身穿警察制服的丧尸们。这些丧尸们的目光比手电筒的光芒还要可怕,直勾勾地盯着他瞧。

  瞧着瞧着,就低头喊道:“王。”

  池羽知道是薄邪跟过来了。

  他回头看向薄邪:“我晚上想和怪物朋友们还有池玉一起睡觉。”

  薄邪听到这话,眉头立刻皱起,捂着胸口咳出一口血来:“宝贝想和朋友们一起,我不会拦着,我这就给你安排房间。”

  这一口血看得周围的丧尸们个个瞪圆了红眼睛,怕被薄邪发现又低下头,互相用眼神交流。

  他们的王,好像还没把王后的心牢牢抓住,怎么这还卖起惨来了?

  下属们都知道薄邪在卖惨,安露也知道。

  她当即惊呼道:“天呐,王,就算您想早点和王后相遇,也应该等身体好些了再说,丧尸失去血液,会很快死亡的。”

  说完这话,安露立刻在丧尸频道里和在现场的下属们下命令:“快点,顺着我的话说,给你们涨考核分。”

  一听到涨考核分,在场丧尸们都激动了:“王,您的身体竟然还没有好吗?”

  “唉,也不怪王不顾身体要和王后见面,要是我,我也会这样做的,毕竟王后看起来就是漂亮又善良的人类,我是人类的时候,我也喜欢这样的王后。”

  “你瞎说什么呢?王后喜欢王,跟你有什么事儿?”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池羽脸都红了。

  薄邪身体不好他知道的,而且他也知道不能离薄邪太远。但是怪物们被他丢到一边他也很内疚,也想安抚一下大家。

  想着,池羽想到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走到薄邪旁边小声说:“最大的床有多大?”

  薄邪连续咳嗽两声,想着池羽本来就因为食人藤的事情内疚,他也不能太逼紧了,当即笑着虚弱回复:“宝贝想在什么地方摆床,什么地方就有床。”

  池羽:“那,那你也一起睡觉可以嘛?”

  薄邪:“嗯。”

  说话时,薄邪刻意垂下眼眸。

  高高大大的俊美丧尸露出这样的表情,显得特别委屈。

  池羽心里那小小的迁怒一下子就消散了。

  其实本来也是他自己没有顾上朋友们,徐越自己不听薄邪的命令,薄邪也没有想到。反正明天会光明正大地教训徐越,薄邪也没有维护丧尸,他不该这么小气的。

  这么想着,池羽小声道歉:“对不起,我不该冲你发脾气。”

  薄邪凑到池羽耳朵边,轻轻地说:“没关系宝贝,本来就是我御下不严,才让你的朋友受了委屈。”

  耳朵上痒痒的,池羽不太好意思地看了薄邪一眼,也和薄邪咬耳朵:“我就和它们一起睡这一次,后面就不会了。”

  薄邪很满意池羽的话,再次点头。

  最后,安排的是一间空旷的房间。

  怪物们倒是很自然地就围着池羽休息了,只是池羽还不太自在。

  因为薄邪在他旁边。

  池玉和宫本武藏并没有在这间房,而是在隔壁。

  池羽和怪物们一起睡觉很习惯,但是如果他和薄邪躺在一张床上,旁边还有两个人类,总觉得怪怪的。

  就这么一晚上过去,池羽醒来以后吃了早饭,就跟着薄邪一起前往广场。

  他依然是被薄邪抱着飞。

  现在是白天,池羽清楚地看见了丧尸王国的全貌。

  薄邪的住所是在最高处,其他丧尸们的住所要低于薄邪,然后就是城镇一样的区域。薄邪给池羽介绍:“那里是普通丧尸们的住所。”

  丧尸们和人类一样,并不是每一只都能进化出很强的力量。

  那些没有进化的,能力要差一些。

  薄邪带池羽转了一圈儿,才降落在广场。落地后,所有观看的丧尸们都单膝跪地,低头跪拜他们的王和王后。

  只有徐越,跪着但没有低头。

  他看着薄邪之后,又看向池羽,心里非常希望池羽能问薄邪他徐越为什么和别的丧尸不一样。

  到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说他因为让普通丧尸也进化,被薄邪赋予了不用低头的特权。

  可池羽本来就讨厌徐越,又怎么会问薄邪关于徐越的问题呢?

  他无视徐越挑衅的目光,只问让丧尸们站起来的薄邪:“可以开始了吗?”

  薄邪勾唇:“我可以亲亲你,再开始吗?”

  池羽:“为什么啊?”

  薄邪凝视怀里的小可爱:“这是我的祝福之吻,祝我喜欢的人旗开得胜。”

  这理由有理有据,池羽只能同意:“好,好吧,那你亲吧。”

  得到允许,薄邪将池羽抱到丧尸们为他准备的椅子上站着。

  一下子站得这么高,池羽很不习惯。而且他比薄邪高出这么多,薄邪要怎么才能亲到他?

  结果就见到薄邪背后生出双翼,飞起来一点点,以一种比他稍矮一些的姿势吻了下他的唇角。

  这样的一幕,让那些站起来的丧尸们再次震惊。

  他们的王,居然在低于池羽的位置,虔诚亲吻池羽。

  而那些和薄邪最亲近的丧尸们,同情地看向徐越。有时候,并不是固执就会得到完美的结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