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薄邪亲吻池羽的一幕当然也落在了徐越眼里,徐越一张可爱的脸瞬间扭曲。

  他和薄邪在一个小区长大,有青梅竹马的情谊。

  那时候他17岁,薄邪19岁,他以为他会成为一个生物学家为国效力,而薄邪会在薄邪喜欢的电竞领域发光发热。

  徐越都想好了要在薄邪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向薄邪告白,告诉薄邪他喜欢他很久,假如薄邪不讨厌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他要争取和薄邪成为幸福的一对青梅竹马夫夫。

  没想到末日来临,徐越不小心被实验室里的实验动物抓伤成为丧尸。

  好不容易恢复人类意识,徐越四处寻找薄邪,才发现薄邪早就占领了一座丧尸城,因为强大而成为丧尸们的王。

  那时候的薄邪只是恢复意识,却并没有恢复人类时候的全部记忆。

  不过徐越并不介意,他还能和薄邪重新认识,说不定没有人类记忆的薄邪会对他动心,那不是更好了吗?

  于是,从找到薄邪开始,徐越就没有再和薄邪分开过。

  即使成为了丧尸,徐越也相信他对薄邪的爱从未有过变质,甚至因为薄邪变成丧尸以后的强大而更爱薄邪。

  看到薄邪拒绝一个女丧尸的告白,因为女丧尸频繁而没有底线地骚扰,烦躁起来将其杀死,徐越还暗自庆幸:他喜欢的人失忆过后,好像也是同性恋。

  徐越无数次想要告白,都被大小战役所阻挡。

  他一直忍耐,终于守到了薄邪恢复人类记忆,记起来他们以前关系的时候。

  薄邪在所有丧尸面前宣布徐越可以不用对他跪拜,不用对他低头。这是所有丧尸都没有得到过的殊荣,那时徐越被所有丧尸羡慕。

  徐越甚至以为下一步薄邪就会和他告白,宣布他就是薄邪的爱人。

  没想到却在末日80年后,发现了整个星球最大的敌人。

  薄邪和对方战斗了3天3夜,最后精神体和身体分离,用精神体告诉他们将他的身体保存,日常护理交给傀儡师,随后消散在众丧尸面前。

  徐越当时便觉得难受,为什么薄邪不愿意将身体交给他照顾,后来告诉自己,薄邪是心疼他不想他劳累。

  就这么守候了119年10个月37天21小时,薄邪回到身体里,第一时间竟然就是告诉丧尸们,他们即将迎来一个人类的王后,并设计让丧尸们将王后引到他设置好的场景面前。

  花丛、灯光、浴池,所有人类王后喜欢的东西,提前准备好。

  人类,王后。

  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徐越听到之后,甚至都觉得是薄邪在开玩笑。

  或许那是薄邪的一个笑话,丧尸虽然恢复了意识,但说到底已经进化成比人类要高级的物种,怎么可能会和人类在一起?

  徐越不敢相信,甚至连大家邀请他去蔷薇花丛那边看新王后的邀请都以有实验为由忽略。

  直到薄邪抱着人类进入新做好的浴池,徐越才惊觉,薄邪说的是真的。

  200多年的不争不抢,200多年的安安静静,换来的是喜欢的人有了别的人。

  徐越不甘心。

  他能让丧尸们进化,他是对丧尸们有用的存在。

  凭什么把爱意隐藏这么多年,换来的却是薄邪有了人类爱人。

  没关系!

  既然薄邪放任这个人类和他战斗,那他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他比这个人类强大,人类这种弱小的生物,怎么配和完美的丧尸王在一起?

  徐越嫉恨的目光,让池羽不得不看过去。

  看见徐越那扭曲的表情和怨怼的眼神,他推了推薄邪,压低声音问:“这个徐越是不是喜欢你?”

  那表情和他以前偷偷看的电视剧里面,那种嫉妒主角们在一起的神色特别像。

  丧尸们的耳朵都特别灵敏,池羽声音已经很小了,却还是被近距离的高级丧尸们听到。

  其中也包扩徐越。

  徐越心想:没有问他为什么不对薄邪低头的池羽,果然还是有点手段的,在这种场合居然直接挑明了他对薄邪的感情。

  薄邪听到池羽的问题,又在池羽被他亲得水润饱满的唇上亲了一口,才转身俯视离他最近的徐越。

  徐越慌乱低头,只露出一双饱含深情的眼睛给薄邪看。

  薄邪深深拧眉。

  他对徐越印象并不是很深。

  进化为高等级丧尸后,有的只是常识性的认知、嗜血暴戾以及控制低等级手下的本能。徐越刚好是自己找上门来,可以用的比他低级的丧尸。

  没想到到后来,一次次进化,被封锁的人类记忆恢复。

  薄邪这才想起来徐越是同一个小区里,经常找他玩的那个眼熟的男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印象。哪怕是后来发现自己更喜欢代入的是男人之间的爱情故事,也没想过徐越对他是不是爱情。

  末日爆发了,来不及,也没必要。

  薄邪冷眼扫了眼徐越,不在乎的收回目光,飞高一些亲吻池羽额头:“宝贝,我只爱你。”

  回复里,竟然连徐越的名字都没提起。

  池羽放下心。

  他和薄邪是要结婚的,如果徐越和薄邪之间互相有感情,这婚就没必要结了。

  薄邪看到池羽的心声,眉头微蹙。

  他的小宝贝怎么都没什么额外的情绪起伏?也不回复他一句喜欢他爱他,只想的是这婚可以不结,这根本就是把结婚当成任务来做。

  什么时候宝贝才会喜欢他爱他?

  薄邪心里急,面色上却一点都不显,神色冷淡俯视众多丧尸们:“今天王后和徐越的战斗,生死不论,即刻开始。”

  丧尸们早在频道里交流过池羽和徐越战斗的原因,此时听到决斗开始,不免都为池羽担心。

  多好的人类啊,白白嫩嫩又好看,怎么就是想不开要和徐越打架呢?

  徐越那个凶残的疯子,战斗力只在王之下,和王一样的复数性质异能,让谁都防不胜防。

  这怎么打嘛?

  王还那么有自信,到底是喜欢这个人类,还是故意想把人类送给徐越玩呢?

  丧尸们七想八想,就见到红发丧尸带着一群变异怪物走进会场。

  这些怪物们特别搞笑,居然拉着一条“宝贝必胜”的横幅,头顶也系着写着字的头巾,气势十足地站在体形高大的双头狮脑袋上。

  “这好像就是王后的怪物朋友们?”

  “那只双头狮不是这边的怪物吧,草原那边的,怎么感觉体型比草原那边的狮子们要大好多?”

  “那只胖毛球是催眠鸟吗?催眠鸟有这么可爱?”

  “那个人参怪是什么?哦,原来是食人藤。”

  七嘴八舌的讨论声并没有引得怪物们侧目,每一只怪物的眼睛都盯着池羽。

  那是它们最喜欢的人类,现在要为了他们和厉害的丧尸战斗。

  池羽也注意到了赶过来的怪物朋友们,还有跟在它们身边的池玉和宫本武藏。

  食人藤:“宝贝勇敢飞,藤藤永相随!”

  双头狮:“打死那个龟孙徐越,打死它!”

  小食人花:“老婆最棒,老婆加油,老婆捏死徐越!”

  黑豹:“喵呜~”

  催眠鸟:“宝贝你是最棒的,宝贝我给你跳胜利舞~”

  池羽本来面无表情的小脸,立刻变得温柔起来。他的情绪改变,让在场的高级丧尸们都怔了一下。

  很奇怪,人类高兴起来,怎么会让他们有一种奇怪的舒适感呢?

  怪物们也感觉到了池羽的情绪变化,一个个都扭动起来,显得特别开心。身形巨大的双头狮只是左右跳了两下,就让旁边的丧尸差点摔倒。那丧尸想攻击双头狮,红发丧尸阴恻恻看了那丧尸一眼。

  丧尸不敢再动,乖乖缩到一边给怪物们腾位置。

  此时池羽已经和徐越站到场地中间了。

  这里其实是丧尸们的角斗场,生命漫长,又时不时会有一种想要发泄感觉的丧尸们,建立角斗场的目的就是发泄。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开启一次角斗活动,供丧尸们尽情宣泄。

  角斗场场地在最低处,丧尸们的座位一层层环在场地上方。

  薄邪背后翅膀伸展,并没有乖乖坐在丧尸们给他准备的椅子上,而是在池羽和徐越上方盘旋。

  这举动让旁边同样挥舞着翅膀,手持麦克风西装革履的丧尸主持不知所措。

  他是不是应该把手里的麦克风给王主持啊?和王一起飞感觉翅膀都僵硬了。

  薄邪扫了眼主持:“做你的事。”

  他是为了近距离看宝贝才飞过来的,又不是想做主持人。

  主持被这句话惊得差点没按住话筒,战战兢兢地开口:“今天的角斗只有这一场,各位丧尸朋友们,请准备用您身边的椅子下注,为您支持的选手投注。”

  这也是角斗的一个吸引丧尸的项目,只要压中,日入过亿不是梦。

  半空中的虚拟屏幕弹出来,将池羽和徐越的身影放大。

  催眠鸟听到可以下注,看了下身边的丧尸们。注意到他们都在投徐越赢,立刻对旁边的红发丧尸说:“老兄,借点钱。”

  红发丧尸知道这只胖乎乎小鸟有点小聪明,听到这话饶有兴趣:“你想投你家宝贝?但是徐越真的很厉害,作为精神系的怪物,你应该能感应到一点吧?”

  催眠鸟点头:“我知道,所以老兄,借我钱。”

  丧尸王国的钱币叫做血币。

  红发丧尸这些年也靠着下注攒了不少钱,心思翻转间:“我借你一半,跟你一起下注。”

  说着点开手上的智能腕表,让催眠鸟看到他的存款余额。

  催眠鸟:“好兄弟,讲义气,那咱们都投宝贝吧,到时候赚的钱,盈利给我。”

  红发丧尸点头:“既然如此,以后鸟兄有什么好事,不能忘了我。”

  催眠鸟飞起来拍拍红发丧尸肩膀:“好说好说。”

  所有人都下完注,赔率在场地中间展示。

  只有23个押注池羽,剩下的十几万个在场或是在家观看直播的丧尸们,全部押的徐越赢。

  徐越见状,得意地笑。

  只有23个支持池羽的,其他人都支持他,他还能有什么理由不取得一场漂亮的胜利给薄邪看呢?说不定赢了以后,薄邪会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为了考验他,以后他才是薄邪的王后。

  徐越这么想着,身体背后延伸出一对白色羽翼。

  池羽看到那对白色翅膀,眼里浮现惊叹。

  旧人类的西方神话体系里,有一种叫做天使的生物,就拥有和徐越这样的翅膀。天使象征着纯洁无瑕和善良正义,是池羽很喜欢的虚构生物。

  池羽直接了当:“你的翅膀很漂亮,可是你强行用食人藤做实验的行为,却配不上你的翅膀。”

  徐越听到这话,眉头皱起,拍打翅膀飞到半空中,试图飞到薄邪身边。

  薄邪哪敢和徐越再有接触啊?

  他飞得更高了,找了个更好的角度,用极佳的远视能力凝视池羽,不想错过池羽的任何表情。

  徐越见状,眼里闪过失落。

  他特地研究自己,给自己加上这样一对白色羽翼,就是为了看起来和薄邪更加般配。本来还想着飞到薄邪身边,刺激一下池羽,让池羽因为嫉妒他而展现出更加丑陋的表情,却没想到薄邪现在都没再看他一眼。

  不过没关系,薄邪就是不知道他为了和他相配有多么努力,才会选择一个废物人类,一定是这样!

  徐越想着,翅膀交叉在胸前,再伸展开来的时候,白色羽毛尖锐的方向对准地上的池羽。

  飞速旋转下,羽毛周围的空气都产生扭曲感。

  这一招好看又唯美,是徐越特别设计了很久的。

  一些崇拜徐越、徐越的忠实粉丝们,开始大吼大叫:“嗷嗷嗷,徐教授好美啊!”

  “徐教授我爱你一万年!”

  这些人的声音震耳欲聋,伴随着那些飘散的羽毛一起朝着池羽冲过去。

  池羽站在原地,虚拟屏幕上是他那张精致的脸。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好像没看到那些朝他急速飞旋的羽毛。

  徐越冷眼看着,想看看池羽到底有什么依仗,却发现那些羽毛在接触到池羽的一瞬间,竟然全部消失。

  是真的全部消失了!

  那些支持徐越的丧尸们吼叫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小,而怪物们支持池羽的声音却忽然飙升:“宝宝好棒,宝贝最牛逼!”

  “冲鸭宝贝,宝贝干掉这个傻逼丧尸!”

  “嗷嗷嗷嗷,狮狮永远爱宝贝!”

  这比丧尸们汇聚在一起的声音还大的嗓门,是双头狮无误了。

  甚至喊到激动的时候,双头狮还因为两个脑袋的声音没有调节好,呈现出了不同步的音调。

  丧尸们集体盯着双头狮,错愕地想着:“这只双头狮居然能喊出这么大的声音?”

  场地里,羽毛消失以后,池羽唇角勾起,对着徐越笑。

  笑容很清浅,眉眼弯弯,像是春风一样拂过观看者的心头。

  支持徐越的那批丧尸们,看到大屏幕上池羽的神色,声音又小了一些。比外貌的话,说实话,徐越真的比不上这个人类。

  这人类是真好看啊,也特别上镜。镜头360度无死角,骨像也是完美的。

  徐越这时候已经皱着眉头,手中火焰翻滚,对着池羽甩过去。

  羽毛不行,元素类别的攻击,总可以产生效果了吗?

  然而燃烧着的火球到池羽面前,池羽依旧眼睛都没眨一下。他只是伸出一根手指,修长纤细白嫩的手指轻轻碰到火球,火球居然又不见了。

  徐越怒了。

  左右冰块,右□□电,朝着池羽丢过去。

  他想得很好,冰块冻住池羽,而雷电将池羽连同冰块一起电碎。这是一套完美的连招,他还是不用碰触到池羽那肮脏的身体,就能把池羽杀死。

  丧尸们也发出惊呼!

  徐越的双系异能攻击!这回总会起效了吧?那个人类还不连渣渣都不剩?

  冰块朝着池羽蔓延,池羽想了想,这次开始动了。

  同时,他皱着眉头露出惊慌的表情,利用身体的柔韧度技巧,翻滚着躲过冰块的控制。

  终于看见池羽躲闪,徐越放心不少。

  假如池羽一直站在原地面对他的攻击,他会因为这样而对和池羽更加警惕。然而一旦池羽露出怯意,就证明他的攻击会对池羽产生作用。

  徐越终于露出笑容,冰系异能朝池羽不要钱的丢。

  池羽在场地里,一边将能触碰到的冷气弄消失,一边狼狈地尽量躲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他的体能比之前还要好了,速度也快了些。

  这么想着,池羽假装异能没用了,碰了下那团冷气一下,任由手指被冰冻,冷气顺着落在左脚上。

  冰块蔓延到整个小腿,池羽感觉到了冰冷带来的痛楚。

  画面里,他咬住了嘴唇,黝黑瞳孔都因为痛而缩细了些。

  场地里,徐越的支持者们看到池羽受伤,先是看看屏幕,又看看场地里,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支持徐越。

  “越越真棒!!!”

  “上啊上啊,你为了普通丧尸而做研究,本来就是对的。”

  “这个人类王后想仗着自己的身份不让你造福全丧尸,就该教训他。”

  这些丧尸们的喊叫,一下子超过了怪物们的声音。

  双头狮担心死了,尾巴上的毛球都炸开了,询问催眠鸟:“小鸟,宝贝为什么没躲开冰块啊?”

  食人藤:“呜呜呜,宝贝看起来好痛,可恶,都怪我没打过徐越。”

  小食人花:“老婆,呜呜呜,我的老婆。”

  催眠鸟看着这几个鬼哭狼嚎的同伴,本来就有点烦恼的小脑袋里更觉得烦躁:“宝贝有宝贝的打算,你们别嚎啦,吵死了。”

  那边红发丧尸也紧张了:“我全部家底可都投进去了,小鸟你可不能坑我。”

  催眠鸟翻了个白眼,抖了抖小翅膀:“闭嘴看就行了。”

  那些冰块宝贝也能用异能消除,简单得很。宝贝不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想法。只是这样也太痛了,异能者的冰可不只是冻在表面,一定整条腿都受伤了。

  薄邪的瞳孔,在池羽受伤的刹那间就缩细。

  他凝视徐越,差点抑制不住直接将徐越灭杀。

  但他和池羽的精神链接接通了,知道池羽其实是想示弱,引诱徐越接近他。

  池羽的异能不方便的地方就在这里,防护无敌,但要想对对方造成伤害,只能让对方主动接近他。

  池羽是在用自己被困,来勾引徐越。

  小家伙很聪明,仅从食人藤的遭遇就分析出来徐越的性格,预判徐越会接近他。也幸好,能力启动的时候,冰块的附带伤害无法深入池羽内里。

  薄邪不断稳定自己的情绪,却还是忍不住对着一个大喊着,要徐越将池羽虐杀的丧尸出手。

  那丧尸的大脑直接碎裂,倒在同伴身边。

  呼喊着要徐越去攻击池羽的丧尸们,瞬间噤声。

  他们那个悬浮在半空中的黑色身影,对方的血色瞳孔正扫视着他们所有人,里面没有丝毫情绪反应,像是一台冰冷的虐杀机器。

  丧尸王,究极的完美生物,阶级权能下精神力能对所有的丧尸造成影响,隔空捏碎丧尸大脑只是想要宣泄的做法。

  如果可以,他一个念头就能让所有丧尸失去行动能力。

  很久没有直接的感觉到丧尸王的可怕,这些丧尸们不敢再喊叫,悄悄把支持徐越的牌子都给捏碎,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场地里,池羽眼神惊恐地站着,有泪水从眼角滑落。他凝视徐越,神色倔强,像是不想在徐越面前示弱。

  可冰冻住的一条腿,却让他微微躬身,已经是任人宰割的状态。

  徐越看到池羽哭泣,画面刺激到大脑,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快感。

  弱小的人类,仗着有那个神秘的异能,看不起他,抢走薄邪。却没想到他会飞行,也没有想到他有复数异能可以使用,能释放的异能次数更是恐怖。

  最终,因为异能的能量用完,即将被他斩杀。

  徐越煽动洁白翅膀,落在池羽面前,慢条斯理的又释放出一道冷气,将池羽的另外一只脚也冰冻。

  做完这些,徐越露出一个笑容,假装温柔地说:“王后,不好意思,冒犯你了。”

  池羽迅速对这句话做出相应的反应,泪水从眼角滑落到下巴,恨恨地说:“有本事你不要飞,你下来跟我打,像个男人一样拳拳到肉。”

  徐越听到这里,笑得更加得意了。

  “因为王的仁慈而龟缩在一起苟延残喘的人类,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天真?你的先辈们和我战斗的时候,可从来不会说什么让我不用异能这种话。”

  池羽尽量让眼神显得倔强:“我们是在决斗,不是在进行生死之战,你,你不能这样犯规用这么多异能。”

  徐越听了这话,哈哈大笑。

  他再次飞上天空,飞到薄邪面前,恭敬的行礼后说:“王,是我的错,我不该用这么多异能攻击王后,我……我们是不是应该再比一次?”

  薄邪多看徐越一眼就嫌烦。

  他视线下移,看着底下正盯着他的池羽,小笨蛋此时满脑子都在想:薄邪应该公平公正地回答说,不能再比一次。要是薄邪不这么说,我这两下冰冻就白挨啦。

  薄邪没有耽误时间,为了配合池羽的计划,忍着不适看着徐越说:“角斗场的规矩是什么,你们就怎么做,没有谁会有任何意见,即使他是我的王后。”

  徐越听见薄邪的回答,眼里压抑的情感陡然爆发。

  薄邪果然还是他喜欢的薄邪,除了给他一个人特权,再没有徇私过。

  徐越很想趁机告白,却见到薄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径自飞到最高位置的椅子上坐下。

  长发俊美丧尸撑着椅子扶手,侧脸枕在手背上,面无表情地盯着下方的角斗场。

  杀一个并不能解气,罪魁祸首还没死,但薄邪只能暂时忍耐。

  徐越这时候却露出了痴迷神情。

  薄邪那一眼好像和以往不同,是不是他展现出来的能力让薄邪对他另眼相看了?他缺的只是表达,果然是这样。

  徐越回头看向池羽,想着该怎么折磨池羽比较好。

  却看见池羽正拼命地左右摇晃,好像试图用这个方法脱离冰块的桎梏。

  然而这却并没有什么作用,只是让腿与冰块连接的地方渗出鲜血。

  一股异样的香味立刻从池羽身上散发开来,风一吹,这种味道飘到全场,惹得丧尸们面露垂涎。

  人类的鲜血,人类的血肉……它们靠着这些成长,即使在刚恢复人类意识时,知道自己吃过家人而泪流满面,却也无法控制闻到人类血液肉块味道时的冲动。

  想吃,好想吃。

  安安静静坐在怪物们身边的池玉还有宫本武藏,被周围的丧尸们一起关注。

  他们现在不能去对池羽出手,只能看着身边的人类解解馋。

  那馋得不行的目光,让宫本武藏特别紧张。他悄悄往池玉那边靠了点,试图从池玉这里得到一点淡定的力量。与此同时眼睛盯着地上的池羽看,心里想着:少主肯定是有所谋划,不然不会这么站在那里不动。

  徐越也被池羽的血液味道吸引。

  那味道就像多年的美酒,一瞬间让他的大脑发晕。

  薄邪是不是因为池羽的这种香味而把池羽带回来的?想要品尝池羽的血液和肉,所以才给他王后的身份,绝对绝对不是喜欢池羽。

  一定是这样。

  徐越不断催眠自己。

  他放弃了想要再多秀一些异能的想法,落地收起翅膀。

  一人一丧尸差不多高,池羽控制着声音,尽量冷静的说:“你,你不要靠近我,我,我的异能已经快好了,你会被我杀死。”

  嗓音软,说话还结结巴巴,徐越只觉得池羽在故作镇定。

  他靠近了池羽,在池羽耳边说:“不用再挣扎了,我已经知道了王带你回来的目的。你放心,我会为王着想,今天就让你变成一个傻子。”

  胜利就在眼前。

  徐越伸出手去,想触碰池羽的大脑。

  耳边却传来池羽的声音:“我说过,我要为食人藤报仇。”

  徐越愣住。

  他突然站立不稳,身体前倾。

  池羽立刻后退,并不想和徐越有所接触。

  徐越倒在地上以后,才发现他的双脚竟然消失了。没关系,他可以愈合……徐越咬牙想着,双腿的截断面却没有任何动静。

  他无法……愈合了?

  池羽抬手踩住了徐越的手掌。

  “食人藤没对你做什么,你却把它的藤蔓全部切掉,是你的错。”池羽说着,脚底下徐越的手掌也直接消失。

  失去双腿和手掌的痛楚,让徐越大叫出声,眼角和身下同时流出液体。

  这不对劲,不对劲……不该是这样的,他靠近池羽的时候,明明用反弹异能给自己做了防御,为什么池羽却还是悄声无息地将他的双腿削断?

  为什么一个异能也用不出来?

  徐越痛苦哀嚎,知道现在的自己狼狈不堪。

  本来躺在地上这样哀嚎的人应该是池羽,应该是这个人类,为什么变成了他?应该是薄邪看见这样丑陋的池羽,对池羽失去兴趣才是啊!

  徐越努力抬头,想看看薄邪是什么表情。

  这才发现,薄邪竟然已经从王位上下来。

  “宝贝。”薄邪喊了一句,给池羽治疗了腿上的伤。

  徐越很想答应这句温柔的呼唤,这本该是呼唤他的,没错,应该就是呼唤他的吧?

  池羽:“你下来干嘛?”

  徐越把食人藤的枝条全部削掉了,还让食人藤变得那么虚弱,池羽想的是让徐越也失去手脚,感受一下这种痛苦。

  现在还差一只手。

  池羽没好气地补充了一句:“我不会杀你的科学家,你回去。”

  徐越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他期盼着会从薄邪嘴里听到他想要的回答,比如“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的青梅竹马”之类的话,然而听到的却是:“如果宝贝想,杀了他也无所谓。但这种血腥的事情,还是应该让我来做。”

  薄邪嗓音温柔,抱着池羽:“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突然被薄邪抱住,脚上的伤口愈合了,池羽才感觉到他的心跳在扑通扑通跳动。

  跳速太快。

  意识到这一点,池羽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他看着地上徐越流出的血,忍着心里对自己残忍行为的不适,抬脚还是踩在徐越的另外一只手臂上。

  以前是在森林里,以前怪物朋友们都会努力保护他。

  食人藤早就被那个金系异能者削掉过藤蔓,那次池羽就觉得,如果有可能,他不会再让食人承受一样的痛苦。

  没想到这次,却还是让食人藤遭遇到了。

  “谁也不能对我的朋友们出手。”池羽皱着眉头说,“我会保护他们,谁要是伤害我的朋友们,就会是和徐越一样的下场。”

  池羽看向看台上的丧尸们,着重看的是喊徐越的名字喊得最大声的区域。

  本来就被薄邪威胁了一次的丧尸们,接触到池羽的目光,一个个缩起脖子。

  身为丧尸,如果没了异能和强悍的自愈能力,和普通人类有什么区别?又和那些低等级丧尸有什么区别?

  这个人类王后的异能太逆天了,不能被他恨上,当然,也更加不能对他的朋友们出手了。

  催眠鸟在这时候对双头狮说:“憨憨,快,我们到宝贝身边去。”

  宝贝的这场战斗是为了他们而赢下来的,当然要到宝贝身边去和宝贝在一起了!

  双头狮听到催眠鸟的话,一下子就兴奋起来。

  它早就按捺不住想到池羽身边去了,现在催眠鸟都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憨憨狮子飞快地在台阶上奔跑,从丧尸们头顶越过,翘着毛球尾巴尖儿朝池羽扑过去。兴奋起来双头狮的避障能力差了很多,有好多丧尸都差点被双头狮踩到。

  但丧尸们不敢发火,怂怂地看着双头狮顺利到池羽身边,和池羽会和。

  池羽这个摸摸,那个亲亲,和谐的人类与怪物相处的场景透过屏幕传递到丧尸王国的每一名丧尸眼里。

  大家都忽略了地上的徐越。

  徐越用尽力气,蠕动着到薄邪脚边,用脑袋触碰薄邪的脚,轻轻呼唤:“王,薄邪哥……”

  后面的称呼,是人类时候他找薄邪玩的时候经常喊的。

  怪物们和池羽都看向徐越。

  池羽从薄邪身边走开,走远了一点看着薄邪和徐越。

  他和徐越的恩怨已经解决,他绝不会把异能还给徐越。至于徐越后面会不会恢复,会不会再对他和食人藤出手,那就是后面的事。

  现在是薄邪和徐越的时间。

  池羽撸着黑豹柔软的毛发,靠在躺在地上给他靠的双头狮肚子上休息。

  本来不想关注薄邪要和徐越说什么,眼睛却还是忍不住的朝那边看。

  徐越仍然在喊:“薄邪哥,薄邪哥,我是真的喜欢你……”

  这时候,徐越的声音已经是很虚弱的了。

  薄邪垂眸冷眼看着徐越,没有给出回复。

  徐越却自顾自地说:“我15岁就喜欢你,眼里只有你,因为怕你觉得男人喜欢男人很恶心,所以没……没有告诉你,末日来了,我变成丧尸,第一时间就去找你,为什么……为什么你眼里一直没有我?”

  薄邪知道池羽在等他和徐越做一个了断。

  池羽的注视,也让薄邪有点心慌。

  他怕他处理不好,池羽会介意。

  斟酌许久,薄邪才回复徐越:“末日前,你是我认识的人,末日后,你是我的下属。给你不用跪拜的特权,归功于你的研究能力。”

  “徐越,你违背了我的命令,让你多活一天,是因为我家宝贝想要自己出气。”

  他眸色冰冷,回复完就去看池羽。

  徐越无法控制眼泪,带着哭腔绝望地说:“那你杀了我,是我违背你的命令,我该死,薄邪,你杀了我……我只想死在你手上……”

  薄邪本来是想杀了徐越的,可现在听到徐越这么要求,他却忽然觉得杀死徐越让他反感。

  烦躁。

  薄邪又去看池羽的反应。

  杀了徐越,宝贝会开心还是不开心啊?

  但池羽却没有对这件事产生任何的看法,脑子里想的是:“爱错了人好可怜,我以后不要爱错人。”

  他们都有夫夫之实,婚礼都在筹备了,看到有人哭着跟自己老公表白,小笨蛋想的居然是以后不要爱错人?这合理吗?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4-0823:59:22~2022-04-0921:28: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文珏艺砉1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