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池羽的回答仍然一样。

  阿胖把消息传递给自己家的老祖宗,表示这件事他真的已经努力过了,衣服也送了夸也夸了,池羽不打算干涉就是不打算干涉。

  知道没办法走捷径,秦烈只好主动和薄邪联系。

  没想到说完想要建交并且希望人类基地和丧尸基地有贸易往来以后,薄邪那边直接发来一个:“嗯。”

  简简单单一个字,让秦烈眼睛脱框。

  这不对啊,120年前薄邪要带着怪物和丧尸们退居森林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商量过互相约束,在60年以后就提前建交,薄邪说什么都不同意,神色冷淡极了好像如果强迫就要发动总攻,直接把人类全部灭绝似的。

  现在怎么说同意就同意?

  那见面当天还一句话也不说。

  秦烈在另外五个伙伴面前吐槽薄邪假装正经,心机深沉,结果反被吐槽:“谁心机深沉啊?你一开始拿扣子崩坏去试探池羽就很搞笑!”

  “就是,都叫你不要那样搞了,搞得我们还被一只鸟讽刺说没有衣服穿。”

  秦烈神色讪讪不再说话。

  他与薄邪定好了明天会议商讨建交细节。

  薄邪收到消息,告诉池羽。

  池羽一点也没在意:“哦,那你去开会吧,我可以一个人玩。”

  刚说完这话,就见到面前的俊美男人垂眸,淡粉色的唇抿得紧紧的。那无声控诉让池羽有点难以招架,他犹豫了一下,改了口:“那,那我还是陪你一起开会?但是我什么都不懂,只能旁听哦。”

  薄邪立刻笑起来:“没关系,宝贝陪我我就很开心了。”

  会议地点在a基地政务大厅。

  池羽到了以后,才发现池玉也在。

  会议桌是个圆形的,他的位置就在薄邪旁边。他的座位上,桌子上摆着水果瓜子等一些小零嘴儿,还有糖果、奶片。

  一开始要互相问好,池羽乖巧点头打招呼,随后便伸手拿了个奶片塞进嘴里品尝。

  奶香味十分浓厚,味道很不错。

  圆桌上,e基地负责人看见池羽先吃的是他们基地制造的奶片糖,眉眼里立刻透出些得意来。

  正好,池羽喜欢就代表他们基地以后的商业往来上能在这方面发展。

  池羽吃着喝着,耳朵里时不时冒进些什么“gdp,通用货币汇率,特产”之类的词语,而薄邪神色淡淡的和这么多人聊天也游刃有余。

  他默默听着,视线飘到池玉身上。

  池玉也正在看他,目光对上的时候,池玉微微一笑。

  池羽也笑,悄悄滑了个糖果给池玉。

  池玉也喜欢吃糖,可是池玉那边没有。

  这种单纯又可爱的小体贴让池玉忍不住笑,他把桌子上的糖拿在手里,撕开包装放进嘴里品尝。

  池羽看见池玉接了,也很开心,又拿了个水果吃,这时候,桌子上的人讨论起池羽知道的人来。

  “想要格鲁斯?”薄邪换了个姿势,慢条斯理,“哪里有格鲁斯,你们有一个叫做格鲁斯的人类被我们扣住了?”

  池羽听薄邪像是不打算承认格鲁斯被抓,偏头看薄邪。

  薄邪一直在注意池羽,见池羽一双眼睛里满是好奇,伸出手去。

  池羽以为薄邪想吃糖了,把手里的糖果剥开放在薄邪手里,却被薄邪拉到了他的椅子边。

  圆桌很大,椅子之间的距离也大。

  薄邪这么做以后,池羽和薄邪之间的距离变得很小。

  池羽手里还拿着那颗剥好的糖,另外一只冷白色皮肤的大掌握住他的手腕,将那颗糖送到嘴里。

  秦烈:“你这是不打算放格鲁斯回来?”

  薄邪疑惑:“什么格鲁斯?如果非要说抓了人类,那只有一个叫做谢尔盖的大逃杀参赛者。”

  秦烈彻底无语。

  薄邪这时候点开手表,弹出虚拟屏幕,上面接通的是安露的视频电话。

  扎着马尾的美丽女丧尸先是看向池羽,挥手和池羽打招呼:“小羽,你在那边玩得还开心吗?”

  池羽对安露很有好感,点头回应:“嗯,很开心。”

  得到回应,安露才对薄邪说:“王。”

  话音落下,屏幕上又出现了另外一个人。

  那是格鲁斯之前做的谢尔盖模样的伪装,此时笑眯眯的看着屏幕,朝着屏幕这边的人打招呼,然后说:“大家好,我是谢尔盖,我不打算回人类基地了,就是这样。”

  刚才主动提出要薄邪把格鲁斯还回来的秦烈脸色都变了。

  他们七个人相处了120年,怎么能不知道对方的性格?格鲁斯这语气是玩真的,他好像真的不打算回到人类基地。

  丧尸们给了格鲁斯什么好处?

  即使要建交,秦烈也想在生物研究和热武器研究方面占据主要地位。

  人类这边没有格鲁斯,很明显会被动。

  格鲁斯又和池羽打招呼:“小宝贝,早点回来,我们都在等你。”

  秦烈脸上冒出一根青筋:格鲁斯现在都把他当成丧尸了吗?竟然还和丧尸一起自称我们?

  既然格鲁斯不愿意回来,他们也没办法再要求别的,只能把这件事放到一边,直接了当的提出要去:“希望能和你们在生物研究以及热武器研究方面互通有无。”

  薄邪摩挲池羽掌心,笑着回复:“好说,有资源,什么都可以互通有无。”

  秦烈无话可说。

  有人在这时候提出了下一个议题:“关于您120年前带着怪物和丧尸们退居森林的事情,我们人类方水系异能者池玉说他做了预知梦,为了那个和您大战了一场的怪物会卷土重来,您当时是和一只昆虫类怪物大战了一场,是这样吗?”

  薄邪点头:“嗯。”

  这件事,池玉和他已经通过气。

  昆虫类怪物在末日后,从未出现过。现如今昆虫的变异也只是肉眼可见,并没有什么特别。要想让人类方相信,只能在这样的会议上提出。

  秦烈接过话茬:“昆虫类怪物出动后会将周围的一切都吞吃殆尽,场面相当于以前的蝗灾。为了应对未来昆虫怪物的再一次出现,我提议我们双方都派出队伍,带上相关仪器对周围森林进行探索。”

  这提议非常中肯。

  丧尸和人类一起出资源和人力,提前找到丧尸王薄邪曾经遭遇过的昆虫类怪物,可以将昆虫怪物的事扼杀在摇篮里。

  薄邪满意这个说法:“可以,那三天后给我名单。”

  两人又就这件事进行了交谈,会议结束以后,池羽问池玉:“你真的会预知吗?”

  池玉点头:“……算吧。”

  池羽特别惊讶。

  预知这个能力和他死而复生都一样,透着股玄妙。

  “有这个能力会不会很辛苦?”池羽眸色关心,“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会把未来的心情提前体验,无论是开心还是悲伤,都很辛苦吧?”

  这番话让池玉神色变得温柔如水。

  如果不是这一次池羽改变,连带着丧尸王薄邪提前出现,他不会提前告诉人类方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任何一点都不会透露。

  在那些无数次的重生里,池玉做过许许多多不同的决定。

  但每次都因为手上没有合适的筹码,而导致说出来的话没有任何人相信。无论他怎么试图改变,影响的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细枝末节。

  他没办法改变任何人的命运,也包括自己那悲惨的未来。

  眼见池玉灰色眼眸显得哀痛,池羽靠近池玉,小心翼翼的抱住了这个和他同龄的少年。

  池玉怔了一下,鼻尖闻到池羽身上天然的干净香味。

  在那些次数的空间里,他也曾经有过,在见到池羽以后把池羽留在身边,让池羽和他一起生活在池家。只是他无论对池羽多好,池羽永远都是用戒备憎恶的眼神看他。

  他根本没办法将池羽从那些认知误区里拉回来,只能看着池羽一次次走向死亡结局。

  池玉抬手抱住池羽。

  这也没办法,他也曾经在没有醒悟的时候,将自己当成池家真正的孩子,对池羽百般刁难。

  现在一切都在改变,这一次,一定不会再是那样恐怖的结局!

  薄邪看着池羽和池玉温柔拥抱,整个人都烦躁起来,阴恻恻的盯着池玉,传音让池玉放开。

  池玉却没有听薄邪的。

  这是池羽主动要和他拥抱,薄邪不愿意也没用!

  抱了很久,池羽才松开池玉,笑着说:“如果感觉到压力很大,一定要告诉我。”

  池玉垂眸,问出疑惑:“小羽不想知道我看到的你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吗?”

  池羽摇摇头,又点了点头:“我不想知道我未来是什么样子,但是如果你觉得你承受不了了,也可以告诉我,我愿意帮你一起分担。”

  池玉浅笑了一下:“我到池家以后的行为本来就是在伤害你,为什么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

  这个问题池玉其实早就问过了,池羽都还记得是在末日森林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池玉问的。

  池羽再次说出答案:“在森林里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坏人,事实证明,我的直觉没有错啊,小玉确实不是坏人。”

  这张好人卡,池玉拿得有点心不甘情不愿。

  他怎么就算好人了呢?

  只不过是个失败太多次而蹑手蹑脚,再也没有勇敢勇气的卑劣者而已。

  事实上,池玉都决定,假如这一次也没办法让他的结局变好,他会从此摆烂下去,只享受该享受的这段人生。

  “宝贝,我们该回去了。”薄邪在这时候喊了池羽,“婚礼的衣服做好了,我们要回去试穿。”

  池羽听到婚礼的事情,立刻郑重的邀请池玉:“嗯,我和薄邪结婚的时候,小玉要来参加吗?”

  池玉看着面前笑得温暖的美丽少年,眼底一抹占有欲被强制压下。

  “嗯,告诉我确切日期,我会来参加的。”

  听到肯定的答复,池羽特别开心,还要再说两句,就被薄邪拉走。

  他只能挥手和池玉告别。

  上了回去的飞机,池羽就被薄邪压在座位上。

  薄邪柔顺的黑发垂落在池羽脸上,弄得池羽痒痒的。

  看着上方那双红眼睛,池羽忍不住问:“你,你想干嘛?”

  飞机上还有其他怪物朋友们在呢,薄邪要是做得太过分就不好了。

  薄邪看到池羽现在的想法,俯下身脸埋在池羽胸口,声音沉闷:“你今天抱他抱那么久,过分。”

  池羽:“你说小玉吗?”

  薄邪:“嗯。”

  虽然是身体压下来,但薄邪手臂还是撑着身体,没有让自己完全压在池羽身上。

  池羽听出薄邪语气里的别扭,思考了一下抱紧薄邪:“那我再抱抱你,就不过分了。”

  薄邪也抱住池羽,身体翻转,让池羽躺在他身上:“好,那要多抱一段时间才公平。”

  催眠鸟趴在椅背上,小眼睛里满是对薄邪的鄙夷。

  200多岁的老男人了,就知道用这种小孩子的招数占它宝贝的便宜,一点都不害臊,偏偏它傻乎乎的宝贝还总是任凭拿捏。

  飞机落在机场。

  池羽下了飞机,就见到有丧尸上飞机,从飞机上面拎下来十几个大皮箱。之前在阿胖的直播间的确被阿胖送了很多衣服,可也不够装这么多的。

  想知道答案,就只能问薄邪:“你是买了别的东西?”

  薄邪点头:“嗯,买了些。”

  感觉这是薄邪的隐私自由,池羽没再多问。

  吃过晚饭,有丧尸送来两件喜服。

  喜服都是男款古装,同款的一大一小。只是上面的花纹,大件的上面绣着龙,小件的绣着凤。

  负责送衣服的丧尸自己也穿着一身古风衣服,是个小姐姐,笑得特别温柔。看见池羽和薄邪要当场试穿,轻声劝解:“王,池先生,既然要办古风婚礼,试穿喜服就不该在对方面前了。”

  这些规矩池羽不懂,不过觉得还是应该遵守,就跑到另外的地方悄悄试穿。

  小怪物们跟着池羽,想第一时间看到。

  催眠鸟则担任了穿衣指导担当,教池羽怎么把衣服穿好。

  红色本来就衬皮肤,穿在池羽身上更显得池羽肌肤如雪。唇红齿白的干净少年套上艳丽的红色,整个人都往妖冶方面跑了一点。

  衣服的系带特别收腰,那腰身细得一手就能掌握似的。

  食人藤看到池羽的样子,兴奋得开出很多花花:“宝贝好好好看,呜呜呜,我也想和宝贝结婚。”

  小食人花不服气了:“第二个和宝贝结婚的会是我,你靠边站啦。”

  两个植物系怪物吵了起来,催眠鸟在用尖嘴巴帮池羽整理衣服细节,让衣服更加服帖。

  池羽在镜子前转了一圈,笑了一下:“我要是穿上女装,会不会更像古代的姑娘。”

  催眠鸟站在池羽肩膀上,嘻嘻的笑:“宝贝,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

  池羽其实想问的是林妹妹,因为上一世催眠鸟见到他以后说的就是林妹妹。不过又觉得把自己和林妹妹做比太奇怪了。

  没想到催眠鸟干脆用古诗来夸他。

  看完了样子,池羽动手把衣服脱下来。

  天已经晚了,该洗澡休息了。

  他拿着睡衣到浴室,没一会儿就等到了薄邪。

  热气腾腾的浴室里,薄邪垂眸,闷闷不乐的开口:“宝贝,我都没有抱别人这么久过,你是不是应该再补偿一下我?”

  池羽没想到这件事还没过去,看着薄邪问:“……你想要什么补偿?”

  薄邪微敛红眸,打量着站在浴池里,只露出肩膀和锁骨的漂亮少年,唇角勾起:“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就是给你准备了我想看的衣服。”

  “昨天宝贝看我穿那些衣服,也很高兴的吧?”

  这话一下子就扯到了等价交换上。

  池羽回忆起薄邪穿着绿色恐龙服装、小黄鸭连帽衫之类衣服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嗯,那我也穿你想看的衣服,给你看。”

  十分钟后,池羽就后悔说这句话了。

  薄邪给他准备的,那根本就不能算是衣服!根本就是几根布条!

  眼见池羽想抵赖,薄邪呼吸急促,靠在卧室大床的床头:“啊,突然感觉没人穿这衣服给我看,我就会死掉……”

  池羽看着那堆布条,脸颊鼓起来,好半天还是伸出了手。

  答应的事情就要做,不过绝对没有下次了!

  薄邪根本就是在坑他!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4-1323:55:32~2022-04-1421:53: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匀崽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