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在扎营点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池玉主动说:“我已经可以感应到其他昆虫怪物留下的信息素,我们是在这里等待支援到达,还是继续前进寻找它们的大本营?”

  人类方都离池玉远远的,只有丧尸方愿意靠近池玉。

  听完池玉的话,大家都看向薄邪,等着薄邪抉择。

  薄邪先前和池玉已经就这件事讨论过,此时扫了眼人类方:“直接前进。”

  人类方代表立刻争辩:“薄先生,我建议我们还是等待支援,不然的话万一全军覆没就不好了。”

  薄邪:“那这样吧,你们愿意留下来就留下来,我们跟着池玉先去打头阵。”

  人类方代表听了,差点就没忍住笑出来,他装模作样:“行,我们留在后面给你们当后勤,假如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池玉在这时候开口:“外部没有智力的昆虫怪物靠信息素来分辨敌我,要想找到它们的老巢而不被发现,我建议你们在身上涂上我的信息素。”

  池羽默默点头:“好,那先给我抹一点吧。”

  他说着就朝着池玉走过去。

  薄邪拉住自家小宝贝:“我的精神网可以屏蔽我们全部的人,你给这些留守人员用就行。”

  池玉于是看向人类方。

  这几个人本来就对池玉不信任,立刻摆手拒绝:“我们就在这里应该不会有危险,这个什么信息素的东西就算了。”

  已经被拒绝,池玉也没有强行将信息素留在人类们身上,裂开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接下来又是长时间的赶路。

  路上,池羽累了,薄邪就会抱着他飞一段。

  池羽也看见,有一些一米多长的大黑蚂蚁,和池玉的触角碰触后,又钻进地洞。

  “那些是不是工蚁?”池羽突然问。

  池玉点头:“没错,是工蚁,出来寻找送给虫母的食物。”

  或许是为了应和池玉的话,有一队大黑蚂蚁从池羽身边经过。它们手里举着的是鬣狗们的尸体,排列整齐的朝着地洞走去。

  “鬣狗们说需要有智力的怪物给虫子们吃,还担心没有食物给它们,就证明草原上有智力的怪物们基本都被抓起来了。”池羽皱眉,“双头狮它们那时候还活着,它们要活着的怪物们做什么?”

  难道是活着的比较好吃?

  池羽的问题,池玉可以回答,但是他不想用那些肮脏的事情来侮辱池羽,只能沉默。

  赶路三天,池玉才让大家停下来。

  “前面是的昆虫怪物有智力。”池玉语气严肃,“碰到它们,很难蒙混过关。”

  大家都停止走动,躲在一些天然礁石后面。

  这时候其实已经能看见虫族怪物们老巢的基本样子了,石块和泥土堆积起来圆柱形巢穴高耸入云,隐约可以看见有些大型昆虫在上面忙碌。

  而这样的诡异圆柱,粗略一看竟然就不只10个。

  人类和丧尸生活的地方,严格来说也只是占据了地球的小小一角。

  这些天,池羽在薄邪的帮助下跟着队伍前进,隐约感觉他们其实已经跑过了地球三分之一的面积。如果前方的昆虫怪物们的领地从那里开始计算,那在更远的地方,指不定还有多少隐藏的昆虫怪物。

  薄邪带来的丧尸只有十个左右。

  就算池羽不擅长分析战况,也知道靠这么点战斗力,想要把昆虫怪物们全部杀死,绝对不可能。

  池玉:“我们可以在这里等待援军。”

  池羽还没说话呢,就发现旁边的石块堆里,又走出一队黑蚂蚁。

  这些黑蚂蚁举着白色裹着的人形生物,正朝着前方的巢穴前进。仔细看,那些人形生物们还在呼吸,明显是还没死透。

  池羽一下就明白里面是谁了!是那些拒绝了池玉信息素的人!

  他们身上被裹着的应该是蜘蛛丝,蜘蛛怪物裹好了,再由工蚁们送到巢穴。大自然的昆虫们本来互相敌对的,现在居然互相合作,应该是虫王或者虫母的命令起效。

  池羽小声问池玉:“如果它们是这样合作的话,那也会像蚂蚁和蜜蜂的体系那样,只要虫后死了,它们就会失去领导者?啊,会不会它们有很多个虫后?”

  池玉点头:“没错,现在它们是有很多个虫后,不过最高级别的是一只虫母。最好的猎物会优先供给虫母,虫母才能产生信息素,用来控制整个族群,只要把它杀了,虫后们想要争权,势必会混乱。这时候再进攻,就会事半功倍。”

  听完池玉的话,池羽只觉得预知能力太好用了,居然能把昆虫怪物们的底细摸得这么清楚。

  “那我们现在回去吗?”池羽又问薄邪,“还是继续在这里等呢?”

  薄邪:“在这里等,很快就会有飞行舰运送军队过来。”

  120多年前,薄邪打败的那只昆虫怪物就是虫母,也是虫后。当时的昆虫怪物还是单后体系,虫母死亡其他昆虫怪物们被丧尸灭杀。

  薄邪猜测这个种族不会灭亡,便留下命令让丧尸们继续热武器以及进化研究,就是为了未雨绸缪。

  地球这么大,想要在每一寸土地上都留下眼睛去观察那些昆虫怪物们有没有进化,不太现实,唯一能做的只有提升族群能力。

  “我待会儿混进去,把虫母杀死。”薄邪又开口,“宝贝,你和他们一起杀其他虫怪就可以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薄邪并不是不想将池羽细密的保护起来,只是谁也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有更大的危险来临。他也会保护池羽,但是什么都没有池羽自身能力强大来得重要。

  “你去杀虫母吗?”池羽一把抓住薄邪的手臂,“不行,你不能去。”

  薄邪拍拍池羽的脑袋:“我比你们强,这是的责任。”

  薄邪也不想让池玉说的那个未来到来。

  池羽眨巴眼睛:“那你说错了,其实我比你厉害,应该让我去才。”

  他的异能可是能让所有人和丧尸的异能消失,还能直接把接触到的活物或者死物全部粉碎。这么一比较起来,在场的都不是他的对手。

  薄邪没想到小笨蛋居然用他的话反驳他,而他居然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回去。

  确实,就算是他,也没办法在被池羽触碰到后成功逃生。

  “我不想让你涉险,宝贝。”薄邪只能试着走怀柔政策,让池羽乖乖留下来。

  池羽摇摇头,并不买账:“我不管,我反正是要去的,大不了我们一起去。而且,我还想到了一个能最快到虫母那里的办法。”

  薄邪在听池羽这么说的时候,就已经想到池羽的办法是什么了。

  池玉同样也猜到,两人异口同声的拒绝:“不行!”

  池羽嫌弃的看着面前的两位:“不行的话,难道你们还有更方便的办法吗?就听我的,简单又方便。”

  池玉:“我知道小羽你的意思,但是虫后和虫母的关系并不好,最好的猎物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送到虫母手上。”

  池羽没想到还有这种细节。

  也就是说,表面上虫母掌管一切,但虫后其实随时都想翻身,所以会强行将送给虫母的猎物自己吃掉。或许吃掉高级猎物以后,虫后也有进化成虫母的可能。

  这样一来,就算他们假装成被抓到的猎物被送进巢穴,也不知道会上谁的餐桌。

  但池羽还是觉得有解决的办法,依靠他特别的体质。

  “我觉得还是可以的哦。”池羽浅笑了一下,“小玉,你对我好,是不是也有我被怪物喜欢的体质作祟?”

  上一世他挑衅池玉那么多次,池玉都没有对他下杀手,只是避让,肯定也有这个原因在。

  池玉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池羽:“你不回答,就代表是了,那我对那些有智力的虫子们来说,我也是有绝对吸引力的。”

  池玉声音颤抖:“小羽,不要有这种想法,这些虫子们虽然有智力,但是并没有感情,它们并不会克制自己。”

  “我有异能可以保护我自己。”池羽拍拍池玉,“相信我,我可以。你们要是不让我去,我会生气的!”

  漂亮少年眼神坚定,脸颊都是鼓鼓的。

  薄邪微敛眼眸;“好,我们一起去。”

  薄邪都同意了,池玉也没办法。

  最终结果是,大家一起在原地等了两天,确保现在支援已经快到了,池玉才现身,散发昆虫怪物的信息素,并且将池羽和薄邪当成战利品,向虫巢进发。

  守卫虫巢的兵虫们闻到高阶虫的气息,纷纷尊敬的对池玉弯腰。

  在看到池玉身前压着两个人形生物以后,其中一只兵虫还问:“长官,需要我帮忙押送吗?”

  池玉冷哼一声,直接拒绝:“怎么,你想抢我的功劳不成?他们是最高级的营养品,我要把他们亲自送到虫母嘴里!”

  兵虫们被池玉的气势吓到,纷纷低头,让开道路让池玉进去。

  虫巢里,所有的虫子都在忙碌。

  池玉押着池羽和薄邪,一路追寻着虫母的信息素前进,却在路上被一只虫王拦住。

  虫王是虫后和虫母的配偶,能够让虫后虫母产卵,它们会为自己的虫后或者虫母挑选最优质的猎物。在虫后的控制下,甚至会对虫母动手。

  这只虫王是一只直立行走的蜘蛛虫王,察觉到池玉身上的信息素味道斑驳,产生了疑惑,拦住池玉直接问:“你是谁?”

  问完这个问题,虫王靠近了池羽和薄邪,将脑袋上的触角对着他们收集信息。

  收集完,这只虫王愣了一下,复眼紧紧盯着池羽,疑惑的说:“这是猎物?怎么……信息素的味道这么像虫母?”

  池玉也被虫王的话惊到。

  虫怪们释放出来的信息素,会在远距离传播下有一定失真。

  他确实有一回沦为了虫母产卵的工具,甚至因为身上有人类的基因在,还会被虫王们欺负。可那时候,虫母的信息素绝对不会是池羽身上的味道。

  难道现在的虫母并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虫母?

  池玉紧张起来。

  他实在太害怕池羽受到伤害了。

  站在池玉面前的虫王,一下子就发现了池玉的紧张。

  它盯住池玉,蜘蛛腿蓄势待发,准备将面前信息素奇怪的可疑虫王直接杀死占据猎物,却在这时候听到一道声音:“你可以放我们过去吗?”

  这只虫王愣了一下。

  池羽的命令是用嘴巴发出来的,语气里还带着小心翼翼。

  虫王狐疑的看着池羽,疑惑的说:“难道……你是新进化的虫后?”

  说出这句话以后,这只虫王挥舞肢体,声音里透着愉悦:“我也是刚进化成虫王不久,你选我做你的虫王吧!我会让你生下最强壮的兵虫!”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