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贱人,你那是什么眼神?”

  欧式别墅院子里,西装男眼神恶劣的训斥着地上的少年。

  少年身上穿着破烂的t恤,脸上黑得看不出颜色来,只有一双眼角泛着泪的大眼睛,咬唇一眨不眨的盯着西装男。

  “妈的,被那小婊/子这么看就已经很恼火了,回家还要看到这晦气东西。”池汀松了松领带,对着屋子里大喊大叫,“爸,这玩意儿可以丢了把?小玉跟着基地长一起去d基地争夺总统位置了,很久不会回来,赶紧的把他丢了。”

  屋子里正在打电玩的池淼拿着游戏机走出来,先是瞪了地上的少年一眼,然后才回复自家大哥:“大哥,我也早这么说了,咱爸偏说怕小玉回来找我们麻烦,不愿意赶他走。”

  “有什么怕的?就说他自己跑了,谁能知道是我们送走的?”池汀将外套交给迎上来的佣人,上楼去找母亲。一家人都同意把池羽那个贱玩意儿送走,就不信父亲能不同意。

  现在是晚饭时间,下了班的池沌没一会儿就到家了。

  刚走进铁门,院子里就传来怯生生的声音:“爸爸,你回来了。”

  池沌眼神里闪过不耐烦,没有理会脏兮兮少年的呼唤,大跨步进屋。

  一家人围坐在桌子边,开始商量把少年送走的可行性。

  “他长得其实真的挺好看的,不如就送给那个林总吧?好歹是做食品生意的大佬,还能换点好处。”池淼边提出建议,边看着桌上的菜色挑剔不已。

  池沌眉头一皱:“说什么呢?不是都说了为了小玉要把他留下来吗?送给林总,被小玉发现,咱们家的地位瞬间不保。”

  “话说小玉是真神,回来没多久就成了基地长的心腹,还有资格跟着去帮忙竞选总统。”总算挑到一块合心意的瘦肉,池淼塞入嘴里,边吃边说,“这才是我弟弟,爸爸的好儿子,爸你说是吧?”

  池汀也说:“爸,真的,把他送走吧。这玩意儿脑子也不清楚,让他跟着池玉不肯说池玉不是把我们真的当亲人,他才是我们的亲人。池玉还总是为了他跟我们闹矛盾,这样长久下去,我们和小玉的关系会变更差的。”

  池沌看了眼自己的妻子。

  两个蠢儿子不知道,他们俩是知道的。外面的池羽,的的确确是他们的小儿子没错,是个18岁都没觉醒异能的废物。两个大儿子的异能水平都是平平无奇的4阶,都没法让池家更进一步。

  池沌为了家族的未来,刚好听f基地的人说,有个叫做池玉的18岁少年,年纪轻轻就是6阶水系异能,才做了手脚让池玉成为池家的孩子,对外声称是当年的护士跟他有仇,故意换的。

  那护士已经处理了,死无对证。

  池玉都相信了他们是亲生父母,就是因为是外面长大的,性格有点歪,总爱帮没用的池羽说话。

  那看中程度,真的谁看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偏偏他说把池羽送给池玉,让池玉好好□□,池玉又不同意,只让他们好好养着。甚至还艰难的说,人只要不死就行。

  看池玉成了基地长面前的红人,为了讨好池玉,池沌还特别让池羽去讨好池玉。

  结果被池羽泪眼汪汪的拒绝了,还说什么他们都被骗了,池玉在收集他们家的错处,到时候会让基地长把他们都关进监狱。

  开玩笑,池玉相信他们是一家人,怎么可能对他们动手?

  谁知道池羽这傻子是怎么编出来的鬼话。

  池夫人听两个儿子絮絮叨叨,精致的柳叶眉皱起,喊起自己的老公:“老公,我看真的送走算了。上次淼儿就是用石头砸了池羽一下,就被小玉的水箭刺伤又特地治好,万一下次再有什么,小玉疯起来下杀手怎么办?”

  “我看咱们就说,带他出去玩,他被人贩子看上了,拐到f基地去了。”

  “找人做戏做全套一点,本来就有这样的事情。”

  f基地比较混乱,没有异能的普通人很多。一些有异能的,也都是些混不吝的角色,还真的有那种拐卖的产业链。

  池沌没好气的看了眼妻子:“这么假的话你也编得出来,这样,我这里正好搞到了一瓶好东西,咱们让池羽喝了,主动说要去f基地,录个视频给小玉。池羽自己要走的,池玉总没办法了吧?”

  池汀和池淼都觉得这个办法好,夸起父亲厉害。

  一家人开开心心吃完饭,扭头就给池羽送了一盘他最喜欢吃的水果。

  “小羽,来,是我们对不起你,这是给你准备的水果,以后啊你还是睡到房间里去。”

  少年池羽本来正坐在院子里发呆,看见一家人端着水果和他道歉,还以为自己的苦守有了结果,乖乖的就把水果吃了。

  吃完正要说没关系,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他焦急的抠着喉咙,灵魂在这一刹那间好像分成了两半。一半漂浮在空中看着身体里的另一半被诱哄着,说出并不是他想说的话。

  f基地,他怎么会想去f基地呢?

  为什么会自己说出来,为什么家里人这么开心?好像他去f基地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

  池羽没办法理解这一幕,绝望的陷入昏睡。

  再醒过来,池羽发现他在陌生的垃圾堆边,旁边三步两步的地方,都是和他一样脏兮兮的人。

  池羽知道这里是哪里,这里是f基地。

  他抱着膝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把所有的事情回想了一遍。

  18岁生日,没有觉醒异能。父亲领回来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少年,说少年叫池玉,以后是池家的三少爷。而他是普通人的孩子,是护士做手脚,把两个人抱错了。

  从那天起,事情就变得奇怪了。

  他好像不再是原来那个自己,总是忍不住要凑到池玉面前对池玉说恶毒的话,赶池玉走,说什么不可能抱错,这一切都是父亲的玩笑。

  池玉默默的听他发牢骚,还会在他说完以后给他递水。

  但他没有接,更没有说谢谢,继续用恶毒的话诅咒池玉。

  一次又一次的不受控制的去骂池玉,真的太奇怪了。

  池羽默默想着:那么多骂人的话,什么不要脸的贱人,抢我未婚夫的不要脸的表子,他都是在哪里学的?明明在池玉出现之前,他没有任何渠道听到这些话。

  池羽又想起池家人的眼神。

  他们根本就不爱他,眼神那么冷漠,像是看垃圾一样,为什么他却总是觉得只要坚持下去就能重新成为池家的孩子?

  ——我生病了吗?

  池羽默默想着,听到自己的肚子在咕咕叫。

  旁边的流浪汉们都在扒拉地上的垃圾食品。

  池羽本来觉得那些垃圾很恶心,但是实在是忍不住饥饿,朝着一个看着还好的面包伸出了手。

  到了晚上,有人开车到这边来了。

  领头的人说什么是要挑选人去工作,只要他们踏踏实实的做事,说不定有一天能赚到钱租房子。

  池羽需要钱,他不想吃垃圾,便跟着这些人一起到车上检查身体。

  他们说这是怕用了得传染病的人。

  池羽知道自己身体很健康,被水系异能者清洗完以后,还笑了一下。

  他如果没有病,就能去工作啦,以后再也不会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吧?

  这么想着,池羽站在了扫描仪面前。

  可是前面还是绿色的灯,到他这里就开始变黑。

  周围的人瞬间如临大敌:“快把他赶走,污染病没得救还会传染,车子消毒,所有人快撤。”

  池羽惊慌失措,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旁边还有人说:“这小孩这么好看,本来还想着健康的话领回家去玩,怎么这么倒霉?”

  这样的话,让池羽不知道是该悲伤还是该庆幸。

  他呆呆木木的任由这些人把他赶上车,和其他得了传染病的病人一起被送到森林。

  森林郁郁葱葱,看着十分美丽,其实里面有很多吃人的怪物。就算不是被怪物吃掉,也有些毒虫毒蛇会杀人。

  眼睁睁看着有个得病的人发了疯,自己撞死在一棵大树上,池羽很难过。

  其他人也面色麻木。

  如果不是真的绝望,又怎么会自杀?

  大家在森林里散开,池羽也找了个方向,默默的走。他觉得他至少要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再死,至少应该活动到最后一刻。

  池羽按照以前看的书里的知识,找到了可以食用的野果和野草,勉强对付了一顿。

  没有工具,手无寸铁,能活一秒是一秒。

  就在池羽这么想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人类的惨叫声。猜到这人大概是遭遇了森林边缘才有的怪物食人藤,池羽迅速往反方向逃跑。

  然而他果然也被食人藤发现了。

  扭曲的绿色藤蔓身上布满了尖刺,铺天盖地的朝池羽涌来。

  早就明白自己的命运,池羽闭上了眼睛,等着那被食人藤穿透身体的疼痛。

  可是,预料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冰冰凉凉扭动的藤蔓在少年身上游走,纤细的小腿、柔嫩的大腿、盈盈一握的腰身以及平坦的肋骨突出的上半身。那藤蔓擦过一些奇怪的地方,甚至试图打开少年的唇。

  ——里面好像有很美味的东西。

  食人藤想要更深入,一些尖细的尖端四处探索。

  没有等到死亡,等到的却是没有刺的食人藤在身上作乱,池羽强忍着那奇怪的感觉,胸口急促起伏,睁开眼睛。

  那根在他唇瓣上摩挲的藤蔓立刻离开了他的唇,像是在和他对视一样,不断的左右摇摆。

  意识到身上的藤蔓在往一些更加隐秘的地方探索,池羽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不要,不要这样……求你了……”

  脑子里想着的是被藤蔓钻洞穿透身体,池羽一边哭,一边伸手抓住那根危险停在在腰下面的藤蔓。

  泪水从他瘦的离谱的小脸上滑落到食人藤的藤蔓上,惊恐的神色下,那透明的液体很快就被食人藤吸收。

  食人藤撤出池羽的衣服,飞快钻入地里,消失不见。

  看见那吃人的植物系怪物消失,池羽惶恐的四处张望。书上说食人藤会故意放过猎物,只为了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他不想被捉。

  池羽呆呆的坐在原地。

  从天亮等到天黑,食人藤也没有再出现。

  难道……他被放过了?

  池羽不敢相信这个推断,但这似乎是某种事实。

  他怀着惊恐的心情,靠着一棵大树,仍然没离开遭遇食人藤的地方。本来神经紧绷睡不着,但听了各种奇怪的响动到半夜,他还是扛不住疲惫,合上双眼。

  少年靠着树木睡觉,呼吸绵长。

  月光下,有藤蔓悄悄在少年的腿肚子上缠绕,又小心翼翼的去触碰少年的脸。害怕少年醒过来再哭,露出那种特别可怜的神色,食人藤没有再做和白天一样的事情。

  它轻轻挨着池羽,只是挨着就觉得好像有什么填满了身体。

  一夜过去,池羽睁开眼睛,意识回笼以后,立刻就被身上的痒意弄得难受极了。

  他红着眼睛抓,起身在森林里寻找能止痒的药草。

  找到以后,池羽小心翼翼的掀开衣服,在被虫子和蚊子咬出的红包上涂抹药草汁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掀开衣服的时候,他总觉得有什么在悄悄的碰他的身体。

  处理完身上的红包,池羽又找了点野果子吃。

  本来想着是不是能试着抓点兔子,然后点火吃肉,天空就下起了雨。

  这是森林的雨季。

  池羽借助雨水洗了个露天澡,淋得实在难受,扯了片大阔叶挡雨,龟缩在一个树洞里。

  下雨以后的森林变得更加美丽,雨水好像洗去了一切污浊,就连地上的小草也变得干净翠绿。

  池羽看得入了迷,第二天就感觉到脑袋昏昏沉沉。

  他只好强撑着精神,找了点能消热的药草吃。到了第三天,烧退了,但身上出现了第一个黑色斑点。这代表污染病正在污染他的身体,很快这些斑点就会在整个身体上密布。

  接下来的日子里,池羽每天都数着身上的斑点。

  那是他生命的倒计时。

  如果能再重来一次就好了……

  池羽忍不住想,要是能重来一次,他一定好好活着,不会再去奢望重新成为池家人的小孩。

  但是又怎么可能呢?

  池羽浅浅的笑,笑自己太天真。人死,就没有下一次啦。

  偶尔天晴,池羽会寻找好看的地方。

  活着不能选择在哪家出生,死了至少要选择一个漂亮的地儿安眠。

  每天每天的寻找,还真的找到了一片漂亮的草地。各色鲜花在草地上星星点点的开着,微风一吹,随风摇曳。

  池羽已经没有力气再站着了,他躺在地上,仰视雨季过后湛蓝的天空。

  天空真好看,云朵也好看,飞过的小鸟……嗯?

  真的有一只小鸟。

  这只小鸟悬停在池羽上空,胖乎乎的看不出脖子在哪儿的小脑袋对着池羽,绿豆大小的黑色眼睛里充满了悲伤。

  下一秒,这只小鸟开口唱起戏来:“林妹妹我来迟了……”

  那是音乐艺术家们收纳的名著《红楼梦》的衍生歌曲《宝玉哭灵》,修复的越剧片段池羽刚好看过。

  听了三句,池羽的脑袋已经迷糊了。

  池羽知道他快死了,边跟着催眠鸟哼着戏曲的调子,边疑惑的想:好奇怪,为什么没有因为催眠鸟的声音而头痛欲裂呢?

  难道是书上说错了?

  啊,就算是错了,他又能怎么样呢?

  完全陷入黑暗前,池羽听到催眠鸟用充满悲伤的声音说:“呜呼哀哉,朋友,我是真的来迟了,早点遇到你,绝对不吃你。”

  温热的水滴在脸上。

  那是催眠鸟的泪水吗?

  死之前被小鸟送行,真好啊。

  看见会回应自己歌声的少年闭上眼睛,不再呼吸,催眠鸟盯着少年长了黑斑的脸。片刻后,它跳到地上,为少年摘了很多鲜花,放在少年身上。

  摘着摘着,泥土里钻出许多藤蔓。

  那是食人藤。

  催眠鸟飞上天空,就见到食人藤不停的刨着地上的泥土,直到那些泥土将少年完全盖住。

  ……

  “恭喜您就任总统!”

  池玉跟在a基地长身边,看着那些异能者家族为权利卑躬屈膝。

  想到回池家以后,池家人告诉他池羽自己要求去f基地,去了f基地以后又得知池羽得了污染病,已经被赶到森林,池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

  他已经很多次,很多次,想要救那个让他觉得很有好感的少年了。

  然而没有一次谋划是有用的,无论是提前将池家人杀死把人接到身边,还是派人暗中保护,池羽都会死去。

  什么时候这样的循环才会结束?

  池玉着总统按照说好的那样,在宴会上宣告池家人以权谋私、偷用公款的罪证,看着池家人痛哭流涕跪地祈求他帮忙,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这些机器人一样的人,总是会做一些恶劣的事情。

  他都无所谓,他在乎的是更遥远的未来。

  池羽又死了,一如未来的他,或许还是会因为剿灭不了那些怪物,而被它们豢养、蹂林。

  什么时候,才会有希望?

  池玉盯着手里的红酒杯,露出个苦涩的笑容。

  ……

  微风拂过,海面上荡漾起一圈圈波纹。

  大自然的美景让池玉沉醉。

  海水倒映出的,是一只巨大的虫子。

  池玉从身边小篮子里拿出一颗红色的甜果,盯着看了一会儿,想起上一次循环里,他看着酒杯心痛池羽死去的事情,忽然放松的笑起来。

  池羽现在很幸福。

  他也很幸福,这就够了。

  池玉吃掉果子,却因为不小心将篮子倾倒进了大海。

  红果子没入海水。

  池玉觉得可惜,正要离开,海里传出绵软的声音:“那,那个,这个东西,好吃吗?”

  他回过头,看到□□着上半身的蓝发男人,正用天真无邪的眼神看着他。

  男人脸上布满了蓝色鳞片,下半身在海水里飘荡,反射出绚丽色彩。

  池玉忽然想起来,虫族没有统治地球,所以现在的大海里,有一个神话里的种族正在缓慢发展。

  他点头,回复这条蓝色人鱼的问题:“嗯,送给你了。”

  蓝色人鱼眼睛立刻晶晶亮亮,笑着将怀里的果子塞入嘴里,感觉很好吃,笑得愈发可爱。

  池玉不免为这本来也会死去生物的美貌而惊叹。

  真好。

  他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