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快穿:当炮灰抢了白月光剧本后 > 第一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1)

第一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1)

  “《真假少爷》世界设定已放送,需达成成为白月光后死亡结局。距离真少爷回来还有一个月,请宿主好好利用时间。”

  “目前人物好感度如下——”

  “莫辛:莫公馆主人,王国财阀之一,好感度:-15。”

  “人物还未解锁。”

  “人物还未解锁。”

  ·

  头晕。

  就好像五脏六腑都被移动错位,胸口胃部翻江倒海,褚幻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听到了系统的声音。

  不知道等了多久那种想吐的欲望终于被压了下去,少年纤长的睫毛剧烈颤动,终于挣扎着睁开了眼睛,露出一双潋滟雾气的琥珀色眸子。

  “咳咳……”

  还没有等看清什么,少年又开始剧烈咳嗽,仿佛要将内脏全部咳出来一样,将身体卷起来缩进角落里。

  眼泪因为这强烈的动作大颗大颗涌出落在枕头上,将睫毛打湿一片,脸色绯红得不太正常。

  “少爷醒了!”

  “医生!医生!”

  褚幻被一旁杂乱的呼声震得耳膜发疼,喉咙口涌上血腥味,他捂着嘴让自己尽量减少呼吸的力道,却一点用都没有。

  突然有一只手将他的身体托了起来,一边顺气一边给他递了杯水。

  嗓子实在是干涩,褚幻就着那手喝了几口,缓了许久才终于逐渐平复下来。

  他终于抬头看了眼围在他身边的几个女仆,随即在房间距离他最远的地方看到了系统里方才说的那个男人——

  莫公馆馆主,莫辛。

  那人面色硬冷,午后阳光的投影让那原本就锋利的眉眼显得刀刻斧凿,沉重的压迫感让他单单在那里,就不容忽视。

  他穿着价值高昂的手工西装,长腿包裹深色西装裤中,金丝眼镜将那讳莫如深的神色隐藏在镜片后,哪怕安静地坐着也不容任何人忽视。

  他就这样在女仆的嘈杂背后一动不动,甚至没有望过来,似乎并不关心什么情况,又或者说,他根本不愿意坐在这里。

  “莫先生……”

  少年的声音很轻,柔柔地,就像是在空气中漂浮的羽毛,有种随时会随风散去的破碎感。

  “既然醒了就好好休息,不要再去池塘边做什么跳水的戏码,我很忙,没空陪你玩无聊的游戏。”

  男人听到这三个字终于转过头,用修养保持着对待所有人的礼貌微笑说出这句话,厌恶神色甚至不屑于压抑。

  少年仿佛受惊了似的双眼睁大,小鹿似的眼睛溢满了泪,挣扎着想要下床靠近他,却在众人手忙脚乱的搀扶下摔在了地上:

  “莫先生!我只是……我只是……”

  少年想解释,却因为男人扑面而来的厌恶压迫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男人起身迈开长腿朝着他走过来,一只手就将褚幻从地上轻松地拉了起来。

  他抬手用指腹轻轻擦掉了少年脸颊上的眼泪:“如果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莫公馆所有人都不会去救你。”

  那声音仿佛对于爱人最宠溺的情话,只是莫辛的眼神实在算不上温柔。

  少年似乎被男人的阴冷神情吓到,支支吾吾地说不完整一句话,只是双手攥紧他的衣摆,微微颤抖。

  看来还是不死心。

  男人停顿了下,突然抓着领子将少年扔到床上,挥挥手,所有女仆低头退下。

  莫辛摘下眼镜迈步上前,撕开了原本儒雅沉稳的表面,那双眼冷漠而凶残。

  “莫先……”

  他慢慢俯下身子,伸手掐住了少年尖瘦的下巴,冰冷目光细细地观察着少年颤抖哭泣的脸。

  随后冷笑一声握住了少年的衣领。

  裂帛声在空荡的房间中尤其刺耳。

  “啊……!”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少年惊呼一声,白皙的胸口一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男人盯着少年因为惊异羞愤而露出的糜丽绯色,那向后压下的锋利眼尾似乎随时都是嘲讽:

  “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褚幻。”

  少年面色惨白,唇齿俱颤,手脚并用拉住剩下的衣服向后退去,却直接撞上了墙壁。

  痛得闷哼一声,褚幻退无可退,最终看着面前逐渐欺身上来的男人,只能抱着自己的身体浑身颤抖。

  “不…不是这样的……”

  褚幻眼睛通红,濡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浓密的阴影,整个人仿佛幼兽一般蜷缩在角落里,有种凌虐的诡异美感。

  “从前为了让我多看你一眼,连死都可以,现在我主动碰你,你却说不要?”

  莫辛用手握住褚幻的双手手腕压在头顶的墙上,另一只手强迫少年抬头看他,声线阴恻:

  “小孩,你真不诚实。”

  “我不是……”褚幻紧紧闭着眼睛不去看男人逐渐将他笼罩在阴影中,死死地咬着嘴唇,从齿缝中挤出三个字。

  预想中的继续入侵并没有到来,男人冷笑着将褚幻的手甩到一边,伴随着系统“好感度降低5”的提示音,褚幻身上的阴影退去。

  褚幻抬起头,只看到了莫辛在门口最后飘过的衣摆。

  等莫辛彻底离开,几位女仆一拥而入,却在看到床上的少年以后停了下来,原本想要说的话也收了回去,面面相觑了一会。

  “少爷……”

  少年还维持着被甩开的姿势双腿跪着伏在床上,埋着头紧紧抓住胸口破损的衣服,身体缩在角落里发抖。

  女仆只能看到少年鼻尖晶莹的泪珠成串滴落在床单上,晕出了一个个深色的圆。

  女仆心疼地:“老爷他只是最近商行事情太多……老爷还是疼您的。”

  过了许久,久到女仆们都以为少年不会再回答的时候,那轻轻的,颤抖的声音从角落里传了出来。

  少年直起身子:“……是吗。”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