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快穿:当炮灰抢了白月光剧本后 > 第三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3)

第三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3)

  褚幻收回视线,迈步走向花园。

  莫公馆的花园视野开阔,有拥有世界上最名贵的花。

  现在是花开的季节,紫色桔梗与白月季的芳香让整个莫公馆都被若有若无的草木香气包围。

  花园有一个欧式亭,拱券上蔷薇与荆棘的浮雕精致豪华,穹顶上是反光的暗金色装饰,细致得将夕阳的流云都印在了上方。

  微风带着夏日里的一丝燥热,夹杂着不时的蝉鸣,深色房屋在树林簇拥中安静矗立,将清雅的香味画成贵气符号。

  褚幻在花园中慢慢走着,突然转身朝着跟过来的女仆轻轻地笑了一下,不好意思道:

  “我可以借一把小提琴吗?”

  女仆:“当然,我这就去拿。”

  莫公馆的东西全都是最精致的,包括这把小提琴。

  褚幻接过那小提琴,眺望着地平线远处被群山遮蔽一半的夕阳。

  在漫天灿烂的金红色云中,少年闭上眼睛,将小提琴放置在锁骨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搭上琴弦,纤细的身体挺拔而优雅,贵气得令人移不开眼。

  琴弓划过流出华丽的音色,仿佛瞬间有千万花瓣随风而去,在花园中迅速扩散,铺向天际。

  ·

  莫辛一向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比如商会的一切事物,晚餐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孩子,心情莫名有些烦躁。

  他不是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孩子。

  只是后来褚幻太过于纠缠,一开始还可以应付,但后来居然用伤害自己的身体吸引他的注意。

  原本以为只要躲开他就可以,没想到少年竟然一次一次用命逼迫。

  莫辛叹了口气,将手中的合同合上。

  究竟是少年太偏激,还是他关注太少,现在他已经不在意结果了。

  男人揉了揉眉心,突然听到了窗外传来小提琴的声音。

  那琴声情感技巧都很好,是一首《nightingale》。

  但他疑惑地转头看向窗外,无人允许,是谁在演奏?

  随即男人顿住了。

  只见少年站在花园的中央,闭着双眼沐浴着夕阳的霞光,在微风中发丝被带起一个凌乱的弧度,整个人都泛出明亮而模糊的金红色。

  那似有似无的微笑和脸颊上的水光,伴随着那流转悠扬的琴音,都好像随时要破碎四散。

  男人的心跳随着琴音漏了一拍,一时之间竟移不开眼。

  但随即莫辛沉下脸色。

  不过就是吸引他注意的方法而已,一旦他表现出关心,这人一定又会粘上来,让他所有事情都做不了。

  男人十指交叉放置在桌上沉吟片刻,唤来门口随侍从的管家:“褚少爷既然这么喜欢这小提琴,就把琴送给他。”

  门外传来应声:“是,老爷。”

  褚幻的一首琴音一直到阳光暗淡下去,只有月光惨淡盈盈。

  褚幻放下小提琴,转头看了一眼那已经开了灯的书房,面色变了变,但什么都没有说,垂下眼睛将小提琴交给女仆:

  “太晚了,回去吧。”

  女仆:“老爷将这把小提琴送给少爷了。”

  少年却只是淡淡笑了笑,依然把琴交给了女仆,嗓音甚至有些冷:

  “请告诉莫先生,谢谢他的好意,我只是想做一场告别。”

  女仆愣了愣,她感觉到了少爷的冷淡,甚至让她有些害怕:“少爷……”

  褚幻对着她淡淡笑了笑,摇摇头。

  女仆叹了口气:“是。”

  褚幻自己回了房间,其实就算这半天也耗尽了他所有力气。

  原主醒来不过才几个小时,如果不是靠着他的意志支撑,早就已经疲惫不堪了。

  躺在床上,褚幻盯着床顶的精致花纹,一种无法抗拒的困倦袭来,他眼前突然一片模糊,随后瞬间坠入黑暗。

  ——火光。

  漫天大火,燃烧着所有古式的木房屋,所有花草,所有人。

  尖叫,哀嚎,哭喊,咒骂。

  所有人身上全是金色的火,在血色的晚霞中跑出燃烧的房屋,扭曲着哀叫着一点点被烧成灰烬,最后散在灼热的空气中。

  褚幻站在火焰中心,白皙的双脚踩在正燃烧着的火上,瞳孔血红惊人。

  无人生还。

  在无尽杀戮中,一位身穿月白玄袍的男子从天而降,面色霜寒凌冽,长剑从手中而出,朝着他来。

  “应呈!”

  褚幻看到那人立刻变了脸色,厉吼着,手中突现一条末端带有铃铛的银白绳索,瞬间同一蛇般缠住那长剑。

  “我变成现在这样,你不知道原因吗!”褚幻血眼中流下红泪,像是不敢置信:

  “连你也要杀我?!”

  男人神色漠然,听到这些话才动了动眼神,但长剑已经挣脱了绳索穿透了褚幻的胸口。

  血液顺着剑体成串滴落在地上,砸起尘土。

  “对不起,百倍赔你。”

  褚幻没有听见这句话,他看着男人丰神俊朗的脸,一时之间竟觉得丑恶无比,口中溢出鲜血,眼前景色轰然变黑。

  ·

  褚幻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冷汗浸透了衣背,胸口的剧痛昭示着曾经那一剑穿心。

  窗帘外的天色已经微亮,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挤进来洒在床前。

  这个噩梦从他死后意外遇到了系统,做任务开始就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几百年。

  褚幻也曾经尝试过很多种方法,但无论怎样都摆脱不掉。

  褚幻死死咬住牙关,握紧了拳头,手背的青筋暴起,琉璃色的瞳孔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蓦然变得血红。

  “应呈……”

  他爱了三百年的男人,在最后一刻亲手杀了他。

  从那时起,褚幻向自己起誓,日后再也不爱人。

  既然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魔,那他就成魔。

  门口传来敲门声。

  “少爷,您醒了吗?”

  褚幻眼中血红瞬间褪去,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再次睁眼时已经弯着眼睛:

  “我醒了,请进吧。”

  门被打开,女仆在门口并没有进入:“今天老爷要带您去签一份合同。”

  褚幻乖巧地点点头:“我马上就好。”

  女仆低了低身子,退了出去。

  等门关上,褚幻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沉了下去,面无表情地起身洗漱,然后拿过了早就准备好的衣服。

  走到镜子前,褚幻突然又看到了镜中漫天火光的样子,指尖抖了抖,最终还是握住了梳子。

  半晌后,房间中出现一声冷笑,听不出什么情绪,尾音像是自嘲。

  褚幻抬起头,对着镜子将额前的碎发梳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显得十分有清新而阳光的少年感,但那眼神阴翳令人不寒而栗。

  ——很遗憾,莫先生,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所以请您也乖一点。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