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快穿:当炮灰抢了白月光剧本后 > 第八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8)

第八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8)

  艾理森确实是个人物。

  至少当褚幻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后者只是眯起眼睛挑了挑嘴角。

  “褚少爷,您是在威逼?”

  少年同样勾唇:“当然不是,这是邀请。”

  艾理森似乎觉得这句话很好笑。

  男人的动作迅速,腰后抽出枪支,于指间转动后瞬停在手中。冷光昏暗,枪身反射出壁灯的幽光显得十分诡异。

  褚幻淡淡然,看着艾理森将枪顶在了他的额前。

  艾理森:“谈条件,至少应该这样。”

  少年并没有与传闻中那样骄纵胆小地哭出声来,反而用手遮了下唇角,低声细语:

  “如果我死在你手里,你应该知道后果。”

  艾理森不以为意:“很遗憾,你的靠山很快就会死了。”

  褚幻余光中略过一丝光芒,他定了定,没有再搭话,转而露出了和方才截然不同的表情,羸弱得嘤嘤作声让艾理森愣了愣。

  “我是褚幻,褚家的少爷,如果你要,我可以用我的命换莫先生,求求你放了他,让我见先生一面好不好,只要他没受伤我愿意用我自己交换……”

  少年眼泪盈盈,语气可怜,艾理森皱起眉毛,对少年陡然的转变感到莫名其妙。

  但当他看到少年手中的枪正从刁钻角度朝向自己时,大脑中警告陡起,手指条件反射地按下了扳机。

  “砰——”

  “砰——!”

  竟有两道枪声同时响起。

  褚幻眉头一紧,那一枪他故意没躲,正中小臂,此时已经开始汩汩流血,骨头或许已经粉碎了。

  但他的事情还没做完。

  褚幻不易察觉地上前了一步,趁着艾理森倒下的瞬间将两人距离拉进,将手枪藏到了艾理森的身上。

  艾理森根本没有注意到少年的小动作,表情惊诧地缓缓回头,腿上血洞带来的剧烈疼痛让他死死咬着牙冠才没有发出呼声。

  “你,没晕……”

  莫辛从身后的暗处走出来,手中的枪支还在冒烟,他背着光,身体轻微晃了晃,但向前的每一步依然稳健。

  “褚幻,还好吗?”莫辛没有理睬他,声音沙哑。

  “…先生!我没事!”褚幻捂着小臂起身,冷汗将发丝一缕缕贴在额头,脸上的血色迅速流失,苍白地吓人。

  看到褚幻的手,莫辛脸色骤然变化,阴郁冰冷地看向艾理森:“原本我还想放你一条生路,但看来不用了。”

  手枪重新举起,莫辛那镜片后目光残暴的杀意疯狂残忍,男人倏然冷笑:“再见。”

  伴随着枪声响起,艾理森的表情定格在惊恐万状,胸口处血液四溅,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直直地向后方倒下。

  莫辛忽略了艾理森,快步上前直接伸手将少年横抱了起来,当他看到少年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时,心跳漏了一拍。

  “先生您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少年似乎都没有感觉到痛,也没在意男人方才恐怖如同恶魔的神色,只是用完好的手紧紧抓着莫辛的衣襟,焦急询问。

  莫辛喉头哽了一下,有种从未有过的异样酸涩逐渐充溢。

  他听到了褚幻和艾理森的那句对话,少年从到了莫家后,除了他之外不论出了什么事情都从来没求过其他人。

  这小孩竟真的不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满心满眼都是他。

  似乎是他做的太过分了…吧。

  莫辛似乎是叹了口气,抱着少年的双手收紧,漆黑的眼眸柔和下许多,温声道:“没事,别害怕,我们回家。”

  褚幻觉得艾理森死的有点可惜。

  但好在能够利用艾理森刷一波好感度,也还算不太亏。

  [莫辛,好感度20]

  褚幻坐在床边,等待着医生给他的手臂换药,系统的提示音出现在耳边。

  “想到什么了,这么开心?”莫辛从门口走进来,手中拿了几块奶糖,在医生给褚幻布置好悬臂带后剥了一块糖送到褚幻嘴边。

  男人面容温和,与前几日冷漠厌恶的模样南辕北辙。

  褚幻乖乖地就着莫辛的手将奶糖咬入口中,粉嫩的舌尖似有若无地擦过男人的指尖。

  莫辛很明显地一愣,随后笑着摸了摸褚幻的头发。

  “莫先生去工作吧,这里有女仆姐姐们照顾我就够了。”

  少年眯着眼睛满足地嚼着奶糖,腮帮子一鼓一鼓,毛茸茸的脑袋手感相当好。

  但莫辛唇角的笑意却僵了僵。

  褚幻立刻发觉男人的神色变化,奶糖一下吞了下去,手指握紧了又松开。

  “莫先生…不高兴了吗?”少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男人的细微表情,脸色更白了。

  “…没有。”莫辛吐了口气,反而坐在了褚幻身边,将声音放得更缓:“你不想要我陪你吗?”

  少年摇了摇头,指了指挂在胸口的手臂:

  “我不觉得痛,莫先生去忙您的就好,我可以自己玩——我不会打扰您的!”

  说着少年垂下头,纤长卷曲的睫毛在阳光中投下浓密的阴影:

  “我知道我从前耽误了您很多时间,以后再也不会了,溺水之后我已经好好想过了,我只想…只想莫先生别讨厌我就好了。”

  少年的小心翼翼让莫辛的胸口有些闷。

  他似乎从来没有站在少年的角度想过。

  一夜之间家族覆灭,从原本的最高处跌落成无家可归的孤儿,在被他带回莫公馆后才有地方安置。

  少年一开始防备着所有人,一直到他递给少年一串红宝石的手串。

  ——我叫莫辛,以后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依稀记得这就是当初他哄着这孩子住进莫公馆用的说辞。

  后来呢?

  后来小孩似乎对他产生了太强的依赖,这种依赖变成了令人厌烦的粘人,再后来……

  从前莫辛从未想过问题发生的原因可能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而就在方才,医生说少年先天没有痛觉,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否有伤口,所以要比普通人更加注意一些才行。

  莫辛这才想明白,褚幻先前做的那些近乎自残的行为,只是因为他不懂。

  没有痛觉,只知道这么做会吸引来视线与关心,不知道这样会死。

  是他对少年的关心太少了。

  “我没有讨厌你。”莫辛动了动喉咙,似乎觉得疼痛哽咽,少年眼神濡湿而纯粹,男人下意识地撒了谎:

  “从来没有。”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