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快穿:当炮灰抢了白月光剧本后 > 第十六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16)

第十六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16)

  [这么做是否会破坏您树立的人设?]

  系统此时也十分不解,它一般不出声,但这次褚幻的做法确实让它疑惑。

  它看向褚幻经过的路,几乎在宴会厅看不见的死角都会有成堆的人叠在一起。

  有安保,有园丁,有服务生,甚至还有前来赴宴外出休息的宾客。

  褚幻嘻笑一声,站在窗户旁边的凸起装饰上,看着莫辛和艾理森进入了一个包厢并且关上门:

  “我本来也没有立柔弱无能的人设,一个在莫公馆经受过枪支训练的少爷,会一点枪械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问题倒是没有,可……

  “我知道你的顾虑,但莫辛的强大只在于他的权利和财富,他是人类,最脆弱的品种,永远需要互相取暖。”

  “只有同样强大,他才替换不了我,直到我死后,他或许会寻找很多像我的人,但那些人终究都达不到我的高度。”

  系统沉默着,觉得褚幻的语气奇怪,似乎他并不是人类一样。

  褚幻像是在自言自语的,双眼却自始至终绽放着异样的光芒:

  “这样的白月光,才是永远追求而触碰不到的,才能让他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有我的影子。”

  系统并不知道褚幻的表情代表了什么,它只是被委派来帮助褚幻完成任务,并尽可能的给他提供帮助。

  它没有自主思考的权利,因此也不懂褚幻口中的“触碰不到”究竟是什么意思。

  “二王子在这里吗?”褚幻话头一转。

  系统查找了一番。

  [没有]

  “好可惜,不然还能看到一位王子面临死亡的可笑表情。”

  褚幻表情似乎真的十分遗憾,但很快便恢复了笑容:

  “不过没有关系,已经足够愉快了,不是吗?”

  宫殿四周的茉莉花香气浓郁,洁白的花瓣在喷泉落下的花形水流中留下晃动的倒影。

  阳光透过宴会厅的琉璃玻璃,留彩色的光投在室内的地板上。

  宴会还在继续,狂欢与糜烂仿佛是王国高层日常中最为稀疏平常的一环。

  交响乐演奏着王国战争后文化繁盛时期的音乐,明快的节奏彻底淹没了褚幻所带来的所有动静。

  没有人注意到房顶上少年身形一闪而过,快得就像是树叶飘落的投影。

  “二王子让我转达您。”

  艾理森进入包厢后让莫辛随意坐下,自己去开了一瓶红酒,另一只手拿了两个高脚杯,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莫老板,医药行业也需要您这样的商业人才。”

  莫辛穿着商会特定的礼服,冰冷宝石的反光让男人棱角更加分明。

  他双腿交叠,身体靠在沙发上,以一种慵懒的姿态,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有规律地敲动,眉眼含着冰冷的笑意,看着窗外:

  “是么。”

  艾理森给莫辛倒酒,随后从桌子的夹层中抽出了两份合同。

  “这是二王子手下的医疗产业,如果您感兴趣,随时可以代受理,只要不违背二王子的意愿,收获的利息您可以拿取百分之八十。”

  百分之八十的高利润放在宝石行业也都算是天价,但莫辛眉头都没挑一下。

  “我的商会利润已经可以占据王国收入的百分之六十八,你觉得这些东西,我会需要吗?”

  艾理森只是笑了笑:“您是商人,钱财多多益善。”

  莫辛这才看向他,唇角挑起:“多多益善,你说的没错。”

  艾理森得到的指示就是这是莫辛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人再次拒绝,就不会让他活着走出这里。

  因此这场宴会设有多重保障,但艾理森会尽量不让“莫家的家主死在二王子的宴会上”这样的事情发生来造成二王子的名誉波动。

  莫辛并不在意艾理森究竟在想些什么,拿过一份合同翻看,二王子想要拉拢他确实下了血本。

  如果因为钱,他或许确实会签这个合同。

  但莫辛想要的,是未来。

  二王子太狂放自负,注定失败。

  “啪”得一声,莫辛合上合同,客套道:“感谢二王子的好意,可……”

  后面的话不必说完,男人疏离的态度已经能够表明一切。

  艾理森表情凝固了一瞬,随即恢复,三指捏住红酒杯,将掌心对准了杯口。

  没有人看到,一点白色的粉末掉入杯子。

  “那就算了,这种事情强求不来,”艾理森自从和褚幻那次阳奉阴违之后学乖了,换了一种说辞:

  “那二王子可以退一步,和您的商会做生意。”

  莫辛似乎看出来了什么,接过红酒摇晃了几下,看着深红色的液体在酒杯中晃出漂亮的弧度:

  “这自然可以。”

  “那就请莫老板喝了这杯酒吧,喝完了您就可以离开了。”

  艾理森似笑非笑的表情在这种氛围下显得有些诡异,端起酒杯和莫辛相碰,既然谈不成也就没必要装了:

  “相信您也察觉到了,宴会上有很多人在盯着您。”

  莫辛知道他的意思,如果不喝酒,外面的狙击手就会将他击毙——虽然让莫老板死在宴会上一定是下下策,而喝酒……酒里肯定有东西。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杀出去,但是艾理森算漏了一件事情:他对迷药基本免疫。

  而且他早就带好了人潜伏在宫殿周围。

  他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

  莫辛回敬了一个破有深意的眼神,酒杯移动到唇边,红色液体没入上唇——

  就在这时,空气挤压裹着着巨大的爆裂声在两人面前响起。

  啪!

  玻璃炸裂成细小碎片飞溅四散,碎片反着细碎的阳光在空中翻滚,折射出不同的颜色。

  窗外狂风突卷,一个人影蹲在窗框上,黑发在风中乱舞,手中的枪口冒着黑烟。

  那人施施然从窗口跳了下来,看着艾理森手中炸得只剩下一个握把的红酒杯,又看向把酒杯放下来了的莫辛,歪头笑了笑。

  他再次举起枪。

  这次对准的是艾理森的头颅。

  少年的嗓音软和,仿佛花园中开的茂盛的茉莉,散发着温柔而甜蜜的香气:

  “嘻嘻,你被骗了哦。”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