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快穿:当炮灰抢了白月光剧本后 > 第二十四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24)

第二十四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24)

  亡命之徒不在乎自己的命,但他们在乎财富,地位,一切能够让自己在活着的时候更加快乐的事情。

  但是,想要享受就必须活着。

  褚幻不认为这些人中有什么义气,想要在腥风血雨中活下来并且取得利益,这些人一定是利聚而来利尽而散。

  现在凡是有眼睛的几乎都能够看出来东家的意思,如果再跟着林森大约没有好下场。

  毕竟他们虽然会打,但莫辛使用的手段可不是用武力就能够应对的。

  有许多人放下了武器,并且默默后退几步表示同意褚幻上任,有一些跟林森关系好的还僵持着。

  褚倾有危险,他不可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不过好在系统跟他说褚倾并没有生命危险。

  “那请你离开吧,渡鸦的一切将由我接管。”褚幻淡淡地下了逐客令。

  林森没有说一句话,眼神动了动,示意四周兄弟,随后朝着门口走去。

  褚幻在他身后对着其他人道:

  “我不会一直跟随你们工作,所以你们中间推举一位负责人,每次向我汇报。当然,我会常来看看,如果做得好,莫先生的奖励可比中饱私囊高多了。”

  可褚幻最后一个字还没落下,林森陡然调转了方向,手中出现数把新的水果刀朝着褚幻投掷过来。

  周围那些跟随林森的人也同时包围上来。

  褚幻目不斜视,轻轻地叹了口气——

  子弹裹挟着巨大的冲击力,伴随着破空的声音刺入头骨。

  崩裂的碎块混合着血沫在林森身后绽开出西二区最灿烂的花。

  四周的空气一下子静下来,众人噤若寒蝉,没有人看到少年是如何躲过那些水果刀的。

  等到看清的时候,水果刀已经扎在了他身后的地面上,弹起落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哎,你明明有机会活下来的。”褚幻露出惋惜的表情,走到林森面前。

  林森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面目狰狞恐怖,褚幻蹲下伸出手去将他的眼睛闭上,遗憾道:

  “为什么不听劝呢。”

  [褚倾快坚持不住了,请您尽快前往]

  褚幻看向身后众人,又瞟了一眼跟随林森的那些人,似笑非笑:

  “接下去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用教吧?”

  众人中传来惊魂未定的应答:

  “是……组长。”

  ·

  褚倾的手还放在宝石领结上,定定地看着身前的司机歪歪斜斜地倒在驾驶座上,额头上流着血,已经昏迷过去。

  前方左侧的玻璃被打碎,有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魁梧男人正骂着什么,一边用力砸着他身边的车窗。

  此时下车不是什么好选择,他不认为自己这双腿能够跑得过,只好慢慢朝着后排座位的另一侧移动。

  那人用路边带着钉子的短铁棍很快就把车窗砸碎。

  褚倾在他的手即将打向自己的时候提前出声,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却还是在细微颤抖:

  “你想要什么,你应该知道这是莫公馆的车,你想要什么莫公馆都可以给你。”

  “杀的就是你!褚幻!”那人狞笑两声:“莫辛那王八蛋我够不着,杀了你也可以!”

  褚倾皱起眉毛:“你先冷静一点,我不是褚……”

  “呸!”那人吐了口唾沫,“你不是?谁信啊!你金|主的手下为了钱杀了我妻儿,我就杀了他养的小白脸!”

  那人的动作粗暴得不由分说,褚倾险些惊呼,但他还是忍住了,将身体尽量蜷缩起来减少伤害。

  在孤儿院挨打的次数太多,让他对现在的情况有的只是“怎样让自己受伤轻一点”的念头。

  他从没想过褚幻在外面会如此受人厌恶,或许这只是他日常生活中所需要面对的某一件事。

  如果是褚幻,他会如何应对?

  如果是褚幻……

  褚倾眼前闪过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心中猛地一动。

  他不再蜷缩,转头看向那个想要把他拉出窗子的人。

  那人吓了一跳,变得更加恼火:“你小子死到临头了还瞪我tmd的!”

  “谁死到临头,嗯?”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含着笑意的声音带有少年独特的轻柔音色。

  那人猛地一激灵,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站在他身边笑嘻嘻的褚幻,和在车里眼神冰冷的褚倾。

  “你,你们……”

  “想杀我的话,你要认清楚人呀。”

  褚幻凌空握住了那根铁棍,仔细查看着褚倾身体有没有受伤,看到褚倾还算好才放下了心。

  随后他直接将棍子劈手夺过,在掌心环绕了几圈,对着那人道:

  “我知道渡鸦的组长没干什么好事,如果你想报仇的话,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他在东侧的仓库,想要做什么都请便。”

  因为褚倾在场,褚幻不太想做出什么关乎人命的事情。

  那人只觉得浑身一僵,就只能一动不动地听着少年说话,直到他说完了身体才恢复正常,惊恐之色无以复加。

  “……”那人脸色差劲,不知道褚幻用了什么邪术,心有余悸下强撑着对他啐了一口:“呸,算你走运。”

  那人准备去找林森报仇,只听见身后少年再次出声:“你难道没有想过,一切都是你的原因吗?”

  这句话没有引起那人注意,却让在车中的褚倾愣了愣,眼神顿时复杂起来。

  “倾倾,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就在褚倾还在愣神之际,褚幻已经打开了门,踩着碎了的玻璃碴子,满脸担忧地凑到了他身前,双手捧着他的脸左右查看。

  褚倾本想拂开他的手。

  但他看到这人的手上因为方才握住铁棍被上面的钉子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顺着小臂流下,在过分白皙的皮肤上留下蜿蜒诡丽的线条。

  褚倾突然不忍心了。

  褚幻的来临如同只对他温柔的救世主。

  所以,褚幻真的很在乎他。

  所以,他现在所看到的一切是真的……对吗?

  “我没事。”

  褚倾突然觉得嗓子无比干涩,半天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妥协:

  “你受伤了,快包扎一下吧。”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