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快穿:当炮灰抢了白月光剧本后 > 第二十七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27)

第二十七章 假少爷成白月光(27)

  所谓,一碗水端平。

  莫辛的手扶在少年的腰上,跟随着交响乐团的圆舞曲,两人脚步优雅轻盈,在四周贵客礼服裙摆翩跹收放仿佛花朵之中显得格外不同。

  莫辛垂着眼睛,表情明显有些不快:“你刚刚去哪了?”

  “我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刚刚出去透了口气。”少年轻声笑道:“先生,为了陪您我刚刚拒绝了好多人呢。”

  莫辛明显听出来少年语气中的狡黠打趣。

  小孩开朗多了,这是好现象。

  褚幻看莫辛还没有反应,趁着抬手旋转后回到男人怀里的那一瞬间,在莫辛脸颊上轻啄了一口。

  “先生,别生气好不好?下次我会跟您说了再离开。”

  莫辛脚步一顿。

  褚幻没有留意,踩到了他的脚。

  “先生?”

  没有任何重量的吻似乎让莫辛心情更差了:“你哪里学来的?”

  “嗯?我看许多电影,里面许多人就是这样撒娇的,”少年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歪着头问,“不对吗?”

  莫辛脸色沉了下来,在褚幻腰上的手束紧,强硬的力量将少年不容置喙地圈|禁在怀里,低哑道:“可以,但以后不许对别人这样。”

  少年似懂非懂,一句为什么在脱口而出之前看到了莫辛阴郁的眼神,随即咽回话,乖乖地说了一声“好”。

  过了几秒他又试探道:“那我等会上楼去行不行?”

  莫辛嗯了一声。

  很快到换舞伴的空档,莫辛松开褚幻的手,脸上恢复了面对外人的公式化笑容,只是周身阴沉让换到他手中的舞伴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褚幻在上楼期间没有在众人之间找到穆沉的身影,看了几眼就选择放弃,准备去找褚倾。

  宴会厅二楼有许多用处不同的房间,从会议室到藏书间,褚倾找了一个阅览室,靠在窗边翻书。

  “倾倾!”

  褚倾其实从门锁有动静开始就后背挺直有些不太自然,余光看到少年朝着他飞奔过来,偏过头咳嗽一声:“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下面的人好吵,而且他们不是为了我来的,我不喜欢吵闹,所以就上来了。”

  褚幻挤到褚倾身边,探头去看他手里的书:“倾倾在看什么?”

  褚倾合上书,抚摸牛皮纸的封皮:“诗集,这很好。”

  褚家原来出过诗人,往前倒几代人已经数不清了,他在很小的时候就经历了家破人亡,还没来得及了解这些事情。

  这本书应该就是褚家那位诗人的。

  他想多了解一点自己家的事情。

  “你喜欢的话就拿走好了,我跟先生说一声就好。”

  褚幻对他十二万分的宠溺,褚倾能够明显感觉到身边少年只有在对待他和莫辛的时候不太相同。

  “谢谢。”褚倾确实想要,没有过多忸怩。

  “对了,”少年想到一出是一出,问他,“你会跳舞吗?”

  褚倾摇头,有些奇怪:“怎么了?”

  褚幻就笑着:“那我教你好不好?”

  “算……诶!”

  褚倾本想拒绝,可少年已经将他手中的书扔到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腰上,另一只手与他相握。

  “那我就勉为其难跳女步好了。”褚幻拍拍他在腰上的手臂,笑道,“搂紧。”

  褚倾浑身僵硬,虽然褚幻穿着礼服,但因为需要跳舞已经脱去了复杂的外套。

  奶白色的衬衣上蕾丝花边复杂瑰丽,腰封紧束显得人纤细挺拔,体温透过薄薄的布料传达到了褚倾手心。

  手心开始滚烫。

  “我们慢慢来,你跟着我,别踩到我的脚就可以了。”褚幻轻声数起节拍,带着褚倾开始迈出第一步。

  在无人的阅览室,阳光透过玻璃窗户洒在棕褐色的地毯上,四周树立的书柜中间有一片宽阔的空地。

  轻快的交响乐从门缝中涌入,在白色月季的芬芳中夹杂着细微的交谈声。

  而在这里,原本是仇敌的两人正牵着手,笨拙地跳着一支漏洞百出的舞。

  或许是褚家天生就是贵族的原因,褚倾的基因中或许对舞蹈有天生的敏感度。

  但褚幻终究不会对人第一次接触舞蹈有多大希望,虽然有天赋加成,褚倾依旧踩了无数次他的鞋子。

  当亮黑的皮质靴子上已经灰蒙蒙一片,褚倾拉着他停了下来:“抱歉,我不太会跳。”

  说着就要蹲下去给褚幻擦靴子。

  褚幻忙拉住他:“别!”

  褚倾顿了顿,意识到了在孤儿院下意识的习惯到今天还没有改过来,手指停在半空中卷曲了一下。

  然后被少年温热的手握住。

  “倾倾,”少年的声音软和带着心疼,像一团令人不想挥去的梦:

  “对不起,倾倾,我应该早点来找你的。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你会怪我吗?”

  褚倾愣住了。

  脑海中迅速划过这辈子从初次见面一直到现在,褚幻所有的话。

  心中用时间与恨意构筑起来的高墙终于裂开了一道缝隙。

  他低着头,看着面前的鞋尖一点点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觉得自己一定病了。

  为什么……

  为什么你跟上辈子不一样了啊?

  这让我还怎么报仇啊。

  “倾倾?别难过啊,对不起对不起,”少年慌了神,手足无措地抹去他脸上并没有流下来的眼泪,小心翼翼地问:“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褚倾抬头看他,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褚幻。”

  “我在。”褚幻惊喜回复。

  褚倾直起身子,通红的眼睛紧紧盯着褚幻,仿佛濒死之人看见了唯一的救命稻草,过了许久才听到他的声音:

  “……你最好是真的。”

  最后两个字很轻,轻到哪怕两人的距离只有半个手臂都没有听清。

  回过神来,褚幻只看到褚倾攥着他的手腕,十分用力,指尖都泛出白色。

  “要是你骗我的话,我一定——”会把所有恨加倍还给你。

  “倾倾。”褚幻的手腕还被紧紧握住,但他没有挣脱,也并不在意褚倾不太好的语气,只是摆正脸色,认真地仿佛在发誓:

  “我不会骗你,永远不会。”

  那双眼睛里的专注做不得假,清澈地像是上好的琥珀色宝石,在阳光的折射下能够清晰看到他瞳孔中的射线。

  就在褚倾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阅览室的门开了。

  门口站着脸色阴鸷的莫辛。onclick="hui"